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富和納甲土屍立即離開了浴室門口,到了客廳里,「小富,快躲起來,梅代乃召來了!」江帆悄聲道。

「什麼!梅代乃召認識卜長櫻茂嗎?」黃富震驚道。

江帆笑了笑道:「等會你會更震驚的!」如果黃富知道卜長櫻茂和梅代乃召是同志關係,不震驚才怪呢!


卜長櫻茂穿好了衣服出了浴室,濕淋淋的秀髮披在肩膀上,微微有點透明的睡衣,裡面的大西瓜若隱若現,她一邊用梳子梳理頭髮,走到門口打開了門。

當卜長櫻茂看到梅代乃召的時候,驚喜道:「梅代乃召!你來了!我可想死你了!」卜長櫻茂立即撲入梅代乃召的懷裡。

等風來說我愛你 ,猛地把門關上,雙眼望著卜長櫻茂道:「櫻茂,你想我了嗎?」

卜長櫻茂含羞地點頭道:「我天天想你,就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樣,你總算來了!」

「我們有幾個月沒見面吧,你想要的時候怎麼辦呢?」梅代乃召抱起卜長櫻茂朝卧室走了進去。

卜長櫻茂嬌羞道:「你不在身邊的時候,都是按摩棒陪伴我!」

躲在暗處的黃富震驚道:「我靠!真沒想到梅代乃召和卜長櫻茂是同志關係!原來卜長櫻茂喜歡女人啊!」

「嘿嘿,接下來就更精彩了,去不去看呢?」江帆笑嘻嘻道。

「當然去看,我還沒看到過兩個女人在一起干那事呢!你說兩隻餃子怎麼磨蹭呢?」黃富好奇道。

江帆點點頭道:「我也沒有看過,我們快去看現場直播吧!」三人偷偷地流到卧室門口。

此時梅代乃召把卜長櫻茂抱進了卧室后,直接把她放在床上,兩人開始親吻,梅代乃召的手開始活動起來。

「哦!好久沒有那種感覺了,真的好爽!」卜長櫻茂嬌喘道。

「哦,是嗎?這種按摩舒服嗎?」梅代乃召笑道。

「嗯,真的好舒服,你的手法是從哪裡學來的?」卜長櫻茂扭著身體,如同一條蛆似的。

「哦,這個是胡亂按摩的,真的有這麼好嗎?」梅代乃召想起了江帆的手在自己身體上按摩師的感覺,那真是是很爽,想著她的手也模仿著江帆按摩自己時候的手法,卜長櫻茂立即叫叫起來。

卧室門口的江帆看到了梅代乃召的手法,忍不住笑道:「我靠,這是學我的手法,看來這妞還是沒有忘記我啊!」

卜長櫻茂和梅代乃召親熱片刻之後,兩人很快就光著身子了,突然卜長櫻茂驚叫道:「乃召,你破身了?是誰破的?」

梅代乃召如同一盆冷水淋身一樣,頓時停止了動作,臉上露出了殺氣,「我被華夏國的一個男人侮辱了!」

「什麼!你被侮辱了!」卜長櫻茂驚叫起來,她可是直到梅代乃召的身手的,這麼好的身手怎麼還被侮辱了呢?

梅代乃召看到卜長櫻茂滿臉的疑惑,「那個華夏國的男人很厲害,我和衛莘菁兩人聯手都打不贏他!我們兩人都被他侮辱了!」梅代乃召露出了憤怒之色,她想起了在監獄里發生事情,頓時緊握拳頭,牙齒咬得咯吱作響。

「這個男人有這麼厲害,你和衛莘菁聯手都打不過,他是誰呀?」卜長櫻茂十分吃驚。

「他已經來了你們柳土醫院,是一名醫術高超的醫生!」梅代乃召緩緩道。

「他是醫生,醫生高超,有孫海劍高超嗎?」卜長櫻茂驚訝道,她在回憶華夏國民間醫術交流團裡面還有誰的醫術高超。

「他的醫術神乎其神,比孫海劍高明多了,在華夏國被稱為神醫!」梅代乃召的手搭在卜長櫻茂的肩膀上,手開始按摩她的肩膀。

「哦,他叫什麼名字?」卜長櫻茂十分好奇,怎麼沒看到那個人呢?

「他叫江帆,一個好色的男人!」梅代乃召憤懣道,她想起了在柳秋城被江帆整得光著身子跑上大街的事情,臉丟盡了。

「哦,好色的男人往往是精力充沛的男人!哪個有才華的男人不好色呢!我明天要見識下那個江帆!」卜長櫻茂微笑道,她的手開始按摩著梅代乃召的身子。

不知怎麼搞的,梅代乃召突然對卜長櫻茂的按摩很反感,沒有一絲舒服,反而身體上起了雞皮疙瘩。她推開了卜長櫻茂的手,站了起來,「乃召,你怎麼了,不想要了嗎?」卜長櫻茂失望道。

梅代乃召點頭道:「嗯,我突然沒有興緻了!」她仰面朝天倒在床上,呈大字形。

卧室門外的納甲土屍口水流了出來,「哦,這個姿勢很有誘惑人啊!」納甲土屍傻笑道。

「我靠!沒出息!看到美女就流口水!」江帆給了納甲土屍一個暴栗子。

我的偶像大人 ,撒嬌道:「乃召,我很想要你,來吧,給我疏通管道吧!」卜長櫻茂從枕頭下摸出了一根按摩棒。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到! 「嗯,乃召,用這個按摩棒盡情地虐待我吧,快點,我都熱血沸騰了!」卜長櫻茂嬌叫起來,她的手挑逗著梅代乃召。

突然梅代乃召翻身爬了起來,她猛地推到了卜長櫻茂,手握著按摩棒,對著卜長櫻茂發威。

「哦,好爽呀!」卜長櫻茂狂呼起來,如同蚯蚓一樣扭動起來。

梅代乃召的手不停地發威著,如同屠夫在剁豬肉一般,卜長櫻茂狂呼亂叫起來,那叫聲簡直是讓人起雞皮疙瘩。

「我靠!這卜長櫻茂真她媽的騷呀!就像殺豬般的嚎叫!」江帆搖頭道。

「哦,這叫聲我喜歡!太好聽了!」納甲土屍興奮道。

「我靠!你距離門遠點,門都要被你頂開了!」江帆把納甲土屍拉到距離門一米多遠地方。

最後卜長櫻茂一聲大叫,渾身抽搐起來,然後癱軟在床上,卧室里恢復平靜,梅代乃召坐了起來,「櫻茂,我要你幫我殺死那個江帆,你設法讓他服下這毒藥!」梅代乃召摸出了一小紙包遞給了卜長櫻茂。

卜長櫻茂驚訝道:「我哪有辦法讓他喝下毒藥呢?他那麼厲害!你和衛莘菁都沒辦法,我哪行呢!」


梅代乃召摸著卜長櫻茂的臉蛋道:「江帆十分好色,你可以用美貌,你的身材這麼棒,他肯定會感興趣的,你只要給他一點甜頭,趁機把毒藥放在酒里,讓他喝下去,這個對你來說不是很困難的事情。」梅代乃召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卧室門口的江帆暗自罵道:「我靠!好狠毒的女人,竟然鼓動卜長櫻茂用美貌來勾引我,呵呵,我就讓你陪了夫人又折兵!」

「你讓我用身子去誘惑他?你不吃醋嗎?」卜長櫻茂幽幽道。

「只要能殺死他,這點犧牲算什麼!我們以後的好日子多的是!櫻茂,只要你幫我殺死了他!我以後就經常來陪你,滿足你!「梅代乃召哄著卜長櫻茂道。

「真的,你可不要騙我,我一定幫你殺死這個江帆!」卜長櫻茂拉著梅代乃召的手放在大西瓜上。

梅代乃召立即按摩起來,點頭道:「我的乖乖,你可要小心點,江帆很狡猾的,千萬不要讓他發現了你的意圖!」

卜長櫻茂嬌笑道:「嗯,我會注意的,就憑我的身體還不能勾引他嗎?」


「當然可以,有多少男人為你瘋狂,你卻偏偏喜歡我這個女人!」梅代乃召笑呵呵道。

「咯咯,我最看不起那些除了有錢再也沒有其他什麼的男人,那些追求的我的男人都是看中我的身體,他們都想得到我,我就偏偏不讓他們得到!」卜長櫻茂的手在撩撥著梅代乃召。

梅代乃召一點都興趣,她滿腦袋都是江帆折磨她時候的感覺,「乃召,快給我,我又想要了!」卜長櫻茂嬌喘起來。

梅代乃召拿起按摩棒刺了過去,卜長櫻茂立即快樂地叫了起來,卧室門外江帆罵道:「我靠!這個櫻茂真是個騷狐狸!」

半個多小時后,梅代乃召離開了卜長櫻茂的家中,此時天已經黑了下來,卜長櫻茂疲乏地躺在床上睡著了。江帆、黃富、納甲土屍回到了賓館,納甲土屍鑽入地下吸收陰氣去了,黃富也累得睡著了,卧室里只有江帆在打坐修鍊。

突然江帆的天眼穴屏幕上一閃,一位美麗的女仙子出現在天眼穴屏幕上,「哦,美麗動人的小師叔,好久沒有看到您了,我真是太想您了,想您想得都想不起來了!」江帆調皮道。

妙妙仙子伸出嬌嫩的手指戳了下江帆的額頭,嬌笑道:「你這小子,還是那麼貧嘴!你這次又遇到了什麼困難呢?」

「美麗動人的小師叔,弟子要請教您一個問題,今天遇到了一件怪事,一個五個月的男嬰,外表皮膚卻像八十歲的老頭,五臟六腑確雖然十分健康,但是衰老了。弟子在男嬰的命門穴裡面發現一藍色的符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請師叔指教!」江帆微笑道。

妙妙仙子問道:「那個藍色的符號是不是有點像麻花,只有黃豆大小?」

江帆點頭道:「是的,那個藍色的符號很想麻花扭曲,在命門穴里緩慢吸收嬰兒的精氣和腎氣!」

「嗯,這是中了邪惡詛咒,那個藍色的符號就是咒體,只要驅除了咒體,那個男嬰就可以恢復健康!」妙妙仙子微笑道。

「哦,美麗動人的師叔,應該如何驅除咒體呢?」江帆問道。

「這種邪惡的詛咒必須用我們茅山的萬靈萬應詛咒破除,只要使出了萬靈萬應詛咒,那個邪惡的咒體就會自動消失!」妙妙仙子道。

「什麼是萬靈萬應詛咒呢?」江帆問道。

「茅山萬靈萬應詛咒使咒者必須達到聖符境界才可使用,無論是對人還是物,只要詛咒后,被詛咒著三日內必應驗詛咒的事情,如若破解,只有驅除咒體,或者施詛咒著消除詛咒。」妙妙仙子道。

江帆疑惑道:「美麗動人的師叔,弟子聽不懂,您能舉例說明嗎?」

妙妙仙子瞪了江帆一眼道:「比如我詛咒你走路摔跤,劍指畫叉,將詛咒的人畫入叉中,同時念萬靈萬應詛咒,三日內,你必摔跤!再比如,我詛咒你臉上生青春痘,劍指畫叉,將詛咒的人畫入叉中,同時念萬靈萬應詛咒,三日內,你的臉必長出青春痘!這回明白了嗎?」

江帆興奮道:「原來如此啊!我明白了!請師叔教授我萬靈萬應詛咒!」

妙妙仙子立即教授江帆茅山萬靈萬應詛咒的咒語和破解詛咒的方法,江帆一一記下,妙妙仙子見江帆已經完全掌握了,微笑道:「茅山萬靈萬應詛咒,只能用於坏方面的詛咒,也就是好的不靈壞的很靈!至於破解那個男嬰的邪惡詛咒,你只要詛咒那個詛咒消失就立即可以驅除那個藍色的符號!好了,我走了,好自為之,勤加修鍊!」

嗖!一道白光一閃,天眼穴屏幕上的妙妙仙子消失不見了,江帆立即開始練習萬靈萬應詛咒,練習了兩個多小時,終於熟練掌握萬靈萬應咒語。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試試看,萬靈萬應詛咒好不好用!」江帆持劍指,四處張望,看到了桌子上的紅頭蒼蠅,對著茶杯畫了一個叉,「畫個叉叉詛咒你,你飛的時候要撞在牆上撞死!」

江帆詛咒完后,就望著那隻蒼蠅,片刻之後,突然飛來一隻綠頭蒼蠅,圍繞著紅頭蒼蠅飛著,兩隻蒼蠅立即打鬥起來。最後紅頭蒼蠅體力不支,倉惶逃跑,結果一不小心撞在牆上,掉落地面,一動不動,真的撞牆撞死了!

「我靠!詛咒靈驗了!」江帆興奮道,他接著又詛咒牆上的一隻蚊子,「畫個叉叉詛咒你,你被壓死!」

幾分鐘后,牆上那隻蚊子開始覓食,它飛到黃富的背上,剛想要吸黃富的血,此時黃富剛好翻身,蚊子來不及閃開,結果被黃富壓死。

江帆頓時目瞪口呆,「我靠!這個詛咒真是太靈驗了!如果明天我詛咒卜長櫻茂的裙子被風吹起來,那一定很精彩!嘿嘿!」江帆還想到了更多整人的詛咒,什麼喝酒褲子掉了,風吹文胸飛了,喝水拉肚子了等等。

第二天早上,眾人吃過早餐後到了會客大廳,「早上好!海劍君!」卜長櫻茂微笑招呼道,她今天穿了一件米黃色的短袖,衣領外翻,扣子鬆開,胸前鼓起,露出深深的溝壑。

下身穿一條灰色的裙子,裙子剛剛到膝蓋處,微微透明的裙子,在光線明亮地方,可以隱隱約約看到卜長櫻茂裡面沒有穿褲頭。

卜長櫻茂昨天晚上和梅代乃召瘋狂后,臉上水色明顯好看了很多,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一夜春風氣色佳。孫海劍和卜長櫻茂握了握手,微笑道:「櫻茂小姐,你今天氣色很好啊!」

「哦,是嗎?可能是昨天晚上睡得很香的原因吧!」卜長櫻茂笑了笑,臉上微微泛起紅暈,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可梅代乃召的瘋狂,不禁心跳加速。

眾人坐下后,卜長櫻茂微笑道:「請問海劍君,昨天那個嬰兒衰老的怪病您有治療方案了嗎?」

孫海劍笑了笑道:「昨天晚上我苦思了一夜終於找到了治療方案,嬰兒的衰老病可以治癒!」孫海劍早上的時候已經和江帆溝通了,江帆告訴他,嬰兒的衰老怪病可以治癒,是中了邪惡詛咒的原因。

卜長櫻茂愣了一下,驚訝地站了起來,「真的可以治癒嗎?」她內心十分震驚,這個病可是世界級的醫學難題,如果孫海劍能治癒,那麼孫海劍的醫術太神奇了。

孫海劍點了點頭道:「完全可以,請將嬰兒抱來治療吧!」

卜長櫻茂讓護士抱來嬰兒,孫海劍拿出一支銀針,按照江帆教授的方法,銀針刺入嬰兒的命門穴。 替嫁謀愛:醫妻要離婚 ,「畫個叉叉詛咒你,邪惡詛咒消除!」劍指對著嬰兒畫叉。

「哇!」嬰兒立即哭了起來,手腳舞動,奇異的事出現了,嬰兒的皮膚開始發生了變化,由八十多歲的皮膚,瞬間變成了六十歲的皮膚,皮膚還在緩慢變化著,臉上的皺紋明顯減少了不少,額頭的皺紋也變淺了許多。

「哇!嬰兒皮膚髮生變化了!」護士小姐驚叫道。

卜長櫻茂十分震驚地望著剛才發生的一切,「哦,這怎麼回事?嬰兒雖然沒有以前那麼衰老了,但是還是有六十歲老人的衰老皮膚呢?」

孫海劍緩緩拔出了銀針,微笑道:「三日之內,嬰兒必定恢復到五個月時期的皮膚,這個變化需要一定的時間!」

「哦,海劍君,您能告訴我是怎麼治療這個病的嗎?」卜長櫻茂疑惑道。

孫海劍搖頭道:「哦,這個涉及到我太乙火針的不傳之秘,恕難奉告!」只要問原因,孫海劍就用太乙火針不傳之秘來搪塞,這個方法是最有效的方法。


卜長櫻茂愣了一下,她很想知道孫海劍是如何治療的,但是孫海劍拒絕了她,她只有無奈搖頭道:「哦,太遺憾了!」

卜長櫻茂坐下後繼續和孫海劍交流,一旁的江帆開始冒壞水了,他悄悄地伸出劍指,對著卜長櫻茂念道:「卜長櫻茂畫個叉叉詛咒你,風把你的裙子吹起來!裙子撕開來!」劍指化叉叉,卜長櫻茂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突然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急忙從包里拿出手機接電話,手一滑,手機掉到地上,她急忙彎腰撿手機。她彎腰的姿勢,屁股正好對著窗戶口翹著,突然來臨一陣風,呼!卜長櫻茂的裙子立即飛揚起來,一下露出雪白的屁股。

所有的人眼前一亮,如同突然出現了如光燈一樣,卜長櫻茂屁股暴露在眾人眼前,就連孫海劍也忍不住看了幾眼。

「哇!沒穿褲頭啊!」江帆故意喊道。

卜長櫻茂急忙站了起來,她臉立即羞得通紅,尷尬地道:「哦,我去洗手間!」

卜長櫻茂急忙往門口跑去,嘶!的一聲,她的裙子一下子被撕開了,「啊!」卜長櫻茂尖叫起來,急忙回過頭看,裙子攪在椅子的扶手釘子上了,這下可好,裙子從腰間撕開,如同旗袍開的縫一樣,不該露的東西都露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