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羅說話的同時,一指點出。

這一指看似平凡,但卻蘊含了極其玄奧的奧義在其中。烏邪的身體在這一指之下沒有任何躲避的空間,如同有一個牢籠,將烏邪整個人封鎖在了裡面,烏邪一動也不動了。

烏邪拚命掙扎,想要掙脫身上的牢籠,但任憑他怎麼掙扎,也是無濟於事。眼睜睜看著魂羅的手指臨近,烏邪瞳孔猛然放大,眼中有著深深的驚懼。

「這是你想要染指林綵衣的代價!」

魂羅的手指沒有任何抵抗的落在了烏邪的眉心,烏邪震驚的長大了嘴巴,一股死亡氣息的降臨,讓他全身冰冷。

猛然間,烏邪全身爆發出一股無比邪惡恐怖的氣息,如同絕世邪魔降世。

噗嗤一聲,烏邪猛地噴出一口鮮血,竟然讓他硬生生從恐怖的幻境中掙脫出來。

但還沒有等無邪有半分的反應時間,一柄灰黑色短劍毫無徵兆的刺進了烏邪的心臟位置。

烏邪悶聲一聲,又是一口鮮血噴出,身形如同風箏一般,向後急速倒飛了出去。

「殺!」

烏邪的身形還在空中的時候,陳風一步踏出,已然追上烏邪,暴吼一聲。雙拳揮舞的如同風車一般,狠狠的朝著烏邪的身體砸去。

砰砰砰,震天的悶響聲傳遍了整個地下空間。烏邪的身體如同破布麻袋一般,被陳風打的全身鮮血狂灑。 築元境終究是沒有辦法與玄丹境相比,即使陳風施展了蠻神霸體訣,又有殺戮之劍在手,也沒有辦法斬殺烏邪。

烏邪在硬挨陳風幾十記重拳之後,一咬牙,將身體中的殺戮之氣盡數逼出,最後施展一個遁法,瞬間消失在原地。

陳風連烏邪逃走的軌跡都無法捉摸,更不用說去追了。

不過隨即,陳風的臉上不覺浮現出一絲笑意來。

烏邪這一次可謂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不僅沒有搶到幻靈天火,更是被他和茗兒聯手重傷。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烏邪的顏面將會丟盡。

「烏邪雖然將身體裡面的殺戮之劍盡數逼退,但殺戮之劍的威力豈止是這些,想必烏邪回去之後,必定會養傷很長一段時間。」

殺戮之劍對身體的破壞是難以想象的,烏邪要不是玄丹境修為,連續被殺戮之劍刺穿身體,那他早就死了。

陳風馬上解除狂化狀態,連忙取出幾塊血晶,瘋狂吸收起來。

林綵衣這個時候也是恢復的差不多了,看著全身是血的陳風,面色變換許久。最終選擇守護在一旁。

一個時辰之後,隨著地下空間狂暴的天地元氣平靜下來,陳風和茗兒同時睜開了眼睛。

這一戰對陳風來說極為兇險,能夠從烏邪的手中活下來,已經是極為不易了。

倒是茗兒,這一次差一點點就突破到了玄丹境了。

從凝真境九層突破到玄液境頂峰,僅僅只用了三天時間,這樣的修鍊速度,恐怕也只有茗兒能夠做得到了吧?

當然,這裡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茗兒煉化幻靈天火之後,得到了天道規則的洗禮,才有一次如此好的突破機會。

只是可惜,遺失之地沒有天地靈氣,要不然,茗兒很有可能再一次直接突破到玄丹境了。

「少爺,你看!」茗兒欣喜的站起身來,蹦蹦跳跳的來到了陳風面前,伸出一隻白嫩的小手。小手之上一朵乳白色的小火苗靜靜燃燒。

從外表看,小火苗沒有任何威力,但如果你一直盯著小火苗看的話,便會發現,小火苗裡面有無數個細小的世界。

這些世界無比的真實,一個個鮮活的人類在裡面生存。時間加速或是減慢,一個個世界湮滅,同時又誕生出來一個個龐大的世界,一尊尊偉大恐怖的存在出現。

但唯一的是,這些人永遠無法擺脫時間的枷鎖,無論是多麼偉大的恐怖存在,都會被時間長河無情的帶走生命。

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陳風便感覺世間彷彿已經滄海桑田,好像一下子過去了幾個世紀一般。讓他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同時,他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渺小,如同宇宙中的一顆微塵一般,絲毫不起眼。

那些可以毀滅天地的恐怖大能都無法掙脫時間枷鎖,得到長生不死,他只是一個築元境的小小螻蟻而已,有什麼資格得道長生。

陳風唯一的資本就是重新活了一次。但這在那些恐怖大能眼中又算得了什麼?

「少爺,你怎麼了?」

茗兒連忙將幻靈天火收進身體之中,輕輕的推了一下陳風,陳風這才如夢初醒,眼神重新恢復清明。

「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陳風茫然問道。

茗兒皺著可愛的小鼻子道:「少爺剛才的樣子好像在發獃,而且茗兒從少爺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死氣,茗兒很擔心少爺,所以連忙叫醒了少爺。」

「哦!」


陳風目光閃爍,眉頭卻是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茗兒煉化了幻靈天火,難道少爺不開心嗎?」茗兒美麗的小臉垮了下來。這一段時間以來的努力,拚命修鍊,就是為了收取幻靈天火,讓少爺知道她不是一個沒用的小侍女。

茗兒也可以保護少爺,為少爺分擔壓力。

為了這一次收取幻靈天火,茗兒數次都差一點喪命,但換來的是少爺的沉默,茗兒嘴上沒有說,心中的失落卻是怎麼也掩飾不去。

「怎麼會?茗兒能夠收取幻靈天火,少爺真的很開心啊!」

陳風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現在不應該去想剛才在幻靈天火裡面看到的東西,於是連忙安慰茗兒。

茗兒雖然沒有突破到玄丹境,但是配合幻靈天火,她的戰力絲毫不弱於玄丹境強者。甚至一般的玄丹境武者都不是茗兒的對手,因為幻靈天火所製造出來的幻境實在是太真實了,一不小心,那些玄丹境高手就會迷失在自己的幻境裡面,從而無聲無息的被幻靈天火殺死。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弱點,幻靈天火最擅長的就是能夠找到每一個人的弱點,並利用這一弱點,來攻擊人的心靈。

可以說,有了幻靈天火在,任何人想要傷茗兒,都不可能了。

「對了,少爺,茗兒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茗兒想到了什麼,馬上欣喜的抱著陳風的胳膊說道:「說來,我們還要感謝那個大壞蛋烏邪呢。」

「哦,為什麼這麼說?」陳風眉頭一挑,倒是猜到了茗兒接下來要說的話。

果然,茗兒如開心果一般,馬上在陳風耳邊說道:「我們之前煉化幻靈天火的時候,已經消耗了幻靈天火的絕大部分的威能。但因為龍塵壞蛋出手搶奪幻靈天火,幻靈天火這才有機會逃走。」

「好巧不巧的是,幻靈天火逃走的時候竟然撞上了大壞蛋烏邪。以幻靈天火當時的威力,並沒有辦法從烏邪的手中逃走,所以幻靈天火毫不猶豫的選擇進入茗兒的身體,茗兒煉化幻靈天火這這般順利了。」

雖然茗兒這一次煉化幻靈天火充滿了戲劇性,但卻是一波三折,之前所發生的事情是誰都無法預料到的。

如果沒有龍塵搶奪幻靈天火,如果烏邪不在那時候到來,茗兒可能這一輩子再也見不到幻靈天火了。

說來,確實還要感謝龍塵和烏邪兩人了。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走了。」

林綵衣走到陳風面前站定,冷著臉說道:「我答應你的事情已經完成,你現在可以跟我走了。」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茗兒如小鳥依人一般依偎在陳風的旁邊,林綵衣莫名的就有些生氣。感覺自己什麼東西茗兒搶走了一般。讓她忍不住就想讓陳風和茗兒分開。


「少爺要去哪裡?」不等陳風回答,茗兒率先開口道:「茗兒現在的修為比少爺還要高了,已經可以保護少爺了,茗兒能跟少爺一起嗎?」

說完,一雙寶石般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陳風,美麗的小臉上滿是期待。

「不行!」

林綵衣堅決的搖頭。「那個地方很危險,小丫頭你就不要參合了。」

「為什麼不行?少爺能去,為什麼我不能去?」

同是美女,而且林綵衣比茗兒成熟許多,相對來說要漂亮一個層次,茗兒本能的就有些不開心。

林綵衣這個妖女,要是把自家少爺搶走了怎麼辦?茗兒才不會讓少爺和林綵衣這個狐狸一樣的女人單獨在一起。

林綵衣妖媚的黛眉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堅決說道:「小丫頭,這是我和陳風的事情,與你無關。」

「我不是小丫頭。」茗兒高高的挺起小胸脯,毫不示弱的與林綵衣對視。只是越與林綵衣對視,茗兒的氣勢就越弱了下來。

此時茗兒真恨自己不能早生幾年,這樣和別的女人比,才有優勢。現在她才十五歲,身體還沒有發育完成,小胸脯雖然已經小有規模,但是和古琴那個臭丫頭的雄峰相比,那就是旺仔小饅頭與大白饅頭的差距。

林綵衣雖說沒有古琴那臭丫頭那般雄偉,但和茗兒相比,也不只是大了一號的。

和林綵衣相比,茗兒的身材就顯得平平無奇了。

當然,茗兒年紀尚幼,身體瘦弱,看上去卻是有著一種別樣的美。

「咳咳!」

要是任由兩個女人再這樣掙相吃醋下去,陳風怕火焰燒到他身上來了,於是乾咳兩聲,連忙說道:「混元三十八陣已經在剛在的戰鬥中盡數毀掉,想必已經有很多妖修察覺到了幻靈天火的氣息,此時正往這邊趕來。我們必須儘快離開才行。」

林綵衣和茗兒聽了都是一驚。

隕滅妖海的妖修無窮無盡,有些妖修的實力更是恐怖無邊,即使茗兒有幻靈天火,也不能說同時對付數十頭妖修。

當下三人都沒有猶豫,馬上離開了地下空間,來到了小島之上。

只是剛一出現在小島之上,陳風的眉頭不覺深深的皺了起來。

老祖陳無風不見了!


島嶼之上還有著一灘血跡,顯然這裡是有戰鬥過的痕迹。

「之前只有烏邪來過這裡,老祖失蹤,絕對和烏邪有關係。」洶湧的怒火在陳風的胸腔中運量,隨時都要爆發出來。

陳無風要是出了什麼事情,陳風一定會將烏邪的肉一塊一塊的割下來喂狗。

林綵衣和茗兒感受到陳風身上所爆發出來的怒火,兩女都是心中一顫,心中有些害怕起來。

「你不要擔心,烏邪將陳無風帶走,定然是另有所圖,他不會馬上殺了陳無風的。」林綵衣也看出來了事情的緣由了,馬上說道:「我們現在就去隱神殿,要是有機會,我會幫你查看陳無風的消息的。」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陳風點點頭,讓茗兒先回山海城,他則是和林綵衣一起前往隱神殿。 隱神殿是遺失之地最強大,最神秘的一個勢力。

五百年前,由神秘人魂羅建立。短短几百年時間,隱神殿就成為了無人可以撼動的勢力。

其主要成員分別是大殿主魂羅,二殿主鬼泣,三殿主烏邪。

其中烏邪是出沒最為平凡的一個殿主,凡是烏邪出沒的地方,必定有一番兇殘的屠殺。

而魂羅和鬼泣兩位殿主雖然凶名在外,但是兩人這幾百年時間很少外出,一直待在隱神殿裡面。外界早已經沒有了兩人的傳聞,只有隱神殿的成員才知道,這兩位殿主大人才是隱神殿的真正頂樑柱。

除此之外,十大護法同樣是一股龐大不可撼動的力量。十大護法皆有玄丹境實力,是殿主魂羅的最忠實手下。同時每個護法手下有三十名玄液境的獵手,獵手手下有不限量的殿士。

隱神殿勢力之龐大,完全可以輕鬆碾壓遺失之地任何的家族宗門了。

但在遺失之地很少能夠看到隱神殿的人,只有身處高位,才稍微有一點資格知道隱神殿的存在。

原因就在於,隱神殿並不在遺失之地,而是在隕滅妖海的一處神秘島嶼之上。

要是沒有人帶路,一般人根本就找不到隱神殿的位置所在。

林綵衣帶著陳風,經過三天時間的趕路,終於來到了隱神殿。

看著方圓百里大小的島嶼,也許是因為即將要見到滅族仇人,也許是因為馬上要見到母親,陳風竟然有些激動起來。

「看見那座山了沒有?」

林綵衣在疾風雕背上一指島嶼中心的一座高山峰道:「那是隱神殿三位殿主平時修鍊的地方,沒有三位殿主的許可,任何人都不能進入其中。」

「我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才上去那座山峰,恰好看到了你母親青羅被關押在裡面。」

聽到母親的名字,陳風身體不自覺的一顫,有種想要馬上衝到隱神殿,大殺一通的衝動。深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制住心中的殺意,轉頭對林綵衣道:「你什麼時候可以帶我去見我母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