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緒虎見狀直接就地一滾,就像是一個陀螺一般,瞬間出現在了金鈦龍的背後,雙拳如同兩把鐵鎚狠狠的朝著金鈦龍的背後砸了過去。

這一擊,王緒虎也沒有任何留手的意思,剛剛金鈦龍那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態度也讓這位憨厚的漢子怒了。

拳風呼呼,殺機滔天。

一腳踢空的金鈦龍,不愧是棒子國代表中的王者,那凌厲的鞭腿竟然在虛空中唰唰一抖,發出兩聲炸響之後,宛如羚羊掛角一般無跡可尋,直接擋住了王緒虎的拳頭。

「砰砰!」

兩聲悶響。

王緒虎感覺自己的拳頭就像是砸在了鋼板上一般,火辣辣的劇痛,而後,自己也不敢停留直接繼續就地一滾,瞬間出現在了西北方向的角落裡。

雖然連續兩次沒有搞定王緒虎,不過金鈦龍此時,倒是不生氣了,經過這兩次的碰撞,他可以肯定王緒虎的實力根本就沒有他強,不管是力量還是速度上,都很他相差很遠。

要知道,他剛剛可是后發先至,而且是一條腿對上王緒虎的兩個拳頭,可見他的速度是何等的恐怖。

「嘿嘿,華夏小老鼠你就這麼喜歡在地上跑來跑去?」金鈦龍咧嘴,眸光陰沉盯著王緒虎獰笑道。

王緒虎沒有說話,微微下蹲,一雙眸子就像是猛虎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金鈦龍,他也明白自己不是金鈦龍的對手。

「為今之計只有拖著了啊!」王緒虎瞬間就在心裡做出了決定,以金鈦龍的可怕,整個大學怕是只有林逸跟那個武道社傳說中的第一人才有資格跟他一戰了。

其他人上來,全部都只能淪為殘疾。

「呵呵,既然你不敢來,那我過去找你好了!」金鈦龍咧嘴一笑,而後發足狂奔,他本就腿長手長的,這一跑,倒是越發的帥氣,看的幾名崇洋媚外的女生激動的都恨不得直接衝上去。

「喝!」

在離王緒虎還有五六米的時候,金鈦龍雙腿微微彎曲,而後就像是超人一般騰空而起,這一跳,竟然有七八米高,那巨大的身影,甚至直接籠罩了王緒虎整個人,給王緒虎一種絕望,無可抵擋的感覺。

「隊長好樣的!」

「不錯,哈哈,我看這個華夏矮騾子怎麼擋!」

棒子國的成員,紛紛一臉激動的大笑了起來。

這可是金鈦龍的成名絕技,藉助跳起的力量,打出最恐怖的一拳,金鈦龍在棒子國的時候,曾經用這一招兒直接打死了一頭牛。

事後解刨的時候才發現,那牛頭骨都被金鈦龍的拳頭打的炸開,可見這一拳是何等的恐怖。

王緒虎此時,也是瞳孔微微一縮,神情變得無比的凝重起來,金鈦龍這一擊堪稱是無法防禦,如果他擋住對方的拳頭,那麼對方最擅長的鞭腿便會毫不留情的抽在他的身上。

可如果他去擋鞭腿的話,對方這必殺的拳頭,也絕對會讓他脫一層皮。

一時間,王緒虎簡直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只能不斷的後退,尋找機會。

「哈哈,你看看你背後,再退就出籃球場了。」

在半空中的金鈦龍咧嘴嘲諷的冷笑了起來。

王緒虎一聽,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就是這一個動作,卻讓他瞬間陷入了萬劫不復之地。

「不好!」

王緒虎馬上就明白自己上當了,此時想要防守怕是也來不及了。

「瑪德,拼了!」王緒虎骨子裡的瘋狂在這一刻徹底爆發出來,整個人一咬槽牙,就像是悍不畏死的勇士,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砰!」

金鈦龍那可怕的拳頭狠狠的落在了王緒虎的肩膀上,咔擦,一聲脆響,可怕的力量,瞬間就讓王緒虎的肩胛骨炸成了無數碎片。

而後,鞭腿宛如一根天神手中的狼牙棒,狠狠的朝著王緒虎的腦袋上落下。

「我命休矣!」

王緒虎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砰!」

一聲可怕的悶響驟然響起。

王緒虎只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輛高速行駛的汽車正面撞上了一般,心底浮現了出一股無奈之感,而後,正整個人便直接倒飛了出去。

金鈦龍落在地上,嘴角上揚,浮現了一抹桀驁不馴的冷笑,嘲諷道:「我還以為你有多大的本事,竟然敢上台跟我動手,現在看來,簡直不堪一擊!」

「嗖!」

金鈦龍說完,腳下一晃,整個人便宛如鬼魅一般,瞬間出現在了王緒虎落下的地方,同時右腿彎曲,狠狠的朝著落下的王緒虎衝去。

「膝頂?」

「哈哈,漂亮!」

棒子國的學生,紛紛一臉激動的大笑了起來。

膝蓋的力量有多恐怖,那可是眾所周知的。

金鈦龍這一擊膝頂如果擊中王緒虎,別的不說,今天王緒虎就算是不死,也要成為終生殘廢。

感受著背後傳來的可怕勁風,王緒虎的臉上也浮現了一抹焦急之色,隨後猛的一搖槽牙,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在急速落下的他,竟然猛的一抖,使得他落下的方位出現了一絲偏差。

「砰!」

金鈦龍的膝蓋,就像是一把大鐵鎚一般,狠狠的打在了他另外一邊的肩胛骨上。

「咔擦!」

一聲脆響,另外一邊的肩胛骨也直接炸開。

可怕的劇痛使得王緒虎整個人當時就噴出了一口鮮血,鮮血如雨,在虛空中飄散。

看的不少人都是咬緊牙關,恨不得衝上去。

「砰!」

王緒虎重重的落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摔的七暈八素,只是他還來不及做出反應,一隻腳便已經狠狠的踩在了他的臉上。

腳的主人赫然就是金鈦龍。

「小老鼠,你現在生死可都我在我一念之間,來,在這裡,大聲的喊華夏人都是垃圾,喊了我就給你一跳活路如何?」金泰熙咧嘴,玩味的壞笑道。

神情無比狼狽的王緒虎聞言,咧嘴嘿嘿的笑了起來,那渙散的瞳孔里也浮現了一抹凶光,隨後張嘴便吐出了一口帶著血沫的口水,臭罵道:「我敢你嬢,你給我等著,林少歸來,便是你們倒霉的時候,讓我當孫子,門兒都沒有。」

那鮮血跟口水一起落在金泰熙的跆拳道服上,頓時就是一片血紅,看起來別提有多噁心了。

王緒虎的舉動,也徹底激怒了金鈦龍。

「瑪德,給老子去死!」

金鈦龍猛的抬起大腳狠狠的朝著王緒虎的腦袋上踩去,以對方在跆拳道上的造詣,這一腳如果落下的話,王緒虎是死定了。

「瑪德,你們這是謀殺!」

方天興整個人猛的沖了出去,在間不容髮之際,撲在了王緒虎的身上,竟然用自己的軀體護住了王緒虎。

作為一名校長,看著自己的學生如此痛苦,方天興便已經心如刀割了,更何況,讓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學生被人殺了,他方天興做不到。

「砰!」

又是一聲讓人頭皮一麻的悶響聲響起,方天興只感覺自己整個人就像是要被五馬分屍了一樣痛苦。

「校長!」

王緒虎雙眼猛的一紅,瞪著眼睛發出了一聲怒吼。

「瑪德,跟他們拼了!」

「殺了他們!」

周圍學生的血腥在這一刻,都徹底爆發出來了。

殺人不過頭點地,可這群棒子國的人卻打著切磋,交流的名義,來欺負他們。

現在,連校長方天興都被踹成這個鳥樣子了,但凡是有一點熱血的人也接受不了啊!

「瑪德,給老子動手,出了事兒我負責!」

一名法律系的男老師,輪著板凳就朝著金鈦龍沖了過去。

金鈦龍聞言,緩緩抬頭,咧嘴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冷冷的笑道:「也罷,既然你們都想死,那我成全你們好了,來人,備戰!」

「是!」

金鈦龍帶來的一群年輕人,紛紛一臉激動的上前走了一步,頓時,一股可怕的氣息從他們身上爆發出來。

原本看似普通的學生,在這一刻,一個個彷彿變成了下山猛虎一般可怕,兇殘。

「住手,都給我住手!」

方天興顧不得理會自己身上的痛苦,急忙撐著起身,擋在了那些老師的面前。

能夠做到校長的位置上,他自然不傻,他可以救王緒虎一命,卻不能放任這些老師跟棒子骨的學生動手。

一旦動手,圍攻的大帽子是肯定跑不了了,甚至弄不好,還還會上升成為外交事件。

當然了,在心裡,方天興也清楚,自己這些學生跟老師遠不是金鈦龍等人的對手,哪怕他們的人數很多。

「我華夏乃是禮儀之邦,這次我們輸了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方天興咬著槽牙,一臉苦澀的說道。

諸多老師跟學生一聽,頓時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

輸了。

何止是輸了。

簡直是輸慘了。

整個大學,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贏一場。

這可謂是整個大學,從創辦到現在,百年以來最慘最丟人的一次了。

「哈哈,不錯,你們的校長,可比你們這群垃圾要明白事理的多,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棒子國的跆拳道才是最厲害的,才是世界第一,你們那什麼狗屁功夫以後就扔了吧!稍後我會在中江市建一座跆拳道武館,歡迎大家前來學習!」

金鈦龍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

「輸了?校長,這件事兒你貌似沒有問過我吧?」

一道輕飄飄的聲音驟然響起。

所有人一聽到那熟悉的聲音,頓時就像是見到了親人一般,齊刷刷的看向了林逸。

當初,林逸一個人鎮壓整個武道社的情節,他們可還歷歷在目呢。

「林逸,是林逸!」

「哈哈,林逸來了,林逸來了啊!」

一名名同學紛紛激動的指著林逸尖叫了起來。

現在,林逸便是他們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如何能不激動呢?

「老公,給我往死里打,你要是坐牢了,我就給你守活寡,可如果你敢打輸了,以後你就別來見我了!」

韓雨菲上前,撅著杏乾的小嘴,走到林逸面前,委屈的說道。

「呵呵,不過是幾個跳樑小丑有什麼難的?」林逸咧嘴玩味一笑。 隨後林逸目光看向了周圍的人群,當看到站在不遠處的張野時,林逸眉頭微微一皺,有些不悅的質問道:「你為什麼不出手?」

張野雖然修行的時間不長,可是他修行的卻是一等一的功法,越級而戰,對他來說也同樣很輕鬆。

這金鈦龍雖然囂張跋扈,可歸根結底也不過才剛剛進入靈威之境而已,這樣人的張野對上就算是不能取勝,也可以保證自己全身而退。

可現在,他竟然站在人群中看笑話,沒有出手,這讓林逸第一次對這個兄弟有些不滿了。

「呵呵,我知道你要來,何必出手呢?反正你的出現,註定要輾壓一切!」張野看著林逸咧嘴,憨厚的笑道,只是那笑容在林逸看來,卻有些詭異。

「林逸,你,你總算是來了啊!」方天興看著林逸一臉激動的叫道,也許一般的老師不清楚林逸有多恐怖,可作為整個大學的校長,方天興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畢竟龍天行在中江市那就是一個傳說,龍家破滅,以方天興的身份地位,自然不可能一無所知,所以對於自己的這個學生,他可是充滿了期待。

連潛龍都能夠弄死的人,收拾幾個棒子國的學生還有什麼問題嘛?雖然這幾個學生看起來很厲害。

「林逸?你就是他們口中那個最厲害的?」

金鈦龍見狀,上前朝著林逸走過去,趾高氣揚的問道。

「呵呵,是不是最厲害的我不知道,不過收拾你,跟你背後的這些垃圾,貌似很簡單!」林逸咧嘴淡淡笑道,隨後走到了王緒虎面前,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臂,猛的一抖,咔咔!一陣陣脆響響起。

靈氣就像是成千上萬的醫生,快速的在王緒虎的體內遊走,醫治他碎裂的骨頭跟受傷的部位,等林逸把王緒虎從地上拉起來的時候,王緒虎整個人竟然感受到不到絲毫的疼痛了。

「這,我這是?」王緒虎瞪著眼睛,驚恐的盯著林逸問道,他也算是古武世家的人,知道很多別人不知道的東西,可如此詭異的事情,他這輩子也沒有見過啊!

竟然只是輕輕一抖,他碎掉的兩塊肩胛骨竟然就完好如初了?

「難道他是神仙?」

寵愛無度:雙面嬌妻慢慢撩 王緒虎看著林逸腦海中,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個荒謬的想法。

「狂妄!」

「你以為你是誰呢?」

「可不是,不就是在武道社牛比了一次就了不起了啊?」

棒子國的人還沒有開口,馬上便幾個女生,想要討好棒子國的人上前,看著林逸不爽的呵斥了起來。

金鈦龍聞言,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盯著林逸獰笑道:「你的同胞說的很對,你真狂妄,我保證,今天你一定會死的很慘!」

「校長,你們下去吧!」林逸看著方天興淡淡的說道。

「唉,那,那你小心一點!」方天興看著林逸神情複雜的說道,隨後在王緒虎的攙扶之下,一起走了出去。

籃球場上瞬間就只剩下了金鈦龍跟林逸兩人對峙。

「那個,讓你後面的人也過來吧!免得麻煩。」林逸再度強調道。

「呵呵,好啊!既然你喜歡,那就大家一起玩玩嘛!」金鈦龍說完,扭頭看向了背後的隊員,他可不懂什麼是紳士風度。

在金鈦龍的世界里,一切很簡單,打贏了,最後能夠站著了,那才是真的牛比,其他的人都煞筆。

「嘩嘩!」

一群壯漢,紛紛上前直接把林逸包圍了起來。

「咕嚕!」

都市超級雇佣兵王 林逸的肚子發出了一聲抗議,昨天修行到現在,可還沒有吃過東西呢。

「那個,你們等會兒,我突然有點餓了,我想去吃飯!」在萬眾數目中,林逸突然開口說道。

全場死寂。

每個人都張大嘴巴,一臉獃滯的看向林逸。

吃飯?

現在?

是時候嘛?

韓雨菲一聽,那也叫一個生氣啊!當即扯著嗓子吼道:「林逸,你大爺的,跟老娘先餓一會兒,打完了,你想吃什麼我請。」

「不錯,那個,林逸,你趕緊打,打完了,咱們學校食堂的大廚你隨便使喚,想要吃什麼都行,我買單!」

方天興也急忙伸著腦袋焦急的說道。

林逸聞言,不滿的撇了撇嘴巴,隨後看著方天興問道:「如果打殘廢,或者打死了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