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給老子坐下!」

挨打的每個學生,幾乎都聽見了這幾句話。

在葉浪動手收拾了十來個學生后,剩下的學生,方才反應過來。

那些個本準備繼續要和看熱鬧的學生,紛紛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緊張不安的順著葉浪看過來。

葉浪穿行在學生內,在看到所有學生全都坐在椅子上后,他徑直來到了這兩名家長旁邊。

挨揍的家長,看上去年紀有五十多歲,大禿腦袋,脖子上居然還掛著一條假金鏈子。

而出手打人的,則是差不多同樣年紀,身高不足一米七,身上穿著破舊迷彩,腳上蹬著雙沾滿了水泥的大叔。

被打的男子此時被學校兩名老師死死抱著,但這大叔張開嘴,不斷叫罵:「王八蛋,你居然敢打老子,老子今天不要了你的命才是怪事情!」

「陳誠,要不是你剛才那句話太欺負人,我會打你嗎?」個頭較低的男子大聲的呼喊道。

名叫陳誠的禿頭男子眼神中滿是不屑,頭上被打了一個大包,怒不可遏的罵道:「麻痹的,老子難道還說錯了嗎?老子的兒子跟你閨女,那是你閨女的福氣!」

此時,葉浪也有點聽不下去了。

麻痹的,這說的也是人話?

想都沒想,葉浪掄圓了大巴掌,直接一巴掌打在了陳誠臉上,然後對抱著陳誠的兩個老師道:「將他鬆開!」

這兩老師也愣住了,他們可沒想到,葉浪剛才當著這麼多家長的面收拾學生也就罷了,現在居然還收拾起家長來了。

這哪裡是開家長會啊?明擺著就是秀身手來的啊。

兩老師猶豫的時候,葉浪加重了說話的語氣,一字一句說:「我讓你們將他鬆開,你們沒聽見嗎?」

這兩老師方才反應過來,急忙將陳誠鬆開。

被鬆開的陳誠,手捂著自己半邊臉蛋子,瞪大了眼,死死盯著眼前葉浪道:「你……你居然真的敢動手打老子啊?」

葉浪點點頭,冷笑了聲,認認真真說:「你知道老子為什麼打你嗎?因為你剛才說的就不是人話!」

「靠,老子說什麼和你有什麼關係?」陳誠怒聲質問。

葉浪冷哼一聲,理直氣壯的說:「這裡是學校,而且在你旁邊還有不少的女同學,你自己想想,你剛才說的那句話是人說的話嗎?」

陳誠咬著牙,本來他想動手的,但剛才葉浪甩出來的那一巴掌,讓陳誠現在腦子裡還嗡嗡的響。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陳誠冷笑了聲,倒是不在理會葉浪,而是看著眼前這個頭不高的大叔得意的說:「白輝,看樣子你是打算將這件事情鬧大啊,哈哈,好啊,反正老子是無所謂,想要鬧大就鬧大吧。再說了,就你閨女的德性,以後也不可能和我兒子結婚……」

陳誠話還沒說完,白輝便急忙大聲喊道:「陳誠,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抱歉,我一直都是這樣的。」陳誠冷笑道。

葉浪到現在也不清楚這兩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所以在簡單思慮之後,葉浪便一把將眼前的陳誠抓起來。

一百八十幾斤的身體,被葉浪這麼抓著,居然就像是提著小雞崽子似的,一直走到了學校操場旁邊。

全校學生都看呆了,當然,這其中自然也包括陳誠的兒子陳存路。

陳存路看到自己父親被葉浪提著去了操場邊,他猛地站起身來,順手將自己屁股下面的椅子摸出來,直接朝著葉浪身後沖了過去。

只不過,還沒到葉浪旁邊,葉浪猛然的轉過身來,對陳存路怒吼道:「幹什麼?想造反是吧?難道還想打我?」

陳存路鋼牙緊咬,氣急敗壞的大聲罵到:「老子今天就是要打你,你識相的話將我爸快點放下!」

葉浪點點頭,見距離學生已經很遠,於是便將陳誠放下,然後對陳存路冷聲質問:「說,你到底做了什麼卑鄙無恥的事情?」

陳存路大罵道:「老子做了什麼事情要你管嗎?」

陳誠被葉浪剛才的舉動嚇怕了,他可沒想到,看上去其貌不揚的一個年輕小夥子,力氣居然這麼大。

所以,一直等葉浪質問陳存路的時候,陳誠還獃獃的站在原地。

葉浪見陳存路不願意說,於是便對緊隨其後趕來的白輝問:「這位大叔,你說說,你們兩個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輝氣的渾身顫抖,咬牙切齒的說:「我閨女,我閨女是咱們三中的學生,但是就在兩個月前,這個小癟犢子喊了一群社會上的小混子,非拉著我閨女出去給過十八歲生日。結果,他們將我閨女給灌醉了,那天晚上沒回家,而且一周前我們查出來,我閨女居然懷上了這個小癟犢子的孩子。」

聽到這裡,旁邊陳誠破口大罵:「你丫放屁,你說這孩子是我兒子的,證據給老子拿出來啊?」

「我女兒親口說的,那天晚上她喝醉之後,你家這小癟犢子帶她去了你們家,然後發生了關係。」

「靠,就算是發生了關係怎麼了?麻痹的,兩孩子都十八了,一起睡一覺怎麼了?」陳誠倒是沒有半點理虧的樣子,反倒是得意洋洋的質問。

葉浪算是聽明白了緣由,同時葉浪也知道,這種事情,壓根就沒有誰對誰錯。

你要說全都是陳存路的錯,這樣不合情理。畢竟白輝的女兒不去,難道陳存路還能將白輝女兒拽著去?當然了,就算是去了,白輝的女兒不喝酒,難道陳存路還能和那些小夥子強行灌酒啊? 只不過,就在葉浪不知道應該訓斥誰的時候,沒想到旁邊陳存路的話,瞬間將葉浪氣炸了。

陳誠話剛說完,陳存路這小子居然不知死活的衝上來,對眼前白輝冷聲道:「是啊,你女兒白曉娜可是老子硬逼著去的,你不服是吧?我還告訴你,嘿嘿,她剛開始不喝酒的,但酒水也是我們硬給灌下去的。」

聽到這番話,葉浪總算是知道什麼叫做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了。

奶奶個熊的,這簡直就是騎在人家脖子上拉痢疾啊。

而白輝,此時一張臉已經變成了青黑色。

狠狠盯著眼前的陳存路,鋼牙緊咬,雙拳緊握。

估計要不是剛才看到了葉浪的身手,現在肯定會衝過去和這王八蛋父子兩個人拚命。

葉浪打死都沒想到,天底下居然還有如此禽獸的畜生。

順著眼前陳存路打量了眼,葉浪冷冷的說:「你剛才說的可都是真的?」

陳存路冷笑了聲,略顯得意的說:「麻痹的,老子騙你幹什麼啊?我說的就是真的,還有,我知道你厲害,不過沒關係,從現在開始,老子不在你們這裡上學了,我不是你們這裡的學生,你厲害有毛用啊?難道你還能隨便毆打別人嗎?」

哪想到陳存路說完,陳誠看到葉浪並沒有直接動手,居然冷笑了聲,對自己兒子一字一句說:「孩子,你可千萬別害怕,我告訴你啊,這個學你還是好好上。今天我也看出來了,眼前這王八蛋,最多也就是打別人幾巴掌。哈哈,你看看你老子我的身體這麼棒,難道還害怕他打我幾巴掌嗎?」

葉浪氣的渾身發抖,但因為此時是在學校,所以葉浪終究沒有下死手直接將這兩王八蛋給打死。

但在葉浪看來,做了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要是不讓他們知道知道天底下還有王法這兩個字,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想到了這點,葉浪鋼牙緊咬,猛地沖了上去,狠狠一巴掌先招呼在了陳存路的臉蛋子上。

相比陳誠,陳存路的身體可要單薄很多了。

外加招呼陳誠的時候,葉浪並沒有用多大力氣,但是現在,葉浪手掌上的力度加大了不少。

一巴掌過去,陳存路就像是一片樹葉似的飄了出去。

好不容易掉在地上后,陳存路淚流滿臉的大聲喊道:「爸,這王八蛋一巴掌將我給打飛了啊!」

已經吃過葉浪一記耳光的陳誠,在看到自己兒子居然這麼不禁打后,他居然恨鐵不成鋼的狠狠瞪了眼自己兒子,氣呼呼的說:「你還算是我的兒子嗎?你老子挨了一巴掌都沒見被打飛,你居然……」

結果可想而知。

陳誠這話剛說完,沒想到葉浪便再次出手,直接一巴掌朝著陳誠的臉上打過去。

和剛才陳存路挨了一巴掌一樣,陳誠這個一百八十斤的漢子,被葉浪一巴掌也直接給打飛了。

摔倒在地上后,葉浪三兩步上前,盯著地上這兩人狠狠道:「你們說,你們知道錯了沒有?」

陳誠有點懵逼,摸了摸自己再次挨打的臉蛋子,嘴唇顫抖著問了句:「這怎麼可能啊?你手上,手上怎麼這麼大的力氣啊?」

葉浪冷笑了聲,一字一句說:「告訴你,老子還沒使出全部的力氣,如果使出身上所有的力氣,你的腦袋估計現在已經變成柿餅了。」

說完,葉浪又問了句:「你知道柿餅是什麼東西嗎?」

陳誠恐懼不安的看著葉浪,嘴唇微顫道:「你憑什麼打我們?我們是來給孩子開家長會的,王八蛋,你居然敢這麼對我,我今天和你拚命!」

陳誠說著,居然試圖掙扎著站起身來。

葉浪見狀,冷笑了聲,不以為然的說:「好啊,我今天倒是想要看看,你打算怎麼樣跟我拚命。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你真打算和我過不去的話,就算是在學校,我也會將你丫給弄死。」

葉浪說這番話的時候氣勢十足,別說是陳誠有些害怕了,就連學校所有聽到葉浪這話的學生,也都後背上冷汗直流。

陳誠好不容易掙扎著剛剛站起身來,葉浪居然轉過身,對旁邊白輝道:「姓白的,你也是沒出息。人家這麼欺負你們,你不會幹掉這王八蛋全家啊? 重生茶香滿星空 或者說你私下裡直接將這王八蛋老兩口子幹掉,剩下這個小癟犢子,你抓住之後關起來,一天打他幾次,直到打死為止不行嗎?你怕什麼啊? 異類皇子是公主 難道你還怕丟了自己這條老命不成?你一條命換他們三條命,這多劃算的事情啊?」

白輝直接傻眼了。

剛開始他看到葉浪收拾陳誠心裡還挺爽的,但是現在,當葉浪說完這話后,白輝心想這丫是老師嗎?

怎麼感覺,比混社會的那些混子還要心狠手辣啊?

而站在一側,捂著自己臉正在考慮怎麼反擊的陳誠,一聽到葉浪給白輝出的這種主意,他直接傻眼了。

「你……你敢!你要是敢動我們,我……我報警!」陳誠大聲喊道。

葉浪不管不顧,信誓旦旦的說:「到時候你都被人家給弄死了,你報警?你怎麼報警?你變成鬼報警嗎?麻痹的,見過王八蛋的人,沒見過你這麼王八蛋的人!氣死老子了,這要不是在學校里,老子保管將你給活埋了!」

陳誠也不傻,此時葉浪身上所展現出來的王者之氣十足。

他完全能看得出來,如果真的搞不好,到時候葉浪還真會讓白輝做出剛才所說的那種事情。

陳誠雖然是社會上的老混子,但是殺人放火的事情他還是不敢做的。

舔了舔自己乾澀的嘴唇后,陳誠急忙對白輝說:「姓白的,我告訴你啊,這件事情從此以後咱們一筆勾銷……」

聽到這話,白輝還沒說什麼,沒想到葉浪居然再次走過去一巴掌招呼在了陳誠的臉蛋子上,怒斥道:「王八蛋,你怎麼好意思說這話?還一筆勾銷,一筆勾你麻痹啊。你兒子今年十八歲了對吧?如果想活命的話,你現在立即送他去自首。要不然,老子明天就放火燒了你全家。」

陳誠徹底傻眼了,看著葉浪,忍不住顫聲問:「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啊?你這是老師應該說的話嗎?這裡是學校,你怎麼能這麼說話?」 葉浪都被氣笑了,看著陳誠,大聲罵道:「曹,你現在知道這裡是學校了?你現在知道我是老師了啊?剛才那會兒早幹什麼去了?你麻痹的,剛才不是很囂張嗎?繼續啊!」

陳誠這會兒哪裡還敢頂嘴啊,看著眼前暴跳如雷的葉浪,他心想這是從哪裡找來一個二百五,居然當上了老師。

就這種素質的人如果能當老師,那自己起步也能當老師了嗎?

心裡這麼想著,陳誠咬著牙說:「好,我走,我現在帶著我兒子走還不行嗎?」

葉浪直接上前,一把拽住了陳誠,大罵道:「走?你走哪兒去?奶奶個熊的,老子剛才說話你當放屁了是吧?老子對你怎麼說的?我讓你報警,讓你帶著你兒子去自首,你聽見了沒有啊?」

說著,葉浪忍不住,又給了陳誠一腳。

這時候,沒想到剛才被嚇傻了的陳存路連忙大聲吆喝著說:「爸,你快點給狗哥打電話啊,讓他過來啊,你不是和狗哥關係很好嗎?」

一聽到這個,葉浪真恨不得一巴掌呼死陳存路。

都到這個份上了,這小癟犢子居然還打算叫人。

這不是活得不耐煩了是什麼?

腦海中這般思慮的時候,葉浪回過頭,朝著正在往這邊觀看的學生還有一部分家長望了眼。

他想了想,反正事情已經鬧到這種地步了,還不如自己殺雞儆猴,徹底掌控學校的局面。

「麻痹的,你打算叫人是吧?行,你現在叫人,叫不來你就是我兒子。」葉浪說著,也掏出了手機。

畢竟,自己中午的時候給龍魂打電話讓龍龍去收拾那三個小混子的,如果這個叫狗哥的已經被龍龍幹掉了,那可就沒得玩了。

陳誠看到葉浪在打電話,他鋼牙緊咬,擦掉了自己嘴角的血漬,然後便直接撥通了狗哥的電話。

狗哥,也就是白天胡國兵所說的二狗子。

和辛辰那種依附在許氏集團的混子不同,二狗子,純粹就是社會上的渣滓,人群里的敗類。這種人,放在衣服裡面那就是臭襪子,擱在鞋子裡面就是臭拖鞋,就算是丟在馬桶裡面,那也不可能成為一坨漂亮的屎。

話說龍龍這邊,在接到了龍魂的消息后,他這幾天調查案子早就膩歪的不行了。

現在有如此良好的出門玩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會這麼輕鬆錯過?

因此,剛接通電話,龍龍便直奔著三中附近過來。

從計程車上下來之後,龍龍先去了商店,買了一張a4紙,在上面寫了黑哥,二狗子,豹子頭王八蛋后,別直接貼在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然後,龍龍便兩手背在身後,在這三個人所掌控的三中附近開始轉悠。

正如龍龍所想的那樣,他剛轉悠了不到十分鐘時間,一群人便將他直接圍了起來。

他正在詢問這些人是誰的手下,沒想到另外一群人也來了。

然後,也就二十分鐘不到,豹子頭,黑哥,外加二狗子總共四五十個人,全都到場。

這可樂壞了龍龍,看到這些人全都這麼給臉,以這麼快速度來找他,他滿臉堆笑,詢問清楚這三個人分別是誰后,於是便帶這群人去了一個沒人的地下停車場。

這些人也巴不得龍龍找個沒人的地方,因為沒人的地方,他們哪怕是將龍龍給打死了,也不會有人出面作證。

可是讓這些人沒想到的是,當他們剛剛到了地下停車場,一行人正準備出手的時候,龍龍卻先出手了。

短短不到兩分鐘,總共倒下去了二十幾個人,剩下三十幾個人看著站在中間,滿臉賤笑的龍龍,他們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樣。

「怎麼樣?現在還來嗎?」龍龍開口,笑呵呵的問了句。

這種情況,還來什麼啊?誰都知道現在來就等於是找死。

就連黑哥還有二狗子以及豹子頭三個人,也都是這麼想的。

所以在面對龍龍詢問的時候,黑哥最先開口,對旁邊豹子頭道:「豹哥,我覺得還是您來吧,您叫豹子頭,我想肯定能收拾眼前這條瘋狗的。」

瘋狗這兩個字剛出來,龍龍便直接衝過去,一巴掌招呼在了黑哥的臉上。

黑哥原地轉了幾圈,好不容易站住腳后,龍龍罵罵咧咧的說:「麻痹的,你才是瘋狗,你全家都是瘋狗!」

黑哥終究是社會上瞎混過一段時間的人,所以在聽到龍龍這話后,黑哥冷哼道:「哼,你王八蛋,你居然敢動手打我,看我……」

話還沒說完,黑哥攥緊了拳頭,正準備走過來對龍龍出手的時候,龍龍卻再次提前出手。

先撲過去,一把抓住了黑哥的衣領。緊接著,龍龍便伸出自己軟綿綿的手掌,啪啪的朝著黑哥臉上打去。

「我就動手了,怎麼了?」

「啪!」

「看你怎麼了?」

「啪!」

「麻痹的,還手啊?」

「啪……」

就這樣,龍龍不知道招呼了黑哥多少巴掌,直等到龍龍撒開手,黑哥徹底懵圈,身體重重的倒在地上之後,龍龍方才走過去,一口唾沫星子啐在了黑哥旁邊,有些失望的說:「本以為這是個王者,沒想到原來是個弱雞,真是掃興。」

這話剛落地,龍龍便將目光對準了眼前的豹子頭。

豹子頭兩條腿這會兒和麵條一樣,看著面部全非的黑哥,他心想就自己這身板,如果被眼前這王八蛋這麼收拾,自己明天估計就要入土為安了。

想到了這點之後,豹子頭連忙跪在地上,哽咽著說:「這位大爺,我們到底什麼地方得罪你了啊?你現在這麼對我們,你良心何安啊?」

龍龍嘿嘿笑道:「抱歉,你們沒得罪我。」

「既然我們沒得罪你,那你為什麼還要對付我們?」嘴上這麼詢問,但豹子頭心裡卻是在想,奶奶個熊的,老子是陪你奶奶睡了一晚上,還是將你家孩子給扔進井裡去了?犯得著你大街上挑釁我們,然後收拾我們嗎?

面對詢問,龍龍略顯無奈的笑著說:「雖然你們沒得罪我,但是你們得罪了三中的學生。」

豹子頭都愣住了,他打死都想不通,他們之前可是三中學生的老大啊,現在,怎麼還會有人跑出來為這群學生出頭啊?

再一想,豹子頭哽咽道:「上次欺負那個姑娘的是二狗子的手下,這和我還有黑哥沒關係啊。」 龍龍不耐煩的說:「你別這麼多廢話了行嗎?反正就是你得罪了三中的學生,來吧,我們繼續玩。」

看到龍龍又一次擺開了架勢,二狗子膽戰心驚,他朝著自己身後剩下為數不多的幾個兄弟望了眼后,然後便慢慢朝著人群後面移動。

到了距離龍龍五米開外的位置,二狗子心想自己終於安全了,於是便大喊道:「跑啊!」

聽到這話之後,二狗子身後的這幫小子紛紛撒丫子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狂奔過去。

就在此時,龍龍從自己口袋裡掏出來下午買回來的幾個大棗,捏在手裡,直接朝著二狗子等人丟了過去。

瞬間,哭喊聲和哀嚎聲加大了不少。

龍龍見狀,冷笑了聲,對眼前這幾個人帶著幾分無奈道:「我說你們跑什麼啊?我又不是魔鬼!」

這群人聞言,心裡暗想,你雖然不是魔鬼,但比魔鬼還要嚇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