雪猿王聞聽,回頭看向那些同族:「為了救你們,你們必須與我滴血煉魂建立契約,將來誰若是不聽命於我,我便可以藉助滴血煉魂之力將其輕易滅殺。」

那些怪獸眼見雪猿王為了救它們主動獻出一半魂魄,一個個感動不已,都紛紛表示樂意建立契約,並永遠效忠雪猿王。

古晨就看見每個怪獸紛紛獻出一滴鮮血,那些鮮血被雪猿王盡皆收了去,然後煉化出一個有足球大小的血球,雪猿王道:「主人,這些鮮血中都有他們的命魂,若是誰背叛命令私下行動,只要你意念起,誰就會魂飛魄散。」

… 說著,雪猿王將那血球交到了古晨手中,古晨將血球看了看,又交給了雪猿王,道:「只要你控制住他們就可以了。」

雪猿王十分感激古晨的信任,將那血球直接吞進了肚子,等古晨將他一半的魂魄收入黑暗之門,道:「主人,現在你可以放心行動了。包括我在內,這裡的每個族人都在你的掌控之下。血球雖然在我體內,但你有我一半的魂魄。同樣可以通過我的魂魄控制血球,進而控制它們每一個。」

古晨點點頭,施展開雷電術,卻發現根本無法救出那些怪獸。片刻后,古晨將雷電術換成九天玄雷訣,一道道強大的雷電充斥在這個封閉的地下,那些封印被雷電之力一次次衝擊,不少怪獸先後逃了出來。

其中一個怪獸形狀跟狼一樣,一逃出就奔古晨而去,古晨本來可以用雷電擊殺他,但正好想試試滴血煉魂怎麼樣,心念一動,那狼一樣的怪獸的血自那血球之上單獨凸出來。

古晨毫不手軟,念頭中滅殺之意一起,就發現那滴血瞬間爆碎,隨之那狼一般的怪獸剛剛衝到古晨腳下,突然全身爆裂開去,不僅肉身爆成粉碎,就連靈魂意識也爆碎成一道道碎念,消失在空氣中。

「雪猿王果然沒騙我。」古晨心中放心下來,才繼續引動雷電,幫助更多的怪獸脫困。


「死有餘辜!」雪猿王走到爆碎的狼的地方,怒喝一聲,同時看向其餘那些剛剛解救出來的怪獸,「敢侵犯主人就是這個下場,現在你們都知道了吧。」

其中一個牛一樣的怪獸,對著雪猿王傳信息道:「我們異獸界跟雲天大陸還有整個人類都勢不兩立,你為什麼要聽命於他?」

雪猿王皺眉道:「那是因為我們前來侵犯雲天大陸才跟人類結下仇恨,現在他救了我們。我想我們跟人類之間不應該再有戰鬥。封印我們的是仙界,想要報仇就好好修鍊,將來說不定可以衝上九天去報仇雪恨。」

那牛一樣的怪獸低低道:「可我們的性命攥在他的手中,總不是什麼好事。」

「你可以選擇不被他救出來,那樣就還可以在這裡,繼續你的自由,一千年,或者一萬年。」雪猿王冷冷道。

那牛一樣的怪獸再沒了聲息。別的怪獸一開始也都不樂意,後來也都沒話可說了。

古晨將這裡封印破除掉,有些疲累,低低對雪猿王道:「它們都自由了。」

說完,古晨坐下修養恢復,那些怪獸在古晨等幾個人身邊轉來轉去,雲香瑤和雪魔女都警惕地看著,難保它們不會直接殺了古晨逃離被古晨操控。

古晨心中卻十分明白,雪猿王他還是比較信任的,不然的話,也不會這樣做。雪猿王被救出來的時候,若不想認古晨主人,古晨根本也沒任何辦法。雪猿王若不把半個靈魂給古晨,古晨同樣也無法控制他。

雪猿王在一旁將那些怪獸全部召集在一起,不知道在說著什麼。

半個時辰后,古晨站起身,雪猿王道:「主人,它們剛剛解除封印,都十分虛弱,我看還是讓它們留在這裡比較安全,也不會招惹事端。它們在這裡慢慢恢復,等主人幫我們修好了回去的路,我們便直接回異獸界,保證不給主人添麻煩。」

古晨點點頭,與雪猿王、雲香瑤還有雪魔女一起出去,雪猿王搬來半個山頭將這裡重新蓋住了口。

雪猿王告訴古晨他去把其他地方一些被封印鎮壓的族人都進行滴血煉魂,然後等古晨有時間統一前去救助他們出來。

古晨答應,雪猿王離去了。

「救他們會不會將來有什麼危險?」雲香瑤問道。


「沒什麼,雪猿王我覺得值得信賴。」古晨道,「說不定未來我們還需要他們的幫助。」

古晨和雲香瑤還有雪魔女一起走回住處,休息了一天,古晨便帶著雲香瑤繼續尋找冰眼去了。

兩個人路上走著,雲香瑤忽然感覺到了冰眼的氣息,兩個人朝著冰眼所在地行進,來到一處冰山腳下,整座山光溜溜的,被太陽一照,發出刺眼的光芒。

古晨就看見冰山的內部有個東西閃閃發光,好像人的眼睛一樣。

「那就是冰眼。」雲香瑤感應到了冰眼的強大氣息。

可這裡幾百米厚的冰層,如何打開?

古晨運轉九天玄雷訣,每次只能在巨大冰山之上打出一道道白線,根本無濟於事。

雲香瑤根據冰之傳承,尋找到了獲取冰眼的方法,對古晨道:「你幫我護法,我來取出冰眼。」

古晨點點頭,小心地在雲香瑤旁邊守護。雲香瑤雙手舉過頭頂,一道道白色寒氣從她的體內湧出,化作一條白線如蛇一般蜿蜒曲折纏繞在了巨大的冰山之上。

古晨驚訝於雲香瑤獲取冰之傳承之後的強大,那一條白線將巨大的冰山纏繞起來,雲香瑤額頭漸漸有細密的汗珠滲出。

「你怎麼樣,不要勉強。」古晨眼見雲香瑤以個人之力將整個冰山纏繞,強行用白線去切割巨大的冰山,頓時震驚不已。

「放心,我沒事的。」雲香瑤簡單回復后,繼續調集體內至寒之氣不斷湧入那條白線之中,古晨就看見白線一寸寸切割進去了冰山之內。

「冰之傳承果然強大。」古晨若不是親眼所見,都不可能會相信一個人可以用冰寒之氣凝結成一條線切割巨大的冰山。

「晨哥哥,你看好了,若冰眼出來,你務必第一時間將其擒住,不然再想尋找就更加艱難了。」雲香瑤道,「我盡量用冰線纏繞住它,我們千萬不要錯過機會。」

古晨點點頭,眼見冰線沒入到透明的冰山之中,朝著冰眼靠近,那冰眼似乎發覺了危險,開始在冰山之中四處奔走,躲避著冰線的纏繞。

雲香瑤香汗淋漓,但不敢停下,繼續催動真氣帶著冰線追逐冰眼。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幾十頭冰狼忽然不知從什麼地方出現,直奔古晨和雲香瑤而來。冰狼乃是冰山的守護者,現在見到有人對冰山不利,幾十頭冰狼瘋了一般撲咬過來。

… 古晨揮動木劍,冰狼帶著無盡的寒氣席捲而來,竟然可以讓古晨的木劍攻擊速度減緩,古晨才知道這些冰狼不是能簡單對付的了。

幾十頭同時攻擊過來,古晨慌忙用真氣建築起一個真氣防護圈將他和雲香瑤一起罩住,那些冰狼不斷衝擊撞擊,發出嘭嘭的令人心悸的聲響。

雲香瑤有些焦急:「我感覺到這些冰狼每一個跟我們修為都差不多,要不了多久它們就會攻擊進來,你快去拿冰眼,不然就沒機會了。」

「不行,我得保護你。」古晨看向冰山之中的冰眼即將突破冰山逃走,可他萬萬不能丟下雲香瑤不管。

「快去,不然我今天的力氣白費了。而且冰眼發現被人尋找,如果逃走藏匿起來,我們只怕再找幾十年都未必可以找到,到時可就耽誤大事了。」雲香瑤說著,猛地一抬手,將古晨送到了冰山一處即將破裂的地方。

「瑤兒,你。」古晨眼見雲香瑤轉身用盡全力去阻擋那些冰狼的攻擊,急的眼睛直冒火,正要返身回來。就聽見冰山發出巨大的斷裂聲音。

咔。

巨大的冰山斷裂,冰眼迅速從縫隙中朝外逃遁,古晨慌忙祭起苗老怪給的特殊絲網將冰眼罩住,口中念念有詞,冰眼不斷掙扎,終於被古晨抓住。

等古晨將冰眼放回黑暗之門,扭頭看時,就看見幾十頭冰狼已經撞開防護圈,它們似乎被古晨收了冰眼徹底激怒,仰天嚎叫,一個個跳起撲向早已無力抵抗的雲香瑤。

雲香瑤剛剛耗費了巨大的能量切割開冰山,沒有幾天休想恢復過來,此刻見這些冰狼撲來,她的心一冷,緩緩閉上了眼。

「啊。」雲香瑤感覺小腿一陣鑽心的刺痛,一頭冰狼咬住了她的****。

「孽畜!」古晨虛空中木劍橫掃過來,帶著凌厲的殺氣,將那些冰狼擊退,一把抱住了雲香瑤,「瑤兒,我們走。」

雲香瑤嬌軀無力,被古晨一抱險些倒下:「晨哥哥你快走吧,別管我。」

古晨怒道:「你是我的女人,我豈能不管!」

說話間,那些冰狼二次攻擊,古晨施展九天玄雷訣,雷電帶著狂妄的殺氣轟殺下來,這些冰狼很是聰明,居然可以左右躲閃,古晨耗費了半天力氣,也才讓一頭冰狼受傷。

引動九天玄雷十分耗損真氣,古晨見沒什麼效果,便停下,直接用木劍廝殺那些冰狼。雲香瑤用真氣鎖住傷口,眼睜睜看著一次次危機,卻幫不上忙,還成了古晨的累贅,心中十分不忍。

「晨哥哥,你快走吧,不然我們都得死在這裡。」雲香瑤見一頭狼又咬到了古晨的肩膀,大聲喊道。

古晨雙眼猩紅,一把將那狼的脖子卡住,直接硬生生擰斷,發出清脆的骨骼斷裂聲。

「我不會丟下你的,給我好好待著。」說著話,古晨將雲香瑤放到背上,一手拿著木劍廝殺,一手牢牢抓住背上的雲香瑤。

「對了,你快召喚雪猿王前來救我們啊。」雲香瑤忽然想起這個。

「剛剛我已經召喚了,他好像被幾個修真者追蹤糾纏,暫時無法過來。」古晨氣喘吁吁道,「而且我也不想經常召喚他,一旦他被人發現麻煩就會越來越多。」

「雪猿王那麼強大,雲天大陸還有人可以糾纏他?」雲香瑤心中暗暗猜疑著,「是不是雪猿王盼望晨哥哥早點死,那樣他們就全部不受約束解脫了。」

想到這裡,雲香瑤俏臉生寒,冷冷道:「看來任何時候都得靠自己。」

幾十頭冰狼,每一頭的實力都跟古晨差不多,要不是古晨有著木劍這等神級的兵器,早被冰狼撕碎了。

古晨背著雲香瑤一邊撤退一邊跟那些冰狼打鬥,肩膀上的血已經濕透了衣衫,但古晨知道不能停下,一旦停下就會徹底完蛋。

「丑哥哥!」

遠處一道女子身影快速奔來,正是主動跟他們分道揚鑣的嚴如意。


一見古晨和雲香瑤都已經受傷,嚴如意擋在那些冰狼前方,古晨也顧不得說什麼,三個人一起慢慢撤退著。

冰狼十分聰明,主動分開從四面八方圍攻三人。

古晨將雲香瑤交給嚴如意,道:「一有機會,你馬上帶她走。」

說完,嗜血的眼神戾氣大盛,手中的木劍也開始發出嗡嗡的響聲,古晨運起屠神之劍訣,一道道劍芒從木劍上飛射而出,有幾頭冰狼由於小瞧了這些劍芒被打中,被洞穿身體好幾處,一個個疼得嗷嗷直叫,倒地不起。

其餘冰狼一見,便都知道了劍芒的厲害,一個個躲避著古晨的攻擊,古晨殺開一條血路,嚴如意帶著受傷的雲香瑤快速撤去。

見雲香瑤和嚴如意離得遠了,古晨獰笑一聲:「來吧,我倒要看看你們到底多厲害。」

木劍飛在空中呼呼作響,一道道鋒利的劍芒逼著那些冰狼不敢上前。古晨暗暗糾集體內雷電,融合成一顆雷電彈,有足球大小,他又將其強行分拆成十幾顆乒乓球大小,心念一動,木劍抓在手中,古晨衝進了狼群之中。

那些冰狼張口咬的時候,古晨順勢一顆顆塞進了冰狼的嘴中,然後古晨縱身一躍跳出狼群,心念引動,那些雷電彈紛紛爆破,發出參差不齊的聲響。

有些被冰狼吐出,只是炸傷了冰狼的腿腳,而大部分還被不知情的冰狼含在嘴裡直接爆開,那幾頭冰狼整個頭部被炸飛,慘不忍睹。

其餘冰狼發覺了古晨的厲害,再不敢冒然上前,而古晨體內蘊含的雷電並不多,所以,他在用完這些之後,又通過木劍中蘊藏的雷電融合出了六顆小雷電彈,古晨也不敢再輕易殺入狼群。

古晨晃動著手中一個雷電彈,那些冰狼遠遠望著,都不敢攻擊過來。古晨暗道:「再僵持一會等雲香瑤她們走遠了,我就抽身撤走。」

那些冰狼忽然有兩頭繞開去,直接奔著雲香瑤和雲香瑤的方向下去了。

古晨心道不好,這冰狼確實難以對付,智商一點不比人的差。

可古晨一走動,剩下那些冰狼馬上就圍過來,發出挑戰的嚎叫。

… 「再喂你們兩顆。」古晨一手一個,猛地衝進了狼群,對準張口的狼就把雷電彈狠狠塞進了狼的嘴中。

兩頭狼知道不好,用力甩頭想把雷電彈甩出去,但古晨這次都直接塞進了它們嗓子中,而且抽身後,馬上就用意念引爆。

轟轟!

兩頭狼頃刻間被炸得血肉模糊。與此同時,古晨從地上撿起十幾個石頭,紛紛丟向那些狼,那些狼一見又是差不多大小的東西,紛紛扭頭逃竄。

趁著其餘那些冰狼被驚嚇逃竄的時刻,古晨快速追那兩頭狼去了。


嚴如意扶著雲香瑤走著走著,一見後方追來兩頭狼,將雲香瑤放下,回頭殺去,兩頭狼十分狡猾,一前一後互相攻擊,嚴如意一個不小心被一頭狼咬住了手臂,雲香瑤一見,強行掙紮起來,動用僅存的一點點真氣射出一道光芒打向那頭狼。

那狼見過古晨的劍芒殺死同伴,心中忌憚,慌忙跳開,直奔雲香瑤而去。

嚴如意一見大驚失色,跳起撲向了那頭狼,人跟狼滾打在一起,嚴如意雙手牢牢卡住冰狼的脖子,冰狼則用前爪夠著抓破了嚴如意的衣衫,胸前鮮血染紅了衣衫。

另一頭狼嚎叫一聲,沖了過來,就要去咬嚴如意的腿,古晨木劍一道道光芒射出驚地那冰狼慌忙避開。

古晨將一顆雷電彈扔向那頭狼,意念一起,雷電彈剛趕到那冰狼身邊就爆了開去,冰狼被炸斷了一條腿,還想逃走,古晨木劍扔出去直接將其穿體,冰狼嗚嗚幾聲倒地,血流了一地。

來到嚴如意身邊,古晨一把抓住那頭冰狼的後腿直接將其拎起來,在頭頂甩開,冰狼意識到大難臨頭,嗷嗷直叫,古晨看準一塊石頭,將冰狼狠狠拋向了石頭。

啪。

冰狼重重甩在石頭上,骨骼被震碎,攤在地上四肢抽搐,牙也被石頭撞掉好幾顆,血從嘴裡不斷流淌。

古晨手中的木劍深深刺入了冰狼的喉嚨,冰狼喉嚨處冒起一串串的血泡,片刻后,冰狼徹底死去。

古晨坐在石頭上休息,雲香瑤和嚴如意也都湊過來,這時候三個人才感覺到被咬的地方生疼生疼。

古晨肩膀處的衣服早已經被血模糊,粘在了傷口處,雲香瑤的小腿只是有兩個牙洞,血早已經止住,應該沒什麼大礙,只是衣服被染得一片一片的。嚴如意左臂同樣也被咬了幾個牙洞,胸前也被那頭冰狼前爪抓著,衣衫破爛,血染紅了一大片。

古晨看著倆人的狼狽樣,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雲香瑤道:「笑什麼,這次幸虧如意妹妹及時趕到,不然我們倆都得喂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