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平日她刁蠻任性,可是在感情上,她卻是一個弱者,對於林逸,她投入了自己的一切,如果林逸不在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下去。

「呼呼,王八蛋,現在一戰成名天下知了,就不把本小姐我放在眼裡了,竟然敢第一時間不給本小姐發消息,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韓雨菲咬著銀牙,再度恢復了往日的刁蠻任性,咬著銀牙,踩著杏乾的高跟鞋,就朝著東海酒店而去。

整個中江市,但凡是有資格知道這件事兒的人,幾乎都在談論林逸。

甚至連海外仙島,此時都收到了林逸斬殺龍天行的消息。

這一消息的出現,瞬間就引起了軒然大波。

林逸接連斬死鬼道人,飛雲道人的行為,在海外仙島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們看來,顯然就是對他們的一種挑釁。

眾人甚至都已經商量好了,準備一起去中江市找林逸算賬,可這個消息卻像是一盆子冷水,潑在了眾人的腦袋上。

瞬間就讓所有人都冷靜了下來。

一個個紛紛開始找各種借口離開,現在去找林逸,他們沒有必勝的把握了。

可在東海酒店,總統套房門口,此時卻劍拔弩張。

本王的王妃是白蓮 韓雨菲杏眼怒瞪,殺機凜然,盯著陳天行呵斥道:「你丫的是不是一定不肯讓路?」

陳天行一看,頓時一臉苦澀,急忙討好的笑道:「我的姑奶奶啊!主人特別交代過,這三天對他來說是無比重要的三天,無論如何也不能進去打擾他啊!」

「我就進去看一眼,這一眼不看,我這三天肯定睡不著,你難道想要看著老娘死?」韓雨菲毫不相讓,盯著陳天行冷冷的質問道。

「這……您的心情我能理解……」

「理解你馬個頭!」韓雨菲抬腿就是一腳,狠狠的踢在了陳天行最痛的地方。

「啊!」

一道慘叫驟然響起,一隻潔白如玉的小手,輕輕的推開了宛如大蝦一樣彎著腰的陳天行。

而後,韓雨菲直接扭頭兇巴巴的盯著周圍,躍躍欲試想要阻攔她的保鏢呵斥道:「我可告訴你們,你們老闆那是有潔癖的人,如果你們敢碰我一根指頭,到時候小心他弄死你們!都給老娘讓開!」

韓雨菲說完,便往前走了一步。

總裁的蜜寵嬌妻 一個個凶神惡煞的保安一看,頓時麵皮微微抽搐了一下,急忙後退了一步,眸光帶著一抹哀求看向了陳天行。

林逸的命令他們不敢違背,可眼前的韓雨菲他們也招惹不起啊!

萬一真的如韓雨菲所說,他們要是不小心碰到了韓雨菲,豈不是等於碰到了死神啊!

「砰!」

老祖宗她又美又颯 一聲悶響。

陳天行竟然直接昏死了過去。

「陳總,陳總!」有人衝上前,一臉焦急的攙扶住了陳天行。

韓雨菲見狀,鎂腿急忙邁開,身形一晃,竟然推開房門溜了進去。

「嗯?」

正蹲在箱子上,瘋狂往自己嘴巴里賽各種草藥的林逸,看著走進來的韓雨菲傻眼了。

韓雨菲看著如此怪異的林逸,也傻眼了。 四目相對。

一時間竟然安靜的無比可怕。

「老,老公,你,你到底是人還是猴子啊?」韓雨菲看著造型奇特的林逸,有些緊張的問道。

「呸呸!瑪德,我哪點不像人了啊?」林逸把口裡的渣滓吐了出去,直接從箱子上跳下,不滿的看著韓雨菲問道。

「那,那你怎麼跟牛一樣,在吃草啊?」

韓雨菲有些害怕,指著林逸嘴角掛著的一截七星草,問道。

林逸一看,急忙用手莫了一下,隨後看了一眼手裡那半截七星草,頓時有些尷尬的笑道:「那個,啥,這是一種中草藥,補身體的。」

「嗚嗚……老公!」

韓雨菲眼眶一紅,整個人直接沖了上去,緊緊的抱住了林逸,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嘩嘩的落下。

「哎吆我去,這是怎麼了?這是怎麼了啊?」林逸手忙腳亂,急忙幫韓雨菲擦著眼淚,關切的問道。

「嗚嗚,你,你別吃草了,人家補身體,吃的都是鮑魚海參,魚翅燕窩,你,你這也太慘了,我不要你吃草了。」韓雨菲說著,急忙鬆開林逸的脖子,用小手溫柔的幫林逸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渣滓。

「呵呵,你個傻丫頭,你別看著我慘,其實我吃的這些東西可好了啊!」林逸溫柔的笑道。

「嗚嗚,老公,不要吃這些東西了,我有錢,我帶你去吃鮑魚,去吃海鮮,走,咱們現在就走!」

韓雨菲哭的就像是個淚人一樣,拉著林逸的大手,就朝著外面走去。

「呵呵,你大爺的,還真把我當成叫花子了啊?我可告訴你,就我這隨便一樣東西,都比你那海鮮,鮑魚珍貴十倍,百倍。」

林逸說著,急忙箱子里拿出了一根乾巴巴,黑漆漆的東西,說道:「看到這東西了嘛!天烏七,就這麼一小截,價值最少在兩百萬。」

「什麼?你說這東西價值兩百萬?」韓雨菲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震驚的指著林逸手中的天烏七尖叫了起來。

「啊!可不是……」說著,林逸咔擦了一口,咧嘴笑道:「就這麼一口,六七十萬,你說我還需要去吃那些羽翅,燕窩嘛?」

說道一半,林逸停了下來,一場大戰之後,他便一個人在房間里瘋狂的啃食這些珍貴的草藥,此時,驟然有個水靈靈的妹子出現在眼前。

林逸這心跳驟然就加速了,那眼神兒也變得有些乖乖的了,盯著韓雨菲笑而不語。

「你,你幹嘛這樣盯著人家啊?」

韓雨菲美眸閃躲,有些害羞的小聲問道。

「嗖!」

那價值兩百多萬的天烏七直接被當成垃圾一樣,扔在了一旁,而後,林逸直接上前攬住了韓雨菲那宛如水蛇一般的柳腰,湊近對方的耳邊小聲壞笑道:「老婆,我突然覺得補一下也是不錯的,只不過,吃魚翅,海參不行,我想吃另外一種東西。」

「什麼東西啊?」韓雨菲乖巧溫順的就像是一隻小花貓,在林逸的懷裡,嬌滴滴的問道。

「呵呵,鮑魚,聽說這東西可是大補啊!」林逸說完就啃了上去。

「嗚嗚……你大爺的。」

韓雨菲含糊不清的罵道,不過很快就化被動為主動了。

在骨子裡,她就是一個不服輸的女人,怎麼可能被林逸這麼欺負呢?

站在走廊上的陳天行等人,見過了這麼久,林逸似乎都沒有出來的意思,應該是沒有生氣了,不禁都悄悄的鬆了一口氣,而後便繼續站崗。

時間慢慢的過去,林逸一直在房間內渡過了兩天,這兩天他跟韓雨菲一點食物都沒有吃,兩人就像是瘋了一樣,只知道大戰。

可偏偏,不管是韓雨菲,還是林逸,不但一點疲憊的意思都沒有,反而一個個還神采飛揚。

特別是韓雨菲,如果說以前的韓雨菲美的就像是一顆從大海里打撈出來的珍珠,那麼現在的她,則是被拋光之後的珍珠,整個人變得更加的光彩照人。

甚至連她的氣場,都在不知不覺間發生了一些很大的變化,鳳眸之中竟然暗含無上威儀,頗有幾分母儀天下的感覺。

「喂,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啊?」韓雨菲見林逸在經過兩天之後,這眼神兒竟然還這麼熱切,心裡簡直比吃了蜂蜜都要甜,不禁有些害羞的問道。

「呵呵,老婆,你肚子餓嗎?」林逸咧嘴笑道。

「餓?」韓雨菲小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肚子上,眉頭微微一皺,可愛兮兮的撅起了小嘴巴,嘀咕道:「好像,好像一點都不餓啊?」

說完,韓雨菲急忙扭頭看向了林逸,聰明的她也發現了問題的異常,這可已經過去了兩天兩夜啊!一個正常人怎麼可能會一點都不餓呢?

「老公,這,這是為什麼?我是怎麼了啊?」韓雨菲有些焦急的問道。

「呵呵,別怕,應該是好事兒,我能夠感受到,在你的體內有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存在,只不過那股可怕的力量現在就像是種子一樣在你的體內蟄伏,可是經過這兩天的瘋狂,它被喚醒了,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身上很快就會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情,不過這是好事兒。」

林逸盯著韓雨菲有些好奇的笑道,雖然他現在實力不如從前,可是眼界還擺在這裡,現如今,連他都看不清楚韓雨菲體內到底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這簡直讓他稱奇。

不過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一旦這股力量爆發出來,那麼韓雨菲能夠得到的好處,將會是巨大的,甚至強大到讓他林逸都不得不正視的地步。

「瑪德,難道老子這輩子就註定要被她欺負了?」林逸在心裡不滿的嘀咕道。

「老公,你在嘀嘀咕咕說什麼啊?」韓雨菲歪著腦袋,眨巴著水汪汪的杏干大眼睛,不解的問道。

「啊!哦,沒什麼,我就是覺得有你這麼漂亮的媳婦兒,我他瑪德可真是幸福的要死啊!」林逸咧嘴笑道。

韓雨菲一聽,頓時冷哼一聲,神情變得冷漠了起來,起身一把就揪住了林逸的耳朵,陰測測的獰笑道:「林逸,怎麼著?這吃了老娘就準備不老實了?」 「哎吆,我的韓大小姐,我親親的小可愛,瞅瞅您這話說的,哪能啊!我這輩子都是你的小可愛,你讓我往東我絕對不敢往西,我只是在考慮,傳授你哪一門功法比較合適,你體內的力量一旦爆發出來,你絕對是這天下少有的天才。」

林逸歪著腦袋,一臉討好的笑道,沒辦法,惹不起啊!

剛剛還臭著一張臉,冷若冰霜的韓雨菲一聽,頓時眼睛一亮,嘴角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意,淡淡的笑道:「你說真的?」

「當然了,我這事兒還能騙你嘛!我已經想好傳授你什麼功法了,神女訣,目前我掌握的最厲害的功法,不但攻擊力彪悍,而且還有美體,提升氣質的功效,我保證我的老婆練完之後,絕對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

林逸哪裡還有之前,在外面時大殺四方,一言輕易決定別人命運的霸道,簡直就是一個標準的小男人。

「哼!既然如此,我饒了你了,不過啊!我可不想成為最漂亮的女人,只要能夠跟夏瞳一樣就行了。」韓雨菲撅著嘴巴,情緒有些低落的說道。

「呵呵,一樣?那怎麼能一樣呢?你可是我第一個女朋友,那將來絕對是當大的,這事兒就這麼定了,不準再說了。」林逸綳著一張臉不悅的呵斥道。

韓雨菲一聽,白嫩的唇角抑制不住的上揚,浮現了一抹絕美的笑容,而後才靠在林逸的身上,抿嘴淺笑道:「看在你這麼乖的份兒上,等會兒我去找顧夏瞳。」

「什麼?」林逸一聽,猛的把韓雨菲推開了,一臉警惕的看著韓雨菲問道:「你,你去找她做什麼啊?她現在在我工地上做事兒呢。」

「哼!找她做什麼?當然是你幫你這個混蛋泡她了啊!可憐我空有一身泡妞的本領,奈何自己是個妞,這次倒是有用武之地了,你放心,我不會亂來的,就當是上輩子欠你的了。」

韓雨菲說完,起身朝著外面走了出去,只是在打開房門的一剎那,她那漂亮的迷人的大眼睛里卻浮現了一抹淡淡的悲傷。

一個被她刻意忽略的記憶片段慢慢的浮現在腦海中。

「沒想到這一切竟然來的那麼快,大壞蛋,我會盡量幫你把一切後續的事情安排好的。」韓雨菲自嘲一笑,便在陳天行等人驚訝的目光中,離開。

「陳,陳總,剛剛出來的是不是老闆娘?」

一名精明的保鏢哆嗦的問道。

「啊!是,是的吧!只是怎麼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呢?」陳天行皺著眉頭嘀咕道。

「可不是,我感覺她身上似乎多了一股虛無縹緲的氣息,雖然明明站在我的面前,可是我卻有種看不真切的感覺,大老闆果然是神人啊!」

保鏢繼續說道。

房間內的林逸,心情舒暢,這兩天兩夜,他可是吃飽喝足了啊!

當即,美滋滋的坐在沙發上,直接掏出了手機撥通了劉振雄的電話。

現在,他實力大增,到時候有資格去收拾湖中那個怨靈了。

京城,一座無比奢華園林級別的辦公室里,劉振雄一邊抽著上等的雪茄,一邊美滋滋的看著手中的財務報告。

現在人們生活水平好了,這也越發的珍惜自己的小命了,所以他這個搞中藥材的商人,這些年算是賺翻了,這手中掌握的財富,幾乎每天都在暴增。

可當他看到自己旁邊的手機響起時,劉振雄頓時面色一變,而後急忙拿起了電話,那激動的樣子,簡直就像是見到了什麼極為重要的人一樣。

這一幕,倒是讓站在一旁,儀態端莊,杏干燎人的女秘書愣住了,一雙電眼充滿好奇的盯著劉振雄,在她的印象中,可還從來沒有見過劉振雄有這麼激動的時候呢。

「林少,您好,您好啊!」劉振雄開懷大笑道。

「呵呵,還行吧!僥倖不死!對了,你在中江嘛?陪我去湖心別墅走一趟!」林逸淡淡笑道。

「哈哈,當然給我三個小時,我親自去接您,您這可是一戰成名天下知啊!不過林少,你有點不夠意思啊!這麼大的事兒,怎麼就不通知我老劉呢?」劉振雄綳著一張臉,故作生氣的質問道。

「你妹的,少給我打哈哈,我自己去湖心別墅!」林逸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留下了坐在辦公室的劉振雄,麵皮微微抽搐了一下,顯得有些尷尬。

這次林逸跟龍天行之間的決鬥,他早就收到消息了,只是龍天行在中江,乃至在整個華夏的地位都十分超然,他根本招惹不起啊!

雖然心中有愧疚,可也只能裝作若無其事了,卻沒想到,林逸竟然給了他那麼大一個驚喜,憑藉一己之力,竟然斬了龍天行這條潛龍。

「老闆,剛剛打電話的人是誰啊?」

鈞天圖 杏乾的女秘書,湊到劉振雄的面前,抿嘴狡黠的淺笑道。

「林少,一個真神一般強大的男子,馬上安排直升飛機,我要去中江,另外,把公司最值錢的三樣藥材準備好,帶過去。」

劉振雄眸光凝重的說道,他要下血本了,現在的林逸,值得他劉振雄孤注一擲,只要能夠得到林逸的友情,從今以後,他在華夏便相當於是有了免死金牌,任何人都不敢輕易招惹他。

「什麼?昨天送來的那件東西也算進去?」秘書一聽,頓時電眼猛的一瞪,驚訝的尖叫了起來。

現在公司最珍貴的三樣藥材,那幾乎就是標本,已經徹底絕跡的東西,根本都無法用價值來衡量的存在啊!

可現在,劉振雄竟然要一次把三件至寶都送給一個人,這簡直讓他有種做夢一般不真實的感覺。

「是的,最珍貴的三件,馬上去準備!」劉振雄催促道。

秘書聞言,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不在廢話,轉身就朝著外面走去。

看著秘書的身段兒,劉振雄突然眼睛一亮,這可是他的私人物品,為了請這個秘書,他一年可是足足多花了三百萬,不過顯然非常值得。 這女人不但工作能力非常突出,而且,在某些方面那更是技術型的人才,他劉振雄自認為是身經百戰的老手了,可是在這女人面前,他卻弱小的像是一個嬰孩兒一般。

甚至,每次只要對方一出絕招,他稍微激動一點,馬上就要丟盔卸甲,完全不是對方的對手。

「雨欣,你等會兒跟著一起過去!」劉振雄開口說道。

正優雅前行的謝雨欣一聽,不禁微微一怔,緩緩轉過身,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指著自己的鼻尖兒,一臉驚訝的問道:「你說讓我也過去?」

看著謝雨欣那驚訝的樣子,劉振雄急忙起身走到了對方旁邊,攬著謝雨欣的肩膀好生安慰道:「雨欣,你先別生氣,你想想我都已經是個老頭子了,還能夠活幾年?可林少不然啊!人家現在風華正茂,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如果你能夠搞定他,那可就真是山雞變鳳凰了啊!你想想?」

謝雨欣一聽,那杏干明亮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轉,有些心動了,她跟劉振雄保持這種關係,歸根結底還不是為了錢。

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光從劉振雄接電話時的態度,她便可以肯定,這林逸的來頭絕對大的嚇死人。

劉振雄是什麼人?那可是整個華夏三大藥材商之一啊!而且跟隨了劉振雄這麼多年,謝雨欣非常清楚,劉振雄的財力,絕對是三大藥材商中,最強大的一個。

這樣的人物,便是遇見了省里的一些領導,他都完全不需要彎腰,可他在接林逸電話時,那恭敬,諂媚,討好的樣子,簡直就像是過去的小太監,見到了帝王。

最重要的一點,正如劉振雄自己所說,他年紀已經大了,那種年老無力的感覺讓謝雨欣非常的不舒服。

一瞬間,謝雨欣便做出了決定。

「老劉,你,你是不是嫌棄我了?」謝雨欣撅著塗了水晶唇膏的杏干嘴巴,一臉委屈的盯著劉振雄質問道。

「哎吆我的小寶貝,那怎麼能呢?我只是為了你好而已,我能夠給你的不多了,可如果你搞定了林少,我可以這麼說,在整個華夏,沒有幾個人敢輕易招惹你。」

劉振雄急忙討好的笑道。

「他,他真的那麼厲害嘛?」謝雨欣委屈的盯著劉振雄問道。

「當然,我怎麼可能拿這種事兒開玩笑呢。」劉振雄咧嘴,一臉認真的笑著說道。

「那,那如果我跟了他,以後還能找你嘛?還有,會不會對你的生意有幫助?」謝雨欣撅著小嘴,大有為愛犧牲的感覺,也難怪劉振雄會如此寵愛她,光是這演技,心機,便不是一般女人能夠擁有的。

果然,劉振雄一聽,頓時心頭微微一暖,不過卻一臉嚴肅的看著杏干燎人的謝雨欣說道:「雨欣啊!以後千萬不可說這樣的話了,你一定要記住,強者不可辱,林少,那可是天上神明一般的人物,一點要畢恭畢敬,而且,你,能不能搞定對方,我還真不好說。」

「什麼?你,你竟然說本姑娘搞不定他?」謝雨欣指著自己的鼻尖兒,瞪著眼睛,宛如被激怒的母老虎,憤怒的質問道。

劉振雄一看,頓時心頭微微一樂,這女人如果真的拼起來,那可是相當可怕的,當即抿嘴揶揄道:「這事兒還真不好說,林少,那可是眼高於頂的人物!」

「哼!如果搞不定他,我謝雨欣任由您劉總處罰!」謝雨欣說完,便猛的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看著那杏乾的背影,劉振雄的嘴角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意,由衷的感嘆道:「希望你能夠真的搞定啊!」

隨後,劉振雄也不敢在墨跡了,急忙給屬下打電話,讓他們安排人手,馬上去胡湖心別墅。

而在東海酒店的林逸,只是稍微墨跡了一翻之後,便一個人悄然離開了酒店,雖然他現在已經是實至名歸的中江市第一人,可他依舊不太喜歡那種出門帶著保鏢,宛如暴發戶一樣的行為。

再說了,這個世界上,有什麼保鏢是比他林逸更加厲害的呢?

反而是摩托車在風中追逐的那種感覺,讓他非常的享受。

不過區區三十分鐘,林逸便出現在了湖心別墅門口,雖然,這裡平時沒有什麼人來居住,不過劉振雄一個電話下來。

還是馬上就變得熱鬧起來,畢竟現在是大白天,這些人心裡上也沒有那麼大的壓力,所以到處都是一片忙忙碌碌,宛如過年一般的景象。

「站住,這裡是私人別墅,外人不能進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