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邊。

伊芊芊都快要崩潰了!

她真的沒想到,事情會像是產生了蝴蝶效應一樣,變得無法控制。

先是伊芊芊的粉絲跑去別人家門口潑油漆的事情曝光了。

明顯是有人故意在背後推波助瀾,買了熱搜,故意把事情給鬧大。

不管娛樂公司怎麼壓制,都壓不住已經傳開的消息。

娛樂公司看伊芊芊剛剛有點熱度,當然不想就這麼放棄她,所以花錢公關,企圖把熱搜給撤了。

可剛剛撤下來一個熱搜,馬上就又出現一個。

對方顯然比娛樂公司的錢更多,不惜砸錢把熱度給炒火。

到最後,「伊芊芊因為私人恩怨報復」,「伊芊芊煽動腦殘粉為偶像出氣施暴」,「伊芊芊滾出娛樂圈」,這三個話題成為了當天話題榜的前三名!

當然,其中也有一些伊芊芊的死忠粉組織起來,想要給偶像洗地。

「我們家芊芊單純善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心疼芊芊,被網路暴力對待!」

「抱走我家芊芊,不約,請大家多關注作品。」

「那幾個人和我家芊芊根本沒關係,故意來黑我家芊芊的。」

「有的紅眼病就是看不慣我家芊芊紅,根本沒實錘證明是我家芊芊的粉絲!」

粉絲們還在辛苦的洗地,又出現了一個實錘。

這個實錘是微信群里的聊天記錄。

一個叫「我家芊芊美翻天」的小號,哭訴伊芊芊被人給欺負了,還發紅包,說請人幫忙去教訓欺負伊芊芊的人。

立刻就有幾個腦殘粉搶了紅包,答應去幫忙教訓。

然後就甩出了一系列的證據,證明「我家芊芊美翻天」這個小號其實就是伊芊芊本人。

還連帶甩出了「我家芊芊美翻天」買熱搜,去別的明星微博下面罵人,帶節奏的證據。

這波操作666了。

粉絲們求錘得錘,把伊芊芊給徹底錘死了!

而在所有的證據裡面,都把受害者的身份給馬賽克,甚至是只要關於艾濃濃的任何字眼,全部都當成了禁詞。

只要一發出來,馬上就會被刪帖屏蔽。

將那位不知名的受害者,給徹頭徹尾的保護了起來。

但凡只要有腦子的人都能看出來,這是有人在護著那位受害者。

有不怕死的博主想要深入挖掘艾濃濃的身份。 結果帖子才剛剛發出來就被屏蔽了,同時賬號也無法登錄了。

微博顯示「該用戶不存在」。

各個大V博主立刻嗅到了不同尋常的味道,不約而同的紛紛絕口不提艾濃濃,而是聰明選擇去黑伊芊芊。

在娛樂公司的高層辦公室里,幾個高層都表情嚴肅。

現在這件事情,已經不僅僅是關係到伊芊芊的死活問題了。

當這場網路風波剛剛開始的時候,他們還不知道其中的厲害,還出手公關去幫助伊芊芊。

可是隨著網上一個個實錘拋出來,但凡是站在伊芊芊這邊的,或者是企圖去挖受害者身份的大V博主,全都被一個個封號之後,娛樂公司總算知道了這件事情背後的人物不簡單。

現在為了不傷及到他們自身,只能放棄伊芊芊了。

這時候,公司的電話響起。

「警察局那邊不肯放人。」

背後的那個人,實力果然強大!

翻手為雲覆手雨,隻手遮天!

伊芊芊到底是得罪了哪位大佬?

沒錯,那幾個去艾濃濃家裡潑油漆的腦殘粉,已經被抓到警察局裡面去了。

娛樂公司高層,之前還打算將那幾個腦殘粉給保出來,讓他們作證這件事情是他們自己的行為,和伊芊芊無關。

可現在警察局都不肯放人,事情真的大條了!

這時候,網上再次爆出一個大消息。

警察將以「危害公共安全罪」、「破壞財物」、「蓄意入室搶劫」等罪名,起訴那幾個腦殘粉。

之前網上的證據畢竟還只是限於網路,可現在警察拿來起訴了,伊芊芊要麼和這幾個腦殘粉撇清關係,要麼就得以主謀罪同樣被起訴。

而那幾個腦殘粉其實也都只是幾個血氣方剛的小年輕,剛剛上大學不久的學生。

之前在群里收了紅包,幫著伊芊芊去微博上罵過人,當過水軍。

可現實中幫著伊芊芊去教訓人,還真是第一次。

一聽他們要被起訴,一個個的都慌了。

他們紛紛拿出了證據,手機裡面的微博私信,微信私聊,都能證明他們真的是受人指使的。

是有人給他們發了紅包,又把艾濃濃的家庭地址告訴他們,讓他們去教訓教訓艾濃濃。

這幾個學生的父母也站了出來,一起控告伊芊芊指使他們的孩子。

這個消息一暴出來,娛樂公司的高層果斷做出了決定。

和伊芊芊解除了演藝合同,並且還起訴伊芊芊違背合同,抹黑形像,要求賠錢。

全球諸天時代 牆倒眾人推,伊芊芊的下場可想而知。

明星是當不成了,還要面對好幾起官司。

而當伊芊芊被警察帶上手銬帶走的時候,她才猛地醒悟,她到底是得罪了誰。

是那個女人!

是和孟星辰在一起的那個女人!

她一時氣不過,想要教訓那個女人,卻反而讓自己鋃鐺入獄。

現在的她,不管怎麼後悔都沒用了。



很快,就到了孟星辰和艾濃濃離婚案開庭的日子。

艾濃濃、呂曼曼、沈見深,他們三個人一起來的。

在法院的門口,迎面遇到了一輛黑色的邁巴赫。

車門打開,孟星辰從車上下來。

他今天穿著一身剪裁得體的高級手工定製西裝,襯得他更加的英俊不凡。

凌厲的線條,也讓他整個人多了幾分冷漠疏離和鋒利。

艾濃濃的腳步一頓,孟星辰的眼神朝著她看了過來。

只在她的身上停留了一秒鐘,又若無其事的移開。

倒是沈見深的存在,讓孟星辰冷冷地看向了他。

沈見深毫不示弱,眼神里隱隱帶著挑釁。

孟星辰的黑眸越發的幽深,和沈見深的目光交匯片刻,便移開了視線,抬腳走進了法庭。

呂曼曼拉了拉艾濃濃,企圖給予她力量,「濃濃,我們也進去吧。」

艾濃濃點點頭,無聲的表示她還撐得住。

這場戰爭才剛剛開始,她怎麼可能一開始就認輸?

這場離婚案參與的人並不多,諾大的法庭里,顯得有些空曠。

孟星辰的律師是業界出名的金牌律師,出道至今從無敗績。

而艾濃濃的律師則是名不見經傳的小律師。

這場官司一開始就力量懸殊,可以說是以卵擊石,雞蛋碰石頭了。

艾濃濃看起來還算是鎮定,很是淡然。

可是只有她自己清楚,她一直握著的掌心早就已經冷汗涔涔。

兩邊的律師還是陳述,法官認真地聽著。

這時候,孟星辰忽然抬眼看了過來,深不見底的黑眸深不可測,讓人看不透他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艾濃濃對上他幽深的眼睛,一顆心沉了幾分,手指不自覺地攥得更緊了。

孟星辰看穿了她是在強裝,他的薄唇微微向上勾起了一抹涼薄的弧度。

很快,流程走完了,法官宣布暫時休庭。

艾濃濃知道,等到再次開庭的時候,就是宣判的時候了,她不由得更加緊張了。

休息室里,張律師表情很慎重地開口:「艾小姐,我很抱歉,我不是對方律師的對手,這場官司……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聞言,艾濃濃的臉色白了幾分,緊緊攥緊的手指都陷入了掌心。

她強行咽下了苦澀,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張律師道:「其實你可以考慮下和孟先生和解,這樣也許你還能有要回孩子的機會。」

這場官司如果非要打下去,那才是真正的輸了。

現在和解的話,還能和對方提出條件。

孟星辰站在接茶水的地方,有些走神。

身後傳來了一個討厭的聲音,「孟總,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

孟星辰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冷冷轉身,就看到了沈見深那張極其討厭的臉。

沈見深抱著雙臂,「你有什麼資格和濃濃搶孩子?濃濃懷著孩子的時候你不知道,孩子出生到現在,你也從沒有關心過。就因為你是孩子的父親,你就可以把孩子從濃濃的身邊搶走嗎?」

孟星辰抬眼看向了沈見深,冷冷一笑,「沈總你又是用什麼立場,站在這裡和我說這種話?」

沈見深綳不住了,臉色全是怒火,「你搶走了小太陽,你就不怕濃濃恨你一輩子?」 聽到這句話,原本臉色淡漠的孟星辰總算是變了臉色。

其實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非要搶走小太陽,到底是想要這個繼承人,還要有了小太陽這個牽絆,他和艾濃濃這輩子都不可能徹底斷了。

他心裡很清楚,一紙婚約是無法困住艾濃濃的。

協議結婚根本就算不得真正的婚姻,他必須要有更有效的辦法。

那就是小太陽,是他們兩個人的孩子。

血緣的羈絆無法抹去,唯有小太陽才是他們兩個之間割捨不下的。

沈見深說完這句話之後,就轉身準備離開。

這時候,孟星辰在背後輕輕地說了一句:「就算是恨,那也是一種感情。」

最濃烈的感情,哪怕是恨著,也比什麼都沒有留下要強。

沈見深驟然轉身,卻只看到孟星辰有些寂寥的背影。

短暫的休息之後,很快再次開庭。

孟星辰的律師一改上半場的溫和,言語變得犀利而咄咄逼人,讓張律師步步後退,直到再也沒有招架之力。

坐在旁聽席上的艾濃濃臉色越來越白。

儘管她知道這場官司會輸,可真的這一刻來臨的時候,她還是不能接受。

最後,結果出來了。

孟星辰和艾濃濃的婚姻無效,孩子的撫養權歸孟星辰。

在聽到這個結果后,艾濃濃整個人就好像是被抽掉了所有的力氣,腿一軟,險些摔倒,好在被一旁的呂曼曼給及時扶住。

一想到自己相依為命的兒子要被帶走離開,艾濃濃的一顆心就好像是硬生生的給人給扯碎了一樣。

這個結果其實半點也不意外,至少對孟星辰來說是這樣的。

孟星辰不動聲色的朝著艾濃濃看了過去,見她臉色發白,被呂曼曼給攙扶著。

他的眉頭蹙了一下,視線僅僅只停留了一瞬,又冷漠的收回了視線。

孟星辰走出了法院,卻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坐在車裡等著。

過了好一會兒,艾濃濃才走了出來。

沈見深和呂曼曼,一左一右的走在她的身邊,不停的在跟她說著安慰的話,可艾濃濃卻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她的臉色慘白得可怕,整個人無助又弱小,失魂落魄的。

就好像是再也沒有了支柱,隨時都會被風給吹散了一般。

等待已久的許清立刻走上前去,低聲說道:「艾小姐,主子在等你。」

艾濃濃扯了扯嘴角,卻說不出一個字來。

一旁的呂曼曼早就按耐不住了,狠狠瞪了一眼許清,「法院都已經宣判濃濃和那個人渣的婚姻無效了,他也搶走小太陽了,還要見濃濃做什麼?」

沈見深也開口:「濃濃累了,需要休息,請你家主子不要再來騷擾濃濃。」

許清有些無奈地看著艾濃濃,「主子有話要對你說。」

說完,就做了個請的手勢。

艾濃濃看了過去,見到孟星辰正坐在車上,車窗半落下來,剛好可以看到他那張俊美而冷漠薄情的臉。

艾濃濃恨透了孟星辰。

恨透了他四年前那樣對自己,更恨透了他搶走了小太陽!

憑什麼!

孟星辰他憑什麼啊!

艾濃濃對孟星辰的感情很複雜。

愛過、期待過、失望過、也怨過,可是從來都沒有像這一刻這麼恨他。

女扮男裝:囂張閒王 她恨孟星辰!

真的好恨!

艾濃濃推開了扶著她的呂曼曼和沈見深,一步步朝著汽車那邊走過去。

呂曼曼和沈見深想要跟過去,卻被許清給搶先一步擋住了,「兩位請留步,我家主子只想和艾小姐說幾句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