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加忍不住提醒:「小姐,這位就是之前救你的人。」 突然,葉修想到了一個辦法,他發現右邊的魔月銀狼少,可以突圍,但自己必須纏住魔月銀狼,為他們爭取時間,於是先是沖了上去,並開口說道:「一會兒我在前面殺出一條血路,你們三人衝出去,找其他師兄弟他們幫忙。」

「葉修,你這是說的啥話,咱們是兄弟,怎麼可能拋下你獨逃。」楊碩不爽的說道。

葉修聽后心中也是感動,他聽得出楊碩此時的話是真心的,但此時不是感動的時候,他需要讓他們活著出去。

隨後張小河和白少君也表示不會丟下葉修,大家都是兄弟,要一起衝出去。這讓葉修更加感動。和幾人雖然認識的時間很短,但是已經稱得上是真正意義上的好兄弟了。

「好,今日有爾等之話,我葉修拚死也要殺出一條血路。」

「玄水劍訣斬水式!」葉修直接使出玄水劍訣最強招。

「龍嘯蒼穹!」

「劈浪斬!」

「枯木瀟瀟!」

此時,幾人紛紛使出自己的最強招。

「不好,頭狼出來了,它是空元境後期巔峰的實力了!」隨著幾人更猛烈的斬殺,這群狼的頭領出來了,而其它銀狼也都停止了攻擊。這讓幾人感覺有些奇怪。

「現在至少有空元境中期以上的魔月銀狼二十頭,其中有七頭是空元境初期,兩頭初期巔峰,一頭中期,一頭後期的。」看向四周,白少君對幾人說道。

此時葉修一邊打量著周圍的情況,一邊盤算著如何讓幾人衝出去。

隨後,葉修決定用最後的辦法。就是暴露自己空元境中期的實力,初期的他可以對戰靈元境的天才弟子不落下風,中期的他實力就更加強大了,越級挑戰更是容易一些了。

「給我破!」只聽葉修大喝一聲,空元境中期的實力爆發了出來,葉修雖看出了白少君幾人很是驚訝,但沒有詳細解釋。

「諸位,今日之事待咱們出去,小弟自會解釋。」然後,直接沖向了頭狼,其他幾人也紛紛殺進狼群。

不出一刻鐘,幾人的身上都布滿了傷痕,身上也出了很多汗水,不知是疼的還是累的,又或者都有。

葉修自然知道四人的情況,開口道:「接著,這是回元丹,每人吞下一粒。」葉修將方戰給的丹藥丟給三人,三人立馬吞下。葉修自己也抓緊時間吞下幾粒回元丹。

丹藥入口即化,葯香留於口齒之中,回味無窮,可他此時卻沒心思品嘗回味。

看著眼前的魔月銀狼,還有不下三十頭,大多都是實力較高的,葉修看這樣子,四人一起衝出去是不行的,必須有一個人纏住這些銀狼,製造機會讓其餘三人衝出去。

又過了一會兒,葉修說道:「你們先聽我說,一會兒我纏住這些銀狼,你們趁機逃出去,我知道三位不是貪生怕死之人,但為今之計只能這樣,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咱們四人都要死在這裡。」

「一起死就一起死,反正不能丟下你。」

「楊碩說得對,我白少君絕不離開!」

「我張小河也絕不離開!」

「你們先衝出去找救兵,我一定會堅持到你們來,相信我。」

「葉修兄弟!」

「快走,我葉修的命不是能隨便被收走的。快走,別讓我分心!」

三人聽了葉修的話,也明白過來了,幾人之中他的實力最強,也只有他才有實力纏住這些銀狼。若是幾人在這般堅持,那無疑是在浪費時間,浪費葉修用生命相換的時間,若是幾人趕快衝出去,還有機會找人來救他。

「葉修,一定要堅持住!」幾人說完,便抓緊時間衝出去,現在,每拖延一秒葉修就多一分危險。

看著三人已經沖了出去,葉修也不在顧忌那麼多。起碼現在無論怎樣,他們三個人是不會有事兒了,不過他還是決定放手一搏。

想到自己的老婆孩子,葉修絕對不會放棄自己的生命,他早晚都要回到地球和親人團聚。

「小爺的命哪是那麼好收的。」

說罷,葉修的氣勢陡然增加,更勝之前。就這樣,一個青年和一群銀狼廝殺著,不知打了多久。

「幻影劍訣!」

「魂元破劍!」

「啊!」一頭銀狼撲向葉修,好在他躲的快,沒有劃到左臉,卻劃到了左肩之上,傷上加傷,使他的傷口更疼。

一張陽光帥氣的面孔已是血跡斑斑,但也能看出鮮血之下的蒼白。白色的宗門弟子衣袍,也已經破碎不堪,甚至能夠清楚的看到他那精壯的肌肉。

此時,白少君三人已經跑回了村莊,見到了那些村民后,和他們說了一下此時葉修的情況,緊接著就趕回天君門,希望能夠早點兒求到援兵。

他們三人回到天君門后,恰好看到剛剛執行完任務的青竹和司徒正浩二人回來,於是就向他倆說明了葉修的情況。

「青竹師弟,司徒,我們遇到麻煩了。」楊碩急忙說道。

而司徒正浩見到受了重傷的三人也是愣了,隨後問道:「怎麼回事?」

「我們遇到了魔月銀狼,可是那個狼前輩,而是一群啊,足有一百多匹,葉修為了讓我們衝出來,一個人纏住了它們,此時還不知道他的情況。」

說著說著,楊碩虎目之中出了淚水,而白少君和張小河也是情緒低靡,低頭不語。

沒過多久,只聽青竹說道:「你們三人先在宗門這裡養傷,司徒你留下來照顧他們。」

「你呢青竹師弟?」白少君問道。

「我去接應葉修兄弟,若是天黑之前我們沒回來,你們就繼續求援。」

說完,也不待幾人回答,青竹就衝出去了,可見他的實力也是不弱的。

……

「奇怪,一群低級妖獸也敢在小爺面前這麼囂張。」

此時的葉修正和面前僅剩的六頭魔月銀狼對峙著,雖說只剩六頭了,卻都是實力最強的。而且葉修覺得這魔月銀狼中的頭狼好像有了靈智一樣,算是懂得智取,帶著其他的魔月銀狼將他一步步逼近了山裡,情況對自己越來越不利。

而越是山裡,葉修越是能感覺到邪氣逼人,並且這邪氣也在一點點的壓制他的實力,包括輪迴之力。

現在的葉修只有一個想法,不能在向山裡進了,不然極有可能邪氣入體,後果嚴重,他能感覺到這座山的詭異,不是目前的空元境中期的實力能應對的。

想罷,葉修努力想辦法向外退,然而,那些魔月銀狼並不給他機會,葉修拼的全身氣力才堪堪留在原處,沒有向山裡再進一步。

葉修就這樣和六頭魔月銀狼僵持著,現在比的完全是毅力,誰能堅持到最後,誰才能活下去。

葉修此時只有一個想法:無論如何自己都要堅持到最後,因為他不能死。他還有自己的老婆,還有自己的孩子,還有自己的兄弟。不管怎樣,葉修告訴自己將來實力強大了一定要回到地球,到時候就可以一家團聚了,這也是他一直以來努力的目標。

在這關鍵時候,是愛情親情友情支撐著他,一家人團聚,就是葉修不可倒下的信念。

想到這些,葉修如同著魔一般,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竟然瞬間實力爆發,超出任何時候。

「萬世輪迴!」一聲大喝,葉修使出此強大招式,正是先前和方戰比試時使用的。

說實話,這一招葉修並不喜歡用,因為對他靈力的消耗太大了,現在的這種情況實在不合適。

但如果不用這招,那他之後的結果只能更慘,所以只有放手一搏了。

葉修此時雖如同入魔一般,但他的內心並沒有這樣,反而因為各個星球世界的磨練,讓他在多危險的情況下都能夠冷靜的面對所發生的一切。

因為不冷靜也沒辦法,慌慌張張只會讓一切變得更加糟糕,反倒是對他的處境會更加不利。

「落木瀟瀟!」

「小心身後!」在葉修無暇顧及身後之時,青竹突然出現,一劍斬殺了她身後的魔月銀狼。

而和青竹一起出現的人中,,竟然害我紀雨落,她是正好看到青竹急忙出去,於是詢問了情況才知道是葉修遇到麻煩了,正好就跟青竹一起來了。

說實話,看到青竹來了葉修並沒有多麼驚訝,但是看到紀雨落來了他的心裡還真是有些莫名的感覺。

但現在這麼危險的情況下,葉修也知道不是想那些事兒的時候,於是收斂了心神就專心對付那些危險了。

這紀雨落上次和那個姓玉的男人比試輸了,但說到底也是靈元境的高手,其實力可是比那個女媧谷的天才弟子王青衣還有那個徐林兒要厲害很多的。

至於青竹,他的實力和葉修差不了多少,所以有了這二人的幫助那些魔月銀狼很快就被輕鬆的解決了。

這時,葉修才轉身對青竹和紀雨落說道:「多謝你們倆了,不然我今天恐怕就真的要交代在這裡了。」

聽到葉修的話,青竹爽朗一笑,隨後說道:「葉修兄弟這話說的可就見外了,你拿少君他們當兄弟,難道我青竹就不是你的兄弟了?」說話時,青竹還佯裝生氣的樣子。

「我當然把青竹當自己的兄弟了,葉修能夠遇到你們幾個,那是我葉修的好運氣,是福分啊。」

「咯咯,葉修師弟就是嘴甜。」一旁的紀雨落說道。

「師姐說笑了,這回師弟也真的要感謝師姐呢。」

……

看時間不早了,葉修身上的傷勢也不輕,三人決定立即返回天君門。至於這回來這的任務,葉修幾人現在算是完成了。 知道了對方救了自己兩次,怎麼著也該認真感謝一番吧,在風玫的堅持下,兩人約定晚上一起吃飯。

林玉被雲加一腳踹暈了,有人叫了救護車,校領導知道是林家千金暈了,急忙趕來,再知道是衛家的人所為,頓時一陣頭大。

在了解了是林玉先動手后,校領導立即有了決斷。

林家總歸還是要比衛家差了一些,而且林玉對衛夙動手,衛夙是誰啊?簡直就是個瓷娃娃,一碰就碎的那種,連說重話刺激一下都不行,是能隨便推的嗎?

還有那個老師,校領導當場呵斥解僱了對方。

人家眼看就不行了,你還不知死活地攔著,簡直就是作死!

而且校領導知道衛夙的身體情況,雖然沒有與其它老師明說,卻多次叮囑衛夙是重點保護對象,連對她說話大聲一些都不行!

總之,這件事最後最後的結果除了林玉去了醫院,學校少了一個老師,其他都沒什麼影響,風玫回到教室老老實實的上課。

中午吃過午飯後,風玫給衛冕打了個電話。

「夙夙,在學校還好嗎?」

風玫咧了咧嘴:「我挺好的,但是爸,你估計很快要有一些麻煩了。」

原本她只想把秦陽引出來,沒想驚動家裡人,可是現在動了林玉,林家那邊只怕很快就會找到衛冕那裡,她還是先打個預防針的好。小說娃小說網

她倒是不擔心衛冕會怪她,只是怕以他愛女如命的性格,知道她在學校出了這事會擔心嚇到。

風玫儘可能地斟酌著語句與衛冕說了這件事,結果——

「什麼!你現在怎樣了?現在在什麼地方,我立即去找你,我讓嚴老也立即過去!你現在還很難受嗎……」

縱然聲音語氣很是著急,在與衛夙說話時,衛冕還是謹記著可以放低聲音,生怕嚇到了她。

聽著那邊滿是關心擔憂的話語,風玫捏著電話的手指微微收緊,這若是……

幾乎是瞬間便將那個可笑的想法給壓下去,風玫柔聲對那邊喊了一聲:「爸!」

衛冕立即閉嘴,頓了一下,輕聲道:「寶貝別怕,爸爸很快就來。」

「爸,我真的沒事,我現在好好的,我打電話給你就是怕你從林家那邊知道消息擔心我。學校的老師你都交代過,我怎麼會有事呢。更何況,我身邊還有雲加。」

聽著風玫柔柔的聲音,衛冕沉默了。

雖然女兒平時不說,但是她知道女兒心中其實是不想讓他們為他擔心的,每次女兒發病之後,雖然極力隱藏,他還是看出了她的愧疚。是對他們的愧疚,這個傻孩子啊,總是事事為他人考慮,認為自己是個麻煩,可是她是他們最大的寶貝啊!

衛冕眼眶有些泛紅,他穩了穩情緒,深吸一口氣,說:「好,你把電話給雲加,我與他說幾句話。」

「給他可以,但是爸你可別怪他保護不力,他可是第一時間到我身邊了,而且還將林玉踹進醫院了。若不是他,我現在也不可能好好的。」 這次的任務是成功的搞定了,葉修他們幾人養好傷之後,也都各自有了新的計劃。

從紀雨落那裡葉修了解到,靈石乳液這種東西正好可以幫助他這個級別的弟子修鍊,突破瓶頸什麼的。而對於靈元境的弟子來說,也就只有療傷的作用了。這個東西在一個叫惘然涯的地方,說起來有了紀雨落的路觀圖,這裡也是很好找的。

而這段時間青竹正好也沒事兒,於是就和葉修一起去這裡,靈石乳液正好他們也都能夠用得上。

來到惘然涯后,葉修發現這裡還有其他人,並且說起來也算是他的熟人了。

其中一個正是方戰,他的身後跟著三名實力都在空元境中期左右的弟子,想來他是帶著這兩個人出來歷練的吧。這兩個人葉修也認識,一個叫卓衣凡,另一個叫君軒辰,剩下的一個叫做君軒逸。

說起這個君軒逸,他似乎很不爽葉修和青竹,只不過後者早就將他赤果果的無視了。

只聽方戰說道:「葉修師弟,不如咱們一起去找靈石乳液吧,正好大家也有個照應。」

聽到他的話,葉修和青竹對視了一眼,沒有直接回答。

卓衣凡和君軒辰也表示到讓他們二人一同前往。既然他們二人也這麼說了,那葉修和青竹自然沒有理由拒絕了。

隨後葉修便應道一聲:「那就多有打擾了。」便一同向深處走去。

大約走了半個時辰,只見君軒辰突然停下腳步,轉身對幾人說道:「你們聽沒聽見有水聲?」

聽到他的話,葉修幾人也停下,沒過多會青竹淡淡道:「這應該不是水聲,聽起來更像乳液滴落到石頭上的聲音。」

青竹說完,君軒辰笑道:「青竹當真是好耳力,這都聽的出來。」就連一旁的葉修和卓衣凡看向青竹的眼神中也帶著一絲驚訝。

「青竹兄弟是如何聽出這聲音的?」卓衣凡疑問道。

「我不過是天生耳力好些罷了,至於這究竟是什麼聲音,我並不確定,但這一定不是水聲,水聲和乳液聲音有著很大區別的。並且想來你們也聽見了,可能是覺得這黑暗的秘穴不會有水聲吧,其實不然,這畢竟叫惘然涯,況且即使成神也需要水的供養。」

聽完青竹的話,卓衣凡想了想,便真心的開口道:「青竹兄弟的實力看來也是不凡,原本以為葉兄已是同輩之中少有的人傑,沒想到青竹兄弟也是如此。」

「卓兄客氣,卓兄的實力我聽說過,也是不弱於我們。」青竹這話說的不是客套話,因為他確實能感覺到卓衣凡的實力不一般,還有君軒辰的實力也是如此。

至於葉修,他更是看出來了,這兩個人雖說是跟著方戰出來歷練,但實力可比他還要厲害很多啊。

五人來此畢竟是有目的的,所以話不多說就像聲音的來源趕去。在青竹的帶領下,他們很快就到了聲源。

葉修只見眼前是一片天然的石壁,正上方也是天然的石壁,此時正有多道乳白色的液體從正上方垂直滴落下來,砸在了地面,還有幾道乳白色液體順著石壁緩緩流下,滑落到地面。還未到近前,幾人就能看出這不是普通的乳液,裡面蘊含著絲絲靈力。

青竹上前走了幾步,隨後看著眼前的乳液說道:「這應該是靈石乳液,並且看樣子,已經有了幾萬年的時間了。至於稍後到的那些宗門人,怕是無福了。不過咱們先商量一下如何分這東西。」

這裡六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六人平分,但這君軒逸顯然不是這麼想的,他想要大的一份。

人有私心,見到寶物想要多得很正常,但君軒逸多得這寶物的理由到底是什麼?想來若是他不說出一個理由,無論這葉修和青竹,還是他的堂弟君軒辰和好友卓衣凡都不會同意。可葉修想不出君軒逸有什麼理由。

就在葉修思索之際,君軒逸再次開口道:「實力就是王道的道理想必你們都清楚,若是論實力的話這裡我是最強的,那我多得一些各位沒意見吧。」這話雖然是問句,但卻帶著不容拒絕的語氣,意思就是這靈石乳液我要多得,你們有意見也沒用。

他們的話葉修四人都明白,聽到他的話,葉修很是淡然,怕是這才是他的真面目,葉修早就想到了。不出所料,這君軒逸看起來是個正人君子的樣子,不過是和那個無憂一樣裝裝樣子罷了。青竹面色也如之前一樣淡漠,或者說面無表情更準確,至於君軒辰和卓衣凡的面色,則露出了一絲不悅,駿眉微皺。

下一刻,君軒辰說話了,「逸堂哥,這裡你的實力確實最強,但僅憑這一條要得到這靈石乳液堂弟不服,畢竟是青竹兄確定這東西位置的,是他帶咱們很快就找到這的。」

聽到君軒辰的話,君軒逸面色微怒,但很快就被他掩飾的好像沒事一樣。就連自己的堂弟都不滿意他的做法,可想而知其他幾人更是如此。

「軒辰堂弟,我已經說過了,僅憑我的實力強這一條就足夠了。」

就在君軒辰想要開口反駁自己的堂兄時,只聽青竹悠悠開口道:「軒逸兄,你的意思是誰的實力最強誰最有資格決定這靈石乳液的分配嗎?」

君軒逸點點頭回道:「正是。」

「既然這樣,軒逸兄是如何肯定你的實力就是這裡最強的呢?你當真對自己的實力那般自信?」

聽到青竹的話,不僅君軒逸愣住了,卓衣凡和君軒辰也愣住了,就連葉修也是如此。

葉修清楚,這君軒逸的實力應該無限接近靈元境後期巔峰,甚至已經可以和一些靈元境後期巔峰的武者相比了,但青竹的實力不是和自己差不多嗎?自己不是君軒逸的對手,這青竹應該也是如此。

可聽青竹這話,應該是他的實力比君軒逸更強,起碼是可以一較高下。

只見君軒逸在驚了一下后,神色自如的說道:「青竹兄弟若是想要和君某比試一番,那我定然奉陪。」

葉修已經感受到二人的戰意愈來愈烈,一觸即發。緊接著,二人周身就被靈力包裹,這君軒逸的靈力是紫色的,竟是罕見的雷屬性,要知道,能有這雷系靈力的武者,只要不夭折,都能在武道之路上有一番作為。

看來,這君軒逸當真不是好惹的,但葉修和青竹也不是怕事之人。此時葉修也已經準備好了戰鬥,不過青竹已經通過傳音告訴他先不要上。看樣子青竹是想自己解決。

葉修雙眸緊盯眼前要戰意燃燃的二人。只是瞬間,君軒逸便凝聚靈力出招了,原本昏暗的秘穴都被紫光照亮,同時一道紫光沖向了青竹。速度雖然不快,但氣勢洶洶。

青竹也不遲疑,亦是用手中之劍甩向半空,整個人緊接著也躍上半空,再次接住長劍,只見長劍已被白茫茫的靈力包裹住,而後瞬間結成一道屏障,擋住了紫光。青竹竟是接住了君軒辰的強招。

見青竹接住君軒逸的強招,其他幾人都驚了,比青竹說出要和君軒逸比試時還驚,尤其是君軒逸,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自信滿滿的是幾人實力最強的,結果卻因為青竹要出現變化。

葉修則似乎想明白了什麼,青竹的實力是絕對強於自己的,只是他深知自己的性格,才一直都隱藏實力,讓自己以為二人實力是一樣的。說到底,葉修還是小看了自己的這個兄弟。

葉修一邊思索著,但眼中也緊盯著正在戰鬥的二人。君軒逸此時氣勢更勝,一道更強大的紫光極速沖向海竹,甚至隱隱之中這紫光還帶有閃電。

葉修不禁青竹擔心起來。然而令葉修想不到的是,青竹的氣勢也更勝,包裹他手中長劍的白茫茫的靈力更濃,甚至已經看不清他手中的長槍。

就在那道紫光要到青竹近前時,他一個轉身,包裹長劍的靈力瞬間變成一道白龍,似有龍吟之聲,衝破了君軒辰逸的紫光。

海竹再次破了君軒逸的強招,這也激怒了他,看其架勢是準備出自己的絕招了。就在這時,葉修皺了皺眉頭,感應到有人來,立馬語氣嚴肅的開口道:「幾位,有人來了還要繼續打嗎?怕是各宗派的人都來了。」

聽到葉修的話,青竹和君軒逸漸漸收起了身上的戰意,畢竟他們還是分的了輕重緩急。

見他們已經收起戰意,葉修這才看向君軒逸面色平靜的說道:「軒逸兄,請問這回我們可以好好談談這靈石乳液怎麼分了嗎?如果晚了,那些宗門的人也都來了,怕是咱們誰都得不了多少,想來你比我們誰都明白這個道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