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楉樰覺得自己這樣下去可不行,既然是自己決定了的事情,就算是很難,那也不能讓其他的人擔心。

「我沒事的青墨,就是這兩天,事情有些多,所以精神不太好而已,好好的休息休息就沒事了。」

對於韓楉樰的話,青墨一向都是不懷疑的,所以,這次也很自然的就相信了,而且,他能看得出來,容初璟是真的很喜歡她的,應該是不會吵架的。

「那姐姐,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這裡就交給我來就好了。」

這個時候,韓楉樰他們,正在忙著將做葯膳的地方給弄好,順便,將桌椅什麼的,都給買回來放好。

青墨見韓楉樰的精神不好,就催促著她回去休息去了,反正,這些事情,他來就好了。

「嗯,那好,我先回去了,你在這裡看著吧。」

韓楉樰也沒有拒絕青墨的提議,她也確實是有些精神不好,留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還要讓大家擔心。

幸好這兩天,韓小貝在寧靈雲的府上,要不然,只怕他也要跟著擔心了,韓楉樰交代了一聲,就先回去了。

等青墨將賣葯膳的地方給弄好了之後,韓楉樰也將自己的心情給調整過來了,於是,開始忙起了這葯膳的事情了。

這葯膳,可不比做菜,什麼人都合適的,韓楉樰還得將方子給寫好,將葯給配好,然後,選出那些,有特定的功效的,和那些,大家都可以用的出來。

「娘親,我回來了。」

這天,正好是韓小貝回來的時候,韓楉樰還在廚房裡面忙著,就聽到了他高興的聲音。

「小貝,你回來了啊,快進來,娘親有好東西給你。」

聽到了韓小貝的聲音,韓楉樰就出來了,她正好在做葯膳,這葯膳可是什麼人都合適的,吃了還能清神健體呢,就想著讓他先吃一點。

不過,韓楉樰出來了之後,就看到了跟在了韓小貝身後的華雲安,愣了一下之後,就笑了起來。

這還是韓小貝到了寧靈雲家裡之後,華雲安第一次跟著他都益生堂來了,韓楉樰當然很高興了。

「雲安也來了啊,一起過來吧。」

華雲安見到韓楉樰,上前恭敬的行了禮,喊了聲楉樰姨,然後才喝韓小貝一起跟在了她的身後,往廚房去了。

今天,也是韓小貝故意的將他給拉著來的,說是天天學習,人都變呆了,帶他回來放鬆一下,華雲安沒有辦法,只能跟著來了。

「娘親,你在做什麼啊?我都聞到香味了。」

剛剛靠近了廚房,韓小貝就問道了一陣陣的香味,只覺得,自己的口水都要掉出來了,他已經好久都沒有吃到韓楉樰做的好東西了。

「這個啊,等會兒你就知道了,不過,現在還不到時間。」

韓楉樰笑了笑,這個時候,葯膳的火候還沒有到呢,韓小貝他們想吃,還得等會了。

趁著這個等待的時間,韓小貝悄聲的和華雲安說著,韓楉樰做的東西,那都是很美味的。

華雲安也聞到了香味,知道韓小貝說的,肯定不是假話,對葯膳,也有些期待起來了。

「小貝,去拿兩個碗過來,馬上就好了。」

快要好的時候,韓楉樰就讓韓小貝去拿碗去了,打算先給他和華雲安嘗一嘗。

聽都馬上就可以吃到好東西了,韓小貝很是高興,馬上就去將碗給拿了過來了,順便,還將筷子也一起給拿過來了。

「嗯嗯,真好吃,娘親,這個不是藥材的啊,怎麼也能做的這樣的好吃啊?」

對於這些藥材,韓小貝還是認識的,這還是他第一次吃藥膳,覺得很是新奇,在他的印象里,這些藥材,都是苦苦的。

「楉樰姨,這些,都是藥材嗎?」

聽了韓小貝的話,華雲安也很是震驚,在他的印象里,也是和韓小貝一樣的,藥材都是黑黑的,苦苦的。

可是,這個時候,自己端在手裡的東西,是那樣的美味,讓他一點也和藥材聯繫不上,可是,華雲安知道,韓小貝是不會說謊的。

「是啊,這個東西啊,叫做葯膳,就是將藥材,用特殊的方法,和食物一起做出來,就回變得美味了,不僅如此,這藥材吃了,也能強身健體,醫治病痛的呢。」

見韓小貝和華雲安都是很好奇的樣子,韓楉樰就和他們解釋了一下,這葯膳的做法。

「原來是這樣啊!」

華雲安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只覺得,這個世界還真的是神奇,難怪書上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呢。

華雲安覺得,自己今天和韓小貝一起到益生堂來,還真的是長了見識了,這也導致了,以後大多數韓小貝回來的時候,他也會跟著回來了。

「怎麼樣,我沒有騙你吧,早說過了,我娘親做的東西,都是很好吃的。」

見華雲安也是很震驚的樣子,韓小貝頓時就覺得很是驕傲了,得意洋洋的和他炫耀著韓楉樰的廚藝。

華雲安點了點頭,本來,他也沒有懷疑過韓楉樰的廚藝啊,不過,在真的見識了之後,心裡更加的震驚了而已。

說起來,這還是華雲安第一次吃自己做的東西,韓楉樰想著,韓小貝回來,都是住一個晚上的,他應該也是要留下來的吧。

「雲安,今天你就和小貝一起留下來吧,等晚上的時候,楉樰姨再給你做好吃的。」

韓楉樰想著,正好自己也好久沒有下廚了,這幾天,除了做葯膳,也沒有別的事情忙了,難得韓小貝和華雲安都來了,她就親自下廚了。

華雲安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就看到了韓小貝不停的在和自己使眼色,覺得有些好笑,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了。

「好的,楉樰姨,麻煩你了。」

韓楉樰笑著搖了搖頭,覺得華雲安真的和華若謙有些像,都是很嚴肅的樣子,而且很講禮。

「對了,娘親,你這個葯膳,叫什麼名字啊?」

韓小貝好奇的問道,這藥材,都是由名字的,做的菜,也是有名字的,就是這麼多的藥材和食物混在一起,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聽韓小貝這樣問起,韓楉樰愣了一下,這葯膳,是她剛剛新研發出來的,具體叫什麼名字,還真的是沒有想好呢。

「這個葯膳還沒有名字呢,我看,不如你們給它想個名字吧,你們可是最先吃這個葯膳的人哦。」

於是,韓楉樰就將這取名字的任務,交給了韓小貝和華雲安了,他們兩個聽了之後,仔細的思考起來了。

「叫天仙湯吧。」

「叫歸一湯吧。」

最後,韓小貝和華雲安同時開口了,不過,兩個人說的,都是不同的答案,兩個人怔怔的看著對方,然後,又目光炯炯的看向了韓楉樰,都希望她能選自己的名字。

「我看,不如就叫天仙歸一湯吧。」 最後,還會是韓楉樰將他們兩個人的名字給結合在了一起,組成了一個新的名字,這樣一來,韓小貝和華雲安就都不會失望了。

「你們覺得,這名字怎麼樣?」

不過韓楉樰還是徵求了一下他們的意見,畢竟,她是將這取名字的權利,交給了韓小貝和華雲安的。

「我覺得這個名字很是不錯,你娘親,我們就用這個名字吧。」

韓小貝很是贊同這個名字,華雲安也點了點頭,沒有任何反對的意思,於是,這個葯膳的名字,就這樣給定下來了。

「對了,你們怎麼會想到這個名字的?」

閑來無事,韓楉樰也是真的很好奇,韓小貝和華雲安怎麼會想到這個名字的,就問了他們,和他們閑聊了起來。

「因為這個是娘親做的啊,娘親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樣的美,而且,這樣好吃的東西,那也是只應天上有,地上難得見的,所以就叫天仙湯了啊。」

韓小貝一臉驕傲的將自己為什麼會取這樣一個名字原因給說了出來,話里話外,都是誇獎韓楉樰的意思。

韓楉樰有些好笑,不過,想到,自己在韓小貝的心裡,竟然是這樣的好,也很是開心。

然後,韓楉樰又轉頭看向了華雲安,韓小貝是因為這個原因,那華雲安呢,又是因為什麼原因呢。

「我是因為想著,這葯膳湯裡面,不僅有藥材,還有食物,到最後,這裡面的精華,都在這一鍋湯裡面了,所以,就想著,叫歸一湯了。」

見韓楉樰和韓小貝都看著自己,等著自己的答案,華雲安有些微微的赫然,不過,還是將自己取名字的原因給說了出來了。

「嗯,確實是不錯,你們取的名字,都是很好的,各有各的道理,為了獎勵你們,再給你們喝一碗吧。」

韓楉樰笑著,又重新給韓小貝和華雲安喝了一碗天仙歸一湯了,剛剛她就看出來了,他們很想再喝一碗的。

可是,他們畢竟是小孩子,這樣大補的湯藥,喝多了也是不好的,韓楉樰就算是看出來了,也沒有說。

不過現在嗎,見他們都這樣的聰明懂事,在獎勵他們一碗,也是應該的,韓楉樰是誰,她想著,晚上的時候,按著這葯膳的吃多了會有的反應,再給韓小貝他們做點好吃的來吃了。

那樣,就沒事了,不過,韓楉樰還是不能讓韓小貝他們吃多了,最多再吃一碗就好了。

「謝謝娘親,娘親真好!」

韓小貝剛剛就很想再吃一碗了,不過,見華雲安都沒有說,他也就不好意思說,這會兒,韓楉樰主動提了,他當然是很高興的了。

華雲安也和韓小貝一樣的高興,而且,不僅僅是因為吃到這樣好吃的葯膳而高興,是因為,這葯膳,還用的是自己取的名字,他就更加的高興了。

到了第二天,韓楉樰就將這天仙歸一湯,放在了自己的鋪子上面,開始賣了,這段時間以來,她也陸續的做了好幾種葯膳出來賣了,效果都很不錯。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來的客人也都越來越多了,而且,有很多的人,都是在醫手回春館裡面,或是在益生堂裡面,將自己的病情給查出來。

然後,到韓楉樰這裡來,指明了,要吃對自己的身體有好吃的葯膳,這樣一傳十,十傳百的,她的葯膳,就很出名了.

所以,這樣一個小小的鋪子,很多的時候,都是人滿為患的,韓楉樰沒有辦法,只能在外面,在搭個棚子,擺一些桌椅板凳了。

「韓大夫,今天這個葯膳,叫什麼名字啊?」

那些人吃了之後,都覺得很是不錯,才剛剛吃了,就覺得自己的身體舒服了許多,就想要知道,這次的葯膳,叫什麼名字了。

韓楉樰見他們問起了這葯膳的名字,就想到了韓小貝和華雲安,於是笑了笑,將名字告訴了他們。

「這個啊,叫做天仙歸一湯。」

那些食客們,聽韓楉樰說了這個名字之後,就紛紛的猜測起來,這樣的一個名字,有什麼樣的含義了。

「是我的兒子和他的好朋友取的。」

韓楉樰見他們猜測的起勁,說什麼的都有,直接的就將這名字的來源告訴了他們,然後,他們聽了之後,就誇讚了韓小貝他們一頓。

「令公子他們可真的是有文采了,取了這樣好的一個名字,聽起來就很不錯。」

韓楉樰笑了笑,沒有在和他們搭話了,不過一會兒,他們的話題,就轉移到了別的事情上面去了。

韓楉樰仔細的聽了聽,就聽到了,他們說的是,前兩天,臨潼侯爺進京的事情,想到那天,容初璟和自己說的話,她就聽得更加的專註了幾分了。

「哎,你們真的嗎,那個什麼侯爺進京的時候,好大的陣仗呢,就連好多的大臣,都去迎接去了。」

很顯然,這個人,還是個消息比較靈通的,這個時候,就開始在大家的面前顯擺了。

「人家那個,叫臨潼侯,那可是當今九王爺的堂弟,父親是王爺,陣仗怎麼會低了。」

另外的人,也不甘示弱,馬上就將自己知道的消息,也一股腦的給說了出來了,然後,周圍的人,就議論開了,都是關於這個臨潼侯的。

韓楉樰知道,禹帝就只有一個親弟弟,那就是還留在上京的平陽王,除了其他的,就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了,而且,也不多,只有兩個了。

而且,這兩個兄弟,在禹帝登基了之後,就封了親王的爵位,讓他們到自己的封地就藩去了,韓楉樰猜測著,不知道,這來的,是那個王爺的兒子。

韓楉樰對這些事情,並沒有過多的了解過,只知道,那兩個王爺,一個在西涼,是西涼王爺,而另一個,在雲南,是雲南王爺。

至於這兩個王爺的兒子,是什麼樣的爵位,封號是什麼,有多大的年紀,韓楉樰就不知道了,所以,這會兒,聽那些人說起,才上心了一些。

「哎,你們說,這臨潼侯爺,可是西涼王的嫡子,這個時候,怎麼到上京來了,也不到藩王回京的時候啊。」

這藩王和其家屬,可是無詔不得離開封地的,更加的不能進京了,不過,每三年的時間,藩王還是要回京述職的。

這也是當皇上的,怕那些藩王,在自己的封地上,做出什麼屯兵之類的事情,威脅到了自己的統治。

「這個,我們這些平頭老百姓的,哪裡能夠知道啊,不過,看那臨潼侯,這樣大的陣仗入京,想來,也是得到了上面的許可的吧。」

那些百姓,都知道,禹帝已經去世了,至於為什麼,容初璟還不登基,那些人,雖然猜測紛紛,卻沒有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

「哎,我聽說,這因為當今的太皇太后,見自己的孫兒,現在只剩下了九王爺了,就想著,將那臨潼侯給召進京來了。」

這也不知道是從哪裡聽來的消息,說的倒是有鼻子有眼的,韓楉樰笑了笑,覺得自己也聽的差不多了,就離開了。

只不過韓楉樰想到,上次容初璟到自己這裡來的時候,就說了,他的堂弟回到上京來的事情,想來,就是這個什麼臨潼侯的了。

只不過,當時,韓楉樰正在和容初璟生氣,也就沒有細細的過問,也不知道,他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會進京的。

想來,這幾天,容初璟沒有來,或許就是為了在招待自己的這個堂弟的吧,韓楉樰這樣想著,猛然發覺,自己是在給,他這幾天,沒有到益生堂來,找的借口。

說不定,容初璟就是因為和自己生了氣,所以,再也不想看到自己了,所以,才不到益生堂來的呢,這樣一想,韓楉樰幾覺得自己的心裡,有些不舒服。

韓楉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自己的心緒給平復下去,想著,他不來也好,皇宮裡的事情,也和自己沒有什麼關係了。

「姑娘,這葯膳,都快要沒有了,我們還有做嗎?」

正好在這個時候,碧玉進來了,每天,韓楉樰每種葯膳,都只做一鍋,完了之後,就不在做了,不過今天,新出的那個天仙歸一湯,有很多的人都還想再吃。

「不做了,讓他們明天再來吧。」

這是韓楉樰給自己定下的規矩,每天只做一鍋,也免得,她將時間都給花費在了這個上面了,所以,是不能輕易的打破的。

「知道了,姑娘。」

得了韓楉樰的話,碧玉就先出去了,告訴那些客人,讓他們明天再來了,雖然那些人很不願意,可是,也沒有辦法,只能先離開了。

這天,韓楉樰正在忙著做葯膳的時候,就看到碧玉進來了,還一臉高興的樣子。

「姑娘,王爺來了。」

韓楉樰聽到了碧玉的話,還愣了一下,她已經有好幾天的時間,沒有見到過容初璟了,這會兒,突然聽到了他的消息,居然一時失神了。

「啊!」

韓楉樰低呼了一聲,原來,就是在這一失神的時間裡,那葯膳裡面的開水,就濺了出來,落在了她的手背上,上面馬上就燙紅了一片了。

「姑娘,你沒事吧?」

見到韓楉樰的手背都紅了,碧玉馬上就著急了起來,想著,要給她找點燙傷的藥膏給抹上才行。

「楉樰,這是怎麼了?怎麼這樣不小心?碧玉,快去那藥膏來。」

正在韓楉樰想要對碧玉說不要緊的時候,就聽到了一道熟悉的,帶著緊張和關切的聲音傳來了。

韓楉樰怔怔的看著,這個已經有好幾天沒有見過的人身上,發現,原來,自己的心裡,是這樣的想他。

細細的打量著他,聽得眉眼,還是一如既往的俊美,只不過下巴上面,已經有了明顯的一圈胡茬,就連眼睛,此刻除了心疼之外,還是紅紅的,有些血絲,就連眼底,都有了些青黑色。

難道,這段時間,容初璟都沒有消息好嗎,是因為臨潼侯進京的事情,難道,他進京,是有什麼其他的目的的。 韓楉樰就這樣胡思亂想著,直到感覺到自己的手一片涼意,這才回過了神來,就見到,容初璟正將自己的手,放在了一盆冷水裡面了。

想到,自己的手,此刻正被容初璟給抓著,韓楉樰就忍不住的掙扎了一下,想要掙脫開來,可惜,沒有成功。

「怎麼了,楉樰,很痛嗎?」

容初璟也感受到了韓楉樰的掙扎,不過,倒是沒有多想,只以為,是因為自己的動作,讓她痛了,所以,關心的詢問了一下。

「你在忍忍,等會上了葯就好了,怎麼這樣不小心,你這樣,我怎麼能放心呢。」

聽著容初璟這樣關心緊張的話,韓楉樰一時間,不忍心,也是捨不得,在將自己的手掙脫開來了。

韓楉樰搖了搖頭,想要告訴容初璟,自己並不是很痛,也不是很嚴重,可是,想到他正低著頭,也看不到自己的動作,就只能低聲的開口了。

「我沒事,也不痛,你別太緊張了。」

容初璟對韓楉樰的話根本不信,都紅了這樣大的一片了,怎麼還會不同呢,不過,這個時候,他也沒有反駁。

想到,容初璟已經有好幾天的時間沒有來了,今天,怎麼會突然到這裡來的呢,韓楉樰有些好奇,正想著要問一問,結果,碧玉就拿著藥膏進來了,於是,她只能先放下了。

「姑娘,王爺,藥膏來了。」

碧玉也知道,這個時候,容初璟是不會將這上藥的事情讓給她的,就直接將藥膏交給了他了,然後,自己去一旁,看著那些葯膳。

「放心,等塗上藥膏,很快就能好了,不過,這兩天,你也不要再用這隻手了,有什麼事情,就讓其他的人去做吧。」

只是燙到了一點而已,哪有容初璟說的這樣的嚴重,就好像是她受了重傷一樣的,韓楉樰很想反駁兩句。

不過,那藥膏,塗在了自己的手背上,涼涼的,很是舒服,這個藥膏,是韓楉樰自己做的,效果怎麼樣,她也是很清楚的,於是,也就什麼都不想說了。

「你怎麼來了?」

這句換,原本韓楉樰剛剛就想問了的,可是,一直拖到了現在,才問了出來,因為,她怕自己剛剛問出來的時候,情緒不穩,讓容初璟聽出了什麼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