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面顯然沒有想到我會殺鬼滅口,可他鬼兵級別的實力,終究不是吃素的,一個閃身,躲過了我的七星劍。

“你敢拒捕!”

馬面看着我,整個鼻孔氣的開始冒煙了,右手一晃,一道白色的棒子出現在他的手上。

和他硬拼了幾下,我們暫時分開了一段距離。

我沒有佔到一點便宜,反倒是真元劇烈的消耗,眼看七星勒劍咒就快要消失了。

“你還真有兩下子,不過到此爲止了!”

馬面說道這裏,臉色一沉,大喝了一聲鬼影重重。

正規部門出來的就是不一樣,看着對面一分爲三朝着我衝過來的馬面,我的臉色瞬間就黑了。

蘇小魅傳給我的鬼神經裏面有關於鬼影重重的記載,這是一種非常高明的障眼法,三個化身裏面,只有一個是真的。

如果此刻蘇小魅還在我身上附體的話,那當然不是問題,我一個鬼視就解決了,可現在我卻看不

透。

看着飛速朝着我飄過來的馬面,我果斷的就下了決定。

加大了真元的輸出,七星勒劍咒再次凝聚。

“七星伏魔!”

七星劍被我隨便瞄準一個馬面射了出去,只見那馬面瞬間化成了灰燼,是分身,射錯了!

我裝作驚恐的樣子,開始向後退,而就在此時,對面的馬面發出了一陣鄙夷的聲音。

“真是作死!”

然後,他剩下的兩個鬼影合二爲一,表情猙獰的舉起手中的棒子,就要朝着我的頭上砸下來。

被這一棒子砸中,我絕對是非死即殘,不過,我要等的,也正是現在。

“請劍轉身!”

我再次捏起了雙劍訣!

然後所有的真元,瘋狂的朝着指尖涌過去,腦子裏面開始盡全力控制剛纔射飛出去的那隻劍!

這是蘇小魅傳我的七星勒劍咒裏面最厲害的一招,難度比“七星伏魔”要大好幾倍,我已經練習了很多次,都沒能成功,但是此刻不得以,只有兵行險招,和他拼了!

似乎上天還是眷顧着我的,我能夠感覺得到,七星正在極速飛回,只需要一秒,不!半秒鐘,它就能穿透這隻馬面的身體了!

而馬面的棒子纔剛剛舉起,我贏定了!這是實力和之上的雙重壓制。

咱的臉上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可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起,我感覺整個時空,似乎是被一陣奇異的力量給定住了,我絲毫動不了,而對面的馬面,亦是如此。

下一刻,令我心驚的事情發生了,我的七星劍居然,莫名其妙的掉到了地上!

慘了,該不會是馬面找幫手來了吧?

而就在此刻,我突然又能動了!

我現在腦子裏想的第一個就是跑,如果不出我所料,來的必定是牛頭,都說牛頭馬面好基友啊!

馬面都已經夠特麼嚇人的了,要是再來個牛頭,我擔心我的小心臟會受不了啊!

可我還沒跑出兩步路,突然一個冰冷的物體,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那一刻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而就在這時,一個溫暖而熟悉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耳朵裏。

“你跑什麼?”

是蘇小魅!我深呼了一口氣,瞬間感覺整個人活了過來。

“你嚇死我了!”

我有些埋怨的對她說道。

“是你自己膽子小!”

她衝着我搖了搖頭。

我對了,現在可不是敘舊的時候。

“好媳婦,那個馬面,他知道斷腸鬼的事情,快乾掉他!”

我趕緊轉過頭就怕那馬面跑了,可沒曾想到,這個馬面早已經被蘇小魅所釋

放出來的強大實力嚇尿!

“不,我們不能幹掉他!”

蘇小魅的話,倒是讓我心中一驚,不幹掉他,該不會準備把我交出去吧!

“鬼….鬼王…..,請問您….您是哪位鬼王殿下!”

這馬面的聲音顫顫巍巍,早已經沒有了剛纔的霸氣。

“本座,南方鬼帝坐下,魅鬼王!”

蘇小魅的聲音冷冷的。

“原來是魅鬼王殿下,小鬼只是到這裏來執行公務,沒曾想來打擾您的,我這就走…這就走….!”

這馬面屁滾尿流的就準備逃,我當然是急了,剛準備大喝一聲“不能讓他跑了!”

話還沒說出口,蘇小魅的臉色就沉了下來。

“我說,不能讓你死,也沒說,你能走啊!”

夜歸引路人 說着,她接連打出了兩個我看不懂的印決,那馬面一聲慘叫,就化爲了一個圓球,被蘇小魅收到了手上。

我的心裏這才真正的緩過勁來。

“夢界呆久了不好,我們回去!”

蘇小魅抓着我的手,下一刻,我直接從牀上蹦了起來。

一陣深呼吸,摸了一下我的身體,我這才確定我已經回到現實世界了。

“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今天這事情,來的真是太蹊蹺了。

“放心吧,不是什麼大事,就是一直馬面,在夢中勾攝你的魂魄!”

“這還不是大事?我的魂要是真的被勾到地府去,肯定沒命了!”

我一陣憤憤的對着表現出無所謂樣子的蘇小魅抗議道。

“當然不是大事,因爲這隻馬面,是我故意放他勾你的魂的,目的就是爲了檢驗一下,你在一個人的時候的戰鬥力,效果很成功,你現在一個人對付一階的鬼兵,已經不是問題了,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所以你沒有任何的危險。”

我擦,這也行?

“那你幹嘛不讓我幹掉這個馬面?”

我有些無語的對着蘇小魅問道。

“本來我們沒事的,你要是幹掉他,我們纔是真的是麻煩了!”

納尼?我沒想到蘇小魅會說出這樣的話。

“這隻馬面,根本就不是受崔判官的命令來的,而且這種遊方鬼商,地府不會管,他應該是斷腸鬼的親戚朋友之類的收到了斷腸鬼臨死前發出的消息之類,才趕過來,他說是崔判官派來,其實就是想忽悠你,把你的魂魄勾走,然後找個沒人的地方消滅掉,替斷腸鬼報仇!”

蘇小魅說道這裏,話鋒一轉。

“可我們畢竟不能真的殺了他,那樣就背上了謀殺鬼差的罪名,地府那邊,說不得就真的會派人來調查了。”

(本章完) 蘇小魅說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那我們要怎麼對付這個馬面?”

不能殺,總不能把他給放了吧?養着?那就更不可能了。

“對付他,我倒是有個好辦法!”

蘇小魅衝着我,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不知道爲什麼,我看到她這個笑的時候,我覺得有些瘮的慌。

“我準備把他給你煉化成一個內丹!”

“內丹?我不要!”

我直接了當的就拒絕了。

雖然說這個馬面想要幹掉我,但我畢竟不是蘇小魅啊,吃鬼這種事情我可幹不出來,雖然是煉成了內丹的,但我還是感覺有些接受不了。

“你確定不要?吃掉這個內丹,可是有很大的好處的。”

說着,蘇小魅就拿着那個馬面化成的球,在我的面前晃了晃。

“什麼好處?”

“你的體內就有了一個承載鬼氣的載體,我不在你身上你也可以放鬼術!”

聽起來似乎不錯的樣子,但這HIA不值得讓我違反原則。

“不要!”

“別任性!”

蘇小魅的神色,逐漸開始變得認真起來。

“你不吃它,我們也會有麻煩的,你覺得一個鬼差失蹤了,地府方面不會調查麼?”

我本以爲蘇小魅是在框我,但看她這認真的樣子,也由不得我不相信了。

“我吃了,他們就不調查了?”

“當然,我會用一種祕法,把他的身份轉移給你,從此以後,你就是地府的鬼差,這樣這個鬼差一直存在,地府就不會找我們的麻煩了。”

在蘇小魅的循循善誘之下,我最終還是接受了這個內丹。

蘇小魅把內丹用祕術打到了我的體內。

我感覺渾身一陣的冰涼,整個都快變成了冰渣子。

本能的就想動用玉佩的力量暖一下,但蘇小魅強行阻止了我。

“忍住,這是必經的過程!”

我用意志力強行撐着,感覺自己快要死了,終於寒氣慢慢的消失了,而我感覺到我的身體裏面多出了一些什麼。

有一些馬面的零零散散的記憶,還有就是感覺自己的丹田裏面多了一個黑色的珠子。

“這個內丹,我已經給你改造過了,平常是用我的鬼氣包裹着的,你想要亮出鬼差的身份的時候,就把我包裹它的鬼氣打開,反之你就關上!”

蘇小魅考慮的還真是全面,這樣也好,地府那邊就不會發現,也不會來找什麼麻煩了。

這些事情弄完,我又沉沉的睡下,再次醒來的時候,看了看手機,瞬間就嚇了一跳,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今天早上有課來着,我這是翹課了的節奏啊,慘了,要掛科了!我趕緊打電話詢問,我得知了一個令人興奮的消息,今天教授心情好,沒有點名。

吃了個飯,我趕緊開車去了學校,我們下午有一節毛概課,帶我們這門課的,是一個很古板的中年男老師,腦門上整個一地中海,他就不是那麼好說話了,翹課必掛!

幸好沒遲到,寢室的幾位兄弟也幫我佔了位置,令人奇怪的是,推門進來的,居然不是那個古板的地中海,而是一個長相溫婉的妹紙。

“大家好,你們的毛概老師有事請假了,我來給你們代一堂課,我叫李雪!”

說着,她在黑板上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李雪?這名字優點熟悉,再仔細看了看她的樣子,不就是我那天救的,李老師?

就在我看向她的時候,她也看向了我,還衝着我一點頭,微微一笑。

我當時就感覺不好,果然,在下一刻,我的肚子上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疼痛。

“我才一會沒出來,你就學會跟別的女人眉來眼去了啊!”

蘇小魅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心裏。

“沒有啊,好媳婦!”

“還說沒有?什麼時候反省好了,再來找我!”

疼痛沒有剛纔那麼強烈,但是一直持續着,我忍不住捂着肚子。

一陣叮咚的腳步聲,李雪居然走了下來,而且停在了我的身邊,她關心的問了一下我什麼情況。

我自然是什麼都不能說,只說了一句沒事!

過了會,蘇小魅看到我的態度不錯,終於給我解放了。

放學之後,李雪居然喊我留下來,說要請我吃飯,感謝我幫了她的忙,我自然是不能答應的,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離她越遠越好,婉言謝絕了之後,我趕緊朝着辦公室外面跑了出去。

媽的,跑慢了一會又該肚子疼了。

一個用力過猛,我衝出了辦公室以後,又停了一段,迎面走來一個抱着書的女孩,我一個沒剎住,撞了她個滿懷,她一個趔趄,書掉了一地。

“你這人怎麼走路的?也不看一下!”

妹紙聲音很甜美,卻是帶着點怒氣。

“對不起啊,我幫你撿!”

我低頭就幫她撿起了一本書,這一刻,我們四目相對。

楚王好細腰 “沈夢瑤!”

“林星!”

我們相互認出了對方,我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裏碰到沈夢瑤,還撞了她。

“怎麼是你啊?這麼不小心!”

沈夢瑤看見是我,態度好了很多。

“對不起啊!不是故意的!”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心裏卻是已經開始想着要用什麼辦法趕緊脫身了。

“做錯了,可是要付出代價,請我吃飯吧!”

“對不起啊,我今天有點事情,改日吧!”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說完這句話,我就趕緊溜走。

還沒走出三步,我就聽見後面傳來了沈夢瑤的悠悠的說了一句讓我差點下巴都嚇屌的話。

“改日也行,你也要敢來啊!”

我他媽是多想轉身回去,對着她說一句。

“那就日吧!”

但是想想還是不要作死的好,蘇小魅可不會對我放任自流,再說了,有這麼一個大美女做媳婦了,人不應該太貪心。

正在朝着寢室走過去的我並不知道,剛纔在暗處,正有一雙嫉妒的眼睛在盯着我,而一場禍事,正朝着我步步逼近。

我快要到寢室門口的時候,突然有三個長得挺壯的人,擋住了我的去路,不管我怎麼走,他們都擋在我的前面。

重生日本做大叔 當時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趕緊回頭,又是三個壯漢堵住了我,再傻逼也改知道出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