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已經不讓楚雄這個坑貨跟過來了,怎麼這種奇怪的任務又觸發了?

剛才那兩個被罵的狗血淋頭的學生,他又不是沒看到。

本來凌舞會長就因為校園小姐大賽籌備的事情,心情不好了,偏偏找她商量的事又會讓她更加心情不好。

這些也就罷了,為什麼還要在會長面前聊她的胸衣?這不是當眾耍流氓嗎?

陸凡甚至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豎著進學生會室然後橫著出來。

但如今這個情況,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他只得打開系統,拖動時間軸,查看十分鐘后的情況。

學生會室的內部結構圖和物件圖,頓時展現在陸凡面前。

他看到了包括自己在內所有人所在位置,判斷著未來學生會室會發生的種種情況,開始進行打算。

「報告會長,高二(1)班的陸凡、陳光耀、陶雪然三人有事前來諮詢。」

陸凡三人在學生會室門口站定。

「嘖。」裡面傳來一聲輕微的、帶著厭惡語氣的嘖聲,隨後凌舞的聲音響起來:「進來吧。」

陸凡懷著忐忑的心情走進學生會室。

這裡的陳列,和上次來看到的,沒有什麼區別。

在學生會辦公桌的左右兩側,分別坐著那兩位堪稱護法的副部長。

據說這兩位副部長追隨凌舞多年,從初中一路追了上來,因此才獲得左右護法這個名號。

凌舞也還是老樣子,依然是扛把子大姐頭的形象。此時她雙手抱胸,將胸前那對山峰高高地隆起,彷彿都快要撐破襯衣的扣子一般。

還是那面無表情的漂亮臉蛋,還是一副冰山美人的容顏。

看著陸凡,凌舞感到一陣心累。這個傢伙最近天天搞大新聞,給自己和學生會添亂,今天來這又是想唱哪一出?

「陸凡同學,洗手間刷的怎麼樣了?」凌舞率先開口,美眸盯著陸凡。

「承蒙會長關照,整個主樓的洗手間,已經全部光潔如新了。」

「哦,那今天來這裡,是又有什麼事情呢?」凌舞揉著眉心。

陸凡還沒說話,陳光耀直接單刀直入:「會長,我們想讓莫小萱參加下周舉行的校園小姐選美大賽。」

凌舞愣了一下,然後直截了當地回答:「不行!」

「為什麼呢,選美大賽的規則里,可沒有限制參賽者的性別啊!」

凌舞低頭翻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工作手冊,一看,好像確實沒有限制參加者的性別。

「雖然規則上沒有限制,不過還是不行。原因很簡單,這可是我校的招牌活動之一,每年會吸引大量校內外的媒體關注。

如果我開了這個口子讓莫小萱這個男生參賽,一些喜歡惡作劇的人就紛紛鑽空子,到時候台上一堆肌肉兄貴和金剛芭比在賣弄風騷,你說該怎麼辦。」

陸凡腦補了一下這個場面,實在是太過刺激……如果不是這次為了幫助小萱,他實際上還真有點同意凌舞的觀點啊。

陶雪然開口道:「凌舞學姐,還是再三思一下吧。小萱畢竟形象上和那些……金剛芭比還是有些差異的。」

「雪然同學,你既然是上一屆校園小姐,那你自然是應該知道,這個頭銜對我校意味著什麼。

她是要能承擔的起,對外代表我校形象的責任的,說的直白一點,就是我校的門面,你覺得這個門面,適合讓男生來擔任嗎?」

陳光耀這時候插嘴道:「校園小姐是男還是女,這個問題重要嗎?」

「這個問題不重要嗎?」凌舞有些哭笑不得。最近的學生是不是腦迴路都有點奇葩,她實在是不能理解。

「總之,這個問題不要再糾纏了,沒有任何可以商量的餘地了。」

憶風舞,情一諾 凌舞翻開學生手冊里的選美大賽章程,指了指最後一條。

上面印著:本活動最終解釋權歸校學生會所有。

那意思很明顯,這事學生會說了算,你們還是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吧。

陳光耀撇了撇嘴,揶揄道:「切,學生會長,也不過如此嗎,這水平也真是不怎麼樣。」

「大膽!」左護法一拍桌子,怒目而視。

「放肆!」右護法一拍桌子,怒目而視。

「哦?那你倒是說說看,什麼樣的水平算高呢?」

凌舞那冷若冰霜的臉上,一雙鷹眼直視陳光耀,犀利而又有神。那氣場壓得陳光耀幾乎喘不過氣,不過他還是堅持站在原地沒有逃跑。

軍婚難違 「你這個會長的位置,可是我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你本應該是要儘可能解決大家的困難,結果你在其位不謀其政,我看啊,還不如我們的陸凡呢。」

陸凡聽了一愣,這尼瑪,從剛剛開始,自己就是一個在旁邊圍觀的鹹魚,這簡直是躺著也中槍啊。

凌舞瞥了一眼陸凡,然後示意左右護法暫時不要輕舉妄動。

「你繼續說。」

「我們這位陸凡啊,最近在學校乾的這幾件大事,哪個不是眾人拍手叫好,不比你姿勢水平高多了。

要說他上知天文,下曉地理,前通古史,后測未來,都不為過。就比如說……」

陳光耀看了一眼陸凡,心裡暗道,自己可是冒著得罪會長的危險用了這招激將法,你可要給力啊。

「就比如說,陸凡能當場猜出會長大人胸衣的顏色。」

陸凡心中萬馬奔騰,原來在這等著呢。陳光耀,你也真是我的好兄弟啊啊啊啊啊啊,你簡直可以和楚雄組一個叫做「最佳豬隊友」的組合。

「厚顏無恥!」左護法大喝一聲。

「猥瑣至極!」右護法大喝一聲。

凌舞再次用手勢示意護法們安靜,然後盯著陸凡不說話,現在滿屋子的視線都集中在陸凡身上。

陸凡有點無奈,不過這次自己要完成任務,逃是逃不掉的。

他深沉地說道:「猜這種小事,我自己是有手段的,就看會長敢不敢再和我玩一次了。」

凌舞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心中對這個男生越發好奇。

「好,我同意。」 「和上次一樣,如果這次我輸了,我就同意讓莫小萱來參加選美大賽……不過……」

本來聽到前半句,陸凡三人心中都是一喜,聽到她還有后話,心頓時又沉了下去。

「不過如果猜錯了,陸凡你就需要再刷上三個月的洗手間,怎麼樣?」凌舞冰冷的眼光之中,露出略帶戲謔的笑容。

三個月?這也太過分了吧。

這次連陳光耀也默不作聲了,雖然為了小萱的事情,他很希望陸凡能夠順利獲勝,但如果輸掉的代價這麼大,他恐怕也難以替陸凡來做這個主。

陶雪然也有點擔憂地看了一眼陸凡。

看到三個人都沒有說話,凌舞眼中的戲謔之色更加濃烈,她淡淡一笑:「當然,我這也不是強迫你們,畢竟選擇權在你們手裡,如果不想玩這個遊戲,你們也可以馬上離開學生會室,當做什麼都沒發生。」

盯著眼前這位冰霜美人那漂亮而不失霸氣的臉蛋,陸凡沉默了一會兒之後,點了點頭。

「我同意。」

凌舞的眼中略帶驚愕之色,上次被陸凡猜中,她認為對方只是耍了點小手段而已,難道這小子還真有什麼奇怪的異能?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好吧,今天這麼多人在旁邊見證呢,我不會食言。你倒是猜猜看,我今天身上穿的什麼顏色。」

陸凡沒有馬上回答她,而是用眼角餘光瞥了一下會長前面的桌子,上面擺著吃了一半的必贏客披薩,和一大瓶可樂。

記得上次來,這位會長和兩位護法就在啃披薩,他們到底是有多喜歡吃披薩?

「會長大人,聽聞您是武道高手,在下不才,想向會長討教幾招,不知道如何?」

陸凡忽然冷不丁冒出這麼一句,其他兩個副會長頓時覺得,陸凡是不是腦子被驢踢了。

凌舞會長是何許人也?跆拳道黑帶九段高手!

曾幾何時,有五個小混混來東海一中鬧事,被會長單槍匹馬一穿五,打得對方哭爹喊娘,抱頭鼠竄,她也自此在本市的高中圈子一戰成名。

如今你這陸凡不但處處惹事,還跑來學生會室提各種奇怪的無理要求,這也就算了,你竟然敢在學生會室,沖著會長來踢館。

如果今天不給你這毛頭小子點顏色看看,我東海一中大學生會的尊嚴何在?

兩位護法氣得的是牙根痒痒,凌舞本人更是這麼想的。所以她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而陸凡則在系統界面拖動行動線,進行一些最後的確認做操。

系統提示音在陸凡的腦海之中響起:「對方的攻擊即將開始,倒計時五、四、三、二、一……」

在倒計時剛剛結束,凌舞就蹭地一下從椅子上躥了出來,一記凌空飛踢,沖著陸凡的面門踢了過來。

她的想法很簡單,一腳把這小子踹飛出學生會室的大門,讓他長長記性,以後不要什麼奇怪的事情都來找學生會。

既然是雙方都同意的切磋,也就是不存在什麼校園暴力了,切磋的時候互有損傷,也是難免的嘛?

凌舞的嘴角彎出一個讓人不易察覺的弧度。

看到凌舞這凌厲的攻勢,陸凡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慌亂,反而對凌舞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

「會長大人,承讓了!」

言靈系統——行動線發動!

他的身體後仰,以一個完美的角度躲過了會長的這記飛踢。

「Perfect!」

系統評價的提示音響起。

陸凡身體後仰的同時,也沒閑著,伸出雙手,抓住凌舞的那踢到自己腦袋上方的右腳腕。

「糟了!」

凌舞心中暗道不好,此時她還在半空狀態,被陸凡抓住一隻腳的腳腕,容易重心不穩。

不過她畢竟是習武多年的高手,身體迅速旋轉彎曲,空中轉體半周,然後雙手撐地,用沒有被控制的那隻左腳,朝陸凡的腦袋踹了過來。

陸凡放開了抓住凌舞的手,然後朝左一閃,堪堪躲過了會長踹向自己的腳。

「Excellent!」

此時凌舞正處在雙手撐地,雙腳前踢的倒立狀態,陸凡二話不說,欺身上前,抱住凌舞的腰,把她的身體向學生會室的桌子上摔去。

「Perfect!」

手上傳來陣陣柔軟的觸感,陸凡心裡暗道:不得不說,凌舞會長雖然平時看起來挺盛氣凌人的,但是這柳腰,還是很有手感的。

桌子旁的兩個護法見此情景都是大吃一驚,桌子上還擺著必贏客比薩呢。這要是會長就這麼摔在桌子上,怕是身上直接掛滿了油膩的披薩,那場面估計是不太好看。

見到陸凡竟然抱住自己的腰,凌舞的臉在一瞬間微微發紅。

不過她倒不慌亂,冷哼一聲,雙膝蜷縮彎曲,刺溜一聲,像泥鰍一樣從陸凡的懷裡掙脫出來,然後來一個前滾翻,拉開了與陸凡的距離。

此時,凌舞心中已經微微驚愕,眼前這個陸凡,無論是身體反應能力還是力道,都可以說是一個習武的奇才。剛才這三個回合,她竟然沒從對方身上討到半點便宜。

雖然他一招一式都很粗糙笨拙,甚至看不出任何的武道流派,完全是街頭鬥毆的級別,但是這根骨卻是極佳,如果能夠有一個武術大師來對他進行指導,假以時日,陸凡的成就不會差到哪裡去,恐怕還會在她之上。

想到這裡,凌舞也不得認真對待了,她再次凌空而起,沖著陸凡的腦袋發出了一招雙腿連環踢。

雙腿連環踢,顧名思義,就是左右腿交叉向前踢擊,是跆拳道常見的攻擊動作。

面對凌舞的來勢洶洶,陸凡並不緊張,他雙手握拳,雙臂護住臉,不停地用小臂彈開凌舞的攻擊。

每彈開一次攻擊,系統就會彈出評價:

「Perfect!」

「Perfect!」

「Perfect!」

「Perfect!」

「Perfect!」

……

在視野右方,又額外冒出一個連擊結算提示字母:

「6HitCombo!」

「7HitCombo!」

「8HitCombo!」

「9HitCombo!」

「10HitCombo!」

……

凌舞踢得越來越快,陸凡也擋得越來越快,到了最後,幾乎看不清凌舞的腿和陸凡的胳膊了,全部變成了幻影。

這一幕,讓在一旁圍觀的所有人直接看呆了,這簡直是電視上都不容易看到的高手過招。

那倆左右護法,也就是倆副會長,也張大嘴巴,手裡捏著的披薩不由自主地掉到了桌面上。但他們仍舊這麼看著,甚至都忘記去撿起來。

原因沒有別的,他們倆一直以為,自己所敬愛的會長大人是近乎無敵的存在,而今天,這個叫陸凡的傢伙,竟然能和會長打得不相上下?

這簡直是顛覆了他們長久以來的認知!

而凌舞本人這邊,伴隨著和陸凡的過招,面色也從一開始的冷若冰霜,漸漸變得潮紅起來,細微的汗珠從臉頰和身體各處散發出來,帶著絲絲香氣。

如果硬要形容的話,凌舞本人現在的心情,就好像是壓抑了很久然後爆發的火山一樣,狂熱、興奮和渴望!

一直以來,直到升上黑帶九段,她的武道生涯,幾乎可以用波瀾不驚來形容,很難遇到讓她真正認真起來的對手,這次,雖然陸凡的抵抗讓她打起來有點吃力,但是她卻愈加興奮起來。

「65HitCombo!」

「66HitCombo!」

「67HitCombo!」

「68HitCombo!」

「69HitCombo!」

雖然凌舞這邊是越打越興奮,不過陸凡並不想和對方做過多糾纏,行動線的100點行動點數的限制,讓他不可能一直在這裡和凌舞過招,他只是為了完成任務。

眼見著凌舞打得越來越紅眼,他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就在凌舞準備踢出下一腿的瞬間,陸凡忽然一個下蹲,躲過了她的這一踢。

凌舞一腳踢空,不過此時她因為之前連擊了那麼多下產生的慣性,已經暫時收不住了,那條腿仍舊向前方的桌子踢去。

此時在桌子旁的兩位副會長面色一變,趕緊抱頭蹲下,如果自己被會長這招踢中,怕是要直接破窗飛出去。

砰地一聲,凌舞的腳踢中了桌子上的巨大可樂瓶。

這瓶可樂是必贏客披薩外賣附贈的贈品,凌舞和兩位副會長還沒來得及享受,就被她這一腳直接踢中。

她攻擊的巨大力道,將可樂瓶直接踢飛,這瓶可樂打著轉,朝斜上方的牆壁飛過去,然後撞到牆角之後反彈,向門口另一側的牆壁飛去。

又是砰地一聲巨響,因為不停撞擊產生的巨大壓力,可樂的瓶蓋直接爆開,大量的可樂如噴泉一般噴涌而出,全部射在了位於附近的凌舞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