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好啊。那咱們走吧。”老錢說。

竇再江和老錢也不跟鄭天奎夫婦兩人打招呼,直接出了獸車,然後招呼一聲五人小隊趕緊離開。就連他們租借的獸車都不要了留給鄭天奎夫婦兩人。至於他們兩人是否會把獸車歸還都不考慮了。

看着竇再江和老錢離開,鄭天奎夫婦二人也不知道該怎麼留下他們。原本是竇再江和老錢等人急着撮合戰天和鄭寶寶,現在他們是急着撇清關係。雖然不能接受,但是也沒有辦法,誰讓自己的女兒表現的太讓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就是他們也懷疑自己家的女兒是否配得上人家戰天了。

“老公,你說我們是不是要常常帶着女兒到竇再江那裏去坐坐啊?畢竟女兒是煉丹師,是要和仙物閣打交道的。”鄭天奎夫人狡猾的說道。

“嗯,很有必要。以後我看咱們煉製的丹藥也應該交給咱女兒一些,讓她學習與竇再江這老奸商打交道,不然以後被人騙了還幫人家數錢。沒事的時候也看看紙符和煉器書籍,就算是不學習也應該知道一些纔對,免得仍別人以次充好給騙了。”鄭天奎深以爲然點頭說道。

“是啊。是應該好好鍛鍊一下她了。看來我們以前還真是太慣着她了。”鄭天奎的夫人說道。

沉寂一會兒,鄭天奎夫婦兩人都嘆了一口氣。又過了好一會,鄭天奎出去駕車離開。

屋子裏的戰天和鄭寶寶不道外面監視他的四人心裏的變化,此時戰天他看着往回一樣樣裝東西的鄭寶寶,心裏想着如何才能把它送回家。竇再江等人是不用想了,肯定不會幫自己把鄭寶寶送回家。至於其他人是否願意也很難說,畢竟這次可以說是望仙城所有的朋友都參與進來了。也許可以一路打聽過去。

“寶寶啊,你家的丹藥鋪叫什麼名字?”戰天想這個總不會忘記吧。

“我們家沒有丹藥鋪。我家煉製的丹藥都由我爹送到仙物閣銷售。我爹跟竇再江前輩關係很好,我家一直都是跟仙物閣做交易。當然一些散修也會拿一份材料換取一顆丹藥的。”鄭寶寶說。

“你…你…你…你…你…”戰天你了半天也沒有說出話來。

“你怎麼了?你有口吃嗎?看你平時說話很好的啊?怎麼突然會有口吃呢?”鄭寶寶很是奇怪的看着戰天很認真的問道。

“我沒有口吃。”戰天順了口氣,然後用溫柔哄小孩的語氣對鄭寶寶說:“寶寶啊,我們一起到外面玩怎麼樣啊?”

“好啊。不過既然要到外面去玩,那你爲什麼要帶我來你家啊?”鄭寶寶問道。顯然他已經把竇再江讓他過來拿東西測底給忘了。

“額…不是給你拿糖葫蘆纔會來的嗎?你怎麼忘記了?”戰天拍拍額頭說道。


“那糖葫蘆呢?”鄭寶寶問。糖葫蘆當然是被她吃光了。

“….剛纔跟你說話,忘了給你了。一邊吃一邊走吧。”戰天拿出一串糖葫蘆交給鄭寶寶,然後打頭離開。

鄭寶寶一邊吃着糖葫蘆一邊跟着戰天往外走。同時她有些疑惑自己到底是爲了什麼要跟戰天走呢?好像有很多的事情都被她給忘了。

戰天帶着鄭寶寶離開院子之後往竇再江居住的小院子走去,他希望在哪裏有人可以知道鄭寶寶家住在哪裏。不過在這一路之上遇到的每一個人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倆,好像他倆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待他倆走過之後還指指點點說一些什麼。戰天真想問問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自己到底哪裏出了問題?他們爲什麼對自己和鄭寶寶指指點點。到了竇再江的院門前,戰天發現平時人流不斷的院子竟然一個人也沒有。無奈之下只好帶着鄭寶寶到外面找人問路了。

還好,出了紙符師居住區認識他的人迅速減少,也沒有人在對門指指點點。不過還是有人在見到他跟鄭寶寶在一起之後露出疑惑的神情,顯然鄭寶寶至少在煉氣期居住區還是有一些人氣的。

“寶寶,很多人都認識你嗎?”戰天問。

“當然了,我經常免費給他們煉丹,他們爲了感謝我還常常給我送很多好東西呢。”鄭寶寶很是自豪的說。

“那他們都去過你家嗎?”戰天問。

“應該是吧?不然我怎麼給他們煉丹呢?”鄭寶寶又有些不太肯定了。

鄭寶寶雖然不太肯定,但是對於戰天來說確是個好消息。在走到一個街口之後,戰天找到一個路人打聽路。

“這位大哥,你好。請問你知道鄭天奎鄭煉丹師的家在那裏嗎?”戰天攔住的是一個歲數稍大一些,看起來經常出入魔獸山脈的人。

“你問鄭天奎鄭煉丹師的家?”被攔住的路人有些疑惑,他看了一眼鄭寶寶好一會沒有說話。

“對啊。這位是鄭天奎煉丹師的女兒鄭寶寶。她記不住家在哪裏,玉牌也沒有帶在身上,說以我纔要向您打聽一下。”戰天客氣的說道。

“哦,這樣啊!我想起來了,我明白了。你到築基期居住區域打聽一下就應該知道了。我以前去過一次,但是時間長有些記不準了。”那個路人很熱情的給戰天指路,並且叮囑戰天一定要把鄭寶寶送回家。

戰天告別路人之後,直接往築基期居住區走。

“你爲什麼不僱車直接到我家呢?”鄭寶寶忽然指着一輛青牛獸車問道。

“什麼?……對啊!!你還真是聰明。”戰天聽到鄭寶寶這個主意很是高興,毫不吝惜的誇獎了一下鄭寶寶,並且獎勵給她一串糖葫蘆。

戰天來到停在路邊的青牛獸車旁邊問道:“請問這車是否出租?”

“哞~”青牛點頭表示可以出租。

“你知道鄭天奎煉丹師的家住在那裏嗎?”戰天繼續問。

“哞~”青牛點頭表示知道。

“可以帶我們去嗎?”戰天問。

“哞~哞~哞~”青牛叫了三聲表示要三顆靈石。

戰天付好靈石之後,青牛獸車哞的一聲之後飛了去起來,徑直向築基期居住區飛去。不到一會青牛獸車就飛到了一處院落門前停了下來。

“哞~”青牛叫喚一聲,提醒車裏面的兩個人已經到地方了,應該下來了下來。

戰天扶着鄭寶寶下了青牛獸車。然後問鄭寶寶說:“這裏是你家嗎?”

“是啊。是不是很方便。有時候我迷路了都是這樣回家的。”鄭寶寶一臉得意的說道,很明顯是想讓戰天好好誇誇她的聰明才智。

“噹噹噹….”戰天沒有搭理鄭寶寶,直接敲門。不一會鄭天奎出來開門。

“鄭煉丹師,您好。我把您的女兒送回來了。不知道她找我是爲了什麼事情?”戰天行了一禮問道。

“什麼?她去找你?我不知道這件事。我也不知道她找你是爲了什麼事情。可能是想找你買糖葫蘆吧。”鄭天奎矢口否認,隨便編了一個理由。

“這樣啊。那我已經把她送了回來,要是沒有什麼事情,我這就要離開了。”戰天說道。

“哦。沒有,謝謝你啊。希望以後她再去找你要糖葫蘆的時候你可以多跟她玩一會。”鄭天奎很和藹的說道。

“額?好的。”戰天一愣,不過還是答應了。然後離開鄭天奎的家。 在送鄭寶寶回家之後,戰天打算開始規律的生活習慣,可是在他執行第一輪的最後一天的休息日上午,一陣一陣敲門聲響了起來,同時一張傳訊符也飛了進來。打開一看,是鄭天奎發過來的裏面信息是:鄭寶寶今天過來看兩隻劍刺虎,希望戰天可以照顧好鄭寶寶。並叮囑他一定要多多準備糖葫蘆給鄭寶寶吃。

看完傳訊符,戰天愣住了,不過很快就被外面得到敲門聲驚醒了。無奈的笑了笑,喚出兩隻劍刺虎,帶着它們去開門。

“啊~”兩隻劍刺虎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比戰天先一步跑出去開門,不過開門之後一聲女聲的尖叫就響了起來。這聲尖叫讓兩隻劍刺虎和它們身後的戰天都不由得渾身發憷,急於離開。不過還沒有等他們離開,一聲疑問讓他們回過神來。

“咦?我好想見過你們?”鄭寶寶站在門外眨巴着水汪汪大大的眼睛看着兩隻劍刺虎。

劍刺虎雖然智慧不高,但是畢竟跟戰天生活了很長時間,一些人類基本表情還是能看明白的。此時看到鄭寶寶用疑惑的表情看着它們,視乎不認識它們了,讓它們也不知道是否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歡迎這位美女了。陌生人,點個頭然後一邊呆着;常客,過去表示一下親暱;老朋友,跟她玩耍一會….不知道該怎麼辦,兩隻劍刺虎轉頭看着也是頭痛不已的戰天,希望這個主人可以給它們拿主意。

“寶寶,你今天來做什麼啊?”戰天試着提醒一下鄭寶寶此次過來的目的。不過他顯然要失望了。

“我爹說你家賣糖葫蘆便宜還好吃,讓我過來買一些。”鄭寶寶很天真的說:“還有嗎?”

啪的一聲戰天左手狠狠打在自己的額頭上。然後心裏想着是不是該慶幸鄭寶寶還記得糖葫蘆呢?戰天拿出一串糖葫蘆遞給鄭寶寶並讓她進來。然後指着鄭寶寶手裏的糖葫蘆用寵物契約溝通兩隻劍刺虎讓他們到外面找賣糖葫蘆的帶過來。兩隻劍刺虎表示知道後就立刻出去了。

“嗯?它們去做什麼?”鄭寶寶看着兩隻劍刺虎出去了有些疑惑的問戰天。


“它們去找糖葫蘆了。”戰天關好門問鄭寶寶:“你不用修煉嗎?”

“不用啊,我這幾天一直都看各種書籍。”鄭寶寶很是自豪的說:“我爹想讓我成爲一個博學多才的修士。我也一直在往這個目標努力。”

“你爹還真是偉大啊。”戰天轉頭翻個白眼說道。

“那是。我爹讓我過來了解劍刺虎的一些特點,你家的劍刺虎呢?”鄭寶寶在戰天說到鄭天奎的時候忽然想起來這次的另一個目的來。

“……”戰天真是不想回答她這個問題了,於是問道:“你都看什麼書啊?”

“也不知道我爹是怎麼了,竟然讓我看制符方面的書籍,而且還準備了煉器以及佈陣方面的書籍。我只對煉丹感興趣,我爹我娘也都是煉丹師,真不知道他們是發了什麼瘋讓我學這些沒有用的東西。”鄭寶寶一臉很是不滿的表情。

“你爹孃讓你學習制符煉器佈陣?”戰天也有些吃驚,這鄭天奎夫婦倆到底在搞什麼鬼啊?難道說真想讓他們的女兒做自己的伴侶嗎?如果以外表來說戰天還真是很願意的,畢竟有一個漂亮可愛的伴侶不管對誰來說都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可是鄭寶寶的天生迷糊的特點還真是讓人無法接受,前腳說完後腳就忘了,這讓人怎麼跟她相處啊?

“是啊。他們說這叫觸類旁通。說是煉丹的時候如果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通過制符煉器來解決。可是除了煉丹爐之外煉丹那裏還需要制符煉器佈陣方面的知識呢?”鄭寶寶歪着頭想。

戰天看着鄭寶寶外頭想事情,也就沒有打擾她。戰天坐在桌子前看起書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戰天聽到開門的聲音,於是出去查看,原來是兩隻劍刺虎帶着幾個賣糖葫蘆的回來了。

“小哥,你真是要買糖葫蘆嗎?不是有什麼事情嗎?”其中一個賣糖葫蘆的問道。

“怎麼了?”戰天有些奇怪,買個糖葫蘆還能有什麼事情。

“你看我們這裏有多少人,我們煉氣期居住區的所有賣糖葫蘆的都被你的劍刺虎集中起來了。我們還都沒有開張呢,你到底要做什麼啊?”另一個賣糖葫蘆的也說道。

戰天一看數了一下,一共是七個賣糖葫蘆的。再看他們的糖葫蘆架子,基本上都沒有賣出去幾個。

“你家的劍刺虎一個也不讓我們賣,難道說你都要買嗎?”有一個賣糖葫蘆的問道。

“額…我都買了。一共多少錢?”戰天想了一下決定還是都買了,至少一段時間內可以不用出去買了。

“真的嗎?”其中一個不相信的問道。

“是啊?怎麼了?”戰天疑惑的問。

“一共是一千塊靈石,這裏面有一千二百個不同靈果製作的糖葫蘆。儲物袋就送給你了。”說着這個賣糖葫蘆先用儲物袋把架子上的糖葫蘆收了起來,然後遞給戰天。

“什麼!!哦好的。”戰天大吃一驚,不過還是乖乖的付了靈石。

就這樣七個賣糖葫蘆的把手中近萬串糖葫蘆都賣給了戰天,一共花費八千多靈石。看着七個賣糖葫蘆的高高興興的離開,戰天心裏在滴血啊。不就是沒有跟兩隻劍刺虎講清楚嗎,幹嘛要花費這麼多靈石啊?兩隻劍刺虎感受到戰天心中的怒火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趕緊離開還是必要的,於是這兩隻劍刺虎小跑進了屋子,還趴在了鄭寶寶的身邊。

戰天看見兩隻劍刺虎進屋之後,拿出儲物袋數了一下每個裏面都有多少靈石,結果很是悽慘,只有幾十個塊靈石了。唉,自己怎麼就被表面現象給迷惑住了呢?自己怎麼就沒有想到那些賣糖葫蘆也可以把糖葫蘆放進儲物袋裏面呢?自己這是發了什麼瘋纔會裝大瓣蒜天買下所有的糖葫蘆啊?天啊!你劈死我吧。我這一年賣紙符的錢全都打了進去,難道說我要再次沒完沒了的畫紙符嗎?

糖葫蘆就是用冰樹枝穿上各種小靈果,然後再在表面上棄巢蜂的蜂蜜製成的一種冷卻後是固態的蜂糖製作而成的,有的還會在蜂糖上在撒上一些其他增加口感的東西。由於靈果採集非常不易,所以價格一般都是一塊靈石一串,算是有些小貴。這次七個只有煉氣期四五成賣糖葫蘆的把近一年的存貨都賣了出去之後,就到各處從新採集靈果。這也照成了短時間內望仙城沒有賣糖葫蘆的結果。就更加讓離不開糖葫蘆的鄭寶寶越發的粘着他。在之後的一段時間裏,竇再江等知道這件事的修士常常笑話他說他爲了接近鄭寶寶故意把全望仙城的糖葫蘆都買了去。

想着糖葫蘆是由各種靈果做成的,經常吃對修爲提升也是有好處的,就當是提前購買了。戰天整理好心情,換上平時常見的笑臉回到屋子裏。一見到屋裏面,戰天發現鄭寶寶依然保持着思考的姿勢。咦?劍刺虎找了七個賣糖葫蘆的都回來?外面的天色好像已經是快傍晚了,她怎麼能一直保持這個姿勢思考這麼久呢?戰天帶着疑惑轉到鄭寶寶的前面仔細看了起來。這一看把戰天的比氣都氣歪了,原來鄭寶寶是站着睡着了。這丫頭站着睡覺的功夫還真是了得啊。

戰天想了一下,給鄭天奎發了一個傳訊符,告訴他他的女兒睡着了,讓他接回家。鄭天奎的回覆是讓戰天僱一輛獸車送鄭寶寶回家。於是戰天只好到外面僱一輛獸車,然後抱起鄭寶寶上了獸車。送鄭寶寶回到家之後,謝絕了鄭天奎的挽留一個人往家走。 自從戰天送鄭寶寶回家以後,鄭寶寶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在戰天休息的時候過來找戰天,而且理由是千奇百怪。缺少煉器材料讓他贊助一些…沒有買到糖葫蘆讓他給買一些…想劍刺虎了過來瞧一瞧…再不過來問爲什麼畫符成功率一點都沒有…煉器什麼形狀好看…白蘭花後爲什麼不香了…不過很多時候她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過來。除了鄭寶寶經常過來之外,他還經常在竇再江的家裏見到鄭天奎夫婦二人。鄭天奎夫婦二人和竇再江等人都是經常一臉笑眯眯看着他不說話,看的戰天一面莫名其妙,還問不出爲什麼。就這樣日子在充實快樂中度過。

鄭寶寶經常犯迷糊這是肯定的,在學習紙符煉器佈陣等方面也是一樣,就算是普通人學習這麼久也會一些理論上的東西,可是鄭寶寶一點也會不,學完過不久就都忘了。不過她在煉丹的時候卻是一點也不迷糊的。不管是挑選材料的認真,投入順序時間的準確性,手法操作嫺熟,成功率之高,出丹之多,無一不顯示出鄭寶寶是個天生的煉丹師。這讓戰天常常感嘆要是沒有煉丹,那鄭寶寶還會做些什麼?

也許是孰能生巧,也許是來往的次數夠多了,戰天的一些事情鄭寶寶還真是記住了一些。比如糖葫蘆是在戰天的身上,不是在寵物劍刺虎身上。比如每隔六天戰天都會休息一天,只有這一天才可找到他。比如身上的‘白蘭花後’飾品是戰天親手給她煉製的。比如戰天也很喜歡像凡人一樣吃一些東西。……其實最重要的是戰天可以像父母一樣可以包容他的迷糊。

在這段時間裏戰天爲了賺取靈石,稍微作息時間改了一下,變成兩天時間是上午學習各種知識,中午修煉,下午實際練習,四天時間煉製定製武器裝備和畫製紙符,一天休息。由於戰天的畫制各種紙符的成功率非常高,煉製各種武器裝備基本上都是精品良品,所以戰天的靈石又很快多了起來。不過由於時間短,還是沒有恢復到買糖葫蘆的時候。

這一天,煉丹師鄭天奎夫婦找來了五人小隊和戰天,經過一番簡短的寒暄之後,夫婦二人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希望六個人帶着鄭寶寶到魔獸山脈去歷練。理由一是五人小隊常年在魔獸山脈煉氣期區域活動,有很豐富的經驗。二是五個人等級比較高,都是七八級,就算是遇到落單的煉氣期十層魔獸也是可以戰勝。三是他們是夫婦二人比較熟悉可以信任的人。至於戰天則主要是照顧鄭寶寶。

“鄭煉丹師,如果我們遇到幾隻甚至是羣居魔獸呢?”隊長問。隊長其實想說的是鄭寶寶根本就是一個豬一樣的隊友。如果真的遇到落單的煉氣期十層魔獸,那肯定是戰勝了魔獸卻輸掉了性命。

“以你們的經驗再加上仙物閣的地圖應該不會的。”鄭天奎說道:“你們只要帶她在相對安全的區域轉轉就可以了。”

“如果在安全區域遇到風狼這樣的羣居魔獸呢?”隊長再問。

“這個…..”鄭天奎還真不敢說你們就扔下鄭寶寶逃跑好了。風狼等級低,單獨戰鬥力不高,可架不住數量多啊。真要是遇到風浪羣,就算是他們也不敢硬碰。

“戰天小友有陣盤,可以輕易殺死風浪的。”鄭天奎的夫人說話了。

“誰也無法保證會遇到什麼。如果遭遇其他危險呢?”隊長繼續問。

“你們盡力保護鄭寶寶的安全。”鄭天奎的夫人說。

“如果我們保護不了呢?”隊長還在繼續問。他真是不想帶着這個豬一樣的隊友。如果是普通人興許都有把握,可是鄭寶寶就算是這夫婦二人應該也不會有什麼把握。

“那你們逃好了。我們絕不追究。”鄭天奎的夫人說。

鄭天奎有些驚訝的看着自己的夫人,沒有想到自己的平時嫉妒寵愛鄭寶寶的夫人這次竟然有這麼大的魄力。就是戰天等六人也是有些驚訝。

“既然夫人這麼說了。那你們還有什麼要說的。”鄭天奎說道。

“我們….”隊長還能說什麼。可以只去比較安全的地方,遇到不可抵抗的危險可以扔下鄭寶寶了,如果再不同意就有些過了。

“我會盡力保證鄭寶寶的安全。如果真要是遇到不可抵抗的危險,你們可以帶着鄭寶寶先走。”戰天忽然說到。


“你的能力我們清楚,但是沒有必要這樣吧。”隊長說:“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們就一起去吧。不過應付各種危險的東西必須準備齊全了。另外如果可以,希望鄭煉丹師可以借給我們一些陣盤借使用。另外希望你們隨時做好她出任何狀況的準備好過來救援。”

“這個可以。”鄭天奎拿出一個陣盤和一個儲物袋交給隊長說道:“這是活佛金剛罩陣盤。這個陣盤只能防禦,除非是金丹期一層全力一擊,不然是不會損壞的。使用的時候只需要添加靈石就可以。只要你們靈石足夠,就不會有危險。這次完事之後也不用還我了。另外我再給你們一百塊二品靈石,全力大概可以堅持十天。使用靈石也是可以的。另外這個儲物袋裏面還有各種丹藥以及煉丹的材料以及丹爐,你們可以讓鄭寶寶根據實際需要煉製丹藥。。”

“那好吧。”隊長沒有辦法,接過了陣盤和儲物袋。如果不是因爲鄭寶寶迷糊的非常厲害,就憑這陣盤這趟都值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