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長卿猶豫了一下,道:“如果僅僅是現在這種勢頭,是能衝過去的,但這暴風雨來的這麼猛烈,鬼知道後邊還會有啥變化?”

白小鳳咬了咬牙:“那就,衝過去,我去外邊看一眼。”

然後,他讓豆豆待在船艙裏,轉身就走了出去。

呼……呼……

嘩啦啦……

狂風呼嘯。

大雨滂沱。

整艘遊輪都顛簸的更加厲害了,甲板上流淌着雨水。

白小鳳朝着海面望去,漆黑無比,天地之間密集的雨水讓視線都變得模糊起來。

彷彿,他們乘坐的這艘遊輪被徹底拋棄了一般,隨時都可能被漆黑的大海吞噬。

這種壓迫感,彷彿是無形大手,扼住了咽喉。

他抓着遊輪欄杆,踉蹌着往遊輪前方走着。

身後,風長卿緊跟着。

走了沒多遠。

忽然,白小鳳瞳孔一縮。

他清晰地感應到,一股恐怖的屍氣,出現在了船頭!

“霍去病?”

整艘船上,也就冠軍侯一個殭屍了。

白小鳳神情凝重,心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一股莫名其妙的心悸感席捲全身。

他急忙踉蹌着朝船頭跑去。

轟咔!

夜空上,一道閃電撕裂了夜空,劃穿了雨幕。

瞬間,將遊輪上照的亮如白晝。

白小鳳就看到,一道身影正傲立在船頭之上,正是霍去病!

閃電帶來的光亮,來得快,去的也快。

沒等白小鳳開口呢,隨着光亮消散。

他就看到,船頭上的霍去病舉起了雙臂,仰天。

修真之以弱制強 隨即,張狂的大笑聲迴響在船頭之上:“哈哈哈……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轟咔!

閃電,再次劈落。

呼……呼……

嘩啦啦……

狂風呼嘯,大雨傾盆。

白小鳳頓時整個人都不淡定了。

冠軍侯的嘴,怕是開過光的吧?

「本章完」 隨着霍去病大笑聲響起。

邪君的七夕皇妃 海面上的暴風雨,毫無徵兆的,突然變得更加猛烈起來。

白小鳳右手抓着欄杆,左手捂着腦門,感受着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地拍。

他,真的好絕望哦。

冠軍侯,到底是要幹嘛了啦?

“媽了個巴子,他到底是要幹嘛?”

風長卿踉蹌着跑了過來,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狠狠地道。

白小鳳放下左手,看了一眼風長卿:“大師兄,你該不會真以爲這暴風雨,是被冠軍侯一句話給吼的更猛烈些的吧?”

風長卿一怔,隨即無奈地說:“那現在,該怎麼辦?”

陰陽界雖然時常被普通人冠以迷信之說。

但,真正瞭解這行的人,從來都不會覺得迷信。

霍去病一聲大吼,暴風雨變得猛烈。

至少在白小鳳和風長卿眼中,只是一種巧合。

剛纔,霍去病雖然逸散出了屍氣。

但那種程度的屍氣,要是能達到改變天氣的力量,估計殭屍早就統領銀河系了。

這時。

感受到暴風雨變得猛烈。

遊輪顛簸的更加厲害。

陸續有人從船艙中走了出來。

剎那間,甲板上就跟炸開了鍋似的,人聲鼎沸。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奔着黃泉寶藏來的,現在連方丈神山都沒見到,就遇到了這麼大的暴風雨,說不慌,那是假的。

然而。

就在這時。

“哈哈……哈哈哈……”

傲立在船頭的霍去病忽然轉身,面對着白小鳳他們。

雨水,打溼了他的全身。

狂風呼嘯着,吹起了他溼噠噠的長髮。

霍去病的雙眼,驀地變紅,迸射出兩束紅光。

在雨夜中,顯得格外妖異。

隨着他的大笑聲響起。

沸騰炸鍋的甲板上,所有人全都安靜了下來。

風長卿實在忍不住了,對着霍去病大吼道:“冠軍侯,你,到底要幹嘛?”

“幹嘛?”

霍去病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你不是都知道嗎?你,剛纔不都說出來了嗎?”

轟隆!

伴隨着這話,蒼穹上,一道閃電悍然劈落,雷聲滾滾。

白小鳳呆若木雞的立在原地。

風長卿也目瞪口呆起來。

怎麼可能?

這巧合,真的不是巧合?

但,剛纔霍去病分明什麼都沒做啊!

他現在說這話的意思,分明是承認了風長卿剛纔說的話,這暴風雨之所以變得猛烈,就是因爲他!

白小鳳擡手,揉了揉鼻子,目光深邃地看着霍去病。

這一刻,他腦子有些亂。

明明不合實際的事情,卻被霍去病親口承認。

這,特麼難道真的得迷信一把?

“前輩……”

白小鳳開口。

話沒說完,霍去病就強行打斷道:“別問了,暴風雨,都是吾弄出來的!不然,你們當自己什麼運氣,一出海,就能遇上暴風雨?不然,你們以爲,這暴風雨怎麼會在吾一聲令下,變得更加猛烈?”

這話一出口。

甲板上的衆人頓時就炸了。

“混賬!簡直混賬!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弄出這等惡劣天氣,是想弄死我們嗎?”

“是了!他是殭屍,即便咱們船毀人亡,他也不會有事,他一定是想獨吞黃泉寶藏。”

“臥槽!我特麼說剛纔開船的時候,這死殭屍會好心到來幫老子看海圖呢,一定是他故意把我們誘導到這片有暴風雨的海域的,該死!簡直該死!”

……

白小鳳聽到亂罵聲中,其中一道是屬於天師聯盟負責開船的天師。

頓時,他的心就沉到了谷底。

這船,是霍去病故意誘導進暴風雨海域中的?

可是,他這麼做,到底是爲的什麼?

轟!

也就在這時,甲板上,一股磅礴如獄的妖氣,悍然沖天而起。

瞬間,將瓢潑大雨和狂風吹散。

整艘遊輪,瞬間被紫色妖氣籠罩住了。

是常天慶!

白小鳳渾身汗毛倒豎,目光看去,就看到常天慶雙手背在身後,朝着船頭走去,恐怖的妖氣硬生生將他四周的大佬們推開。

常天慶的神情冰冷,仿若覆蓋上了一層寒霜。

那雙深邃的眼睛,此時卻凌厲的如同利劍,爆發着徹骨的殺意。

“你,給個理由!”

常天慶冰冷的聲音迴響在甲板上:“不然,要麼你打死我,要麼我打死你。”

“沒有理由。”

霍去病冷冷一笑,右手虛空一招。

轟!

猩紅的屍氣,瞬間爆發,如同巨浪悍然的撞擊在了常天慶的妖氣之上。

剎那間,整個甲板上,屍氣和妖氣各佔半邊天空,分庭抗禮。

同時,霍去病伸出的右手中,一杆長槍被猩紅屍氣包裹着,緩緩凝形。

他冰冷地開口:“要麼你打死我,要麼我打死你。”

殺意,充斥在整個甲板上。

彷彿要將一切撕裂。

整個甲板上的氣溫,更是瘋狂爆降。

白小鳳駭然地看着常天慶和霍去病。

這兩位大佬,是真的要開打了啊!

一旦開戰,別說被暴風雨搞得船毀人亡了,光是兩位大佬爆發出的力量波動,就足以搞沉這艘遊輪了。

他忍不住擡手揉起了太陽穴。

腦殼痛,腦殼痛。

這特麼這一艘船的大佬,怎麼就這麼難帶啊?

“呵呵!”

這時,腦海中,冥尊的笑聲響起:“帶團旅遊的事,爽不爽?”

嘲諷!

赤果果的嘲諷!

明顯的站着說話不腰疼。

換成平時,白小鳳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回懟冥尊一句:賤人。

但,現在不行。

他深吸了一口氣,道:“得借用你的力量,壓住他倆了。”

面對常天慶和霍去病,白小鳳有把握靠自己的力量壓制住。

但,他沒把握瞬間壓制住這兩位。

一位是紅眼殭屍,一位是唯一的妖王。

這兩位一旦開戰,如果不能瞬間壓制住,那逸散出的力量,也足夠炸了整艘遊輪了。

“不借。”

腦海中,冥尊乾脆地說道:“氣你,氣你,氣死你,這兩個小輩打起來,一定很壯觀,本尊好期待哦。”

“……”白小鳳。

他,真的好氣哦!

然而。

緊跟着,冥尊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本尊勸你也別插手,如果非得插手的話……”

說到這,冥尊故意停頓了一下。

白小鳳氣的臉紅脖子粗,牙癢癢,都什麼時候了,還卡點吊胃口呢?

下一秒。

冥尊的聲音終於響了起來。

這讓白小鳳鬆了一口氣,娘希匹的,可算沒幹卡點吊胃口這麼喪心病狂的事。

但。

聽到冥尊的話,他剛松下去的一口氣,又立馬提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