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愈觀察完了身體,放出了精神力量,“這個是,精神力量居然能看到方圓一里內的大概情況。同時,周身三十米內,可以精確查看到。哈哈,這次是真的賺翻了。”

“咦,這些空氣中的這些是什麼?怎麼有兩種火紅色的?一種安靜沉寂,一種卻是不斷的躍動。”風愈細細的感應了一番,“前者是靈氣,進入了丹田,成爲了真元。而後者,卻是進入了額頭的正九面體。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兩者不是同一能量麼?前者是靈氣,而後者,到底是什麼?”

“火狼的額頭,和自己的額頭都有晶體,同時兩者都能控制火焰,這麼說,這種晶體應該是控制火焰能力的升級吧?畢竟自己在擁有火苗的時候就能控制火焰了。”

“對了,自己沒有在野兔,還有野豬,甚至是野豬王上面發現這種晶體,是否說明,這種晶體是某種限制或者是進化?”

“不管了,反正沒有壞處。再說了,自己追求的是化形,有真元就行了,正九面體,應該不會對之後的化形帶來麻煩吧?”風愈不由想到。

這個時候,風愈突然看到樹洞前面的那塊正八面體,也懶得想那麼多了。

“不管了,先去捕獵吧。”這麼想到,風愈突然感覺到一絲不對,“自己最起碼超過兩天沒有吃過了吧?現在居然沒有一絲的飢餓感,這..是不是因爲真元?那火狼雖然有了正八面體,但是還是一樣要進食,而自己,應該是因爲真元的情況,所以不需要吃飯了?達到了古代所謂的僻谷的狀態?”

“哈哈,要真是這樣,自己以後就不用四處跑動,爲了捕獵而浪費修煉的時間了。”

現在的風愈,雖然是和武俠小說一樣,打通了全身的經脈,但是因爲,風愈現實打通了‘氣孔’,也就是經脈而後纔開始丹田和經脈的聯繫,導致身體內的雜質,不是分批而是一次性的被清理出體外,所以纔會有體外的石像形成。

打通了全身的經脈,引起天地靈氣的共鳴,這種情況,在修煉之中,被稱爲先天。到達這一個境界,哪怕不主動修煉,身體也會不斷的吸收天地中的靈氣,不斷的轉化成自己的真元。同時,形成的先天之體,已經可以脫離食物的需求了,因爲食物中或多或少會帶上後天的氣息,所以到達先天之後,完全隔離對食物的吸收,只通過吸收天地的靈氣,就可以獲得提供身體運動所需要的能量。所以說,風愈踏上了一條與自己一族完全不一樣的道路。

妖獸,無論是哪一個種族,都是以煉體爲主,其他的屬性爲輔。哪怕是妖獸的晶核在吸收能量是,大多是的嫩連也是直接用來鍛體,多餘出來之後,纔會將之匯聚到晶核之中存儲起來。而再根據種族的不同,妖獸之間的天賦不一樣,能量鍛造的情況也可能不一樣,但是絕大對視妖獸的身體,都會比同等級的人類要強上許多。

但是風愈現在,完全沒有進過鍛體,而是像人類一樣,這樣的一條路,回爲他帶來怎麼樣的未來呢? 不用再花時間在捕食上面,風愈現在開始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煉之中。

首先,是對火焰的掌控能力。

現在風愈有了正九面體之後,火焰已經可以進行長時間的噴射,就像是寵物小精靈之中的火焰噴射一樣,不再像之前的嘴一張,一閉就完成一次噴射。

之後,就沒有之後了,風愈發現自己除3了這個,就完全沒有什麼攻擊能力了。運用真元?風愈動怎麼運用?又能怎麼運用?沒有系統的學過,只能慢慢的摸索,一切都要考風愈自己。用一句話來說,就是弱爆了。

風愈想來想去,也就只有寵物小精靈裏面,纔有風愈想要的。畢竟裏面火屬性的寵物很多,所以對火焰的技能什麼的還是直接借鑑裏面的。雖然不知道發出的原理是什麼,但是咱可是模仿個形似,神似什麼的就無關緊要了。

於是,風愈開始了對火焰的修煉。修煉的地點嗎?當然是站在水面對着水裏練習了,在陸地上一個不小心引起森林大火怎麼辦?

再說了,在水上練習,既能練習火焰的能力,又能熟悉對真元的操控,一舉兩得,不這麼做,那就是浪費時間啊,這可是要遭天譴的。

..

當站在水面的時候,風愈發現真元的掌控,完全到達了隨心所欲的地步。不想氣那樣,雖然也能隨心所欲,但是需要時間準備。可是真元,完全沒有這種情況,同時空氣中的靈氣隱隱的發生共鳴,只是不怎麼明顯。

風愈現在熟悉了一下真元之後,已經可以在水面自由奔跑了。這可是一大進步啊,“現在試試,看看能不能在樹上跑跑,最好能直接靜止的倒掛在樹上那就更爽了。”


好吧,風愈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初衷。

不過,好在風愈是個有始有終的人。

神仙娛樂圈 ,看着眼前的樹木,風愈慢慢的走了上去。

前爪接觸到樹的時候,不斷的匯聚真元,將前爪和樹連接在一起。隨着慢慢的走動,風愈現在已經人立了起來,後腳,也正開始和樹接觸。這個時候,風愈加大了對前爪的真元輸出,確保和樹之間的抓附力足夠強。

風愈兩隻後腳都離開了地面,觸碰到了樹木,在強力的真元輸出下,風愈沒有掉到地上,而是穩穩的站在了樹的側面上。

隨後,利用真元,將後腳也附在樹上。之後,慢慢的散去真元,找出最適合的真元輸出,同時要求四肢的真元輸出一致,隨着慢慢的減少,風愈掌握了確保在樹側站立的最少真元輸出。

能站穩之後,風愈開始慢慢移動,但是爪子一擡,身子一個搖晃,風愈就掉到了地上。“自己怎麼這麼笨呢,行走的時候,身體肯定會離開樹幹,這樣摩擦力就比重力小,居然沒有想到這一點,自己真的是笨蛋麼?”

之後,每掉落一次,風愈就進步一次。不多時,風愈已經能正常的在樹上行走了。接下來就是奔跑了。

不過,風愈前後腿,有大約一米的距離,而這樹卻只有十來米高,根本就練習不了。無奈只能練習“倒掛金鉤”,花費不少時間之後,風愈也能倒掛着行走了,不過,沒走上幾步,樹枝就斷了。

現在的風愈差不多有三百斤,在只有正常人胳膊大小的樹上行走,卻是有些不耐看。剛剛開始,隨着風愈的走動,樹枝只是在搖搖晃晃,但是走到後面,樹枝越來越脆了,風愈直接掉在了地上。此時風愈心裏就是一陣高興,完全無視了掉在地上的疼痛。

對於從小就嚮往自己能像火影裏面的忍者一樣,能自由的在樹上如履平地。而現在終於能達到這個願望,能不高興麼?

經過多次練習之後,風愈現在終於能在樹上自由行走了,不過,想要跑起來,還是很困難。但是相信,只要有足夠多的練習,奔跑還是問題麼?

同時,風愈又想到了那正九面體裏面的能量,風愈在想,“真元可以,不知道那些能量能不能也做到?”

但是風愈嘗試之後發現,那些能量一使用出來,空氣空的同種能量會發生共鳴,而風愈站立的樹,立馬被燒焦了。無奈,風愈只能放棄這一舉動。

也是在這個時候,風愈才記起了自己原來的初衷,不過,休息一下後,風愈還是決定先練習如何在樹上行走。以及,在不同的樹之間進行奔跑,畢竟,要學會打架,先要學會的是怎麼逃跑。

風愈站在了一棵樹的樹枝上面,樹枝搖搖晃晃的,給人一種隨時要斷裂的感覺。不過風愈完全不在乎,風愈現在默默的計算着兩棵之間的距離,然後縱身一躍,穩穩的落在了另一顆樹的樹枝上。

可是,風愈帶起的動能,讓這脆弱的樹枝“啪”的一聲斷掉了。風愈直接掉在了地上。

“這裏的樹枝還是太脆弱了,那天有空了在到森林裏面找那些大樹來試試。”風愈這麼想着,就走到了水邊,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站到了水中,風愈突然發現,身體變小了。站在同一個地方,以前只是到風愈的前肢根部,現在已經要沒過自己的下巴了。

“這怎麼回事?爲什麼自己的體型小了這麼多?”風愈實在是想不通啊,不就是打通經脈而已?不就是凝聚起了一個正九面體,居然就變小了,着是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風愈做了一下對比,現在也就一米高吧?長度大概在兩米一兩米二左右。

的確是有些不可思議,不過,成功晉升先天,身體的雜質都被排除出體外,身體更加的結實,完美。同時加上凝聚出了魔核,成爲一頭四級魔獸,再加上月之精華的消失,種種同時作用,導致了風愈體型的變化。只是,風愈自己不明白。

“算了,現在還是好好的洗洗澡再說。”放棄了所有的想法,風愈一頭鑽進了溪水之中。 又是兩年過去了,風愈已經開始習慣了不停修煉的日子,不僅沒有反感,反而還喜歡上了這樣的日子。

每天,丹田內的真元和正九面體之中的能量都在不停的增加。但是前面一段時間,真元停止了增加,現在的總量,維持在了丹田總量的三分之一左右。風愈明白,自己現在進入了某種瓶頸,但是敢怎麼突破,風愈一點辦法都沒有,畢竟沒有經歷過,風愈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順其自然了。而九面體之中的能量卻沒有這種情況,還是在緩慢的增加着。

唯一讓風愈糾結的是,在這兩年的時間裏面,不管風愈怎麼修煉,額頭處都沒有一絲的月之精華。

每個晚上,都能吸收月之精華,但是月之精華沒有到額頭,都跑到了丹田之中,被真元同化了。不過還是有一些好處,丹田的真元不斷的被提純了,不斷的被濃縮了。就算真元量沒有增加,但是在月之精華的作用下,風愈的實力還是在增加着。

但是,風愈現在還是是一個勁的後悔啊,畢竟月之精華是萬年能修復的‘氣’啊,就想仙丹一樣,只要還有一口氣在,風愈相信自己都能活下去。但是現在,現在進入丹田,被真元同化之後,還會有以前那樣的效果麼?

月之精華都不存在了,你還想讓一種不存在的事物發揮某種作用,這可能麼?風愈心裏也已經很清楚了。

再說說這兩年的修行成果吧。

運用正九面體中的火屬性能量,風愈不斷的在嘗試創造技能。

風愈花了不少時間在模仿寵物小精靈中的火屬性技能,但是弄來弄去,就只有一個大字爆成功了。利用精神力量在空氣中寫下一個大字,然後將九面體中的力量注入到那個大字,給它慢慢的增加輪廓,隨後,抽出精神力量,那個大字,自己會慢慢的吸收空氣中活躍的火屬性,然後慢慢變大,達到一個極限之後,就會爆炸。剛剛開始的時候,沒有掌握好那個極限,經常會把自己炸的灰頭土臉的。

風愈在這段時間裏面,不斷的研究實驗,發現,大字爆的爆炸時間,距離,還有爆炸程度都和自己最初用精神力量寫下的那個大字有關。到現在,風愈已經慢慢的掌握了一些相關數據。風愈發現,隨着精神力量的增多,爆炸的程度會成幾何倍的增加。

風愈試過用一半的精神力量寫下一個大字,結果,直接在地上打出了一個方圓十米,三十釐米深的圓坑。那威力,要是打在人身上。風愈直接打了一個冷顫。

五零之穿成極品他媳婦 ,火焰漩渦倒是也滿成功的。但是,耗精力,威力小,還不如火焰噴射來的爽,就是單純的噴吐火焰。

還有一些利用動能和技能結合的技能,風愈想都不想就咔嚓掉了,開什麼玩笑,那可是相當於人肉**啊,風愈怎麼可能做這種**。

其它的,風愈就沒有鼓搗出什麼了,畢竟沒有基礎原理,只有一個成型的模板。

同時,風愈又想起了火影裏面的螺旋丸,試着鼓弄一下,沒有一次成功過。全都是在凝聚成球之前就爆炸了,讓風愈無計可施。

風愈不得不放棄了這一個念頭,但是又一次,風愈不小心用到真元氣試着創造螺旋丸,倒是成功了。不過成功是成功了,只是威力不怎麼樂觀。

風愈試着用螺旋丸打擊在樹上,結果悲催的發現,樹上就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燒焦印記。“不是吧,鳴人的螺旋丸都把半棵樹打沒了,而自己只能打出來一個印記,這也太坑了啊。”

“暈了,記得鳴人是風屬性的查克拉吧?按照自己打出的這個印記來看,自己的真元應該和九面體裏面的能量一樣是火屬性的吧。好吧,自己是個笨蛋啊,不同屬性,發揮出來的結果當然不一樣了。”現在的風愈,z直接成了一個自虐狂,每一次失敗,風愈都會自嘲自諷。

當然,風愈經過一陣思考之後,也發現了問題的原因。

螺旋丸,本質是高速旋轉的風,在接觸物體的時候,風發揮原本的速度,不斷的旋轉,然後切割。而火屬性的螺旋丸,完全沒有具備這種條件,這就是兩者的差異。不過,後者在加大輸出了量,也是可以打出一樣的效果,只是消耗會打上許多,有些不值得。

不風愈完全不關心,加大量的螺旋丸,耗費接近十分之一的真元。不過消耗的真元雖然是多了一段,但是,卻能將半米粗的大樹打斷,這一點付出完全和收穫對稱了。

畢竟對於風愈來說,現在的真元就只有在樹上逃跑的用處。而真元每天都在增加,不用纔是浪費。

同時風愈發現,真元也好,九面體之中的火屬性能量也好,用完之後在恢復,都會有所增加,這就更加激發風愈對技能的研究了。

經過一年的研究,螺旋丸的威力也越來越大,消耗也減少了許多。

怎麼用出螺旋丸,當然是嘴巴了,四肢都要用來奔跑,除了嘴巴還有那裏能用?不過可惜的是,螺旋丸只能近身攻擊,要是能遠程攻擊的話那就好了。

現在風愈也在進行這方面的嘗試,不過沒有什麼功績。同時,風愈還嘗試用尾巴發出螺旋丸。經過一段時間,成功了,但是消耗的真元要多上一倍有餘,同時也要多消耗將近三分之一的精神力量,總感覺有些得不償失。

另外風愈現在,也有了一個關於螺旋丸的想法。

火屬性能量,不穩定,具有爆炸性,如何控制其中的爆炸因子,讓螺旋丸成型,在釋放之後,引爆,那威力絕對不會比原版螺旋丸弱吧?不過雖然有這麼一個想法,風愈還是沒有動作,因爲太危險了,一個弄不好,彭的一聲,弄的自己殘廢了那就不怎麼好玩了。

還有一個讓風愈吃驚的就是,這兩年間,風愈沒有一次飢餓的感覺出現。真正意義上的到達了永動的狀態,雖然的確是很違背了科學,不符合能量守恆定律,但是風愈在兩年間,沒有進過一次食。但是,風愈出現在這裏,本就不科學,所以風愈就沒覺得有什麼奇怪。

真的不符合能量守恆?每天進入風愈體內的真元是什麼?

不過,時隔兩年,飢餓的感覺再次傳來,這讓風愈有些激動,又有些不解。不過,在風愈的信條裏面,食物永遠是第一位。

現在風愈打算再次出山,出去獵食,久違的獵食。 “兩年了,終於能再次在森林中盡情奔跑了。哈哈,暢快啊,這個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要是用上真元呢?”風愈在森林中盡情奔跑着,看着周邊的樹,不斷閃逝,一種無比暢快的感覺從心裏面涌動。‘篷’的一聲風愈直接撞在一棵樹上,“我暈,運轉真元之後,速度居然再次提升了三層,好吧,神經跟不上身體的速度。以後要好好熟悉自己這具新的身體了。”

兩年來,風愈不斷的在磨練技能,完全沒有動過身體。而在樹上奔跑跳躍,也只是短時間,暫時性的,完全沒有發揮全速的機會,現在一時間難以適應也是人之常情。不過,一呆就是兩年,風愈還真是耐得住寂寞,一般人早就不耐煩了吧?

風愈再次開始奔跑,不過卻沒有直接用全速,而是慢慢的加速,一點點的適應現在的身體,以及身體中的力量。

那種掌控感,隨着時間,慢慢的傳入風愈的感官之中突然間,風愈停了下來,“我暈了,怎麼忘記了精神力量。不過怎麼運用呢?怎麼讓自己的精神力量,和自己的速度結合?”


風愈開始了嘗試,不過無數次的碰壁,讓風愈抓狂了。

“我還真是個笨蛋啊,直接將四周的環境記到腦海裏面,然後在選擇路徑不就行了?只要計算好了,速度再快也不會撞上了。”風愈響起了精神力量的特性,直接放棄瞭如何控制力道,直接轉移到計算上面。

這麼一試之後,果真,哪怕是最高速度也不會撞到樹上。但這也是短時間內,跑上一段之後,風愈又再次撞到了樹上,“我擦,這精神力量消耗的速度太快了吧?還沒到十分鐘吧?精神力量居然就見底了,好吧,最高速度還是留來保命吧。”

風愈走到水邊,喝了兩口水,看了看周圍的環境,“說起來,自己還沒有這麼悠閒過。剛剛開始,就是一頭只知道在家門口坐吃等死的小狐狸,要不是那天又見到那頭老虎,估計自己現在還是在家門口一直在做着無聊的鍛鍊吧?之後,抓兔子,抓野豬,不斷的修煉,再加上剛剛過去的兩年,自己都快要麻木了。”

風愈擡頭看了看天空,“以前的記憶,好模糊,爸媽的臉長什麼樣了?小妹和她呢?”

“哈哈,沒想到自己現在還記得的居然只是一堆的動漫角色。”眼淚,不斷的從風愈眼中流下,“自己真的能回去麼?”

風愈眼睛一睜,帶着無比自信的色彩,對着天空吼道,“能,我一定能回去,哪怕是將天捅出一個洞,我也一定要回去。”森林中響起風愈的回聲,不多時,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咕嚕咕嚕”的聲音不斷從風愈肚子傳來,“好吧,你是大爺。”

風愈使用精神力量,看到有不少兔子在水邊吃着青草,不過,風愈沒有去獵食。現在的兔子已經滿足不了風愈的食量了,要是有一頭野豬還差不多。

再次奔跑,兩旁的樹不斷退後,不多時,風愈的感覺中,前面一公里左右有一頭獵物在等風愈獵殺,這也是風愈的精神力量能探查的最遠距離了。不過也是因爲距離太遠,風愈只知道這是一頭野豬,無法判斷是正常野豬還是變異的野豬王,不過對於現在的風愈來說,不論是那個,風愈都有信心拿下。

兩公里的距離,不過兩分鐘的時間,風愈一下子就到達目標旁邊,這次風愈看清楚了,那是一頭比風愈之前見到的野豬王還大的野豬,那將近三米高的個子,三米五左右的身長,那嘴中的兩顆牙齒,足足一米長。同時風愈還從這頭野豬的身上感覺到,這頭野豬給自己帶來一陣陣壓力,自己心中居然突然出現一種畏懼感,那是比之前的火狼給自己的感覺更強烈。

但是野豬那身上的肉,唯美而結實,讓風愈直流口水。

不過,嘴再饞,風愈也不敢出擊,誰知道着野豬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攻擊?而且,比之前的體型大上了一倍,提升的實力可不止一倍。雖然風愈現在實力也有所提升,但是風愈也不敢隨便動了。

正想着離開的風愈,突然想到了,“對了,自己可以用這個傢伙來試試大字爆的威力。反正皮粗肉燥的,要是能殺死,自己就有口福了。”

這麼想着,風愈慢慢的爬上了一棵樹幹粗壯的大樹上,然後選擇一根最從粗壯的樹枝做了下來,然後擺出衝刺的姿勢。那野豬的體型擺在那裏,這麼一撞,這樹絕對受不了,不做好隨時逃跑的準備,等着肉搏麼?

風愈使用精神力量,測量了一下兩者間的距離,隨後,立馬在空氣中寫出了一個大約半米的無形大字。隨後調動九面體中的火焰能量,將之注入到大字之中,慢慢的大字慢慢的出現了一絲輪廓。火紅色的字體不斷的由虛變實,同時,空氣中游離的活躍火屬性能量也不斷注入,大字越發的凝實了。

而樹下不斷刨樹根的野豬,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轉過了身子,正好是對着風愈所在的地方,做出了警備的樣子。

風愈感嘆,還好是零智商的野豬,要是其他動物早就跑了吧?畢竟要十秒左右的時間。時間一到,一個半米大的火紅色大字出現在風愈的眼前。

隨後,只見風愈前爪一拍,那個大字就像是一隻離弦的箭,飛速的接近野豬。


而那野豬,感覺到空氣的異動之後,全身泛黃,土地一陣鬆動,在野豬的前方出現了一座四米高的土牆,看的風愈一陣錯愕。

大字和土牆接觸了,‘篷’的一聲,土塊炸裂,變成無數細小的碎石,四處濺射,風愈被數塊土塊打在身上。不過好在,風愈及時運轉真元在自己身上形成一層保護膜,崩碎的土塊沒有給風愈帶來一絲傷害。

隨後,一陣氣浪涌起,底下一片灰塵涌起,阻隔了風愈的視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