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駭到讓人感到懼然。

蘇風默然地看着那艘潛艇。

沒有人知道他的心裏在想什麼。

但很快,他再一次轉頭望向了正在劍拔弩張的那群大秦士兵們。

這是少年的第二次轉過頭。

「事不宜遲。」

「去吧。」

蘇風朝着大牛揮了揮手。

雖然什麼都沒有說,但大牛與蘇風這對主僕之間,本就心有靈犀。

甚至可以通過意識進行交流。

所以……

大牛很快便領悟了自家少爺的意圖。

「遵命!」

「少爺。」

大塊頭面無表情地應了一聲。

話音未落,便高高起跳,縱身一躍……

落在了那艘黑色的核潛艇上。

在蘇風與李斯的注視下,大牛穩穩噹噹地落在了核潛艇的甲板上。

然後……

緩緩打開了艙門,跳了下去。

李斯:「???」

陳勝:「???」

吳廣:「???」

這一幕,似乎有些太過於煞風景。

……

……

……

。 劉伯溫十分氣憤,今年真的是多事之秋,現在又讓邪魔逃跑了,恐怕也會繼續為禍人間,而且邪魔功法十分狡猾也非常的可怕。

「通知下去,全大陸通緝這個夢倩倩,如有發現蹤跡者,向好聽學院告之,自有重賞!」

這次抓夢倩倩的事情本來就是劉伯溫牽頭的,他自然最有發言權。他說完這些話之後,看了一眼在一旁還是一臉傻愣愣的風亦池,無奈的嘆息了一下。

「風院長受傷了,帶上他我們回去。」

一行人全部回了昊天學院,雖然這次抓捕行動算是失敗了,但是這件事情還是經過了一番宣傳,畢竟要讓大家有防備意識。

「太好了,這個夢倩倩終於是暴露了。」

韓寶兒聽到了外面的消息,第一時間就告訴了顧如玖。

顧如玖笑笑沒說話,若不是南風瑾,恐怕也沒這麼容易給夢倩倩定罪,恐怕到現在夢倩倩都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麼暴露的。

畢竟自己一個小新生,沒有證據根本都無法指認她。

「確實挺好的,就是不知道風院長怎麼樣了。」

「我看學院里不少人都恨極了這個夢倩倩,風院長向來是人緣極好,這次據說是受傷嚴重,可能要修養一段時間了。」

韓寶兒說的話,讓顧如玖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風亦池院長的心中想必是非常不好受吧。

畢竟是自己愛慕了多年的女人。

顧如玖和韓寶兒說完話,回到了空間戒指中,肉蛋球此刻看起來已經跟之前沒有了什麼區別,看起來非常的活潑。

「主人,我已經徹底好了,你不用擔心了。」肉蛋球看見顧如玖進來,立馬湊了過去。

顧如玖心中嘆了一口氣,知道肉蛋球是怕自己擔心,於是揉揉它毛茸茸的大腦袋,看到它眼睛亮晶晶的孺慕的看著自己。

她覺得自己肩頭的責任更大了。

「你來了呀。」

顧如玖本來正想著這些事情,一抬頭就看到了南風瑾。

他一言不發的站在那裡,即使一句話不說,也讓人完全不能忽視,南風瑾狹長的雙眼定定的看著顧如玖,雙眼黑漆漆的如同有萬千星河,星河之中有漫天星光。

當看著顧如玖的時候,漫天星光又變成了一道光,完全聚集到了顧如玖的身上。

「小玖玖,還好嗎?」

「我已經完全沒事了,你放心吧。」

說罷顧如玖又想到了夢倩倩的這次事情,南風瑾應該也沒少幫忙。

「這次又是多虧了你的幫助,要不然我還真拿夢倩倩沒辦法。」

「邪魔確實是心腹大患。」

只不過南風瑾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平平,就連表情也十分的淡泊,完全看不出他說的心腹大患的樣子。

「我知道了,這次沒抓到她,以後我很可能還會有危險的,所以我會注意的。」

顧如玖已經明白了南風瑾的潛台詞。

「快快長大吧,小玖玖。」

南風瑾憐愛的摸摸顧如玖柔軟順滑的頭髮,心中有無限的情緒滑過。 古家總部。

依山傍水,鳥語花香,各種各樣的樓閣矗立在山間。

這是古家的大本營,古家是強橫的隱世家族,像古家這樣強橫的隱世家族,是對加入檀宮不屑一顧的,因為他們根本不會受到名山個古老門派的欺負,而且,強勢的他們,還會欺負一些弱小的勢力,逼迫那些勢力為他們輸送修鍊資源。

此時。

古家議事大廳之中。

一名白髮,白鬍須的老者身穿一襲唐裝,坐在主位之上,周圍聚集了七名老者,十多名中年男子,以及兩名年輕男女,這兩名年輕男女,正是古風和古凝。

「這一次,嚴氏集團更名儀式,發生了什麼,想必古風都和大家講清楚了!」坐在主位上的老者沉聲道:「事情,完全出乎了我們的預料,沒想到,強橫如無極門的古老門派,竟然也不是當年嚴氏集團覆滅的主導者。」

「大長老,那個叫馮迎秋的女人我派人調查過,但是,沒有查出什麼痕迹!」一名中年男子看好了向坐在主位上的老者。

「馮迎秋背後的主人,是當年嚴氏集團覆滅的主導者,對方的身份和背景,應該不簡單!」大長老沉聲道:「還有一點,澹臺紅妝硬扛北斗軍團一事,雖然最後她不知道什麼原因妥協了,但這件事,說明了很多問題,或許,她的背景,甚至不怕北斗軍團?」

「大長老,這不太可能吧!」

「北斗軍團,專門負責超強武器的製造和分配,哪個勢力不怕?」

「除非……」

「澹臺紅妝,來自那種地方?」

這個猜測,讓古家在場所有人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好了。」大長老擺擺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今天召集大家來這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嚴氏集團秘密一事。如今,我們確認了覬覦嚴氏集團秘密的有不少超然勢力,說明嚴氏集團的秘密很重要,一旦我們古家得到,或許會讓我們古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面對這麼多競爭對手,咱們古家是最有優勢的!」大長老目光看向眾人,冷聲道:「利用月月的關係,拿下嚴氏集團的秘密,這件事,需要子悠和月月一起出馬。」

說完,大長老看向古凝:「古凝,你可以慢慢給子悠灌輸一些觀念,譬如允許她帶着月月回昆州市見見父母,讓月月也見見嚴經緯,懂了么?」

「我明白!」

古凝點頭。

「嚴氏集團的秘密,呵呵,月月是嚴經緯的女兒,她繼承嚴氏集團的秘密,理所當然!」大長老冷笑道:「咱們古家,得到嚴氏集團的秘密,名正言順!」

「大長老,那要是得到嚴氏集團的秘密后,子悠這邊怎麼辦?」

古凝忽然問道。

「子悠擁有咱們古家純正的血脈,她能生下月月這麼一個億萬中無一的天才,說不定也能生下另外一個天才,到時候,只要咱們古家釋放子悠生下月月這麼個天才的消息,相信會有更強大的勢力來找我們古家聯姻,到時候,讓子悠嫁了就行!」大長老笑道:「子悠一直在世俗中,沒見過什麼世面,如果讓她見到了真正的天之驕子,相信她會很快忘了嚴經緯。」

「對了!」

大長老眯着眼睛,道:「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昨天我親自去見了月月,大家猜月月現在境界如何?」

「摸到內勁門檻了?」

「這才幾個月,最多也就內勁吧!」

「是啊,她還小!」

「哈哈!」大長老聽着眾人的討論,忍不住哈哈一笑,道:「月月,已經摸到了大宗師的門檻,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能邁入大宗師的境界!」

「什麼?大宗師?」

「我的天啊,月月才七歲吧!」

「這……簡直無法想像,月月她怎麼進步這麼厲害!」

「來咱們古家之前,她是一點功夫也不會,嚴經緯應該沒教她練過武!」

「這太神奇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感覺不可思議。

他們自然很想見月月,但是太上長老有命令,任何人不要打攪月月練武,就算是大長老,也只能偶爾去看月月一眼。

負責和夏子悠月月母女生活的,就是古凝。

所以在場的人當中,其實接觸月月做多的,就是古凝。

「這就是億萬中無一的天才,月月的天才程度,遠超大家的想像,咱們古家有月月,將來會將咱們古家帶到無法想像的高度!」

大長老說着,眼神里充滿了憧憬之色。

會議結束。

古凝離開議會大廳之後,就朝着古家最深處走去。

夏子悠和月月,就住在古家最深處,月月,是他們古家的太上長老親自教導傳授功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