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人往沙灘上一坐,感慨的說道:「佐助,你是不是也不希望再不斬死?你也留手了吧,不然在我轉移的一瞬間,你就可以捅好幾刀再不斬了~」

佐助沒有搭理鳴人,兩手放在刀柄上,面朝大海。

我越來越強了!

而雛田也坐到了鳴人身邊,靠着鳴人,不說話,她有點暈暈的,好像被剛才的爆炸,炸昏了頭……

就這樣十分鐘后……

一個胖子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兩手放在膝蓋上,喘著氣說道:

「那……那邊……那條狗要死了……我們要不要早點回王宮,太危險了,我感覺我父親出事了……」

「糟糕……」

「……」

「牙!」

發獃的三人瞬間甩開月滿向著牙跑了過去。

月滿伸出手,向著遠去的三人薅了薅……

他想投訴……

沒一會,三人來到了牙和赤丸的身邊。

雛田蹲了下來,開始為牙拔千本……

然後雛田手上的衣服被牙一把抓住了,牙急切的說道:

「雛田,先救赤丸……」

佐助這個時候卻攔住了要起身的雛田,來到了赤丸身邊,平靜的說道:

「你繼續,雛田,赤丸我來,我擅長解剖動物,治療起來得心應手。」

鳴人撓了撓護額……

哇,他想到了牙,再怎麼樣,也不至於被白殺了,而他是真的沒想到,赤丸會快死了……

白下手有點狠啊!

不過……

我說了寶人,沒說寶狗,也不算失言吧?

算了算了,狗一起寶了,結印,手中出現寵物飼料。

鳴人不知道藥水對狗有沒有用,但寵物飼料應該有效果。

來到赤丸身邊,掰開它的嘴巴,餵了下去。

沒一會,赤丸身上的傷口緩緩癒合,開始結疤……

不過並沒有好透,赤丸還是有點虛的。

「赤丸!你沒事真的太好了!」

而那邊被雛田用醫療忍術簡單治療一下的牙,連忙跑了過來,一把抱起赤丸。

「別這麼用力,剛剛好,傷到脊椎骨了,以後多半廢了。」

佐助同情的拍了拍牙的肩膀后,一個人先走了……

牙整個人僵在哪裏不動了……

「那個……兄弟……」

鳴人有些不好意思的上前,兄弟我真沒坑你啊!

給你留了個對你最沒生命威脅的!

「我沒事……鳴人……我想靜靜……」

「兄弟,其實我有……」

「不用說了……鳴人……」

「好吧……」

鳴人無奈的擺擺手,留下來牙和赤丸,讓他們靜靜……

雖然鳴人有那麼一丟丟愧疚,現在就想給赤丸一點九尾查克拉,不過看着一對的樣子,還是算了吧。

等心死了差不多再給希望吧,估計現在牙,自閉加自閉中……

這也沒辦法,誰讓他太子爺際遇牛批呢!

碰到的都是厲害的傢伙!

第二天一大早,眾人跟着車隊開始向著王城出發了。

路上鳴人去看了看牙和赤丸,還是消沉中……

眾人於第二天上午,到達了王城門口。

不出意外。

王宮被奪了……

月滿差點被人用弓箭射死,好在鳴人一個沖膝化解了一切。

月滿想鳴人繼續攻擊王宮,並表示後果他來承擔!

鳴人擺擺手不幹,表示任務完成了,我們已經成功把你送到家了!

清先付費!

然後談其他任務!

月滿果斷支付了全部尾款,然後又拿出一筆錢,看着鳴人說道:

「漩渦鳴人,我雇傭你幫我殺進王宮,救下我的父親!」

鳴人收下第一份任務的錢,繼續擺擺手說道:

「你說的是兩個任務,何況誰知道你父親是不是早死了……」

月滿一下子犯難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月滿的兒子,月光一下子跳了出來,指著鳴人大罵:

「等等!你個騙子,明明是護送加演唱!你演唱還沒有,就收取了尾款!我們會去木葉投訴你!」

「這個……哈哈~那我接找到你們父親的任務怎麼樣?不貴,a級就行……你們看怎麼樣?」

月光繼續指著鳴人說道:

「你休想!」

「月光!不得無禮」

月滿一把按住月光,接着歉意的對着鳴人說道:

「漩渦鳴人先生,我同意了!」

「爸爸?」

「你爺爺比錢重要!」

「簽字!」

鳴人拿出字據,遞給月滿。

月滿很快簽好,激動的就要殺進王宮,這時出現了一對人馬。

自報家門,國王親衛隊!

摟起月滿和月光就跑了……

鳴人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一路追了上去。

片刻后,他們就來到了一處山洞裏面。

鳴人看着已經奄奄一息的國王,月滿的父親……

這老頭一看就是留着最後一口氣,為了見自己的兒子和孫子。

又看看月滿,來到他身邊,拿出字據,輕聲說道:

「任務完成了……錢……還有你好像在外面玩忘了,把你爸玩死了……」

7017k 然而這個念頭一閃而過,警察已經到了,地上的那五個男人被警察拉了起來,其中兩個警察走到沈初和傅言跟前:「你們叫什麼名字?怎麼回事?」

沈初下意識看了一眼傅言,傅言對着她笑了一下,隨即才向跟前的警察說明情況:「我姓傅,傅言。半個小時前,我們正常行駛,前車突然剎車,我只好剎車,車子追尾上了,前車的司機王先生下車要求我賠償五萬塊,我聞到王先生身上的酒味,知道對方喝了酒,所以不想跟他起爭執,於是就假意答應賠償,讓我朋友——沈初去報警,但我朋友還沒有來得及報警,王先生就從后尾箱拿了根鐵棍下來……」

「……對方要求十分無理,我作為男人,是不可能看到我的女性朋友受到這樣的侮辱,所以就抬手攔了一下,但王先生很憤怒,舉起鐵棍就對着我打了下來,其他人也對着我和我的朋友動手。」

傅言一字一句,條理清晰地陳述著事發經過,說到最後,他歪頭笑了一下,指了指被王金剛砸了的車:「警官,我們的車子的行車記錄儀把一切都記錄下來了,我想,應該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這時候,其他警察對着沈初他們跟前的警察說了一句:「王隊,測出來了,五人酒精含量都超標了!」

王隊皺了一下眉:「把人都帶回去!」

說着,王隊轉過頭看向沈初和傅言,態度好了許多:「傅先生、沈小姐,麻煩二位跟我們會警局協助調查。」

「樂意至極。」

傅言笑了笑,低頭看向沈初:「很快就好。」

沈初看着他,都不禁有些懷疑自己剛才看到的那個傅言是不是錯覺。

明明剛才還很暴戾的,如今整個人卻溫和了下來。

夜裏的風確實有些涼,還有些大,沈初看了一眼身旁的傅言,他身上穿着單薄的一件白襯衫,風吹過,襯衫貼在他的身上,貼著的襯衫囊括出男人緊緻有力的肌理。

沈初偏開了視線,和傅言一起上了警局做筆錄。

兩個人剛到警察局,傅言的秘書楊同光人已經在警察局門口等著了。

楊同光看到沈初的時候,不禁怔了一下,但很快他就恢復過來了,「傅總、沈小姐。」

沈初微微笑了一下,「楊秘書。」

傅言睨了楊同光一眼,「我們還沒錄完口供。」

楊同光連忙點頭:「好的,那我先等等。」

沈初覺得傅言這秘書還挺有意思的,勾了一下唇,轉身進去錄口供。

口供錄了將近一個小時,沈初車子被砸成那樣完全開不了了,被拉去定損了。

回去是傅言用他秘書的車送沈初回去的,至於傅言的秘書怎麼走的,沈初就不知道了。

鬧了這麼一場,車子停在沈初公寓樓下的時候已經晚上十二點多了。

沈初把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還給傅言:「謝謝。」

傅言睨着她,沒接過外套:「我送你上去。」

沈初看了他一眼,沒有拒絕。

下車的時候,傅言把外套又拿上了,繞過來重新披在了沈初身上:「上去再還我。」

沈初囧了囧:「好吧。」

這個點,電梯都沒有人,直接就上到了沈初的樓層。

「沈小姐明天應該不介意我接你上班吧?」

「沈初。」

兩道男聲同時響起,雙方俱是一怔。

。 最終,九和在較為繁華的城西看中了個大院子,院子的主人急於出手,便宜點賣給了他們。

不得不說,這地方是真的窮。

這一千多平的大院子,八十兩就賣了。

這還是較為繁華的城西!

「我在子州城也有這麼大個院子,給我多少錢我都不出,無價的。」九和跟雪衣說完,瞅著這地方的地皮是真便宜,順手將隔壁的院子也買下了,這還不夠,又把隔壁的隔壁也買下了。

雪衣一臉疑惑:「你買這麼多院子做什麼?剛才那個,就夠我們這麼多人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