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翔,你現在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有些事情你應該很清楚的,我們學院絕對不能顧容忍學生殺老師與學生這種事情的,即使他們沒有醉,但是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夠發生,我看這樣,你先說說這件事情的一些細節……”一位護法說道。

大家現在都保持沉默,畢竟護法的話可是不能夠反駁的,只有別的一些老師的話能夠議論,當然這些護法還是十分的明智的,畢竟活了幾個世紀的人,有些事情他們還是能夠清楚的。

“好吧,那我接着往下說了,這件事情的開始就是那位學生被人暗害,後來這位學生竟然被鬼王治好了,治好了之後這個傢伙就去赴宴,是薛華請的,而赴宴之後這個傢伙便奇蹟般的失蹤了,東方長老與歐陽長老曾經尋找過東方嵐風與劉笑天,但是始終沒有找到……”就在大家都猜測的時候這兩個傢伙突然出現了,好像對薛華充滿了仇恨,一心一意要殺了這兩個傢伙。

後來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了。

“好吧,這件事情確實聽起來很複雜……”一位護法嘆息道。

“那大家有什麼看法?”龍翔向着大家啊問道。

“嗯,我看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夠像表面看的那麼簡單,這件事情一定有內幕,一個如此厲害的學生突然向着一位老師與六位學生下黑手,肯定有着重大的仇恨的,還有東方長老的孫女,哪位姑娘可是更加的厲害,修爲高深,又有智慧,絕對不會幹一些出格的事情的,所以我建議我們還是細細調查這件事情,等事情調查清楚了,誰對誰錯我們不就清楚了?”

“可是現在那些人已經死了,我們怎麼調查……”

“這個好調查,先讓劉笑天與東方嵐風說一些細節,然後我們在慢慢調查,但是這兩個傢伙殺老師與學生的事情實在是也太過超格了,所以我們絕對不能夠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陸天行的手上瞬間多出了兩樣東西,一枚是真武丹,這個葉川倒是認識的。

之前在內門測試的時候,真武丹就放在陸天行的旁邊,葉川也是眼熱的很,為什麼?就是因為葉川已經到了突破真武境的邊緣了。

至於靈器?這個就不是他能夠控制的東西了,不過想來陸天行第一次出手,應該也不會是凡品吧。

「這兩樣東西就算是為師送給你的見面禮吧。」

真武丹,陸天行並沒有介紹,而是著重介紹了一下手中的這柄長劍。

「此劍名為:鎖雲!真武境極品靈器,也算是為師曾經最愛的一把靈器了。」

鎖雲劍,通體寒光閃耀,真武境極品靈器,未曾出鞘卻已能夠感受到它的鋒利。

「鎖雲劍?」

葉川感覺這個名字真的很拉風,而且最主要的是賣相就比自己那個不知道是不是靈器的黑芒要好太多了。

葉川可以感覺的出來這柄劍的威力,劍意有些肆虐,彷彿一種蠢蠢欲動的野獸,隨時要向人張開自己的血盆大口。

「鎖雲劍在真武境靈器當中算得上是極品,我天河宗地武境靈器也不過只有五六個。除了這些地武境靈器,就要算得上鎖雲劍了……」

也就是說,葉川拜師到目前為止最大的好處已經體現出來了,優質的資源。

心中欣喜不已,至少現在他不愁沒有趁手的兵器了。

之前路紅菱在擂台比武的時候,路紅菱拿出了一柄如玉劍,讓自己一個武者境十重巔峰的人,一下子變得有些素手無策。

靈器的作用在戰鬥中還是非常的明顯的,可以瞬間彌補等級上的差距。

「師尊,那個……那個……」

「有什麼話?別吞吞吐吐的,直接說!」陸天行看著葉川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

「那啥,雷暴元丹不知道咱們天河宗有沒有得賣?」葉川還是鼓足勇氣的問了問。

雷暴元丹,給葉川實在是留下了太過深刻的印象。

現在他還真的想,要是自己儲存十枚八枚的雷暴元丹的話,到時候那可是絕境中的保命利器啊。

「雷暴元丹?天河宗還真的沒有!」陸天行的一句話,讓葉川一下子沸騰的心冷卻了下來。

葉川很是失望,陸天行道:「雷暴元丹乃是東勝神州三大宗門之一的葯宗獨門丹藥,對於武尊境之前都是有效的,這樣的丹藥可謂是價值連城。」

「那……那路紅菱她……」

「哼,本座雖不知道她的雷暴元丹到底是什麼地方得來的,不過用在同本宗弟子的比斗中,的確是暴殄天物!」

陸天行心中也是震怒,實際上一枚雷暴元丹的價值,超乎很多人的想象。

這個路紅菱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能夠得到雷暴元丹?

陸天行原本是沒有任何的懷疑,不過自路紅菱拿出雷暴元丹的那一刻,讓他感覺到了很多的不確定性。

雷暴元丹,即便是陸天行想要弄到一顆,那也是異常的困難的。

這種保命的利器,誰又願意大肆出售呢?如果不是因為葯宗時不時的流出一兩顆,市面上幾乎都不會看到雷暴元丹的出現。

尤其是路紅菱如果真的有雷暴元丹的話,完全可以用在宗門交流比武大賽,那到時候完全是逆天的存在,可以讓天河宗處於不敗之地。

只是當時內門測試,陸天行的確是不好干預,他也拉不下這個臉來。

葉川心中鬱悶,不過既然陸天行都這麼說了,顯然他也是知道了這一枚丹藥的珍貴。

陸天行沉聲道:「葉川,你現在已經達到武者境十重巔峰了吧?」

「是的,師尊!」葉川也沒有任何的隱瞞。


陸天行沉聲道:「突破真武境,是現在的當務之急。只有你突破了真武境,才算是真正的踏入了武道。天河宗內功法還是很多的,甚至有一些外面的功法,不過大多數都是殘本,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

「師尊的意思是?」

「呵呵,你不是貢獻點多麼?功法為師就不贈與你了,有些事情還是需要看緣分的。功法就是如此,並不是每一個功法都是適合你練習的。」

葉川心中一動,陸天行的意思是並不干預自己的修行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真的太好了,只要陸天行不干預自己,到時候有什麼不懂的問題就直接問的話,那這個師尊他覺得還是非常的好的。

嚴師出高徒,葉川最害怕的就是這種,如果一天到晚都盯著自己的話,恐怕葉川的進步反而會很慢。

葉川試探性的問道:「師尊以後讓我自行修鍊么?」

陸天行笑著道:「武道一途,自我修行為主,這個你應該也是知道的。為師收你為徒,自然也會給你提供相應的便利。其實我這一次收徒,還有另外一層目的,那就是希望有弟子能夠繼承我煉器方面的衣缽。」

「煉器?」

葉川知道,這個世界什麼樣的職業都是有的,煉器或許對於他來說是最為能夠接受的一種職業了。

「嗯,不錯,煉器。」陸天行說到煉器,整個人似乎輕鬆了很多,他繼續道:「煉器其實很簡單,卻又很複雜。」

葉川聞言點點頭,他只能夠聽陸天行說,卻不知道如何插話。

「整個大陸,煉藥師、煉器師都是非常的受人尊重的職業。」


「每一個宗門、國家甚至家族,都希望有自己的煉器師和煉藥師,因此,你多一門手藝,在這個大陸上行走,你就多一些把握,也能夠多交一些朋友。」


葉川點點頭,這些職業應該就相當於遊戲中的輔助職業,但是這些輔助職業要是有成就的話,那也是遊戲中的佼佼者。


陸天行笑著道:「煉器師,這個職業我是屬於個人愛好,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我自然可以教你,如果你連興趣都沒有的話,那麼我教你也算是白教了。」

陸天行這個話說的很實在,雖然葉川已經拜入他的門下,但是學不學其實還是由葉川自行決定的。

如果葉川從小到大一直跟著陸天行的話,那麼嚴加管教還是有希望的。

現在的葉川已經有了自己能夠獨立思考了,強迫,很多時候帶來的作用都是相反的。

葉川呵呵一笑道:「師尊,要不這樣吧,我先跟著您學習一番?如果確定我沒有這方面的天賦的話,師尊到時候在找一個有這方面天賦的徒弟吧。」

葉川這句話說的也是有理有據有節,陸天行爽朗一笑道:「說你是我的關門弟子,就是我的關門弟子,其實我在煉器方面的成就也不過爾爾,只是想要有一個能夠繼承我的衣缽而已,想要在煉器方面有更高的成就,單單靠我的引導恐怕也是不行的。」

陸天行自己有幾斤幾兩他心中自然也是清楚的,葉川能夠這麼說他已經很心滿意足了。

幾乎整個一天,葉川一直就呆在了陸天行的房間中。

陸天行將自己在煉器方面的一些心得和體會慢慢的講解給了葉川聽。

「煉器首先第一點,也是最為基礎的一點那就是控制力。控制力直接決定了你煉器煉出來的層次和水平,打個比方說,同樣的東西,有些人能夠煉出極品靈器,有些人只能夠煉出上品靈器甚至是中品靈器。」

「煉器第二要素,元力,元力的劃分實際上就是煉器師等級的劃分,當然了,有了這個實力才是進階煉器師的基礎。所以你要記住,但凡是級別高的煉器師,他的實力絕對是非常的高的。像我這樣地武境的煉器師,最多也就只能煉出地武境下品靈器。而且成功率極低,能理解么?」

「煉器的第三要素,材料,材料是煉器當中最重要的一個組成模塊,很多好的靈器必然是由好的材料構築而成。越是級別高的靈器,所需要的材質越是罕見,這個以後或許你就能夠明白這一點了。」

「煉器的第四大要素,煉器鼎,煉器需要有一個地方,一般的器皿很難承受煉器帶來的高溫或者高壓,容易爆炸。所以大陸煉器師一般都是需要一個煉器鼎,這個煉器鼎傳聞是由以前的煉器宗師發明的,不過也無從考究了,不過但凡是煉器師,無論好醜,都有屬於自己的煉器鼎。」

「煉器……」

陸天行講解了四要素之後,又開始慢慢講解煉器的一些基本的步驟。

葉川其實覺得並不難理解,但是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沒有實踐,一切都是鏡中月水中花而已。

陸天行講解了半天,自己也覺得有些口乾舌燥,一看時間,笑了笑道:「沒有想到一天的時間這麼快就過去了。今天為師就講解到這邊,煉器我只是帶你入個門,煉器鼎到時候為師先給你製作一個簡單點的,這本煉器方面的基礎入門的書,你先看看,我剛才講的基本上也都有。」

葉川接過書,他覺得多個生存的技巧自然也不是壞事。

能夠親手煉製出自己的靈器,那也是葉川所嚮往的,不過他也知道,武道一途,分心很難有所大成就。

不過有混元戒作為依託的葉川,倒是信心十足。

告別了陸天行,現在的葉川感覺自己已經開始慢慢的融入到了這個世界的生活。

經歷了內門測試之後,葉川整個人心情也好了很多,已經沒有了剛來到這個世界的陌生感了。

「這個世界看來也不是想象中的那麼難混……」


葉川邁著愉快的步子向著山下走了過去。 “嗯,大家提議的對,我們先把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弄清楚,我相信這兩個如此優秀的傢伙絕對是不會幹出一時頭腦發熱的故事的,但是現在消息已經在學院不脛而走,所以我們必須要弄清楚這件事情的真相……”龍翔說的對。

“嗯,龍翔說的也對,東方長老,你也不要如此的灰心,如果是這件事情確實是薛華這些做的不對,我們學院必定會給他們一個交代的,但是殺老師與如此多的學生的,那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其中一位護法說道。

“謝謝護法……”東方長老站起來深深的鞠了一躬。

“嗯,先坐下吧!既然這兩個傢伙這麼不錯,那要是這兩個傢伙殺得的是壞人,那我們以後絕對可以重用這兩個傢伙的……”護法提議道。

“是,老師,我們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查明事情的真想並上報喝處理……”龍翔很恭敬的向着各位護法說道。

“好……這件事情我們十二護法就不參與了,但是確實事情十分的巨大,兩個學生竟然殺了一位老師與留個學生,這要是傳出去,那還了得,我們學院還能不能繼續做下去了?大家就看着辦吧……”十二大護法說完甩袖離開了這裏,不帶走一絲清風雨明月,但是給幾位長老與各位學院的負責人留下了重要的問題。

“大家就都出力一下吧,好好查清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我突然發現,我們學院的老師們也都各自搞起了什麼幫派,你們要是這樣做,那我就遣送你們回家去,我鼓勵學生之間拉幫結派就是爲了學生們之間互相學會團結與提升你們修爲,而你們了?”龍翔現在畢竟是院長,有重大的權利教訓這些老師,所以話語十分的不太友好。

“龍老師放心,我們定會團結一心,查清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絕對幫助劉笑天與東方嵐風一個清白……”所有的老師都很恭敬地說道。

“嗯,好吧,那就看大家的心意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該修煉的修煉,該做啥的做啥,但是你們要清楚,絕對不能夠搞內亂……”龍翔又囑託了一下。

“是,龍院長……”大家都齊聲回答者走了出去,此刻,整個會議室裏只留下東方長老與歐陽長老以及龍院長。

“東方長老,你也不要如此的沮喪,我相信劉笑天與嵐風這兩個孩子絕對不會隨便殺人的,所以我們要證明他們兩個的清白,就必須要弄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龍院長拍了拍東方長老的肩膀說道。

“謝謝你龍院長,我也替兩個孩子謝謝你……”東方長老狠真誠的說道。

“嘿,你也不用謝我了,要謝就謝謝兩個孩子的努力吧!我想這句話是不錯的,一個努力的孩子運氣是不會很差的。”龍院長點點頭說道,然後這場很重要的會議就這樣結束了。

這件事情,頓時間傳遍了整個學院的每個學生的耳中,同學們議論紛紛,褒貶不一,真是婆說婆有理,媳婦也有自己的理由一樣。

“東方嵐風雖然是東方長老的孫女,但是一直十分的高傲,做出這樣的事情,改殺,改殺。還有那個什麼叫劉笑天的傢伙,我早已經看不慣這個傢伙的樣子了,也是該死,就讓他們兩個該死……”

“我知道薛華這個人內心十分的狹隘,我們學院不知道有多少的學生因爲喝這個傢伙有所關聯二失蹤了,據說劉笑天與東方嵐風也失蹤了一段時間,說不定就是薛華這個該死的傢伙乾的,因此劉笑天與東方嵐風殺了這些該死的傢伙……”

“現在我們口說無憑,我還是希望等把真想知道之後纔有我們批評的權利,好吧,大家還是好好的修煉吧,這些事情關我們屁事,但是不管怎麼樣?劉笑天與東方嵐風都不應該殺這麼多的老師與學生,實在是令人可惡……”

………………

一個個對劉笑天與東方嵐風的舉動議論紛紛,雖然有些學生對劉笑天與東方嵐風持了很不好的意見,但是大多數同學還是爲劉笑天與東方嵐風的勇敢,正直這些舉動所佩服。

監獄裏,東方嵐風與劉笑天被關在一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