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新朋一聽,頓時眼睛再度一瞪,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了一般,無比驚悚,惶恐的低頭看向了自己身上的虎靈盾。

這一看,林新朋整個人都是猛的一晃,眼球都瞪的圓鼓鼓的,彷彿隨時都要從自己的眼眶裡跳出來一般,只見命器級別的虎靈盾上竟然裂開了好幾道口子。

「這,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林新朋瞪著眼睛,驚恐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這可是命器級別的防禦寶貝啊!連這第二關最強大的陳青都無法破開的寶貝啊!

可現在,竟然當不住一名天命之境小子的一拳?

「誰若是再敢擋老子的路,我便讓他如同那虎靈盾一般!」

林逸咬著槽牙,無比猙獰的怒吼道。

而後,收起仙器級別的拳套,便大步流星的朝著前方走去。

「嘩嘩!!!」

眼前恐怖的人群,此時卻一個個彷彿見到了魔神一般急忙緊張,驚恐的退到了一旁,讓出了一條足足有五六米寬的大道。

而林逸,跟楚紅兩人,則大步流星的朝著前方走去。

「林逸,你該死,竟然敢殺我陳家的力王,跟族中子弟,今天我要你死!」

一道怒吼驟然響起。

而後。

只見遠處的天際上,竟然出現一群氣息彪悍的強者,聯袂急速飛奔而來。

「那,那是陳家的家主陳青,跟陳家的子弟!」

「哈哈,這次林逸要倒霉了,他再強大,難道還能夠憑藉一己之力抗衡整個陳家不成?」

被驚呆的眾人一聽,紛紛瞪著眼睛無比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林逸不死,便是他們一生之中的夢魘,而且,那些損失的東西,也永遠別想拿回來了,可以說,在場沒有一個人希望林逸活下去的。

「陳家主小心,這小子,實力恐怖,剛剛一拳破了我的虎靈盾!」

林新朋見狀急忙飛到了陳青的面前,緊張的說道。

「什麼?你說真的?」

陳青一聽,頓時面色一變,虎靈盾的威力有多恐怖,他可是親自體會過的啊!便是他也無法做到一拳破開虎靈盾啊!

「你自己看!」

林新朋一把扯下碎裂的虎靈盾,直接遞到了陳青的面前,一臉無奈的說道。

「嘶!!!!」

陳青倒吸了一口氣,心情頓時沉入了谷底之中。

「少爺,王家子弟到了!」

一道驚呼聲驟然響起,隨後精銳盡出的王家子弟,也紛紛從遠處沖了過來。

王莽一看,頓時面色大喜,身形一晃,便衝天而起,眸光明亮迫人,橫掃眼前的眾人,大聲的咆哮道:「我乃是王莽,林逸林少,乃是我王家的座上賓,今天,誰要是敢動林少,便是跟我王家為敵!」

王莽說完,一把抽出了佩劍,其他人王家子弟見狀,也紛紛抽出了隨身攜帶的佩劍。

殺機宛如呼嘯的寒風,瞬間席捲整個亂葬崗,使得空氣都變得無比的壓抑沉重起來,每個人的心頭更像是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難受。

「誤會,誤會,我今天前來是感謝林少的。」

陳青面色一變,急忙伸著脖子,無比緊張的解釋道。

「來感謝的?」

這下不但眾人愣住了,便是林逸都愣住了啊!

這尼瑪殺氣騰騰衝過來了,你竟然說是來感謝的?

「呵呵,林少,我陳青在這裡對天發誓,此生,絕對不找林少的麻煩,而且,從今天開始,整個林家以林少為尊!」

陳青直接豎起三根手指,無比緊張驚動的大叫了起來。

林逸在不過是神威之境的時候,就能夠傷到陳力王,現在不但進入天命之境了,更是斬殺了陳力王,最恐怖的是林逸的力量,一拳能夠把虎靈盾這樣命器級別的防禦至寶轟的炸開。

他陳青做不到,而且,他也擋不住如此恐怖的力量。

再加上在,這次王家是鐵了心的要維護林逸,本來少了陳力王這個絕頂強者之後,陳家的戰鬥力就已經大幅度的降低,如果再同時招惹了林逸跟一直虎視眈眈的王家,陳家第二關第一的名頭是鐵定保不住了。

甚至,他們今天都會死在這裡,可現在不同了,他對天發誓,陳家不但不會招惹林逸,反而唯林逸馬首是瞻,那麼,以後在整個第二關,任何人想要動他們陳家,都必須要考慮到林逸的面子。

不得不說這陳青能夠成為第二關第一家族的家主,這心思的確恐怖到了極點,明明是恐怖到了極點的一場危機,可現在卻變成了一樁天大的機緣,只要林逸點頭,他們陳家以後依舊還是這第二關的第一家族。 當然,這一切還需要看林逸的意願如何,否則,他的算盤打的再響,也沒有任何意義。

拚命朝著陳青衝過去的林新朋傻眼了,這你他嬢的在玩兒什麼?不是來報仇的嗎?這調轉槍頭的速度也太快了一點啊!

以至於此時林新朋站在天空上,竟然有種站在燒烤架上的感覺,難受啊!窘迫啊!根本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這完全就是老鼠鑽進風箱里,兩頭受氣啊!

便是林家的子弟都同時愣住了,一臉的茫然啊!這尼瑪陳家也太不要臉了啊!好歹也是第二關的大家族,現在,竟然說變臉就變臉了。

王莽也愣住了,這尼瑪之所以把整個王家的精銳都帶過來,為的不正是痛打落水狗嘛!這下好了,落水狗弄不好要變成自己家的親戚了啊!

萬籟俱靜之中,林逸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陳青的行為顯然也超出了他的預料,不過,跟聰明人在一起辦事兒,倒是可以省卻他不少的麻煩,而且,當眾發誓,除非陳青不想活了,否則,是絕對不會違背自己今天的誓言的。

修行者,講究的是念頭通達,只要曾經說過的話便一定會做到,否則,等待他們的便是心魔,災難,這一點,幾乎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他相信陳青沒有這麼大的膽子。

「罷了,既然你這麼聽話,我便給你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吧!」

林逸輕飄飄的說道,那口吻,彷彿讓成陳青活下去,是一件多麼寬宏大量的事情一般。

「多謝林少大恩!」

陳青一聽,急忙跪在地上,對著林逸無比恭敬一拜。

「瑪德,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這也太瘋狂了啊!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陳家的家主竟然會跪在一個天命之境的強者面前?」

周圍,之前被林逸洗劫過的修士,全部都傻眼了,一個個如遭雷擊,怔怔的嘀咕道,實在是這件事兒太讓他們無法接受了。

這就好比,一個帝王,他突然跪在了一個農民的面前,仰天大呼,要把自己的帝王位讓給農民,讓這個農民當他的主人一樣,這簡直就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

可現在,這偏偏無比荒謬的事情卻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給我跪下,見過林少?」

陳青見陳家的子弟,竟然還在愣著,不禁眸光一寒,陰沉的怒吼道。

陳家子弟一聽,紛紛身體一抖,急忙恭敬的跪在了地上。

「吾等見過林少!」

聲音整齊有序,宛如浩浩蕩蕩的黃河從眾人的頭頂上奔騰而過一般。

「好了,我還有事兒去秦家就先走了。」

林逸說完,扭頭看向了周圍一個個還處於震驚之中的強者,咧嘴獰笑道:「諸位如果對我林逸有什麼不滿,可以隨時找我報仇!」

眾人一聽,身體一抖,面色恐懼的訕笑了一下,開玩笑,沒有陳家他們都未必能夠搞定林逸,更何況,現在林逸還把陳家這個無比恐怖的存在收下了,他們去招惹林逸,這不等於是找死嗎?

「不敢!」

數千名強者,紛紛面色訕訕說道。

林逸見狀,也懶得再墨跡了,直接朝著秦家的在第二關的拍賣會而去,他必須要儘快查明秦嵐的情況,萬一真的是被殘魂奪舍,他也好想辦法救下秦嵐。

「呼呼,陳青,你果然是梟雄本色啊!」

王莽的聲音冷漠的響起,這次他們王家可是一點好處都沒有撈到啊!

可陳家卻不然了,這麼一跪,只是少了一個陳力王,可是卻多了一個超級強者林逸啊!

以後,在這第二關,他們王家也算是徹底喪失了跟陳家抗衡的資格,不過萬幸的是他跟林逸之間倒也說的上話,否則,這次第二關的四大家族怕是要倒霉了。

「陳,陳家主,我,我該怎麼辦?」

林新朋傻眼了,恐懼十萬分的盯著陳青質問道。

「王家交好,林家滅族!」

林逸雄渾響亮的聲音驟然從遠處傳來。

「什麼?」

林新朋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整個人的膽囊都彷彿要炸開了一般。

不過王莽倒是面色一喜,「老子之前的懷柔政策還是起了作用啊!」

「從今天開始,在這第二關,誰敢動林少,便是跟我陳家為敵!」

陳青眼睛一瞪,盯著林新朋怒吼道,滅了林家,他們倒是也能夠得到不少的好處,最主要的是,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林逸不死,他們陳家就算是大門敞開,也絕對沒有人有膽子進去拿一針一線。

「從今天開始,在這第二關,誰敢動林少,便是跟我王家為敵!」

王莽也盯著林新朋獰笑了起來。

而後。

兩人就像是商量好的一般,同時朝著林新朋走了過去。

「你……你們不能這樣,我們同屬四大家族,應該相互扶持啊!」

林新朋哆嗦的說道,四大家族,他墊底,不管是高高在上的陳家,還是底蘊雄厚的王家,可都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殺!!!」

一聲怒吼,宛如驚雷炸響。

而後,一場大戰瞬間開啟。

那些被林逸洗劫一空的強者,雖然心中不滿,卻也不敢再多說什麼,林逸已經成為了盤踞在九天之上的神龍,而他們這些人,從今以後,只能仰望這條恐怖的巨龍,至於辛辛苦苦在礦坑之內搞到的東西,這輩子怕是別想拿回去了。

秦家在第二關的拍賣會,明顯比第三關的要奢華大氣太多,整個拍賣會最少有四個足球場大小,而且通體都是金色建築,一眼望去給人一種無堅不摧,奢華到了極致的感覺,站在門口的守衛,實力也比第三關的恐怖許多,赫然,是兩名天命之境後期的超級強者。

要知道,能夠達到天命之境後期的都是一些天才級別的存在了,畢竟離那天龍之境,也僅僅只差一步之遙而已,可在這裡,卻用來看門,可見秦家的底蘊是何等的恐怖。

「站住!」

兩名守衛,盯著林逸面有倨傲之色,冷冰冰的呵斥道。 「我是來找秦嵐的,麻煩二位通報一聲!」

林逸看著兩名守衛,淡淡的說道,雖然不喜他們那高高在上的態度,不過卻也沒有開口計較,這二人,雖然只是天命之境後期的境界,不過能夠在這裡看守門戶,也算是秦家的底細了,他倒是不想為難二人。

「*的?你是那個家族的弟子?」

兩人一聽,林逸竟然是來找秦嵐的,這面色倒是稍微好看了一些,秦嵐那高挑杏乾的樣子,可是整個崑崙虛內不少女生的女神,來找她的人可不在少數,而且多都是一些富家子弟,他們還真不敢太過放肆。

「來找嵐嵐的?你是什麼人?哪個家族的?」

突然,一道無比囂張跋扈的聲音,驟然在拍賣會內響起。

一群五六名強者,簇擁著一名身穿白袍,面色有些蒼白的清瘦男子,緩緩從裡面走了出來,雖然他衣服華貴,不過長得倒是不怎麼樣,頗有幾分老鼠成精了的樣子。

「哎吆,秦風少爺,您出來了啊!」

兩名看守大門的天命之境強者一看,頓時面色大變,宛如見到了什麼極為恐怖的存在一般,急忙上前一步,盯著秦風恭敬的行禮道。

可秦風卻彷彿沒有聽到一般,那細長陰險的眸子,反而落在了林逸的身上,冷冰冰的嘲諷道:「看你穿著普通,到不像是什麼家族子弟啊?本少剛剛問你話,你可曾聽到?」

「不錯,我的確不是家族子弟,這跟我找秦嵐有什麼關係?」

林逸眉頭微微一皺,心裡有些不樂意了,冷冰冰的反問道。

秦風一聽,頓時樂了,「吆喝,還不服氣呢,區區天命之境,是不是以為自己無敵第二關了啊?」

「哈哈,這小子,怕是沒有見識過什麼是真正的強者吧!」

「就是,連我們秦家看守大門的用的都是天命之境後期的強者,你這點實力,算的了什麼?」

「可不是,這可是我們秦風秦少,乃是秦嵐小姐最親密無間的表哥,你見到了還不趕緊下跪?」

跟在秦風背後的那些隨從,紛紛咧嘴盯著林逸嘲諷了起來。

在這崑崙虛內,一切都是看自己的實力,看自己的拳頭說話。

這林逸的境界一目了然,他們自然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算了,你看他老實巴交的,何必欺負人呢。」

秦風打斷了下人的嘲諷,隨後雙腿微微岔開,咧嘴玩味的冷笑道:「本來呢,本少是看你非常不爽的,不過,你這麼一點微末修為,能夠找到這裡,我看也不容易,這樣好了,本少今天大發慈悲,給你一個進去的機會,跪下,從這裡爬進去吧!」

「哈哈,秦少,您實在太敞亮了。」

「可不是,還專門兒為這小子開一條路,您簡直就是那救苦救難的活菩薩啊!」

「哈哈,秦少不愧是我秦家的少爺,頗有上古大仙的風範啊!」

一名名隨從一看,也是一臉激動的大笑了起來,顯然,以前沒少做這種欺負人的事兒。

林逸眸光陰沉了下去,他給了秦風機會,只可惜,這秦風貌似並不想把握,當即冷冰冰的呵斥道:「滾開,我只想見秦嵐,並不想傷人。」

「什麼?

正在哈哈大笑的眾人一聽,全部傻眼了。

一名天命之境的小子,竟然對著一群天龍之境的小子,叫囂他不想傷人?

「咳咳,小子,我剛剛沒有聽清楚你說的什麼,要不,你重新再說一遍?」

秦風伸著腦袋,盯著林逸詫異的問道。

「我說滾開,我只想見秦嵐,並不想傷人。」

林逸再度面色陰鷙的呵斥道。

「瑪德,給我打斷他的腿腳,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了啊?」

秦風一聽,神情瞬間變得猙獰起來,手臂一揮,齜牙咧嘴的就咆哮了起來。

「瑪德,讓我秦勇來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竟然敢在我們秦家大門口叫囂!」

秦勇怒吼一聲,揮拳就朝著林逸砸了過去,天龍之境的氣勢,同樣恐怖到了極點,瞬間就引起了周圍不少人的注意。

林逸見狀冷哼一聲,抬腿就是一腳,快的簡直如同幻影一般,狠狠的落在了秦勇的小腹上。

「砰!」

秦勇倒飛出去,重重的砸在了背後拍賣會的牆壁上,當場脖子一歪,竟然昏死過去了。

「嘶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秦風背後的隨從全部都傻眼了,秦勇,那可是他們之中戰鬥力比較恐怖的一個存在,而且,他又是先出手的,可現在,竟然直接被林逸一腳踹的飛了出去。

那豈不是說林逸的速度快的秦勇來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否則,怎麼可能不去抵擋林逸的攻擊,而任由自己被踹出去呢?

后發先至,這必須在實力超過對手的情況相下才可,可現在呢?林逸明明就只是一個天命之境的小子而已啊!

「瑪德,你們幾個給我一起上!」

秦風一看,也是怒了,再度咬著槽牙怒吼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