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煙中金光大閃,十幾道曲折的閃電從黑雲中劈出,布斯雯的眼睛被閃電帶出的強光刺得生疼。

長野奇將蛟龍號往上升,柳慧賢的聲音從屏幕中穿出,「副指揮,輕請勿擅自行動。」

長野奇凝視著不斷閃出閃電的黑雲層,對柳慧賢道,「我想去看看雲層上方到底是什麼東西!」

柳慧賢自然拒絕,「蛟龍號上還有宮博士,你不能輕易冒險。」

布斯雯愣住,系統屏幕再次出現。

對於柳慧賢的顧慮,你要怎麼回答?

選項一:安全為上

選項二:替長野奇說話

選項三:表示也想查清楚雲層之上的玄機。

布斯雯存了檔,沒有急於做出選擇,先調出個人屬性子系統看了下屬性。

宮清秋:美貌值0、智慧10

長野奇好感度:30

司徒容清好感度:15

司徒容清也有好感度?不是只有男主才有的嗎?

布斯雯疑惑一番后,就開始考慮三個選項,要想跟男主扯上關係,那就只有第二個了,但願她沒選錯吧。

簌簌,系統屏幕消失,布斯雯手上的銀之戒閃了一下,緊接著腦海中便蹦出「男主好感度上升五點」這句話。

這是系統升級了嗎?怎麼會自動把選項導致的屬性增減效果直接傳送到她的大腦中?

「是銀之戒的功效。」

布斯雯腦海中再次響起一道清冷男聲,她挑了挑眉,原來如此。

她的戒指中關了一個系統君!嘿嘿!

「博士,我們這是出於對您安全著想,還請您不要隨便冒險。」柳慧賢嚴肅地說。

布斯雯不解道,「為什麼我要被這麼區別對待?我也是地球防衛軍的一員,充其量也就是一個簡單的科研家而已。」

柳慧賢皺眉道,「博士是防衛軍兩大核心之一,我不得不考慮到您的安全。」

布斯雯亦蹙眉,「我不希望擁有高人一等的待遇,所以柳慧賢指揮請批准長野副指揮前去探查黑雲上空。」

「可是,博士…」柳慧賢很是猶豫。

布斯雯直截了當地說,「沒事可是的,長野奇你現在可以飛上去看看。」

長野奇眸光微閃,對布斯雯的果斷以及平等觀念有些動容,他等了一會兒,直到柳慧賢允許他探查上空后,才扳動操縱桿沖向黑雲。

布斯雯抿唇,到底會出現什麼?

更大的蝙蝠人?還是……科幻片中拍攝的那種黑洞?亦或是…斯坦爾星人的飛碟?

布斯雯懸著心緊緊看向前方。

長野奇輕輕地對布斯雯說了一聲,「謝謝。」

「啊?」布斯雯有些驚訝,這還是他第一回用這麼溫柔的語氣跟她說話。

長野奇不再出聲,只是暗自加快戰鬥機的速度,蛟龍號一下子竄進黑煙中,四周頓時陷入一片黑暗。

短暫的黑暗之後,周圍恢復明亮,布斯雯望向四周,飛機之下鋪上層層黑雲,飛機之上則是稀稀疏疏的白色雲霧。

目光遠方,遠處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吸引了布斯雯的注意力。

「那是!」布斯雯扳住安全帶,一個小小的黑點從漩渦里掉出來,布斯雯皺起眉頭。

長野奇將拍到的圖像傳送回指揮室,逍遙將那小黑點放大百倍才從模糊的輪廓中辨認出黑點,「是一個黑色膠囊!」

「膠囊?」長野奇微微蹙眉,裡面究竟裝的是什麼?

「不好!副指揮,快點撤退,平流層的氣壓忽然升高,黑雲正有上移跡象!」

「什麼!」長野奇驚訝地喊了一聲,下面就是黑雲層,能往哪裡撤退?

布斯雯抱著腦袋,不~是~吧~

很快蛟龍號被黑雲包裹,整個機身劇烈抖動,長野奇將安全帶解開,轉身對布斯雯吼道,「解開安全帶!準備跳傘!」 布斯雯慌亂地解開安全帶,找著緊急彈開樞紐,長野奇見布斯雯許久都沒有找到樞紐,便扯過她的手把她帶到懷裡,然後拉出樞紐,兩人就被彈出蛟龍號。

就在兩人還沒落下多遠時,黑雲聚集,蛟龍號被陡然增大的氣壓壓扁,最後直接爆炸!

「啊!!!」

布斯雯、長野奇兩人被爆炸波及的威力震開。

「哥哥~哥哥~」

黑暗之中傳來鬼魅的呼喚聲,長野奇悠悠睜眼,迷迷糊糊之中他彷彿看到了長野奈子的幻影…

「博士!長野!」柳慧賢看著黑了的主屏幕,氣急敗壞地喊了一聲。

嘭!轟!

盆地中心瞬間迸發出鮮紅的岩漿,那血紅的柱子直直衝向天際,幾十米高的岩漿柱涌動在空中。

與此同時黑漸漸扭轉,一點點形成黑色漩渦。

逍遙驚呼一聲,「好大的蟲洞!」

柳慧賢聞言,立馬對鬼影、烈焰兩支隊伍下發命令,「任務,毀滅蟲洞!」

「是!」兩人齊齊應聲。

長君帶著鬼影隊率先沖向蟲洞,烈焰隊從另一邊跟上。

滋滋滋!

十幾道黃白色激光射入蟲洞,被蟲洞吞噬!

逍遙一邊看著主機屏幕一邊敲著鍵盤,分析那個蟲洞。

「指揮,激光炮的能量被吸收了!」逍遙見屏幕上追蹤不到激光產生的能量波動,便下了定論。

卻不想在他說完后,蟲洞之中沉悶地發出幾聲雷鳴,緊接著黃白色的光虹直指岩漿柱,柳慧賢見此忙喝令兩隊趕緊撤離,「退後兩千米,上升三千米!」

話落,六架戰鬥機尾部兩隻渦輪各自噴射出白暈,極速往後撤退。

柳慧賢看著岩漿柱跟黃白色的光虹碰撞,兩道能量撞在一起,岩漿朝著四周迸射而出,空中儘是掉落的火球。

「天啊,好可怕的力量。」通訊員雅信美不禁失聲感嘆道。

柳慧賢抿唇,眯起眸子觀察著主屏幕上爆炸的情景。

臨近夜幕時,岩漿漸漸消失,黑雲隨之消失,蟲洞被消失的黑雲帶走。

天空恢復一片赤紅,那是夕陽下的彩霞,無盡黑暗之後迎來的是難得一見的美景,讓烈焰、鬼影兩隊隊員都有些怔忡。

「任務,尋找長野副指揮跟宮博士!」

「是!」天重、長君兩人齊齊應道。

布斯雯跟長野奇在被黑雲包裹后就暈了過去,迷迷糊糊之中布斯雯感覺到身子被什麼東西拖了一下后,才降下墜落速度,平穩地落到地上…

「清秋,是不是待我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你的目光才會永久滯留在我身上?」

誰?是誰在說話?布斯雯努力想睜開眼睛,眼皮卻重如千斤,讓她怎麼努力都睜不開。

淅淅瀝瀝的雨聲傳入耳中,微涼的雨滴灑在兩人相擁在地的身上,漫天凝著綠光的螢火蟲圍繞著兩人。

樹葉上會聚出一大顆水滴,壓低翠綠的樹葉說著葉脈滑落。

嘀嗒一聲,雨滴落在男子蒙上灰塵的臉上,喚醒男子的意識。

長野奇捂著脹痛的腦袋悠悠醒轉,他睜眼就看到昏倒在一旁的布斯雯,目光停留在她裸露出來的大腿上。

長野奇收回目光,眯起鳳眸,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蓋在布斯雯腿上,然後將她扶起來。

「喂!宮清秋,你醒醒?」

布斯雯只覺得自己好累,不想醒來,一醒來就要再面對那種視她如仇人待她冷漠的各種男主,原來她如此洒脫的人也會為了遊戲中的人變得脆弱敏感,這還只是第二部遊戲而已,接下來的路還很長…

她好想逃避這種被虐得想操蛋的遊戲世界…雖然她還想著自己的陌塵哥哥。

「你給我醒醒!誰准你死了?你的命可是用我妹妹的命換回來的,你沒資格輕而易舉地死!」長野奇使勁搖晃著布斯雯,雙眼通紅。

早知道他就不應該冒險去查什麼黑雲,都怪他,是他把宮清秋害成這樣的。

我只是恨你啊~

我不想你死…

你死了,我會很害怕,很惶恐,我不知道未來還有什麼值得我去守護的…

長野奇懊悔地錘了一下大腿,肩膀處的傷口再次裂開,血紅的血花正在緩慢地長開,但這點疼痛完全被他心口的傷痛遮蓋住,他悲戚地看著布斯雯慘白的面容,留下了一滴眼淚…

「你醒來好不好,我不恨你了。」

「我原諒你,真的!」

「宮清秋,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是我混蛋把失去親人的疼痛強加給你。」

「宮清秋,只要你醒了,我什麼都答應你,就算是討厭我不想看到我,我也可以退出WGS,離你遠遠的。」

長野奇將布斯雯抱緊,心底對宮清秋深藏了五年的愛戀再也制止不住,偽裝的面具傾刻破裂,只因為看著所愛之人被他害得瀕臨死亡…

布斯雯聽到長野奇的告白,灰暗的心角忽然被點亮,難道這部遊戲只虐到這裡?接下來就可以甜寵了嗎?

那…那她是不是可以再堅持一下,為了每部遊戲之中的甜寵而充滿勇氣,勇敢堅強地追尋女主的幸福?

布斯雯,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布斯雯努力涉過層層荊棘,朝著唯一的光芒走去。

長野奇神情慘淡地望著漫天的螢火,如果他能夠看清真正該恨的人,是不是此時此刻的美景就不再是他一個人孤獨欣賞?

長野奇看著空曠的郊野,忽然…一顆閃耀著點點白光的樹憑空出現,那棵樹枝葉繁茂主幹粗壯,沒有百年是生出不這樣的樹的。

長野奇放下布斯雯,站起來看著那棵樹,只見那點點白光居然化作一個個小小的精靈縈繞在樹的周圍。

其中還有身子細小玲瓏的幾個精靈沖他飛來,與他擦肩而過,待精靈飛到布斯雯身上時便化作白光融入布斯雯身上。

布斯雯這才悠悠睜開雙眼,她捂著腦袋坐起來,抬頭看向前面散著許多精靈的樹,美眸睜大。

這世上怎麼會有精靈?

「啊!!」布斯雯腦中再次傳來針扎一般的疼痛,長野奇猛地轉身,鳳眸大睜,眉眼中儘是驚喜。 完蛋,肯定是腦中的斯坦爾星人細胞吞噬她的細胞產生的陣痛!

布斯雯全身蜷縮在一處,雙手緊緊捂著腦袋,長野奇連忙跑到布斯雯身邊扶著她,「你怎麼了?」

一個精靈飛到布斯雯眼前,布斯雯下意識伸手去觸碰,驚喜地發現只要她摸著那胖胖的精靈腦袋上的就可以緩解疼痛!

布斯雯抓住那個精靈,奇怪的事發生了,那個精靈居然化作白光滲透進了她手心。

布斯雯驚奇地看著自己的手,長野奇自然也看到了剛剛詭異的一幕。

「我帶你去總部醫院看看。」

事出反常必有妖,長野奇打橫抱起布斯雯就走。

布斯雯愣愣地看著長野奇,之前他說的肺腑之言她可是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怎麼看到她醒了,這丫一點反應都沒有?

「長野奇,你剛剛說的話都是認真的嗎?你…不恨我了?」布斯雯小聲問道。

長野奇停下腳步,避開布斯雯的目光,有些躲閃,縱有千言萬語,如今卻只能輕輕地「嗯」了一聲。

他真的怕布斯雯記著他往日對她的傷害,然後讓他滾…

「那…你先向我表白好不好?」布斯雯摟住長野奇的脖子,聲音小到只能讓兩人聽到。

長野奇沒想到布斯雯會說這樣的話,神情凝滯片刻后,才微微紅了臉,偏頭咳了一聲,「博士,我們還是先跟總部取得聯絡吧。」

布斯雯抿唇,目光下移便看到長野奇肩上的血花,連忙掙扎著,「你都受傷了還抱著我幹嘛?不想活了嗎?快放我下來!」

「你別動,越動我的傷口就裂得越開。」長野奇微微蹙著眉頭,臉上的淡粉色瞬間被慘白代替,神情有些痛苦。

布斯雯僵住身子,「那…你放我下來。」

長野奇將手收緊,「你受傷了,在救援趕到時,還是我抱著你吧。」

布斯雯嘴角微抽,「我好得很!你把我放下來!」

長野奇最後擰不過布斯雯,只好嘆了口氣將她放到地上。

布斯雯拿著長野奇的外衣,給他披上,「天氣不冷,我不需要這麼厚的外衣。」

長野奇握住布斯雯的手,目光凝視著布斯雯,布斯雯停下動作抬眼對上長野奇深邃的目光。

腦海中響起系統君的聲音,「男主好感加10,智慧加5。」

布斯雯竊喜,40好感度,15智慧,她離攻略成功不遠了!

長野奇看著布斯雯竊喜的表情,便怔住,她知道自己想…親她?

「那個…我」長野奇有些局促地開口。

布斯雯回過神,「啊?你說什麼?」

長野奇別開臉,原來這個女人想到其他事上去了,他還以為自己的心思被看出來了…

然而布斯雯下一句話就讓他紅了臉,「你想親我嗎?可以啊!」

說完,布斯雯就閉上眼等他的動作。

長野奇扭頭看向矮他一個頭的女人,那精緻的小臉,豐潤的小唇,小小的瓊鼻,長長密密的睫毛,柳葉般纖細的長眉,眼前的人美好得讓長野奇有些覺得自己彷彿活在夢中一般…

他暗戀宮清秋五年,無數個夜晚中他都幻想過宮清秋能親口對他說一句「我愛你」。

終於有一天,她說了,卻被深陷在喪親痛苦中的他誤會當眾扇了巴掌…

本以為那次后她會避他如蛇蠍,卻不想她就算是被他拒絕好多次,都能一如既往地堅持,不放棄他。

「長野奇,你不想就算了?」布斯雯閉著眼睛,輕鬆地說道。

長野奇緩緩伸手拂上布斯雯的臉龐,低頭慢慢靠近那個他肖想了整整五年的朱唇。

就在兩人鼻尖相碰時,空中響起低沉的噴氣聲,一架通體白色機翼染了一條黑帶的戰鬥力緩緩落地,驚擾了兩人。

「副指揮!」

戰鬥機停下后,一個穿著軍裝,頭戴安全帽的人朝他們揮手跑來。

長野奇連忙收回拂著布斯雯臉蛋的手,轉身沖那人揮手,「長君,這裡!」

布斯雯瞥了眼臉紅的長野奇,輕輕撞了他一下,「你的臉,紅了。」

說罷,布斯雯朝長君走去。

長野奇被布斯雯說得更加不自然,他低著頭跟上布斯雯。

幸好是在晚上,長君並沒有看出長野奇臉上的不對勁,只簡單地跟布斯雯、長野奇交流幾句就帶著兩人返回空中基地。

「副指揮,你肩上的傷真的不用去總部醫院看一下嗎?」 假裝愛過 長君有些擔憂地看著一旁側身對著他的長野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