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雷梅花步!

他腳下一動,身體變成一道殘影,瞬息之間就躲開了那從三個方向同時射來的火焰氣刃。

龍嘯掌!

他手臂一抬,瞬息間又是接連三掌,三道龍形掌印,像打沙袋一般,齊刷刷的轟擊在了黃沙門門主的身上。

砰!

第一掌,黃沙門門主身上的爆炎刀就被轟碎了。


「我就不信你小子還能翻天了不成!」

黃沙門門主氣得跳腳,抬手間就凝聚成一道氣兵,要以此將接下來的兩道掌印擊潰。

但是,隨著第二掌的到來,砰地一聲,他手中的氣兵就跟雞蛋似的破碎了,同時巨大掌印的餘力轟擊在他的身上,瞬間就破掉了他的護體元力。

「不好!」

黃沙門門主大驚失色,難以相信自己的護體元力都被破掉了,他連忙調動體內的元力,想要重新護體。

砰!

第三掌到來,黃沙門門主元力還沒調動好,整個人就像是被一座山撞擊,巨大的龍形掌印轟擊在他身上,將他如之前的黃澤一樣,轟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

倒飛在半空中的黃沙門門主,簡直難以相信他這個一次蛻凡的高手,居然會被葉陽這個築基九重的小武者打飛。

蹭。

他腳掌在空中一點,借著氣流,使得他穩住了身體。

「怎麼樣?黃沙門門主,還要再來么?」葉陽一臉平靜的站在那裡,先前的戰鬥完全沒有影響他的呼吸。

「你小子真的以為贏定我了?」

看見葉陽那淡然的神色,黃沙門門主氣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突然整個人高高飛起,如一頭老鷹般,操控氣流在葉陽頭頂的半空飄來飄去:「你小子再有本事,也終究只是築基境武者,我飛到空中,你在地上就是我的活靶子,你還怎麼跟我斗?」

說話之間,黃沙門門主的手心又冒出了火焰,凝聚成了一把爆炎神刀,這是他所修鍊功法『爆炎神功』,所衍生而出的武技。

咻咻咻!

一記記火焰氣刃,從半空被黃沙門門主劈下:「哈哈哈,小子,給我躺下吧。」

嗖嗖嗖。

葉陽兩個閃爍,就輕易的躲開了火焰氣刃的當空一劈,他看了看頭頂半空那一臉得意的黃沙門門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平時,蛻凡前幾重天的武者,根本就不會在空中進行戰鬥,因為一邊要操控氣流控制飛行,一邊又要進行攻擊,這樣大大減弱了自身的實力,因此蛻凡境的武者,通常都是在地面進行戰鬥。


只有蛻凡四五重天以上對氣流操控更進一步的武者,在空中戰鬥,才不會有多大影響。

眼下這名黃沙門門主也才蛻凡一重天,本來就不是葉陽的對手,現在又要控制氣流漂浮身體,又要進行攻擊,在葉陽眼裡,就完全成為了一個活靶子。

吼!

一聲龍嘯從葉陽的手心響起,緊接著一頭雷光閃爍的真龍頭顱,就暴沖而起,直衝天空。

那懸浮在半空五十米處的黃沙門門主,根本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就被雷龍嘯掌擊中了。

「啊!」

半空的黃沙門門主一聲慘叫,好似斷了翅膀的老鷹,如沙袋般從空中跌落下來,如若不是剛好摔進灌木叢,只怕整個人摔倒在水泥板上,不會粉身碎骨,也要落得個重傷的下場。


「黃沙門門主,敗了?」

眾人看見那跌落進灌木叢內胸口焦黑的黃沙門門主,實在難以置信。

前一刻那還生龍活虎的黃沙門門主,下一刻就變成了這副慘樣,而且將其打成這樣的,還是一名築基九重的少年,這是眾人無法想象的事情。

「門主!」

看見自己的門主跌落進灌木叢內,黃沙門的幾名弟子大驚失色。

「我……我敗了?」

黃沙門門主失魂落魄的從地上爬起,狼狽的從灌木叢內鑽出,難以置信的盯著葉陽:「我在半空五十米高,以你築基九重元氣的雄渾程度,怎麼可能將武技打出那麼遠?」

葉陽聞言心中笑笑,他修鍊到神氣境元氣變得更精鍊更雄渾,別說五十米,他的武技就算打出一百米,也不會消散。

這個距離,連一些蛻凡一重天的武者都不能做到,也只有蛻凡二重天的高手,才能將武技打出如此遠的距離。

這就是如今葉陽的實力。

他已經打定主意,要借狩獵大會這個機會,讓炎陽宗揚名!

「怎麼樣?黃沙門門主,還想搶住在這裡的居住權么?」他淡淡的看著那滿身狼狽的黃沙門門主。 全場寂靜。

沒有人想到,葉陽會如此輕鬆就將蛻凡一重天的陰羅宗宗主擊敗。

當聽到葉陽那淡淡的聲音傳出來時,陰羅宗宗主滿臉的苦澀:「不搶了,別墅你要住就住吧。」

他是真的怕了葉陽了,本來他以為飛到空中就能輕鬆將葉陽擊敗,誰能想到後者的武技攻擊範圍竟然如此廣闊,一掌就讓他受了不小的傷勢。

以全盛的狀態都無法擊敗葉陽,現在受傷就更不是葉陽的對手了。

陰羅宗宗主低頭看了看焦黑的胸口,心中被苦澀充斥,他原本想佔領這座別墅,從而讓陰羅宗揚名,誰想反而栽到了對方手中,可謂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我們走!」陰羅宗宗主極為不甘的看了眼葉陽,隨後就帶著陰羅宗一行人狼狽的離開了。

「陰羅宗的人,就這麼走了?」

「七線勢力陰羅宗,居然被一個不入流的勢力擊退了?」

「這個炎陽宗,到底有什麼來頭?」

「一個小勢力居然能有這樣的實力,看來此次的狩獵大會,精彩程度超越以往啊。」

陰羅宗的人走後,街道上的行人發出了感嘆。

「怎麼樣,還有人想要從我炎陽宗手裡搶奪這棟別墅的居住權嗎?」

葉陽站在別墅大門外,一臉風輕淡雲的掃視街道上的人。

他的話一出,立即軒然大波。

「這小子太囂張了,不就是擊退了一個在七線勢力中墊底的陰羅宗么?」

「就是,別說遇見六線勢力,就算這小子遇見一個稍強點的七線勢力,也要乖乖交出別墅的居住權。」

「沒有蛻凡境高手,不入流的勢力終究是不入流的勢力。」

各種聲音傳進葉陽耳里,他掃向那幾名冷哼的行人,目光犀利道:「你說什麼?我炎陽宗不入流?你們是什麼門派的人?報上名來,不服的話我炎陽宗隨時恭候!」

「你!」有人大怒,實在忍受不了葉陽的囂張。

這裡面的人,有人是一宗之主,但修為也才築基**重,完全不是對手,哪裡敢站出來。

「走吧,我們還是走吧,這小子有囂張的資格,我們還是去別處看看有沒有好戲吧。」

「哼,你小子就囂張吧,遇見那些大勢力,我看你還有什麼囂張的資格。」

眾人帶著各種各樣的心情,離開了別墅周圍。

葉陽看見眾人離去,這才慢悠悠的想要將門關好。

但是,就在他想要關門的上一刻,一聲驚呼,突然傳入他的耳里。

「葉陽兄!」

聽見這聲驚呼,葉陽愣了愣,放眼一看,就看見遠方的街道上,一名少年正滿臉欣喜的盯著自己。

這個少年,正是前段時間和葉陽結拜為兄弟的司徒沖。

「司徒兄?」

葉陽也是有些驚訝,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自己這個結拜兄弟。

「哈哈,葉陽兄,有緣千里來相會,沒想到我們兄弟倆這麼快又再次見面。」

司徒沖嗖的一下衝來,給葉陽來了一個熊抱:「兄弟,你果然來參加狩獵大會了。」

「嘿嘿,司徒兄,你不也是?」

葉陽笑了笑,指了指身後的幽雅別墅:「兄弟,不如我倆進去交談如何,可以互相指點指點武道心得。」

「不了兄弟,我家人還在後方,正要找房子居住呢。」

司徒沖搖搖頭,指了指遠處的街道。

葉陽一看,就看見街道遠處有三人走來,兩男一女。

其中一個,是一名二十五六面無表情的青年,單看外形,這名青年並不起眼,但整體來看,青年立在那裡,無形之中就散發出一股氣勢,彷彿連天都能托起來。

三人中的女子,約有二十歲左右,面容俊美,臉帶高傲,那目空一切的目光,彷彿世間一切都不放在眼裡。

站在中間的人,則是一名中年男子。

這個中年男子渾身上下沒有一丁點元氣波動,整個人就好似完全沒有修為的普通人。

但葉陽看出來了,這個中年男子,絕對是一位高手,蛻凡境高手!

「沖兒,這位小友是何人?」

三人走來,其中為首的中年男子對司徒沖問道。


「爹,這是孩兒的結拜兄弟,葉陽!」司徒沖為葉陽介紹:「葉陽兄,這是我爹,司徒騰空。」

「什麼?」

葉陽大驚,連忙向中年男子抱了抱拳:「原來是司徒家的騰空族長,久仰久仰。」

「恩。」中年男子司徒騰空淡淡的點了點頭。

「兄弟,這位是我的大哥。」司徒沖又向葉陽介紹那名面無表情的青年。

「司徒兄的大哥,就是在下的大哥。」葉陽看著青年,青年也看著葉陽,微微點頭:「我叫司徒正,既然你是小沖的兄弟,以後有什麼事儘管開口,做兄弟的一定幫忙。」

「兄弟?」

葉陽愣住,他沒想到司徒沖這個大哥司徒正也將自己當成了兄弟,要知道這才初次見面啊。


隨即他就明白,司徒正和司徒沖一樣,都是那種豪爽性格。

「兄弟,這位是……」

司徒沖正要向葉陽介紹那站在一旁的女子,女子卻不耐煩的揮揮手:「司徒沖,一個小小的築基九重神氣境,你也能結拜為兄弟?你看看你都結交的什麼朋友,哪裡是什麼朋友,根本就是想攀上我司徒家。走吧,別耽誤找住處的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