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俊彥也是沉聲道:「葉川,你可要為你說的話負責任,你真的認識風小小?」

葉川點點頭道:「認識,我可以肯定。」

要說以前的話葉川還這的不敢肯定風小小就是葯宗的人,不過現在他完全可以肯定風小小就是葯宗的人了。

就沖著那百合凝香丸,而且是葯宗內部流通版的百合凝香丸他就可以確定這個事實。

畢竟不是任何人都能夠一下子拿出那麼多百合凝香丸的,如果最後實在沒有辦法,他只能夠拿出風小小給他的那個令牌了。

只是葉川覺得現在拿出那個令牌真的是有些小題大做,他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解釋讓這幫人相信自己真的認識她而已。

「葉川,雲月城城主高震是我的師弟,你現在是什麼實力?」尹霜最關心的還是葉川到底是不是真的是雲月城的副城主,如果真的是的話,那就是自己人了。

既然是自己人,真的是遇到了困難,硬闖進來也是情有可原的。

「高震是我結拜大哥,我現在的實力應該在地武境六重巔峰。」葉川回答道。

「地武境六重巔峰?哈哈哈哈」尹霜和風俊彥兩個人還沉浸在那種鬱悶當中,風俊彥身後剛才動手的那個年輕男子已經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風執事,這一次你帶我們出來歷練,今天算是開眼界了。一個地武境六重的人,竟然敢說自己和小小師姐是朋友?你覺得可能么?」

「這……」風俊彥原本還真的是有些相信葉川說的話,可是現在他才發現要想真的相信葉川說的話還真不是那麼的容易。

尹霜也是一臉氣悶的說道:「你地武境六重?高震那可是天武境七重的人,而且高震的性格我是非常的了解,就你恐怕不配吧?」

葉川沉聲道:「尹城主,我知道現在我說的話你不相信,不過我這一次是到天武城來參加百宗盛宴,之前您抓了我的幾位朋友,他們也是來參加百宗盛宴的。他們即將要被您的護城衛斬殺,我只想請求尹城主能夠看在大家同為天武宗治下,放過我這些朋友。」

尹霜一愣,她旁邊的憐兒也是一愣,因為葉川說的話實在是跟他們之前發現的問題是一樣的,這事情也太過巧合了一些吧?

「哦?你也是參加百宗盛宴的?」尹霜有些疑惑的問道,要是這樣的話,那她還真的不好動手對葉川怎麼樣。

風俊彥對著尹霜道:「尹城主,此人說話似真似假,讓人很難猜測啊……」

尹霜也是打量著葉川,她對於葉川所說的話,也是非常的難以辨認。

高震的為人她尹霜是知道的,曾經他們還是同一時期的競爭對手,只不過後來她領先了高震而已。

憑藉著高震的高傲,他怎麼會和一個地武境六重的小子結拜呢?想想也不太可能。

可是這小子說的有鼻子有眼的,她和高震又有好多年沒有見面了,這高震到底變成什麼樣了,她尹霜自己心中也不清楚。

「哼,風執事,就憑著他這般胡言亂語,咱們就能夠讓他死無葬生之地。請風執事下令,我必然將此人斬落於此。」那位年輕人一臉傲然的看著葉川。

「風景恆,如若他真的是小小的朋友呢?你負的起這個責任么?」風俊彥此刻也是猶豫萬分。

「景恆願承擔所有的責任,誰也不容玷污我葯宗的人。」風景恆彷彿瘋了一般,眼神中都快冒出火焰,這讓葉川也是鬱悶不已,自己好像也沒有得罪過此人吧?

就因為提到了風小小,這個人為什麼這麼激動呢?

一旁的尹霜看了看風俊彥道:「風執事,這人是我天武宗境內的人,更是我雲月城的副城主,你在我的地盤上殺了我天武宗的人,恐怕不妥吧?」

該硬氣的時候就要硬氣,這個就是一個人的魄力。

尹霜雖然是一介女流,可是她的骨子裡面還是有著那種上位者的果敢與決絕。

雖然現在還沒有確定葉川的身份,可是這也不代表著其他人就可以這麼無休止的欺負自己的人吧?

那個什麼風小小,尹霜不認識,可是雲月城她尹霜認識。她和高震雖然不說是多好的朋友,不過畢竟是曾經的師兄弟,他們還是有著感情的。

現在可是一致對外的時候,這個時候讓葯宗的人看了笑話,那以後的笑話可就有的看了。

作為一城之主,更是天武宗的真傳弟子,尹霜絕對不容許這個時候在她的地盤上讓別人看了自己的笑話。

「尹城主,他如若褻瀆了我宗之人,那可就由不得尹城主了吧?」風俊彥這個時候也是出奇的強硬。

尹霜的臉色更冷,她剛要說話,一旁的葉川道:「尹城主,風執事,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也就讓我來解決吧。」

尹霜有些詫異的看了看葉川,這個年輕人一開始看並不怎麼樣,可是現在看來他還是很有擔當的樣子,尤其是是他那清澈的眸子,讓人看著有一種堅定的感覺。

「哦?你怎麼個解決方法?」尹霜似乎有了一些興趣,她顯然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和葯宗的人發生什麼衝突。

「尹城主、風執事,既然你們都不相信我,那我接受這位風景恆的挑戰。如若我能夠僥倖戰勝的話……」葉川還是沒有拿出令牌,即便是拿出令牌,這個時候恐怕也說不清楚。

到時候別人說個偷的,那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權衡之後的葉川還是放棄了之前的想法。

風景恆也沒有想到這個葉川竟然答應了自己的挑戰,沒有想到的僅僅是風景恆么?

尹霜、風俊彥都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是這樣一個解決的方法。

尹霜沉聲道:「葉川,你可是才地武境六重,而這位風景恆……」

尹霜雖然不知道這個風景恆到底是什麼實力,不過想來應該也不低,至少不比葉川低吧?之前他看著葉川的樣子就已經讓人感覺到他的實力了。

風俊彥沉聲道:「尹城主,風景恆乃是我葯宗的內門弟子,今年二十五歲,已經邁入天武境。」

「天武境一重?」尹霜皺了皺眉頭,顯然這個是一場極為不公平的比賽。

這些大人物各個都是要臉面的,如若葉川真的答應了這一門比試的話,那就相當於是天武宗的代表和葯宗的代表比試了。

「葉川,你真的是地武境六重?」尹霜又一次不確定的問道。

「在下的確是地武境六重,如假包換。」葉川自信的說道,天武境一重怎麼了?他又不是沒有戰勝他的勇氣,即便是天武境二重,他也有信心。

葉川突破到了地武境六重巔峰之後,還沒有真正的和天武境的人交過手。

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夠戰勝天武境的人,不過他自己對自己有信心。

「呵呵,天武宗的人都是這麼的傲氣么?」風景恆有些不屑的問道。

的確在風景恆看來,他一個天武境一重的人擊敗任何地武境的人都是正常了不能在正常的事情了。

但是一個地武境六重的人竟然敢於挑戰自己,而且還是那種自信滿滿的樣子。

這個讓風景恆感覺這天武宗的人實在是太過囂張,或者說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單單是風景恆這般想,即便是風俊彥都被這個葉川氣的夠嗆,地武境六重對陣天武境一重?

這不單單是是實力上的差距,更是境界上的差距,怎麼可能呢?

葉川看了看風俊彥道:「如若我僥倖能夠戰勝他,我想請風執事和尹城主化干戈為玉帛,同時也懇請尹城主放了我的幾位朋友。」

「哼,葉川,你一個地武境六重的人就敢當眾挑戰我葯宗天武境弟子?簡直就是不把我葯宗的人放在眼中,如若你真的是能夠戰勝景恆的話,你的朋友我定然保下他們。即便是尹城主的百合凝香丸我也一分不要……」

風俊彥此刻說話也是霸氣凌然,這明顯就是欺負他葯宗無人。 感受到地底的變動,張天神色劇變。這股變動來得非常的突然,張天完全沒有料到會有這種情況的發生。

此時這突如其來的地動山搖,張天眼中流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當然他驚奇的並不是大地的劇烈晃動,這種大地都要翻過來的威勢雖然看起來聲勢浩大,但是張天自信也能做到。

但是他驚異或是驚懼的是,翻天覆地的變動的同時,一股令萬物跪伏的可怕氣息也是降臨。雖然並沒有刻意針對張天,但是那種身上壓着一座萬丈大山的感覺卻是讓張天驚恐無比。

此時的他已經被這股可怕的威勢直接半壓倒在地上,單膝跪地,臉色漲的通紅,但是張天卻是怎麼都不能擡起頭。

這股令萬物臣服,仿若是帝皇降臨的恐怖威勢無時不刻不在壓制張天的反抗之意。張天反抗越是強烈,這股威勢竟然也跟着強烈一分。

牙齒咬得嘎吱嘎吱作響,脖子的青筋都是虯起,但是並沒有卵用。不管張天如何反抗,居然都是掙扎不開。

要知道張天如今已經是星王級的修爲,就算是在整個大陸上都能夠算的上是高手,可是此時居然還沒有見到敵人,就連擡頭都擡不起,被壓倒在地上,這個敵人的實力絕對是恐怖無比。

雖然對這個敵人,張天心中驚駭無比,但是他心中更是憤怒萬分。這種讓他臣服的感覺非常不好,甚至非常痛恨。

驚懼的目光轉眼便是消失不見,與之同時張天雙眼卻是變得血紅。冰冷的殺意混雜着憤怒,頓時一種強烈的反抗之意從張天身上向着周圍擴散。


三顆金丹猶如三顆太陽,散發着強大的力量。張天黑髮無風自起,冷峻的面容在這翻天覆地的毀滅境況中顯得格外刺眼。

雙拳緊緊握起,一道道可怕的氣息瞬間就如同是火山爆發,不斷朝着四周擴散。與之同時,張天身後居然浮現出三顆晦澀的星辰圖案。

這三顆星辰環繞在張天的上方,星辰浩大、亙古、蔑視一切。若是張天此時看到頭頂的狀況,定然會吃驚地發現,這三顆星辰運行的軌道正和他內體的金丹運行軌道相契合。

“啊······”張天發出驚天的怒吼,猶如醞釀的萬年火山,張天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大。


當這股氣息達到頂峯後,仿若是一陣陣驚天的海浪不斷朝着四周擴散,將擋在前進的任何動東西都是蕩成虛無。

這其中摧毀就有着未知的高手的造成的威嚴,感受到那股威勢變得虛無,張天身子一個踉蹌,差點癱倒在地上。

目光如電,右手微微伸出,單掌輕輕拍向身下的大地。頓時一股反震的氣浪將張天整個身子推向高空,只是輕輕一動,張天便是懸浮在天空之上。他的神色並沒有流露出任何高興之色,反而是更加凝重起來。

下方張天看去,居然整整方圓百里的大地都在翻滾起來,仿若是發生了驚天的大地震。看着這可怕的情況,張天心中暗驚,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如此恐怖。

張天驚駭的同時,九龍山其他地方的強者同樣將目光轉移到了張天此時所在的方位。可怕的波動造成的動靜實在太大了,附近千萬裏內的強者都能夠清晰感受到這股氣勢是何等恐怖。

······

九龍山千丈山下,一行十幾人正在趕路。霍然隊伍腳步一頓,隊伍中一道靚麗的身影感受到空氣中那蘊含的可怕力量。神色敬畏,看着身邊的一個麻衣的老者。老者滿面皺紋,讓人看不清他到底活了多久。動聽的聲音響起,道:

“太爺爺,這股氣勢好可怕啊!”

少女話因有些顫抖,其他人聽到少女的話同樣神色畏懼,雙眼流露出驚駭之色。和少女一樣,其他人同樣是老者神色微微一變。

渾濁的老眼仿若是跨過千里的距離,不過很快便是臉色一白,身子都有些顫抖。雙眼露出了恐怖的神色,就彷彿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看到心目中一直萬能的老者眼中露出這樣的神色,所有人都是心中疑惑。雖然空氣中那股能量似乎和強大,但是真的能夠讓眼前的老者驚懼成如此模樣。

看到老者如此失態,隊伍中一個英俊的二十來歲的青年人向前幾步,看着老者恭敬的問道:

“太爺爺,怎麼了?”

若是張天此時在場的話,定然能夠認出這些人正是之前幫過他的羅家之人。之前的少女正是羅燕,而這青年正是他的哥哥羅炳。

聽到羅炳的話,老者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面色變得凝重起來。不知不覺眉頭都是緊緊皺在了一起,神色明顯變得焦慮起來。不過很快,老者的神色恢復平靜,仿若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有一個恐怖的強者出世了,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恐怖的強者?什麼級別的強者?”

聽到老者的話,羅炳神色一驚,連忙問道。不僅是羅炳,羅家的其他人都是一臉好奇的看着老者。對於老者口中的強者,所有人都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強者。

看着四周羅家一個個年輕的面孔,老者眼中露出一絲欣慰,同時還隱藏着一絲哀傷。雖然自己家族的年青人天賦也是不錯,但是就整個大陸來說還是遠遠不夠。羅家千年來一直都是希望能夠培養出一個前所未有的強者,但是卻從來沒有成功。

“這個強者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強,不過昔年我曾經見過兩個星帝級的強者大戰。但是那兩個強者的氣息,和這位強者比起來都是遠遠不如,不知道是不是···”

老者搖了搖頭,沉重的說道。說話間,老者還是忍不住將目光移千里之外的方位。若是羅家有這樣的強者,恐怕稱霸西大陸都指日可待。

щщщ● тt kΛn● ¢O

畢竟西大陸就老者所知,最強的強者也就是星帝巔峯而已。而且這些強者無一不是西大陸幾大勢力的老祖,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

“嘶······”聽完,衆人倒吸一口冷氣,就連羅燕也是長大了小嘴。星帝級的強者也沒有這樣強,而且老祖話沒有說完,但是衆人自然不傻,很容易就猜出了老者要說的星聖級的大能。


星聖級,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傳說,根本就沒有見過,只是家族典籍記載的有一些描述罷了。不過那些記載都是隻言片語,根本沒有人知道那樣的強者到底有多恐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就是翻手就能扭轉乾坤。


······

“少宗主,這···”伏在地上的霍世厲感受到空氣中可怕的能量,臉色劇變,驚聲道。

自從七天前紫電雷雕襲擊張天一行人後,霍世厲沿着七殺宗特有的印記找到了七殺宗的大部隊。這一次九龍山的驚變,七殺宗自然也是重視無比。

少宗主親自帶隊,星王,星皇級的強着都是出動了幾十號人,就連星帝級強者都來了一位。

此時場中霍世厲星侯級的修爲無疑是最差勁的,此時跪在少宗主天煞之前,也只是稟報鳶冰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