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霖滿臉堆笑,再不做聲,卻也不去修煉,朱評漫瞄了一眼,笑道:“臭小子,有話就說,我知道你還有事情。”

墨霖立刻就湊過來,討好的道:“爺爺,我覺得兩個月的時間有點長,不如你先教教我後面控制真氣的訣竅吧。”

“哼,是不是看到七大世家的戰士那麼厲害,你心動了?”朱評漫道。

“爺爺真是聰明。”墨霖知道瞞不過朱評漫,嘿嘿笑着道。

朱評漫略一沉吟道:“此去一路艱辛,你學一些自保的招數也好。危急時刻,那些兵家的傢伙也不見得靠得住。”

“太好了。”聽到朱評漫話中有答應的意思,墨霖幾乎興奮的跳起來。

“我就教你一招貓鼬撲擊吧。”朱評漫道。

“貓鼬撲擊,聽起來不是很厲害啊……”墨霖有點失望,雖然明知自己的實力還不夠,他內心裏還是想要學類似楊離的狼牙突擊那種厲害招數。

“你懂什麼。”朱評漫有點惱火的道,“這套貓鼬撲擊可是很管用的,用來閃避,逃命和反擊最是厲害不過。非常適合你這種剛剛有點真氣積累,格鬥經驗不豐富的小子。你如果不學就算了。”

墨霖忙道:“我沒說不學,爺爺教的一定都是厲害招數。”

朱評漫最聽不得墨霖的馬屁,立刻得意的道:“那是自然,這套貓鼬撲擊若是練的好,就能從強你三倍的敵人手底逃走,勝過強你兩倍的對手。”

“這麼厲害!”墨霖喜道。

“你好好看着。”朱評漫將酒葫蘆丟下,起身來到一顆樹前,“這棵樹就當作是敵人,你先看我演示一遍。”

話音剛落,朱評漫就彎下腰來,雙臂低垂,手幾乎要觸摸到地面,看起來像是個猩猩。

不過隨後墨霖就開了眼界,朱評漫身影一動,真的好像一隻貓或者一隻鼬一般,身形閃動的非常敏捷,不時還有一些撲和抓的動作,高大的身材也模仿的活靈活現。

墨霖看的入迷,情不自禁的跟着朱評漫的動作模仿起來,體內的真氣似乎受到什麼感應,圍繞着根本慢慢的旋轉起來,將下腹部烘的暖洋洋的。

一套動作演示完畢,墨霖也大概瞭解了貓鼬撲擊的特點所在。

這套貓鼬撲擊以靈巧多變的身法爲主,不但能用來逃命,最主要的是在能夠在閃避敵人的攻擊之後趁勢反擊。

雖然被朱評漫當作假想敵的樹是死的,可貓鼬撲擊中某些精妙的招數還是讓墨霖眼前一亮,知道這決不是簡單的武道。

“別小看這套貓鼬撲擊,這可是某位天才當年看到一隻貓和一隻鼬搏鬥而獲得靈感自創的招數,要是用的好了,能夠以弱勝強,四兩撥千斤。”朱評漫給墨霖講解道。

墨霖熱情高漲,立刻有模有樣的學起招數動作來,朱評漫一邊給他做着示範,不時指點他動作上的錯誤。等把一套動作記個七七八八之後,朱評漫這纔開始講貓鼬撲擊和真氣運行之間的關係。

“像楊離他們那樣的武道,大多數還是以真氣來驅動。而真正高明的武道,則是用靈能來驅動的。招數雖然相同,卻在威力上有天壤之別。”朱評漫道,“真氣就如同是水,雖然人沒有水就活不了,可喝起來卻沒什麼味道。靈能就好像是酒,有沒有酒,活着的滋味完全不同。”

雖然覺得朱評漫這個比喻不怎麼恰當,墨霖還是不迭的點頭表示聽明白了。

“只記得招數,而不懂用真氣驅動武道的技巧是沒有用的。你現在還沒有喚醒靈能,靠真氣驅動的話大概能發揮出這套貓鼬撲擊的三成威力,不過也足夠了。”朱評漫道又道。

接着,朱評漫就開始教墨霖如何控制體內的真氣。

人體之中有七萬兩千條脈,真氣以根輪爲圓心,輻射着向身體周圍擴散,流動在脈中。在脈中散佈着上百個不滅明點,當真氣流過明點時,明點便會吸收真氣的力量,在脈中發出微光。

每一套武道,其實都是利用明點的能量來運轉的。比如貓鼬撲擊中的撲抓,就是要點亮手指上的明點,才能讓指尖更有力量。而逃命的時候,就需要讓真氣運轉到腰腿上,點亮相關的明點,纔能有更快的速度,更足的力量。

墨霖認真的聽着朱評漫的講解,按照他傳授的方法將真氣運行起來,果然能感覺到脈中細微的變化。


“原來還有這樣的奧妙……”知道了武道的基本原理,墨霖一下子對很多之前疑惑不解的地方豁然開朗了。

“脈細氣能通,氣通點易融,點融光可化,直奏虹身工。記住這四句口訣,或許你現在還不懂,日後自會明白。”朱評漫最後道。

墨霖默默的將這四句口訣背誦下來,牢牢記在心裏,前面兩句他還能理解,後面兩句則還存着不少的疑惑。不過他也知道不達到一定的境界,即便是讓朱評漫講解,也不見得會領悟,一切還要水到渠成之際才能融會貫通。

天色微亮的時候,墨霖拜別了朱評漫,相約兩個月以後再見。

朱評漫拍了拍墨霖的頭道:“臭小子,兵家這些年出了不少烏煙瘴氣的敗類,你去到他們的地盤上,可一定要小心行事。”

墨霖想到月星邪那副鬼樣子,點點頭道:“爺爺你放心吧,我會小心的。”

“那好,兩個月之後,我在這裏等你。要是發現你小子敢偷懶,別怪我打你手心。”朱評漫朗笑道,笑聲未停,身影一閃便消失不見了。

墨霖聽着林間飄蕩的笑聲,大聲的叫道:“謝謝爺爺,兩個月後再見,我一定會努力的!”

走出樹林,天光微亮,墨霖極目遠眺,墨者村正安靜的躺在山腳下,想到即將遠行,墨霖心中不禁有點不捨。

“第一次遠行,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呢?”一點點的不捨,很快就被遠行帶來的興奮抵消了。墨霖望向東方,那裏霞光萬丈,據說兵家的村子在墨者村東方大沼澤的另一端,那裏的陽光和墨者村這裏是一樣的嗎? 衝榜了,這章開始3000字!大家投花啊!

豬會守候到一點半,現在開始加精!

************************

墨者村的村口,一些工匠正在“嘿呦嘿呦”喊着號子將沉重的箱子搬上自走車。

墨霖揹着個包袱,站在兵家隊伍的末尾,看着令狐紫和南橫飛清點着從墨家購買的貨物。

“墨霖。”身後響起洛芊芊輕靈的聲音。

墨霖轉頭望去,就見洛芊芊出現在身後,而在她的身後,還有前幾天剛剛大出風頭的天才墨者楊離。

“你怎麼來了?”墨霖奇怪的道,他發現洛芊芊的背上還揹着一個包袱,“難道你也要出遠門?”

“是啊。”洛芊芊甜美的一笑道,“你猜我要去哪?”

墨霖搖搖頭:“你知道我不會猜謎的,你要出去執行任務嗎?”

“我要去東邊。”洛芊芊笑眯眯的道,“如果你還猜不出來,也太笨了。”

“難道……”墨霖的心頭忽然一陣狂跳,驚喜的說不出話來。

“鉅子交給我和楊離一個任務,就是護送這些貨物平安到達兵家,順便再保護我們墨家的天才工匠墨霖回村子。”洛芊芊嘻嘻笑道。

“真的嗎?”墨霖脹紅了臉,他本來還覺得兩個月不見洛芊芊,或許會很想念,沒想到竟然要一同去墨家,這可是個天大的喜訊。

“當然是真的,其實我前天就得到命令了,可是爲了給你一個驚喜,就沒告訴你。”洛芊芊一副惡作劇得逞的表情,看在墨霖眼中,分外的可愛嬌美。

“難怪那天去你家吃飯的時候你總是偷笑……”想到之前在洛家吃飯的依依不捨,墨霖懊惱無比。

洛芊芊還想取笑墨霖的時候,令狐紫走了過來。她忙正色走向令狐紫,楊離也跟在他的身後,目光有意無意的落在墨霖的身上。

“我是墨家的洛芊芊,這位是楊離。鉅子派我們護送商品到兵家去。”洛芊芊落落大方的對令狐紫道。

兩個美女面對面,樣貌難分高下。從感情上來說,墨霖當然傾向於洛芊芊,可令狐紫的確比洛芊芊多了一分成熟。這種成熟帶有很強的誘惑力,不過墨霖這幾天一直苦念三字訣,各種誘惑對他來說已經不太起作用了。

“一路還請多多關照。”令狐紫微笑着道,目光迎上洛芊芊,似乎帶着一些試探的意味。

洛芊芊移開目光道:“我去檢查一下商品是否捆綁結實了。”說着走向隊伍的中央的三輛自走車。

令狐紫看了墨霖一眼,也道:“我去看一看南橫飛準備好了沒。”說着跟楊離行了個禮,轉身也往隊伍前面去了。



身邊只剩下楊離,這讓墨霖覺得有些不舒服,不知爲什麼,他對楊離有一種距離感。或許楊離是墨者村的驕傲,可在墨霖看來,他卻是一個需要自己用努力去征服的高山。

“你和芊芊是青梅竹馬嗎?”楊離忽然道。

“呃……可以這麼說吧。”這還是墨霖第一次和楊離說話,他終於可以仔細的打量起楊離的樣子來。

楊離的身材和墨霖差不多高,顯得文弱一些,臉上永遠帶着從容不迫的淡定笑容,而一頭用髮帶束起來的長髮也很別的墨者有很大的不同。

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說,楊離都可算是個很帥氣的小夥子,不過墨霖卻總覺得他的淡定外表下面藏着些什麼。就好像一座休眠中的火山,安詳卻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危險。

“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墨霖晃了晃腦袋,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他知道這些想法可不能和別人說,否則一定會被人認爲他是嫉妒楊離。

“我很羨慕你。”楊離忽然道,然後衝墨霖露出一個神祕的微笑來,徑直走去洛芊芊的身旁。

墨霖有點摸不着頭腦,看着楊離走到洛芊芊身旁,兩人低聲商量着什麼,然後指揮着工匠們把木箱歸攏整齊,再用結實的繩索捆紮好。

“這傢伙不會是喜歡芊芊吧?”墨霖腦子裏忽然蹦出一個想法來。

“喂,你在想什麼呢?”令狐紫鬼魅一般的冒出來,不知何時出現在墨霖的身後。她順着墨霖的目光望過去,就看到楊離和洛芊芊站在一處。

“那傢伙真的很厲害呢,大家都說他會是墨家將來的最強者。”令狐紫道。

如果是在從前,聽到令狐紫這樣讚美一個墨者,墨霖一定會興高采烈的附和,可現在他把楊離當作追趕的目標,心中自有一股傲氣。

“不見得吧,爲什麼不會是我呢。”墨霖昂起頭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

“你不是工匠嗎?”令狐紫眉眼裏含着一絲察覺不出來的笑意。

“誰說工匠不能練習武道?”墨霖反問道。

令狐紫若有所思的道:“這樣說起來,那天試煉賽的時候,你從後排一下子就蹦到擂臺上,的確不是個普通工匠能做出來的。難道說你一直在偷偷修煉武道嗎?”

墨霖點頭道:“我練過一點。”

“對一個工匠來說,你很不錯了,可惜比楊離還差得很遠。”令狐紫嘆口氣道。

“我將來一定會超過他的。”墨霖攥緊拳頭,斬釘截鐵的道。

“你怎麼忽然有這麼大的衝勁,難道是因爲洛芊芊?”令狐紫望着墨霖堅定的目光,似乎看穿了他心思一般。

“你胡說什麼?”墨霖沒想到令狐紫會扯到洛芊芊,頓時愣住了。

“楊離似乎很喜歡洛芊芊呢。”令狐紫幽幽的道,“女人對這方面的感覺是非常靈敏和準確的。”

墨霖剛剛也有這個念頭,聽到令狐紫這麼說,再看到遠處的楊離正和洛芊芊一起將個木箱擺正,心中掠過一絲的不安。

“你一定也很喜歡洛芊芊吧?”令狐紫忽然湊近到墨霖的耳邊,悄聲的問道。她嘴脣裏吐出來的氣息輕輕噴在墨霖的耳朵上,讓他的心猛地繃緊,不爭氣的怦怦亂跳起來。

耳朵上似乎有一種痠麻的感覺,從耳垂蔓延的身體的各個角落,似乎叫腳底板都跟着麻痹了。墨霖就好像中了醫家的點穴術一樣,動彈不得。

“傻瓜……”令狐紫輕笑一聲,丟下一句讓墨霖摸不着頭腦的話,飄然而去。只留下墨霖呆在原地,回味着方纔那親近的曖昧感覺,只覺得口乾舌燥。

三輛自走車上很快就裝滿了商品,兵家的人也都到齊了,除了月星邪,令狐紫和南橫飛之外,還有兩個弟子,一個叫薛木,一個叫於冰。

除此之外就只有墨家的三人:墨霖,洛芊芊和楊離。整個隊伍一共八個人和三輛自走車。

月星邪在隊伍裏一言不發,把身體整個罩在披風之中,用寬大的兜帽蓋住頭。墨霖心說天氣並不涼爽,難道他不怕熱呢?

“差不多了,我們出發吧。”按照兵家的輩分,隊長本來應該是月星邪,可他那副鬼樣子擺明了是不打算承擔。於是令狐紫就成爲隊長,負責發號施令。

楊離一一啓動自走車上的機關,車輪嘎吱做響了一會,便開始慢慢的滾動起來,沿着墨者村外的大路,一路向東而去。

墨霖走出好遠,回頭望着生活了十幾年的村莊,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等我再回來的時候,一定會更強。

△△△

“嘩嘩譁”,大雨傾盆如注的落下來,好像天空漏了一樣。

自走車上支起巨大的雨棚,牢牢的將車子護住,而隊伍裏的八個人也都一同躲到雨棚的下面避雨。

墨霖和洛芊芊坐在第一輛自走車上,看着遠山處一片白茫茫的雨幕,不禁都有些擔憂接下來的路程。


“這段山路本來就不好走,下這樣大的雨,只怕會更加泥濘。”洛芊芊道。

“不用擔心,車到山前必有路。”墨霖雖然也很擔憂這場大雨會耽誤路程,卻還是安慰着洛芊芊。

兩人正說着話,楊離撐着一把傘從隊伍後面走過來,一直來到他們的車前。

“發生什麼事了嗎?”洛芊芊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