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賽後將會有各大宗門的強者來挑選丹師進入宗門繼續修煉,我丹會也自然會參與。”

“此外,前十名的丹術強者將可以選擇是否加入丹會,或是加入宗門修煉!”

這話一落下,本來江北那個絕望的臉色瞬間欣喜!

可以選擇?

這事兒弄得好啊!就知道這丹會不能強人所難!人道主義!

而看到這滅霸又笑了,歐陽雄風就感覺是吃了死蒼蠅一般,理解不了。

他又因爲什麼笑的?這小子的腦袋想的難道跟正常人不一樣?

是因爲可以選擇加入?不對勁啊,這個早就說過了,只是臨時說起了宗門的事。

與此同時,在場的這麼多強者也都譁然了,能進入宗門!

甚至丹賽之後還給提供了這樣的機會!這可不是隻有前十的大哥才能進的了啊!

而這,也正是因爲歐陽雄風有點不敢賭,這滅霸到底能不能進前十。

如果進了自然最好,但要是進不去,他也可以用一個什麼天賦驚人的理由來吸到丹會裏。

“真是想不到,這次丹會竟然能在大賽結束之後弄這麼一個環節!”

“不錯,我這次晉級前十已然是無望了,沒想到還有機會搏一個宗門的丹師職位!”

“哼,進不去前十,進一個區區的宗門又有何用?”

“兄臺,這話說的有點難聽了吧?敢問你又是何人!”

“吾乃八極宗內門弟子林逍遙!如果能加入丹會,我會欣然同意,得一個名聲。”

“嘶~竟然是八極宗的強者,怪不得底氣如此足,佩服佩服!”

……


雖然嘴上各種佩服,但是內心已然是無數的草泥馬奔騰而過了。

江北皺了皺眉,這幾人離他有些近,聒噪的很。

倒是也可以忍受,擡了擡眼皮,本以爲旁邊的秦楓也得比較興奮呢。

畢竟這是加入宗門修煉丹術,再不弄不好就能加入丹會了啊!


孰料……此時的秦楓正在那低着頭,雙眼火熱的盯着手裏的那根菸呢。

這個眼神,猶如是在看自己的情人一樣,恨不得撲上去一般。

江北嘴角抽了兩下,一臉的無奈,這是徹底被老哥帶壞了。

突然覺得老哥的功力也沒那麼差,當然,就這個帶壞小孩的情況來說。

想到這,心中微動,以後是不是也可以考慮開個宗門。

下一刻,恨不得給自己來個巴掌!

開個屁!要是能開老爹也不會想着找個破雲瀧城苟着。

開宗門豈不是嫌自己命長?

此時。

站在臺上的歐陽雄風並沒有太過着急,這件事肯定是需要下面的參賽者相互討論的。

參加丹賽,能挺到這一步,雖然本該是宗門的強大弟子居多,但是肯定還會有散修。

比如這個從沒聽過名頭的滅霸和他身邊的秦楓!

而自己醞釀的大殺招,還沒徹底的表露出來。

特種兵之萬界軍火商 ,就憑這個滅霸的手法,前十絕對不難!


作爲一個老牌的丹會副會長,強大的三階丹師,他太能看懂一個丹師的手法了。

很顯然,這滅霸明顯還是第一次煉丹!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有着什麼樣的先天條件或什麼樣的機遇,第一次煉丹,成丹了不說,甚至還能成六枚上品!

聞所未聞,如果不是今日親眼所見,有人敢這麼跟他說的話,他絕對得一巴掌拍回去!

逗我玩呢?

但是現在,由不得他多考慮,因爲他的經驗在那擺着呢!

想不出來,也不知道這滅霸第四輪的時候到底會有什麼樣的表現。

必須……再逼他一把!

“咳咳!肅靜!肅靜!”歐陽雄風輕喝一聲。

會場中徒然靜止,而他也對這個效果表示很滿意,微微點了點頭。

胸口像是壓着一塊石頭一般,這一刻,就要徹底炸出去了!

“此次大賽,前三名的強者,不光會得到合谷丹,還會得到三千塊,兩千塊,一千塊靈石作爲獎勵,第一名的強者,還將……得到一枚太乙生靈丹!”

“嘶~嘶~嘶~”

一聲聲倒吸冷氣的聲音不絕於耳,很明顯,這是好東西!

等等!

生靈丹!江北猛然睜開雙眼,生靈丹他聽過!之前在風國的時候,風國的老國主就貢獻出了這個東西!

也讓杜老的命再續了一年!

而這太乙生靈丹……

“衆所周知,太乙生靈丹乃是二階靈丹,也是最難煉製的一種,甚至很多三階丹師都無法成丹!”

“而他的作用,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只有傷者還有一口氣在,這太乙生靈丹就能讓他活命!”

話音如驚雷滾滾,直達江北的心間!

而且,還有靈石!

靈石!這也是他們最需要的!

江北不自覺的轉過頭去,看向老爹那裏。

果真見到老爹此時的臉上非常激動,甚至隨時都能出手去搶丹!

江北的一顆心卻是沉了下去,第一名,不太可能吧,之前還有成丹九枚的大神呢!

神識外放而出,果然見到此前那成丹九枚的呂陽一臉的激動。


而他臉上的笑容,彷彿是勝券在握一般。

就連身旁的秦楓也一臉的激動,絕對的好東西!

但是此時江北猶豫了,這太乙生靈丹,就算是得到了第一,會是那麼好拿的嗎? 很明顯,並不好拿!

看了不少影視劇的江北自然不會被這種小伎倆給騙到。

到了最後,肯定會有各種各樣的要求,起碼,這個丹會是必須得加入了。

然後可能就會被要求做一些什麼他非常不願意的事。

比如來個什麼所謂的大神教自己煉丹,得每天都修煉這些。

那不是要了親命了嗎!

再看看老爹,此時老爹的臉色也冷靜了下來,還有點惋惜。

突然!腦海中出現一陣脆響!

“北兒,盡你的全力去爭!如果能拿到這枚丹藥,杜老的命就算是保住了,恢復傷勢以後再說!”

老爹的聲音傳到江北的耳中,江北的心也爲之一震。

杜老……

前面的話,江北還沒在意,什麼爭不爭,搶不搶的,他不在乎什麼名聲。

但是他在乎的是那個不論他做了什麼,都願意擋在他前面的老頭啊!

那個很衝的老頭現在還在老家躺着呢,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沒了實力的他,應該日子過的很無聊吧?杜老太可憐了!

此時,遠在無極宗的杜老,正一臉閒適的躺在躺椅上,身旁還坐着個二蛋。

倆人一人叼着一根菸吞雲吐霧呢。

“咳咳咳!師傅,這煙有點衝,勁兒大!”

“乖徒兒,不要心急,這都是丹堂那頭拿來的好貨,得慢慢抽。”

“是,師傅!”

“呵欠!哪個小王八羔子又罵老夫了?”

雖然師徒倆都沒實力了,但是日子該過還是得過。

……

江北越想心裏越難受,恨不得趕緊回家看看。

“幹!”

江北雙目瞪圓,鬥志昂揚的樣子也落在了歐陽雄風的眼中。

不由得暗暗嘆了口氣,看來真是他給的東西不夠好,吸引不了這滅霸啊。

好在現在並不晚!

“比賽規則,挑選各自要煉製的丹藥,材料由丹會提供,最後將通過成丹數,品級,還有各位煉製丹藥的難易程度綜合評分!”

“好!現在!丹賽第四輪正式開始!”

話音落下,在場的參賽者都瞬間站了起來。


規則很好理解,煉的丹越難,分也越高,反之在基礎分這一塊就會落人一等。

江北並沒有着急,他也在考慮着。

丹藥他就煉過這麼一次,有點後悔,早知道剛剛就煉製個難一點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