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辛吳看著像是並沒有想到隨音會是這樣的反應,不過在片刻的愣神之後連忙道:「在我的心裡,你一直是一個很好的人。」

「那麼,你定義很好的標準是什麼?」隨音輕輕笑了笑,像是在自嘲,「我以前真的以為你的很好便是全世界最珍貴的事情了。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你不能這麼想我!」辛吳開口。

隨音的眼睛在看辛吳的時候早已不再閃躲,而是直接看著他:「我為什麼不能這麼想你?還是說,只有我不能夠想你?」

「你怎麼變成現在這樣了!」辛吳很明顯受不了了,直接搖了搖隨音的肩膀道:「阿音,我們變回以前的樣子不好嗎?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隨音道:「我只是稍微沒有按照你想的去做,便成了我的不是,這麼多年,我不是什麼都不懂,我是因為喜歡你,所以不想去懂。」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辛吳開口,不過在看向隨音的時候眼睛里都是痛惜。

像是在嘆惋什麼美好的事物逝去了一樣。

隨音道:「我今天還讓你進來,是因為我突然之間想明白了,以後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閃躲了。」

——以前?

什麼樣的以前?

隨音將手中的茶慢慢的喝完。

以前自己跟辛吳在一起的時候其實不會像現在這樣平靜,畢竟在心裡裝了一個人的時候,很多原來習慣的事情都變成了手無足措。

隨音記得自己遇見辛吳的時候在一個春天。

天界跟人間一樣四季分明,不過時間要比人間的長了很多。

在春天裡,隨音時常昏昏欲睡,在天界的教條里,在父君母妃的期待里,隨音好歹沒有像自己的弟弟隨縱一樣背著他們的思緒走。

重生后我把夫君給踹了 母妃總會坐在自己身邊嘆息道:「要你你弟弟像你這般,你父君根本不會像現在這樣的。」

每次隨音在聽見這樣的話的時候總是笑著道:「那是弟弟還小。」

「是啊,他還小,或許長大了就好了。」

其實隨音想說的是,那是因為弟弟還小,不懂得將真實的自己藏起來。

而隨音,其實從很小的時候便洞悉了很多事,也明白自己要做一個什麼樣的人,但並不是父君母妃心中那樣的人。

隨音的生活是被她自己掌控的。

在什麼時候遇見什麼人,什麼時候聽父君母妃的話,什麼時候呈現出自己平淡的,不忤逆的狀態,又是在什麼時候去控制自己的思維不跑偏。

可以說,過眼雲煙在隨音眼中就真的是過眼雲煙而已。

或許還是因為什麼都沒有遇見過,所以在這個時候,隨音在堅守本心的同時對未來並沒有什麼期待。

也就是一眼望到頭。

隨音一直不知道真實的

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但是周圍的人一直在對她說,「你是一個跟隨縱不同的人,若是隨縱能夠像你這般。」

隨音想著想著便笑了。

若是自己的弟弟像自己這般,那天界早就亂了。

弟弟起碼還懷著想要拯救天界已有系統的心,執意的要將「妖界可升神」這一觀點貫徹到底。

但是自己。

隨音搖了搖頭。

好像不會去期待任何的事情,也不會去想一些適合自己做的事。

或許躺在樹上吹著風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直到辛吳的出現。

辛吳的出現其實在很大的程度上都讓隨音明白了一件事,那便是她自己其實還是有盼頭的。

其實還是有人可以讓自己做一些以前沒有想過的事情的。

這是辛吳深深的吸引隨音的點。

在辛吳跟著自己的阿爹上天界的那一刻,不小心撞到隨音的時候,只是正好在當時多了點春天的風,將隨音的心在跟辛吳的對視中晃動了。

「你沒事吧?」隨音很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辛吳慢慢的站了起來,臉色蒼白,打算搖頭的時候,一口血直接噴在了隨音的衣裳上。

隨音驚住了,愣在原地不敢動了。

辛吳道:「我沒事,你不必這樣的。」

隨音連忙道:「我先領你去葯神那裡領些葯吧。」

辛吳拒絕了隨音,打算開口的時候,辛吳的阿爹過來了。

「你這孩子!怎麼隨意亂跑啊?」

辛吳搖了搖頭:「我沒事的。」

「我都說了不讓你上來,你偏要來!」

「我就是想見見天族的公主。」辛吳說。

在辛吳說這話的時候隨音沒有動作了。

天族只有一個公主,那便是自己。

所以,這個人是專門來看自己的?

隨音聽過這些傳聞,但是都沒有進到心裡,只覺得是周圍的人太過誇張。

「公主的盛世美顏!」

「不見公主的話簡直是人生中最遺憾的事情!」

「今天公主對我笑了!」

「我真的太喜歡公主的美貌了!再加上她那溫和的個性,簡直就是我心中最美的神!」

自己的身份,還有相貌。隨音聽說過的,確實吸引了很多人上前。

一開始隨音只是躺在樹上,朝下看的時候便看見下面站了不少人。

還沒問出口,低下的人便開始驚呼:「隨音公主著實貌美!」

那個時候各界仙家的求婚貼不計其數。

都被父君以「還未到時候,過後再議」給推了。

隨音其實有些納悶,到底是誰將自己的相貌給傳出去的。

自己平時只呆在這皇宮中什麼都不做,哪裡都不去,竟也能吸引這麼多人。

後來的某一天,還是辛吳告訴了

隨音這些事。

隨音看著辛吳一張一合的嘴,開口:「你說的可當真?」

辛吳點了點頭:「天界畫廊選的都是最標準的各界美人,你的相貌被那畫師給描了出來,畫像就在那最頂層呢。」

聽了這話后,當天晚上,隨音便捏了個訣去了那天界畫廊。

連忙將自己的畫撕了下來。

不過這件事很快就鬧到了天君那裡。

畫師顫巍巍的將遺留在畫廊地上的碎紙片拾了起來,對著天君道:「這是我精心畫了幾百年的畫!全然按照天君所說的隨音公主所繪,就這樣被人給毀了!」

天君沒說話,畫師抬眼看了天君一眼,然後道:「就這麼給毀了!」

這畫本也是天君的意思,將自己的女兒最美的時刻留在那畫廊里,增添一抹亮色。

畢竟,在天君的眼中,自己的女兒才是各界最美的存在。

不過隨音確實是最美的。

於是這畫便吸引了無數要來看隨音公主的人。

在看畫之前,有不少人質疑道:「這肯定帶了天君很多的主觀思想,再加那畫師阿諛奉承的特徵。」

豪門毒女,高冷總裁回個頭 到後頭,眾人瞭然。

對,就是大家想的那個樣子。

不過那公主的畫確實很成功。

含嬌含笑,目光如水。

很多人都忽視了公主本身的長相,只是將那幅畫當作了不可多得的絕世美人圖。

現在,這圖被人給毀了。

就這麼被毀了。

誰敢!

這個消息幾乎在一瞬間就傳了開來。

校花之至尊高手 「肯定還是因為有人嫉妒公主唄!還能何如!」

這是最整齊劃一的答案。

只有當事人隨音公主躺在樹上思考自己的人生。

(本章完) 小廝給自己說了這事後,隨音直接從樹上掉了下來。

「你說的可是真的?」隨音問。

小廝猛烈的點了點頭:「不知是誰將那樣好的珍品給破壞了,現在是各界的罪人。」

隨音覺得小廝有些小題大做,於是道:「會不會是你們看的太重了?我覺得沒什麼啊。」

小廝簡直心力交瘁,大聲道:「公主!那畫根本不是重要不重要的事,那根本就是關乎了天族的顏面啊!現在有人當著整個天族的面將那畫給撕了!就這麼撕了!」

隨音道:「我覺得沒什麼事。」

「天君已經下令了,要徹查。」

隨音擺了擺手:「怎麼個徹查法?」

「看溯鏡啊。」

隨音嘆了口氣:「溯鏡用一次很費力的。」

「沒辦法,畫師要交代。」小廝道。

「我直接去找父君說就好了。」

隨音將之前從天界畫廊中撕下來的那張自己的畫像給拿了出來。

仔細看了看畫以後,其實還好,就是自己眼角的痣是在左邊,不是右邊。

隨音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張畫,然後點了點頭,「不過整體還是不錯的。」

小廝看見隨音的手中的畫后驚呼道:「公主!你別說這是你自己乾的!」

隨音點了點頭:「是啊,就是我自己乾的。」

「這下好了,你說天君要是懲罰你怎麼辦?」

「敢做敢當。」隨音安慰小廝道:「這沒什麼的。」

之後,隨音便打算去找父君。

不過,剛出了自己的宮殿,便看見了前面樹下站著的人。

隨音的心一下提了起來,走過去后道:「你怎麼來了?」

那人道:「我聽說了那件事。」

隨音將畫舉了起來:「總的來說,我還是神仙不能太張揚。」

辛吳道:「原來此事是你做的。」

「什麼?」隨音放下了畫,眼中帶了絲茫然:「你說的不是這件事?」

辛吳接過畫:「這樣看,畫跟本人還是差了很多。」

「你說的事是什麼?」

「天君說各界可以送求婚貼了。」

「給誰?」

辛吳將手中的畫收好,然後看著隨音道:「當然是你啊。」

「我怎麼不知道?」隨音愣了。

辛吳道:「我這不是來通知你的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