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能管,那我能不能管呢?」

林逸的聲音驟然響起,拉著海琳娜一起從人群中擠了出來,盯著江靈兒淡淡的笑道。

一聽到那無比熟悉的聲音,江靈兒頓時身體一顫,一直冷的宛如冰山一般的眸子里也浮現了一抹淡淡的銀光,隨後冷哼一聲,咬著銀牙倔強的盯著林逸質問道:「你是我什麼人?我為什麼要被你管?」

「呵呵,我,是你的男人!」

林逸直接走上前,猿臂一把落在了地上的柳腰上,隨後微微用力一帶,身輕如燕的江靈兒便直接朝著林逸的懷裡倒了過去。

江靈兒一看,急忙抬起手臂抵在了林逸的身上,冷冰冰的呵斥道:「我可沒有答應,再者,你旁邊的那個大洋馬怎麼辦?」

海琳娜一聽,也不生氣,笑呵呵的走了上來看著江靈兒說道:「我是他的老婆,將來你也可以是,反正,你心裡應該也清楚,既然喜歡上了這樣的人,就不可能獨享。」

江靈兒一聽,神情微微一怔,倒是沒有想到海琳娜竟然會說出這番話來,當即冷冰冰的怒哼道:「我可沒說我喜歡他!」

「咯咯,你我都是女生,你的眼睛我看的出來,只有真正的喜歡他才會那樣,其實有一段時間我跟你一樣,想去找他,可是又不知道他在哪裡,有一肚子話的,可是卻不知道找誰說,那段時間,我甚至感覺自己都活不下去了,接受吧!跟著你的心走,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是很開心的。」

海琳娜用流利的華語,看著江靈兒勸說道。

「瑪德,拼了!」

狀元郎,你有喜了 林逸一咬槽牙,整個人直接啃了上去。

「嗚嗚……林逸,你大爺的啊!」

江靈兒一張臉瞬間紅的就像是要滴出血了,她哪裡能夠想到林逸竟然如此兇殘,直接就啃上了呢,當即,粉拳宛如雨點一落密集的落在了林逸的身上。

只可惜,便是天龍之境強者的拳頭落在林逸身上,他也不當回事兒啊!更不用說只是區區一個小女子了。 一翻粉拳捶打不但沒有讓林逸停下,反而還激起了林逸的凶性。

「林,林少,您回來了?」

一旁的劉海眼睛瞪的圓鼓鼓的,盯著林逸不敢置信的尖叫了起來。

「林逸?那個林逸?」

周圍有人好奇的問道,畢竟劉海跟江靈兒那可是出了名的好朋友,在圈子裡也有不小的人氣,讓他如此震驚的時候,眾人還不曾見過呢。

「車神,那個創造紀錄的車神,他就是天鵝山紀錄的創造者林逸?」

突然,有一個比較喜歡賽車的年輕人,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

「什麼?天鵝山的車神?」

眾人一聽,同時都愣住了,隨後,便是一道道激動的聲音驟然響起。

「我的天啊!他就是車神?」

「我去,真的霸道啊!不但帶了大洋馬過來,這節奏是連靈兒女神都拿下的意思啊?」

「真的是我的偶像,太帥了,太帥了,他就是華夏,乃至全世界第一車神啊!」

一道道驚呼聲讓馬可的面色陰沉的可怕,他可是國際上出了名的賽車高手,可現在,竟然沒有一個人認出他來,反而都被林逸吸引了目光,當然,最重要的是他讓他砰然心動的女生,竟然在林逸的懷裡,這簡直讓他恨欲狂啊!

「該死的小爬蟲,你滾開!」

面色陰沉的馬可直接上前一步,抬起那毛茸茸的大手就朝著林逸的肩膀上抓去,他身材高大魁梧,倒是從來沒有把華夏男人放在眼裡過。

「你做什麼?」

劉海一看,急忙上前一步,擋在林逸的背後,盯著馬可憤怒的質問道,別人不清楚林逸的背景實力,他劉海卻多少知道一些,特別是最近林逸做的那些事情,簡直讓高層震驚,他們劉家也多少聽到了一點風聲。

如果這馬可不小心觸怒了林逸,很可能會導致整個天鵝山上的人都跟著倒霉,畢竟現在林逸在很多人的眼中幾乎就是魔頭的代名詞啊!根本招惹不得。

此時,林逸似乎也有所感應,放開了小臉紅撲撲的江靈兒,嘴角噙著壞壞的笑意看著江靈兒認真而霸道的說道:「你現在已經被我蓋章了,以後便是老子的女人。」

「哼!你說的不算!」

江靈兒小臉紅的就像是蘋果一般,撅著杏乾的小嘴,盯著林逸,一臉不滿的冷哼道。

「咋地,還想要再蓋一次章?」

林逸看著宛如小老虎一樣的江靈兒,忍不住抿嘴壞壞的威脅到。

「你……」

江靈兒一聽,美眸輕輕的閃爍了一下,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最終還是不敢再說什麼了,萬一真的再被林逸蓋一次,那她這個女車神,以後可就要成為笑話了啊!

「好了江小姐,以後啊!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聰明的海琳娜見狀,急忙上前挽住了江靈兒的胳膊,熱絡的笑道。

江靈兒嘴巴動了一下,最終卻是沒有在開口說話。

「你對我有意見?」

林逸扭頭抬手抓住了馬可砸向劉海的手臂,淡淡的冷笑道。

「砰!」

一聲巨響,馬可那恐怖有力的拳頭直接砸在了林逸的手掌心上。

可如馬可所預料那樣林逸發出一聲慘叫,咯噔噔後退的畫面卻沒有出現,反而是他,只感覺自己的拳頭彷彿被一隻銳利的鷹爪死死的抓住了一樣,一股恐怖到了極致的力量,痛的他整個人都忍不住慢慢的往下蹲去。

「小子,你放手,我可是流光車神馬可,這次更是受邀前來龍江市參加稍後的比賽的,你若是敢招惹我,你們的上司不會放過你們的。」

馬可下蹲,盯著林逸憤怒的咆哮道,他感覺自己的胳膊好像隨時都會斷掉一樣難受。

「什麼?他就是赫赫有名的流光車神?」

「我了個去,沒想到這麼出名的流光車神竟然這麼慫啊!」

一道道玩味的聲音驟然響起。

馬可的那些隨從一看,馬可竟然被林逸拿下了,一個個也頓時怒了,紛紛從機車旁邊抽出了一根銀色的棒球棍,指著林逸呵斥道:「小子,你馬上放了馬可,要不然後果是你承受不起的。」

「不錯,馬上放了馬可要不然,今天整死你!」

「我告訴你,馬可可是國際著名的賽車手,他的手如果被你弄出了什麼問題,那個後果你承受不起。」

天鵝山上龍江市的本地華夏人一看,也頓時不樂意了,紛紛上前一步,站在了林逸的背後,指著馬可的隨從猙獰的呵斥道。

「你們這群狗東西,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竟然敢在這裡撒野?」

「不錯,一群傻比玩意兒,今天,要是動手,老子保證你們都走不出天鵝山。」

一眾賽車手紛紛怒了,指著馬可的隨從就呵斥了起來。

「嘩嘩!!!」

一陣陣急催的腳步聲驟然響起,周圍幾十名賽車手同時圍了上來,大家畢竟是華夏人,此時見到林逸被西方人欺負,還是有一些正義感的。

上一秒,還牛哄哄的馬可隨從一看,一個個頓時面色驟變,這種情況,他們就算是被打傷了,恐怕也是白打的,畢竟法不責眾這個道理,不管在那個國家都是一樣的。

現在這裡可是足足有幾十號子人,一旦動起手,你說的清楚是那個人打的你嗎?

馬克一看,心情也是一沉,歪著腦袋,盯著林逸呵斥道:「小子,咱們都是賽車手,你敢不敢跟比一場?」

緋紅法典 「比賽?」

林逸神情一怔,倒是沒有想到馬可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跟他林逸比賽,這不是找死嗎?

「不錯,比賽,輸了的一方,留下自己的眼睛。」

馬可咬著槽牙,咧嘴,神情無比猙獰的怒吼道。

「你確定要玩兒這麼大?」

林逸樂呵了,他還真沒有見過這麼著急找死的人呢,跟他林逸比賽就算了,竟然還敢賭上自己的眼睛。

「林逸,答應他,跟他比!」

「不錯,跟他比,千萬不能慫啊!」

剛剛支持林逸的那些華夏機車愛好者見狀,紛紛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 現在,林逸代表的可是他們整個天鵝山上的所有機車愛好者,這要是輸了,那可就代代表著整個華夏輸了啊!

這個後果在場眾人接受不了!

「你敢不敢?」

馬可見林逸竟然陷入了遲疑之中,不禁越發得意的大笑道,在賽車方面,他還真沒有怕過誰。

「呵呵,既然你想要把眼睛留在這裡,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林逸淡淡一笑,鬆開了馬可毛茸茸的拳頭,神情高傲的冷笑道:「你說吧!怎麼比。」

「哈哈,好,沒想到在龍江市竟然還能夠遇到你這麼有骨氣的人,從這裡上山,然後下來,誰用的時間少,誰勝。」

馬可眼睛微微眯起,一臉兇殘的盯著林逸冷笑道。

「好,我答應了!」

林逸淡淡一笑,隨後扭頭看著正聊的火熱的江靈兒跟海琳娜笑道:「要不要一起去?」

「什麼?」

眾人一聽,皆是神情一怔啊,一起去?

「他難道是個水貨?根本不懂得塞車?」

天鵝山上的華夏人全部傻眼了,塞車兇險萬分,多一個人,在過彎道的時候都可能會出大問題的,更不用說,現在林逸還帶著兩個人,而且他的對手還是在國際上都威名赫赫的流光車神啊!

「瑪德,這次完蛋了,不是說林逸也是車神級別的嗎?」

「我靠!現在看來,多是以訛傳訛啊!帶著兩個人,這是去比賽嗎?這怎麼可能贏?」

眾人全部都是一臉頹廢的抱怨道,甚至很多人看向林逸的眼神兒都變得惡毒起來,畢竟林逸輸了,他們跟著也是顏面無光啊!

「靈兒女神,您美若天仙可千萬不能冒險啊!」

「對對,千萬不能冒險,千萬不能冒險啊!一旦出了什麼事故,那可是咱們龍江市的一大損失啊!」

眾人見狀,只能紛紛扭頭開始勸說江靈兒,希望江靈兒能夠拒絕林逸。

可下一秒,一陣絕望之感卻驟然浮上心頭。

「好啊!我陪你走一趟,如果你能夠在帶著我們兩個人的情況下,還可以贏了這個讓人討厭的馬可,我就當你的女朋友!」江靈兒抿嘴,盯著林逸淡淡的淺笑道,這一笑,簡直有如一朵玫瑰花驟然在黑夜之中綻放一般,簡直說不出的美麗,看的林逸神情都是微微一怔。

這丫頭,身段模樣本來就是一等一,曲線也誇張到了極致,可她卻偏偏喜歡穿緊身的皮衣皮褲,那東西簡直就把她的魅力放大了無數倍,這一笑,便是林逸都是忍不住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心裡更像是長了草一樣的搖擺不定。

「我當然也相信我的男人,我也去!」

海琳娜同樣抿嘴,優雅大方的淺笑道,在她的眼裡,林逸那可是天上的神仙,那可是能夠追風的男子,贏區區一個馬可又有什麼難度呢?

「瘋了,這都瘋了,竟然帶兩個人,這要是都能贏,老子給你們表演一個當眾吃屎!」

有人承受不住林逸這瘋狂的舉動,直接扯著嗓子大吼了起來。

可馬可等人卻是一臉的激動啊!林逸如此囂張託大,他們倒是可以減少許多的擔憂啊!

「好,沒想到在華夏竟然還能夠遇到你這有膽色又長得帥氣的男人,我喜很歡,現在準備開始吧!」

馬可生怕林逸反悔,急忙拍了一記馬屁,笑呵呵的說道。

「靠,完了!」

龍江市本地的公子哥們一個個都是一臉的絕望之色。

林逸淡淡一笑沒有解釋什麼,直接走到不遠處把自己的哈雷騎了出來,朝著比賽的*走去。

一分鐘后。

馬可神情高傲,也騎著自己的機車囂張跋扈的衝到了*,可當看到*上騎著哈雷的林逸,馬可的臉上頓時浮現了一抹濃濃的詫異,震驚之色。

「是你?在市區飆車的人是你?」

馬可瞪著眼睛,無比驚恐的尖叫道,當時,林逸的車速可是恐怖到了極點啊!以他現在騎著的這輛車,想要追趕林逸怕是力有不逮啊!

「可以開始了嗎啊?」

林逸反問道。

「不行!」

馬可咬著槽牙,神情無比慌張的呵斥道。

「嗯?怎麼回事兒?」

劉海等人全部都愣住了。

「你又想怎麼樣啊?」

林逸沒好氣的看著馬可質問道。

「你的這輛車經過改裝了,你用這個比賽對我不公平,你應該騎我給你準備的車。」

馬可面色緊張哆嗦的說道。

「什麼玩意兒?你給準備的車?你怎麼不直接讓他認輸算了呢?

「就是,他嬢的要是這麼個比賽規則,你信不信,老子都能夠拿到世界冠軍了?」

周圍的賽車手一聽,頓時都不恥的嘲諷了起來,這不是開玩笑嘛!

賽車比賽,最重要的當然是車了,怎麼可能騎別人給準備的車呢?這可是一向十分危險的運動,如果車輛稍微有點問題,或者被人動了手腳的話,隨時可能會死人的。

便是世界級的冠軍,他也不敢隨便開別人的車啊!更不用說是比賽了。

馬可一聽,也是面色微微一變,神情顯得有些尷尬,他也是職業賽車手,自然明白自己剛剛提出的條件有多扯淡了,只是,這次的賭注也實在太大了,如果不能讓林逸換車的話,他實在有些不放心啊!

「林逸,他們的機車都不錯,你可以從他們之中隨便挑選一個,否則,這次比賽我拒絕參加!」

馬可深吸了一口氣,指著自己背後隨從的機車,盯著林逸無比緊張的說道。

林逸見狀,淡淡一笑,說道:「不知道哪位願意把機車借給我一用呢?」

「林逸,你大爺的,你現在可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你代表的可是龍江市的機車界!」

「不錯,這種條件怎麼能答應呢?你不怕丟人我們還怕丟人呢?

「就是,大不了不比了,反正這次是他們先耍賴的。」

一名名年輕人一聽,林逸連這種條件都能夠答應,簡直要氣死了,紛紛瞪著眼睛咆哮了起來。

林逸很恐怖,可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知道他的恐怖,畢竟就算是劉海,也只是隱約聽到一些消息而已。 那些不過是在龍江市小有資產的富二代,就更加的不堪了,便是他們的老子也不見得有資格能夠知道林逸的事情啊!更不用說他們這些年輕一輩的小子,否則,怕是不見得有人敢在林逸的面前放肆。

「我的車給你怎麼樣?」

頭戴紅色綸巾,看起來髒兮兮的蕾姆盯著林逸咧嘴冷笑道,他的機車明顯有些年頭了,十分的陳舊,而且看起來也非常的笨重,想要駕馭這樣的機車可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彎道超車的時候,幾乎更是不可能的了。

重量越恐怖,在飄逸,在過彎道的時候就越容易發生重心偏移的事情。

一些頂級的車手,他們車子的重量甚至能夠精確到每一顆螺絲的重量,為的便是嚴格控制整個車身的重量。

「好啊!」

林逸咧嘴一笑。

不少人眼睛一瞪,騎著自己的機車就準備離開了,在他們看來,這場比賽已經沒有什麼看頭了,林逸輸定了。

馬可一聽,原本有些擔憂的眸子頓時釋放出了激動的光芒,「嘿嘿,臭小子,這次可是你自己找死,怪不了我啊!弄瞎你的眼睛之後,老子還要拿下你的兩個妞,嘖嘖,一個大洋馬,一個小天仙,這簡直都是人間絕品啊!」

「劉海,你來發號施令!」

江靈兒扭頭看著劉海淡淡的說道。

「這,這你妹的也太瘋狂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