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深人靜時,黎漢明還沒有睡,他得趁著這個空閑時間,抓緊時間把《博文新編》抄錄下來。

好在他早上不用早起,只要在正式訓練開始前起床就好,白天他除了要監督訓練外,還得抽空給那些學子們講解一些自己的理念。

晚上軍營熄燈之前就更忙了,所以他的時間一般就在熄燈后和早上訓練開始前。

抄錄的過程也是他再學習的過程,畢竟黎漢明大學畢業都好幾年了,初高中的知識哪還記得那麼清楚啊。

正好,抄錄的過程中,他也會慢慢想起一些曾經學過的知識,然後把其中有用的又加了進去。

再有就是,這本書畢竟是五十多年後的作品,那時的技術與這個時候又大不一樣了,雖然介紹粗略些,但起碼能給黎漢明一些啟發,然後再結合後世的一些見識,也可以做些補充了。

就比如如今發病率極高的天花,如今的大清一般都是使用人痘接種,但依舊還是會有30%的死亡率,就算能預防,但很多人還是不願接受。

如果黎漢明記得沒錯的話,牛痘接種應該就是今年在國外發明的,具體什麼時候不知道,不過就算等那種方法傳入中國,也不知道要多久了。

這樣的話,他就可以打一個時間差,可以把這樣的方法拿出來,讓人去試一試,正好自己的軍隊里也得招募軍醫。

想到這兒,黎漢明便定好了下一步的目標,培養軍醫。

正在這時,劉阿蠻敲門走了進來,黎漢明有些好奇的看了他一眼道:「深更半夜的不睡覺,跑這兒來幹嘛?」

劉阿蠻學着軍士們的樣子立正敬了一個軍禮后道:「見過明王!」

「行了,你這學的都是啥子鬼啊,不三不四的,要學就好好學,說吧,什麼事?」黎漢明見狀有些無語的揮了揮手道。

劉阿蠻聞言先是尷尬一笑,隨即正了正色說道:「剛接到幾個消息,特來回稟明王。」

黎漢明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

「鄭大沖他們謠言散佈得很成功,如今湖南、四川、貴州都已經謠言四起了。另外就是,他們發現,有人在清軍中散佈。」

聽到這個消息,黎漢明不由得摸著下巴沉思了起來,福康安病重,這是有人想趁機爭權了?

不過想了想黎漢明就沒在意了,管他那麼多幹嘛,只要對自己這邊有利就行。

得到黎漢明的示意后,劉阿蠻繼續說道:「湖北的義軍在襄陽義軍首領王聰兒的整合下,已經佔領了宜昌府、荊州府、鄖陽府、襄陽府、荊門州等地,可以說已經席捲大半個湖北了,不但如此,她還各派出了一支人馬進入了陝西興安府、河南南陽府等地。」

「達州的義軍起事後遇到了本來來攻打我們的四川將軍觀成的人馬,不敵之下被迫西移,如今已經席捲了太平廳和夔州府,與湖北義軍有聯合之象。」

黎漢明一邊聽着一邊敲打着桌面,這是來到這個時代養成的一個習慣。

王聰兒這個人黎漢明了解過她的資料,畢竟她是歷史上的幾個美女猛人之一。

比起其他人,黎漢明還是更佩服王聰兒一些,畢竟這位可是在在滿清所謂的盛世時期,硬生生的帶着數十萬人馬席捲了大半個滿清兩年之久。

把滿清所謂的盛世生生的拖到了衰落,而且王聰兒領導的起義可以說是把嘉慶從和珅那裏抄來的銀子全給拖了出來。

黎漢明記得,巔峰時期,王聰兒好像是整合了八路義軍,成為了八路義軍的「總教師」!

不過如今王聰兒那裏勢頭越大越好,最好是能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好讓他在遵義這裏慢慢發展。

想到這兒,黎漢明便對劉阿蠻說道:「那裏的情報稍加關注就行了,重點是盯緊我們周邊。」

劉阿蠻點了點頭后見黎漢明沒有其他交待,便繼續說道:「另外就是布衣人那邊,在王囊仙的指揮下,起義軍一路勢如破竹,先後攻下普坪及南籠府城。」

「初戰告捷后,吸引了更多的百姓去投。這其中不光有布衣人、苗人、彝人等,還有一些無以為生的漢人,如今他們人數多達三十萬人之多。」

「龐大的義軍隊伍所向披靡,所過之處,清軍無不潰散而逃。因此,他們僅用了月余時間,就攻下了定番州、廣順州和長寨廳等地,已經直逼省城了。」

「馮光熊除了調集八旗騎兵在龍里草原阻截外,另外還把總兵花連布從銅仁那邊調了回去。」

聽了這個消息后,黎漢明才忽然發現,他現在周圍全是猛人啊。

歷史上布依族起義失敗的原因,除了地主武裝從內部突破外,清廷還調集數省的兵力進入貴州平亂才得以平定。

如今經過黎漢明這隻蝴蝶的煽動,湖南、四川、甘肅、陝西等地的清軍是來不了了,那麼王阿從他們最多就只會面臨兩廣、雲南的清軍。

為了不讓對方失敗那麼快,也為了將來的土改做準備,黎漢明決定幫他們一把。

想到這兒,黎漢明便對劉阿蠻說道:「想辦法給布衣人義軍那邊傳信,讓他們特別小心那些地主武裝,他們進軍太快,內部太混亂,正是那些地主豪紳的機會,還有就是,雲南、廣西方向,讓他們做好防衛。」

說到這兒,黎漢明打了一個哈欠后說道:「行了,就這樣,你下去休息吧!」

「是,屬下告退!」劉阿蠻見狀拱手應了一聲後轉身離開了。

黎漢明坐在那裏想了想,本想加快步伐,不過再一想,好像已經沒法再快了。

如今已經四月了,正是農忙的時候,什麼都可以耽擱,春種卻是萬萬不能的。

想到這兒,黎漢明自顧自的嘀咕了一句:「算了,慢慢來吧,明天先進城找些大夫來再說。」

。病毒擴散后的紐約曼哈頓地帶。

黑光病毒蔓延大都會的感染事件以黑光病毒最終進化體——亞歷克斯·墨瑟吞噬掉全部的【陰謀網】集合記憶告終。

周尊在哪裡?

天空之下,有些鳥類張開了兩根翅膀,頭頂上方形成遮陽傘的形狀,小腦袋縮在了樓頂水箱角落,靜靜等候夜晚降臨,同時這又是一個

《輻射避難:開局邀請戈登弗里曼》第一百六十七章《虐殺原形》世界的烏鴉 「嬛兒,在我心裡,你永遠是我唯一的……妻……子。」

鄒瑜說完這句台詞后就倒在了隋丁丁的肩膀上,眼睛還睜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咔!」

吉祥喊完,回看了監視器,再問收音組等情況,均回答「沒有問題」。

現場除了吉祥的問話和工作人員的答話外,沒有任何聲音。

儘管片場外圍已經站滿了人,此時卻是鴉雀無聲,目光都聚焦在吉祥的身上。

鄒瑜和隋丁丁也看向吉祥,等著吉祥一聲令下。

確認都沒有問題后,吉祥也環視了一周,沒有高聲叫喊,而是微笑地輕呼一聲:「哦,我們全劇殺青了。」

「噢……」歡呼聲立即此起彼伏。

鄒瑜也開心地從地上爬起,助理趕緊遞上一片濕巾,鄒瑜接過擦了擦自己下巴上的「血跡」,擦完下巴,鄒瑜快步走到吉祥身邊。

從助理手裡又接過一捧花,送到吉祥鼻子下面,深情款款地道:「吉祥,祝賀你又殺青了一部劇。」

吉祥一手從鄒瑜手裡接過花,一手從何俏俏手裡接過兩個紅包。

向前一送,放在了鄒瑜的手裡,笑著說:「也祝賀你。」

吉祥給每一位殺青的演員都包了一個紅包,鄒瑜拿了兩個是因為他剛剛「死」了。

這在劇組中也是一個傳統,給扮演「死去的角色」的演員一個紅包。

鄒瑜看到自己只有兩個紅包,他有點兒心裡不是滋味。

雖然正常來說,他得兩個紅包是正常的,但是他覺得吉祥應該對他是特別的,比如多一個紅包。

多的不是錢,是情誼!

儘管這種情誼,他單方面的更熱烈一些。

其他演員也圍了上來,吉祥隨手把手裡拿著的一杯水遞給鄒瑜,「剛接的水,你喝了吧。」

鄒瑜立馬接過,杯子還是熱得。

鄒瑜沒喝心也熱起來了,他就知道吉祥對他是不一樣的,你看一杯水,那麼多人,吉祥只給了他。

《後宮甄嬛傳》就在大家不舍劇組,不舍情誼的氛圍中殺青了。

殺青宴上,自是又一番觥籌交錯。

有人拉著吉祥說捨不得和她分開,這段時間相處得多麼多麼地愉快等等。

有的人直接表達還要試鏡吉祥的下一部戲,還做吉祥小跟班。

殺青宴后,大家各自散去。吉祥直接飛回古城進行後期的剪輯。

姜安此時在外地,吉祥沒日沒夜地開始做《後宮甄嬛傳》的後期製作,閉門謝客。

期間,各大電視台都頻頻發出信號,希望吉祥的《後宮甄嬛傳》能夠落戶自家。

柴曾義更是蹲守在吉祥的公司,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

當吉祥終於完成後期製作,出關見人時,柴曾義就是吉祥見到電視台的第一個人。

柴曾義知道價格已經不是完全的決定因素,菠蘿台能拿出來的價格,草莓台也能。

柴曾義選擇打感情牌,比如他說:「我們菠蘿台和草莓台都是你的心頭肉,你不能厚此薄彼,你最近的劇都被草莓台拿去了。

這個一定要給我們菠蘿台了,否則就哭給你看。」

大導演吉祥看著柴曾義拙劣的賣慘演技,還真感覺這人調劑了她的後期製作期間緊張的心情。

被要挾是不可能的,不管是感情還是其他,但是吉祥最終還是把《後宮甄嬛傳》給了菠蘿台。

因為,吉祥在見了柴曾義后,就病倒了,是真的不能不見客。並且菠蘿台不管是誠意還是價錢都已經給得很足。

吉祥直接拍板,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樓蔡浩,然後帶著何俏俏回家迷糊去了。

這也是吉祥穿越幾年來,第一次生病。

大約是長久不生病,一旦生病,病勢就來的很兇猛。

當天夜裡,吉祥就渾身酸痛,發起了高燒,卻說什麼也不想去醫院。

吉祥對醫院有些抵觸,關鍵她認為她病倒就是因為休息不夠,多睡睡就好了。

何俏俏搞不動吉祥,就把電話打到了姜安那裡。

姜安接到何俏俏電話就知道可能吉祥有什麼事情了,一般何俏俏沒事都不會找他。

電話接通,姜安就聽到一個比較急切的聲音,「姜老師,吉祥發燒了,但是不肯去醫院,她說只想睡覺,睡足了就好了。」

姜安認識吉祥這麼長時間以來,吉祥還從來沒有生過病,不能馬上趕到吉祥身邊,他很焦灼。

但是他還是安撫著何俏俏,「你先監控吉祥的體溫,我馬上往回趕,另外,我會派人去給吉祥看病,你先照顧好就行。」

沒過五分鐘,何俏俏就又接到姜安的一個電話,說是醫生二十分鐘就會到紅寶石小築。

交代完何俏俏,姜安就找到爺爺說要回古城。

「爺爺,接下來的談判我不能參加了,我得馬上趕回古城。」

爺爺很詫異,帶姜安出去就是為了讓姜安逐漸適應他們的圈子。爺倆已經形成默契,姜安逐步退出娛樂圈,開始接手家族和家族企業的管理。

談判還沒有結束,姜安就吵著要回古城,老爺子表示孩子有點不懂事,難道是因為吉祥?

看著自己的大孫子邊穿衣服邊收拾東西,急得什麼樣子,爺爺就問道:「吉祥出什麼事情了嗎?」

一向雲淡風輕的好孫子,突然間變得心急如焚起來。

沒等姜安回復,老爺子就在內心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也只有吉祥能讓自家大孫子如此了。

哎,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姜安並沒有因為爺爺的詢問就停下了腳步,他走到門口,低頭換鞋,答道:

「吉祥發高燒,身邊只有一個小助理,我回去看看她,如果沒有什麼問題,我明天再趕回來。」

老爺子撇了下嘴,還能趕回來?溫柔鄉,英雄冢。

不過,也不能拉著姜安不讓他回去,明顯人留下來,心也早飛走了。

「行,那你回去看看,我讓任醫生去看看。」老爺子還是想為孫媳婦做點事情。

「爺爺,我已經讓任醫生過去了,您別管了。」姜安推門就出去了。

只剩下老爺子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大喊:「這次回去了,就把事情落實了吧,領回來給我們看看。」你個不孝子孫。 「我也不清楚。」

「沒關係,等到了青木城,找我祖母幫你看看。」

「你知道木系至寶嗎?」

「翠竹?知道啊,就種在青木城的後山上。」

「不怕別人偷走嗎?」

「本來就是隨便拿的。」

洛蔓不解地望著他。

「一生二,二生三,翠竹每年都會長很多竹筍,我們會挖回來煲湯喝,味道好極了。」

「是啊,我也很愛喝湯的,有蘑菇嗎?」

「有啊,木系擅長種花草蔬果,什麼水果蔬菜都有,而且還超級好吃。」木心嘆了口氣,「可我當時不懂珍惜,非要跑出來,差點就把命丟了。」

木心長得清瘦乖巧,一看就是大家族裡受寵的孩子,溫室里的小花朵,沒經歷過風吹雨打,讓她想起在丹城的自己,不過她還算幸運,沒有上來就死亡開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