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諾,xxoo你大爺……」

秦少孚奮力掙扎,卻是如雞仔一般無力,就這般被提了出去。 夜色如織,明月高懸,清輝如灑,鋪滿了曠野荒原。

帝都城內,普通居民都開始入睡,喧嘩了一天的城市,似乎將要進入寧靜,但這寧靜只是短暫的。等到月過中天,劃過午夜,某一些區域又開始熱鬧起來。

不夜城,這是帝都的另一個稱呼。對於這裡的某一部分人而言,半夜過後,才是生活的開始。

香艷的牽繩街,嬌媚的流玲坊,奢華的銷魂窟……各種帶著黑色或粉紅氣息的地方,迎來了自己最熱鬧的時段。

有風塵女子一夜成名,有貴族富豪一擲千金,也有乞丐或討了筆小財,或讓人毆打唾罵……

同一時刻,還有一些人在做著不法的勾當。

「敢動我的人,不想活了。」

一個壯漢領著一群人,將一個穿著華貴的男子堵在巷子角落上,用刀頂著那人喉嚨:「把身上的錢都交出來,老子就放你一馬。」

那男子雖然是富商子弟,可何曾見過這等陣仗,他又是來自外地,不知帝都各方情況。心中驚嚇,雙腿顫抖,甚至連褲襠裡面都有了濕潤之感。

一時間也不敢反抗,雙手哆嗦的將身上錢財一一掏出。

秦少孚蹲在一處高牆上,隱藏在黑暗陰影中,看著這裡發生的一切。他倒是有心站出來吼一聲,拔刀相助,然後混點感謝錢……不能不說,黑暗仲裁所太摳門了,根本就沒有薪水的概念。

他堂堂一個天使聖靈載體,身上居然是一窮二白的,實在無奈。

可惜,雷諾今天給他安排的任務對象並非下面這群人,他只能看著……以雷諾的性格,若自己做了任務之外的事情,絕對會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一群人成功勒索,然後散去,下面恢復寧靜。不過片刻之後,就有一陣嚶嚶哭聲傳來,越來越近,再看到一幫子大漢拖了五六個女人過來。

那些女人年齡大小不一,在十五到三十歲之間,長的都是不錯。身上衣物粗糙,一看就知道來自窮苦人家。

「別給老子哭了。」

走在前面的一個光頭壯漢大喝一聲:「怪就怪你們的男人和爹媽,欠了老子的錢不還,就只能拿你們來還債了。也別一個個要死了一樣,說不定遇到情投意合的恩客了,老子到時候請你們都請不回去。」

那些女子一停,沒有收斂,反而哭的更加厲害了。

秦少孚拿出一張紙,對比了一下。

雙世寵妃之嫡女惑天下 彭斯,帝都西區的小黑老大之一,主要項目放高利貸,妓院。喜歡給家中有年輕女子的家庭放貸,然後強逼女子賣身還錢。

說是一次抵多少債,但在高額的利息下,基本只要到了妓院的女子,就沒有能再回去的了。這麼多年來,不知道多少家庭毀在了他手中。

實力玄階七品……雷諾真是越來越看得起自己了。

秦少孚笑著搖了搖頭,將那張紙塞進懷中,緩緩拔出了長刀。

自那一日讓這個暴力教官不滿意后,只要不出任務,或者沒有特殊訓練,就會被派來清理這些帝都城內欺男霸女的傢伙。

如今已是大半年的時間,死在他手上的流氓人渣沒有一百都有八十了。

看著那些人越來越近,凝神聚氣,等到一個最佳時機,突然高高躍起,手持長刀對著下邊劈了過去。

經過雷諾的嚴格訓練,他已經能做到近乎沒有半點聲音了。等到刀光落下,擊中彭斯的時候,那一群人方才反應過來。

「砰。」

一聲脆響,長刀所及之處,竟是無法寸入。秦少孚一愣,立刻後退,知道今天怕是沒法子輕易解決了。

「真來找老子了。」彭斯大喝一聲,雙手抓住身上衣服用力一撕,露出金屬光澤,裡面竟然是穿了一件鎖子甲。

再從腰后抽了一把榔頭握在手中,看著秦少孚冷冷笑道:「不管你是什麼來歷,今天都別想活著離開。」

這大半年來,秦少孚暗中刺殺了近百個惡人,雖然沒有留下線索,但這些人還是知道必然是同一人所為。一些真正的大佬都已經躲了起來,免得成為下一個目標。

只有這些被人稱作老大,但還沒有成為真正掌權者的才出來做事。為了各自安全,早已做好準備,甚至達成同盟。不僅僅是這些人,甚至很快就有其他人來增援。

秦少孚深吸一口氣,對方修為比自己高了三品,剛才刺殺失敗,就意味著難度已經提升了十倍不止。但不管如何,自己都得繼續。以雷諾的習慣,他既然安排這個任務,就意味著對方是自己可以對付的。

其他壯漢也是扔下手中的女子,各自拿了鐵棍斧頭,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

狹小的巷子,數量和修為都略勝自己的敵人……熟悉的感覺,讓秦少孚一下想起了沙漠中暗流洞**的那一戰。

微微一笑,不閃不避,便是迎著那一群手下沖了過去。

「去死吧。」

一個壯漢大吼一聲,手中鐵棒砸了下來。秦少孚腳踏步法,貼著鐵棒避過,一下到了其身後。

彭斯手持榔頭,大步如流星沖了過來,真氣聚集,那榔頭彷彿千斤之重,殺氣騰騰。

秦少孚不慌不忙,踩著高牆攀登上去,一個倒懸落在其一個小弟身後。手起刀落,斬斷其小腿肌肉。

「啊。」

那人慘叫一聲,身體無法控制的對著彭斯倒過去,腦袋正對著那榔頭。

看著自己兄弟將要斃命,彭斯第一反應便是撤招收手,停住身形。

秦少孚等的就是這一刻,腳下一踏,借力衝擊,以一個極快的速度,貼著那名小弟的後背沖了過去。

彭斯大驚,知道中計,忙是再次出手。可如他這種野路子出身的人,修為多是側重力量,速度極為普通,根本比不得秦少孚。

榔頭還沒砸下,刀影已經是如寒光穿過了其喉嚨。

再見秦少孚如同鷂子翻身,將腳下之人用力一踩,五指伸出,真氣凝聚插入那光頭,再落地時,已經到了三米之外。

一手持刀,一手提著腦袋,鮮血淋淋,煞氣衝天。

一旦方法得當,配合足夠實力,即便是高出幾個品次的對手,也能死於不經意間。

其他混混都是大驚失色,如何還敢戰,一個個瑟瑟發抖,想要退走。

突然間,聽到有人大吼一聲:「果然是你這個賤種,看你今天怎麼逃。」

隨即便見得幾十個手持武器的大漢從巷子兩頭衝來,將來路去路堵得嚴嚴實實。

領頭之人,倒也見過,正是那一個欲討好門特羅反被秦少孚打斷了一條腿的貴族公子。 幾十個人,將巷子堵得嚴嚴實實,那個貴族公子站在中間,一臉陰笑,眼中滿是惡毒的光芒。

「連續殺了我家門下二十多個人,我還道是何方神聖,沒想到還真的是你這個賤種。」

貴族公子冷冷說道:「我知道你背後肯定有些名堂,但那又如何,一個東方人,誰會真正為了你這個雜種做什麼。今天殺了你,就說是個意外便可,準備好遺言吧。」

秦少孚不慌不忙,微微一笑:「我若說了遺言,你真的會幫我去完成嗎?第一,我還沒成親,記得搞個女人跟我合葬,要美女。第二,我喜歡吃肉,每年的今天,記得殺頭牛給我,我若吃不飽,晚上回來找你的。第三……」

「給我弄死他。」

貴族公子怒不可遏,大吼一聲,下了殺令。本是想要威嚇對方,沒想到這個雜碎居然還當真了。

「動手前,也不自我介紹下嗎?」

秦少孚微微一笑,將手中人頭對著貴族公子砸了過去,自己則是毫不猶豫沿著石壁跳到了高牆上。

他已經不是剛剛進入黑暗仲裁所的那個毛頭小子了,哈德羅斯有意將他訓練成能獨當一面的一人,所以不僅僅是讓跟著雷諾學武,還訓練他學習其他東西,甚至開始著手接觸情報之類的東西。

自己的身法來自東方,該是與東方一種叫輕功的玩意有關。這也是他目前與人交手,再不同時使用三種功法前提下,最能佔便宜的戰力。

西方武者,多側重力量,雖然也有側重身法靈活的,但非常罕見,一般都是大世家才有的傳承,這種下三濫的混混軍團肯定是學不到的。

果然,看秦少孚攀登高牆,貴族公子諸多手下都是跟了上去。但能第一時間登上高牆的,不過七八人,實力差距瞬間就判斷出來。

「你跑不了的。」

貴族公子大喝一聲:「告訴你,我是……」

「克頓家族第二子約瑟夫。」秦少孚看著他微微一笑:「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誰嗎?給你一句忠告,現在撤走還來得及,不然就不是打斷條腿那麼簡單了。」

長相思3:思無涯 這些天接觸情報,帝都一些大家族的信息他都已經清楚,尤其這個被他打斷腿的傢伙,背景更是被他調查的一清二楚。

如果將帝都的貴族分等級,王室是第一等級,如門特羅所在的弗格森家族屬於第二等級,而這個約瑟夫所在的克頓家族就是屬於第四等級。

克頓家族雖然也有封地,但並不大,而且也非富饒之地,只能收到有限的稅收。其家族主要收入,則是來自在帝都非法經營的黑色收入。

其靠山就是門特羅所在的弗格森家族,所有經營的這些場所,與其說是克頓家族的,倒不如說是弗格森家族的。他們實質上只是管理者而已,超過一半的收入都需要交給弗格森家族作為「保護費」。

這也是這傢伙不遺餘力討好門特羅的原因,沒有了弗格森家族的照顧,他們很容易就會淪落成不知道多少流的小貴族。

或者還可以這樣說,除了王室,第二等級的大貴族,還有第三等級那些有著特殊資歷的老貴族,其他任何一個貴族都可能一個不小心就從天上調入沼澤淤泥中。

「殺,殺,殺,我不要全屍。」約瑟夫暴怒,連聲大吼。

秦少孚絲毫不慌,縱身一躍,便是到了不遠處的樓頂上。諸多剛攀登上高牆的手下,也是追了過去。

騰挪輾轉,忽高忽低,身影猶如飛鳥在高樓,高牆之間穿梭。

「包圍他,包圍他。別讓他有跑的空隙。」

約瑟夫連聲下令,讓手下衝上高牆,四處堵截。

秦少孚不急不慢,逃避之間,嘴角浮現一絲笑意。看似四周被堵截,他將難以逃避,但就連約瑟夫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自己身邊的人已經沒有幾個了。

等到他身邊只剩下兩個人後,秦少孚突然出手,八荒戰野刀法,疾馳橫掃。斬殺一側兩個實力稍低的手下后,便是腳下用力,縱身飛騰,越過一座高牆,對著約瑟夫沖了過去。

「不好,保護少爺。」

兩個玄階七品的手下突然發現不妙,急忙下令,可別說他人,就是他們自己都沒辦法第一時間過去。

約瑟夫感覺不妙,急忙後退,拉著身邊兩個手下,想讓他們阻擋。

但這兩人實力低微,如何擋得住疾馳而來的秦少孚。只見刀光一閃,便是人頭落地。

身如鬼魅,瞬間逼近。

約瑟夫只來得及將佩劍拔出一半,就感覺手臂上遭受可怕力道。咔嚓一聲,直接折斷,慘叫聲中,再無力拔劍。

而秦少孚並沒有就此停下,一腳踹出,將其踹了個狗吃屎趴在地上。刀背劈下,毫不猶豫,將其四肢一一打斷。

「啊。」

約瑟夫慘叫:「你敢……」

話剛出口,就被秦少孚抓著頭髮提起腦袋,直接將刀柄拍在嘴巴上,直接六七顆牙齒飛出。等到其諸多手下追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放開少爺。」

衝到前面來的一個玄階七品武士又驚又怒,少爺受如此重傷,他們必然吃不了兜著走了。

「好的。」

秦少孚微微一笑,將手中的約瑟夫對著他扔了過來。

沒想到對方如此輕易就答應了,那武士忙伸出雙手將如斷線風箏飛過來的約瑟夫接住。突然心生不妙,但已經晚了。

感覺腹部一痛,一柄長刀已經入體,痛叫一聲便被直接腰斬。

秦少孚得勢不饒人,一掌拍在約瑟夫背上,將其推向前方。

諸多手下眼見這般模樣,都是心中一慌,忍不住後退幾步。但這巷子本就不大,擁擠一團間如何後退。一時間陣腳大亂,更有甚者被擠倒在地。

如此機會,豈能放過,秦少孚立刻同時催動三種功法,不顧經脈劇痛,實力瞬間暴漲。

八荒戰野刀法,正如其名,橫掃荒原,所過之處,無一活口。

剩下幾個剛過來的手下,看著眼前情況,一陣驚愕。

秦少孚又是將約瑟夫一抓,對著剩下的那個玄階七品武者扔過去。

那武者自然不會再如之前那人上當,一手拍出,巧力將約瑟夫排向天空,自己手中大劍對著其身後橫斬過去。

本以為會擊中對方武器,沒想卻是掃了個空氣。

正是驚愕間,突然見得約瑟夫急速下降。本能反應,想將其掃開,但想起這是自己僱主,只能變招,準備將其轉向身邊幾人。

可就是這猶豫間,約瑟夫已經靠近,一柄長刀突然從其胸口刺出,正對面門。

那名七品武者大驚失色,想要退走,可又如何來得及,被那穿胸一刀直接刺入眉心。一聲慘叫,一命嗚呼。

「什麼人在這行兇。」

隨著一聲大喝,一陣厚重腳步聲,又見得十幾道身影騰挪,縱身跳上高牆,皆是弓箭手。

弓弦拉動聲中,已經將此鎖定。

又見幾十個重甲士兵過來,將這裡團團圍住。 「佳蕊,快過來啊。《卧底》開始了。正在放片頭呢。佳蕊,你快過來呀。」

顧佳蕊正在切著水果,客廳內的陳婉心便是很是興奮的、一聲又一聲的呼喚著顧佳蕊,叫她趕緊過去看電視。

這也就是在家裡頭,在顧佳蕊與顧佑斌的面前,父女倆全然不以為意,也並沒有覺得,自家老婆(老媽),有什麼不妥。

若是讓第三個人,特別是陳婉心的手下與同事們瞧見,還不立時驚掉下巴啊。

這,這……

這個一臉興奮與激動的,一迭聲囔囔著的,真的是他們的陳秘書長么?

媽媽咪啊,他們一向沉穩、萬事不動如山的陳秘書長,竟然……竟然,呃,也有如此……咳,如此的一面的么?

真的是讓人大跌眼鏡、活久見啊。有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