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在床頭的林霏霏一頓,默默紅了眼。

衛柔卻不管那麼多,有著紅色指甲的手伸過來。

「把手機給我!」

小奶娃靈活閃躲。

「就不給,有本事你打樂樂呀~」

衛柔氣急了,吼道,「別以為我不打小孩。」

她踩著高跟鞋,一巴掌劈下去,劈到半空中,被人抓住手腕。 杜登聽聞此言,稍稍愣了一下。

「……你在開玩笑吧?你會的那幾個法術我早就清楚了,你可以儘管再試試用火焰法術來攻擊我會發生什麼事。」

杜登目睹過蒼穹和布里茲的決鬥,也見過他那日在酒窖之中和須魔的糾纏。對於蒼穹有些什麼法術、他當然心中清楚。

他唯一一個可以在遠距離繞開火焰抵抗的法術是魔法飛彈,但這個法術杜登是可以用護盾術擋下的。

從酒窖那一場戰鬥到今天,也只不過過去了兩天而已。其中有一天蒼穹還應該是在警衛所里度過的,哪有功夫去學習新法術呢!

蒼穹倒也不急著解釋。他只是輕描淡寫地揚了一下魔杖,然後口中輕輕念出咒語:

「Shatter(粉碎音波)。」

「什——」

杜登睜大了眼睛。

轟——!

被蒼穹的咒語所引發,一陣震耳欲聾的爆響聲,突然以杜登作為中心轟開來了!

這瞬間,魔網的波動引發了一陣又一陣的空氣振動,使得四周飛揚的火焰都在這一刻盡數飛散,被音波壓制下去!

杜登感覺到腦袋疼痛欲裂,全身在被一股破壞性的力量所碾壓。

那包裹著他全身的冰晶甲胄,在這瞬間紛紛碎裂!

——粉碎音波!

杜登知道這個法術。這正是法師們在2環級時、所能夠擁有的,威力最強大的一招範圍殺傷法術——

但是,那是一個2環級法術!

也就是說,至少要到達「內陣」位階的法師,才有資格順利施展它!

「你……!」

杜登想要質問蒼穹、到底是在什麼時候達到的「內陣」位階,但是他開口說話卻被淹沒在這一片如雷的聲浪當中。

那些冰晶的鎧甲在杜登的周圍脫落。

但杜登很快就沒有心情去關心自己的鎧甲了——因為此刻,在音波的折磨之下,就連他腳下的木質地板,都開始出現了龜裂的痕迹!

——隨後,建築在毫無預警之下,開始崩塌。

「呃啊啊啊啊——!」

不單單是地板,此刻杜登身邊的牆壁、頭上的天花板、身旁的支柱……所有一切在「粉碎音波」波及範圍之內的物件,都開始紛紛塌陷、落下!

「————!」

身處於碎木和火焰的漩渦之中,下墜的杜登這時候似乎正在竭盡全力喊出什麼聲音。但蒼穹無法聽見。

蒼穹冷漠地站在遠處,看杜登墜落下去。

不甘心就此放棄掙扎的杜登,高高地舉起右手中的戒指。戒指上亮起的紅光,這時候喚來了來自阿斯摩蒂爾斯憤怒的火焰——

那是、二環法術灼熱射線!

從那戒指之中,灼熱的火焰光束一道接著一道地噴發出來,宛如橙紅色利劍一般接連向著蒼穹刺去。

蒼穹眼看那利劍穿越了數十尺的空間,當下只是慢悠悠地念了護盾術的咒語。於是那火焰或是被兩者之間落下的建築擋住,或是只能射到蒼穹的護盾之上……最終沒能對紋絲不動的蒼穹造成任何妨礙。

「……去九獄里好好懺悔吧。」

……最終,崩裂的木頭和石料,將蒼穹所在的下一層徹底地掩埋。

震耳欲聾的音波漸漸消散。而杜登的身影,這時候則完全看不見了。

不過想必在那樣轟轟烈烈的埋葬之中,他也肯定不可能活下來吧。

……結束了。

直到了這個時候,蒼穹的心裡才終於湧起了、戰勝強敵的真實感。

不過他並沒有時間去好好品嘗這份喜悅。因為此刻在蒼穹的身邊,也有一根點燃著火焰的梁木砸落下來。

蒼穹向後方一閃身,將危險避過去。

剛才蒼穹和杜登兩人之間的戰鬥,使得會議室中到處被都點燃了火焰。在這長時間的烈燃之下,在加上剛才蒼穹所使用的音波法術,顯而易見、這個會議室也支撐不了太久了。

蒼穹略帶惋惜地看了一眼書架。

可惜,如果有時間的話,他真想好好再看看上面有些什麼書,不過現在顯然沒有這個時間了。

當下蒼穹折身前往會議室的窗檯。除了剛才被蒼穹火焰之花點燃的那個窗戶以外,還有一些窗口,現在還很安全。

此刻天光剛剛破曉,晨曦透過窗戶落在房間的地上。

蒼穹從窗檯邊向外張望。在那下面的廣場之中,劣魔和棘魔所組成的軍團也已經潰敗。既然一邊有沃爾夫教授坐鎮,而另一邊的主力施法者又無法支援戰場,那樣的話勝負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有不少邪教徒也從這幢建築裡面向外逃竄,然後沒向出口跑幾步就早已被等候在外面的衛兵揪住了。也有一些像是失心瘋了一樣去拿匕首沖往戰場、襲擊布蘭德特家族的衛士們,可想而知匕首並不能對這些全副武裝的人造成多少可觀的傷害。

……這麼說來,總不會我下去被誤認為是邪教徒的同夥吧?

蒼穹心下暗暗地祈禱不要,然後攀住窗框、跳躍到了窗台上。

之前他飲用的攀爬藥劑,這時候還沒有失去效力。雖然蒼穹和杜登打得轟轟烈烈,說起來也遠遠不到一個小時。

當下憑藉雙手的附著力,蒼穹順著牆壁、身手敏捷地溜了下來,就像是一隻猴子。還好附近的衛士們正專註於羈押邪教徒、佔領廢棄工坊,這時候倒也沒有人注意蒼穹的這邊。

當下蒼穹躍回到地面,拍了拍手,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接下去……

「哦呀,我說怎麼蒼穹同學人沒影了,原來是跑去深入敵後了嗎?」

就在蒼穹思索要怎麼去尋找阿爾維斯的時候,從旁邊突然傳來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蒼穹轉頭過去看,正看到沃爾夫教授站在不遠處。

「啊,教授——」

蒼穹目瞪口呆。

「嚯嚯,沒關係,你也不用一副做了壞事被我抓住的表情吧。」

沃爾夫教授笑著走了過來,把手放在蒼穹的肩膀上。他施展了一個「魔法伎倆」法術,把他法袍上的煙塵都抹掉了。

「所以?想要拿的東西都拿到了嗎?」

「啊……是的,拿到了。」

蒼穹確實是有一點點心虛的。畢竟,說到底——《塔莎的萬象坩堝》也是一名惡魔研究者的著作,還是不怎麼適合拿出來給別人見到。

不過好在,看來沃爾夫教授也不想在這上面計較。 跟着席霽衍一路上了一艘貨船。

這艘貨船還挺大。

甲板上面並沒有放置貨物,顯得很空曠。

進入艙室,下到下層艙室。

佘想想一直在觀察周圍。

這種貨船她是第一次登上,雖還沒有參觀上層建築。

但席霽衍這次是帶着目的來的,她也沒有作妖鬧騰。

現階段,她還是需要維持住傷號人設。

進入一間昏暗的艙室后,佘想想一眼就瞄見了那用巨大鐵籠囚禁的格陵蘭鯊。

它被放置在一處特質的水缸中。

有着鐵籠的限制,它看起來很安靜。

「大少爺。」

黑衣保鏢全體齊聲問候。

也讓佘想想回了神,不禁嘴角一抽。

保鏢人數並不多,只有五人。

但還有三個人是被捆綁着,狼狽的趴在地上,衣服都有些破舊。

凌亂的頭髮,蒼白的臉色。

卻都呈現出驚恐欲絕的表情。

「今天帶想想過來看看,先上個開胃菜。」

這樣說着,席霽衍走過去,在那紅色的真皮沙發上坐下。

隨後用手拍了拍旁邊,示意佘想想過去坐下。

佘想想沒有拒絕。

雖然她很不想見識一下這所謂的開胃菜。

畢竟,在原文中就被提到過的場面。

賞魚。

賞的既是格陵蘭鯊一飽口福。

賞的也是地上躺着的這三人奮力在格陵蘭鯊口中掙扎生存。

他會讓人用繩子捆住人,然後丟進那特質的水缸中。

吊起那巨大的鐵籠,釋放格陵蘭鯊。

在那水缸里,上演一場生死拼搏的廝殺。

其實當時看到這個片段的時候。

她心裏還有些替【佘想想】慶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