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寧關切地問:「怎麼了?」

秦齊眼眶濕潤:「她從國外回來找我了」

李寧:「然後呢?」

秦齊:「她向我表白了,說喜歡我想和我在一起,我當時聽了心底里竟然有些高興,我或許真的有可能是喜歡她的,只是….只是我現在混淆了,但是我真的很喜歡陸洋,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這次他受傷我真的好害怕,如果不是我,他就不會生氣去外面散心然後受傷了(秦齊難過地留下眼淚)媽,對不起,對不起…….」

李寧拍拍秦齊的背,將痛苦的秦齊抱在懷裡,撫摸著他的頭:「孩子,媽不怪你,媽只希望你們兩個都能開心、快樂、健康,感情的事,時間會給你答案的,媽以後也不過問你們的事了,別難過啊孩子……」 第一百三十六章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離開你,你會忘記我嗎?

江庭瑞拿著一份盒飯走到祁雯姍休息的帳篷外,

「祁醫生,可以進來嗎?」

祁雯姍聽到聲音,思考了幾秒:「請進」

江庭瑞掀開帳篷門帘走了進來,

江庭瑞:「祁醫生辛苦了,這是今天中午的盒飯,您將就一下,等這次救援事件結束,我一定請您吃一頓大餐」

祁雯姍:「您太客氣了,這段時間您也辛苦了,謝謝」(接過盒飯)

江庭瑞:「我可以留下來和您一起共進午餐嗎?」

祁雯姍笑道:「當然可以,長官請坐!」

江庭瑞在帳篷的桌子旁坐下,看著祁雯姍像以前一樣吃飯前用橡皮圈將頭髮盤起,用嘴將木筷子掰開,大口大口地往嘴裡夾菜和飯,

「像,真是太像了……」

祁雯姍夾菜時:「您說什麼?」

江庭瑞放下筷子:「祁醫生很像我以前的一位故友」

祁雯姍:「故友?像我?」

江庭瑞:「嗯,你的動作神態都跟她極為相似,以前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她也喜歡在飯前將頭髮向上盤起」

祁雯姍笑著說:「嗬嗬,大多數女孩子都會這樣,我朋友也是這樣的,因為吃飯時有頭髮垂下來,不方便,所以就乾脆盤起來或者紮起來,您這位故友現在在哪裡?」

江庭瑞陷入了回憶:「她叫徐珍,五年前,我和她是警察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完美搭檔,她擅長推理破案,我是警局總隊長擅長抓捕,當年我們聯手破案無數,創下了10年來警局抓犯人只需10分鐘的驚人記錄,在水深火熱中救下了一個又一個無辜的市民。 冷婢有毒 ……在一次追擊殺人犯的刑事案件中為了救人質,不幸中槍犧牲了……那個時候,她才剛過了20歲的生日,人生才剛剛開始……都怪我,如果我前一天晚上不喝醉,第二天就不會因為突然發生案件導致判斷失誤,她也不會因此離開……」江庭瑞說到這裡悔恨地扶住自己的額頭,

祁雯姍沉默了一會兒:「江長官,對不起,讓您想起這些悲傷的往事,我相信徐小姐她在下面一定不會怪罪於您的」

江庭瑞深吸了一口氣:「謝謝祁醫生的安慰,不好意思,可能這麼多年來憋得太久,讓您見笑了」

祁雯姍:「我還要感謝江長官不把我當外人,來,吃飯吧」祁雯姍將筷子遞給江庭瑞,

江庭瑞嘆了一口氣:「好了,不聊這些了,吃飯」

帳篷外草地上,皓青盯著祁雯姍帳篷門口的站崗警察,手裡拿著筷子一下一下地戳手裡的飯碗,

肖瀾看著他充滿仇恨的小眼神笑了:「行了!別戳了,碗底都快被你戳穿了,你再盯也沒用」

皓青移動屁股到肖瀾邊上:「哥,你說這個江長官是不是在打雯姍的主意?三天兩頭找借口和雯姍吃飯,我都還沒單獨和她吃過一頓飯呢!」

肖瀾:「嘖嘖嘖,你這身上的酸味都快把對面山上的花花草草熏死了,別瞎想,吃飯!」

皓青:「我沒有瞎想,那你說他為什麼放著美味佳肴不吃硬要和我們大家一起搶盒飯?他不是看上我們雯姍了會這麼做?」

肖瀾:「人家江長官是出了名的正廉不搞特殊,至於祁小姐,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樣」

皓青越想越氣,繼續戳碗底,

肖瀾皺眉:「江長官孩子都讀高中了,這祁小姐一看就比他小了至少十多二十歲,就算他對祁小姐有什麼,按照祁小姐的性格你覺得她會這麼安安靜靜地呆在帳篷裡面嗎?江長官去找她肯定是為了這次救援治療的事情,你帶點腦子行不行?」

皓青半信半疑地看著肖瀾,想到祁雯姍那火暴脾氣,如果真有什麼,估計帳篷頂都會被掀翻,

肖瀾:「嘖!不是,你看我幹嗎?這飯到底還吃不吃了?

皓青:「吃,吃!哥你吃肉,多補補!」

肖瀾:「你才應該補補!」

皓青自豪地說:「不用,我六塊腹肌在線!」

肖瀾:「我說的是補腦!」

「我…….」

皓青無語地扒了一大口飯,

Daniel公寓

Aabigale看到景市的新聞后非常擔心,提前回來照顧Daniel,沈騰要收完尾再回景市,

打開家門,Daniel被媽媽一把抱在懷裡:「嚇死媽媽了,areyouokay?」

Daniel:「媽,我沒事,電話里跟您說了無數遍了,你看我這不好好地的嗎?是我朋友受傷了,不是我,你看」Daniel轉了一圈給Aabigale看,

這時小玫從後面走出來,面帶笑容看著Aabigale甜甜地叫:「阿姨好!」

Aabigale看到這個扎著麻花辮十分可愛的黑皮膚小女孩心都萌化了:「socute,Whoisshe?(好可愛,她是誰?)」Aabigale蹲下來抱起小玫,

Daniel:「她叫小玫,應該是走失了,在警察叔叔找到她爸媽之前暫時住在我們家,可以嗎?媽」

Aabigale摸了摸小玫的臉蛋:「當然可以,noproblem,可憐的孩子跟爸媽走散了,走,阿姨去給你做好吃的」

Daniel看到媽媽滿臉慈愛抱著小玫的模樣突然覺得自己的家庭地位不保……

景市中心醫院

李寧回家做晚餐,病房裡只留下了陸洋和秦齊兩人,

陸洋坐在床上看書,秦齊在窗戶邊寫暑假作業,

數學幾何題是秦齊的短板,他算了好久都沒算出來,急得抓耳撓腮,

陸洋看著他苦思冥想的模樣笑了:「怎麼了?要不要我幫你?」

秦齊怯怯地把作業本遞給陸洋,

沒過兩秒,陸洋就操起書砸秦齊的腦袋:「你說你該不該打!該不該打!」

秦齊也不敢怎麼用手擋:「別…別打了,這題和之前的不一樣」

陸洋指著題型:「哪不一樣了?是X不一樣了還是Y不一樣了?同樣的題型我都教了你多少遍了?你這腦袋裡裝的什麼?!!真是氣死我了!」

「我那時滿腦子都是你,哪有心思上課,你又不是不知道……」秦齊小聲地反駁,

陸洋聽了臉頰緋紅,把作業本丟給他:「自己做,不教了,我要睡覺!別吵我!」陸洋抓起被子蓋在身上背對著秦齊,

「你生氣了?」秦齊拉了拉被子,

陸洋閉著眼睛睡覺不搭理他,

秦齊拉了一會兒被子,見陸洋始終不搭理他便作罷,

陸洋本來就是因為秦齊說的話有點害羞才故意說要睡覺的,這會兒秦齊不鬧他了,在床上躺了一會兒最後還是睜開了眼睛,最後看見秦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躺在自己面前似乎已經睡著,耳邊傳來他均勻的呼吸聲,秦齊的睫毛十分纖長,睡顏乖巧,讓人忍不住想要去撫摸,陸洋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近距離靜靜地看過秦齊了,

「剛不是說要睡覺嗎?」

秦齊閉著眼呢喃問道,陸洋嚇一跳,

陸洋坐起來:「你沒睡著?」

秦齊嘴角上揚:「睡著了還怎麼抓住你偷看我?」

「誰偷看你了?不要臉!」陸洋平躺下,

秦齊睜開眼睛,看著陸洋微紅的側臉,

「我想問你一件事情」

陸洋:「你說」

秦齊:「如果,我是打比方,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離開你,離開景市,你會忘記我嗎?」

陸洋:「………這什麼**方!」說完,陸洋背過身,

秦齊拍了拍陸洋的肩:「會嗎?嗯?」

陸洋:「一定要回答嗎?」

秦齊:「嗯,就算是個比喻,你的答案對我來說也非常重要」

陸洋:「……我會等你,等你回來」

「真的?!不管多久?」秦齊聽了心底樂開花,

陸洋把放在胸前的手掰開:「嗯!別動手動腳的,這是醫院,快睡覺,我真困了」

秦齊側卧在床上用手支撐著自己的頭,看見陸洋害羞的模樣,笑著舔了舔嘴唇,幫他蓋好被子后自己也睡下了。

一天前的凌晨

秦齊在醫院照顧陸洋,中途接到一個快遞電話,

「喂!請問是秦先生嗎?您有一個包裹需要簽收」

深更半夜拿到快遞之後,打開箱子看到裡面放的都是自己換洗的乾淨衣物和一些日常用品,並且看箱子的量,管家像是要秦齊在外面常住一段時間似的,

秦齊撥通管家的電話:「喂!您今天怎麼沒來?給我寄過來這麼多衣服過來幹嘛?直接叫我們家的人送過來不就行了,喂!您在聽嗎?」

管家看著監控畫面里黑衣人的身影握緊了拳頭,

「少爺,接下來我要說的話您一定要認真聽,不要打斷我,而且請您一定要按照我說的照做」

秦齊隱隱感覺到不安,他從小時候開始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您說」

「您的父母是保家衛國的戰士,他們在最近的任務中與組織失聯潛伏在敵人的不可控範圍內,殺害您外公和舅舅的兇手現在想利用您引出您的父母再趕盡殺絕,我們住的地方已經暴露,從我掛斷電話的這一刻起,您切記千萬不要回家,不要再接任何陌生的電話,隱蔽好自己,三天之內您必須離開您的朋友,掐斷一切與他們之間的聯繫。您在第三天下午五點之前必須趕到步行街盡頭的榕樹下,那裡會有夫人提前安排的車輛在等你,您只要上一輛車窗上貼有一段俄羅斯文字的車就行了」

「那您現在……喂…喂……」電話那頭傳來嘟嘟的忙音,再打過去已經關機,

秦齊看著家的方向漆黑一片,樓下傳來陣陣凄涼的野貓叫聲,不由得攥緊了手機,

回到房間看著還在昏睡的陸洋,秦齊此刻更多的是對未來的無助和迷茫,他感覺這一走似乎很難再回來……

景市購物中心廣場

Aabigale今天陪小玫在兒童樂園玩,她穿著一身運動裝都遮不住她姣艷的身材,Aabigale和小玫玩泡沫球,玩著玩著有些累了,便在旁邊看著小玫和其他小朋友玩耍,

小玫玩得滿身是汗,Aabigale拿著水壺和毛巾走過去帶小玫出來休息廳,

「阿姨,Daniel哥哥什麼時候來接我們?」

「嗯,讓阿姨問問奧」

Daniel剛從公司出來準備去地下停車場:「喂,媽,我已經下班了,馬上過來接你們」

Daniel掛斷電話後走進電梯直接去地下停車場,經過一排又一排車輛的時候,Daniel總感覺後面有雙眼睛在盯著自己,回頭看又什麼都沒發現,四周靜悄悄的,除了偶爾有其它車庫取車汽車發動的聲音外,整個地下停車場陰森森的,非常滲人,

「這個場景好像少狼里即將遭受攻擊的畫面……(又覺得自己在扯淡笑道)這段時間我是不是太敏感了?」Daniel反問自己還掐了自己一把遏止自己胡思亂想:「還狼人,Daniel你是瘋了吧?」

聽到這個回答,視線另外一頭的人看到他神經兮兮的模樣笑彎了嘴角……

Aabigale帶上隨身物品,牽著小玫的手,兩人一起走齣兒童樂園,出大門口的時候預計了一下時間,Aabigale排隊給小玫和Daniel買了冰激凌,

「喂,媽,看見我了嗎?這裡!!」秦齊在馬路對面跳起來和Aabigale、小玫揮手,

「好,馬上過來」Aabigale掛了電話,牽著蹦蹦跳跳的小玫往人行道方向走,當綠燈亮起的時候,秦齊走過去接她們,Aabigale和小玫走到人行道的三分之一時,遠處傳來卡車滑行剎車的刺耳聲音,

「轟呲呲—–轟呲呲—-」

轉眼車子已經駛過來即將撞上Aabigale和小玫,

「媽!小心!!!」

千鈞一髮的時刻,秦齊奮力衝上去推開緊緊抱著小玫的Aabigale,卡車飛速撞上來,

被推倒在地的Aabigale看著卡車飛速駛過撞倒了路旁一排太陽能路燈倒了下去,

秦齊推開媽媽和之後,已經來不及躲開,他絕望地閉上眼,身體在剎那間騰空,但卻未感覺到疼痛,頭上傳來熟悉的聲音,

「你沒事吧?!」

睜開眼,看見自己正被肖瀾護在懷裡,

Daniel被嚇得半死,腦子已經停止運行,

肖瀾:「Daniel?你還好嗎?」

「我沒事…沒事,謝謝」回過神,抬眼看見肖瀾右手擋車的卡車鋼鐵表面被打出了一個巨大的凹渦,

Daniel被震驚到:「你的手沒事吧?」

肖瀾慌忙將手從車上拿開,

Daniel從地上爬起來抓住肖瀾的手檢查,卻發現沒有任何傷口,

肖瀾抽回手:「我沒事,你去看看你媽吧,她肯定嚇壞了」

「對!我媽!媽!!!」Daniel想起Aabigale和小玫立馬越過灌木叢跑向馬路對面,

此時救護車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Aabigale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淚如雨下:「兒子!我的兒子!……」

她拖著顫抖的腿向冒煙的卡車方向走去,現場一片混亂,充斥著呼喊聲、尖叫聲、哭聲、道路被封鎖停止通行,

路人紛紛過來幫忙搶救受傷的人員,把困在被撞毀車輛里的人及時抬出,

「no!Daniel,myson!Daniel!」

Aabigale想起兒子奮不顧身推開她的那一瞬間心臟幾乎要停止跳動了,

「媽!…..媽!」

「Daniel!Daniel!」Aabigale看到兒子平安無事,終於后怕地哭喊出聲,

Daniel找到媽媽后沖了過去,母子倆緊緊相擁在一起……

(第一季)

未完待續…… 段大風無奈嘆了口氣,對歐陽青松信誓旦旦的說:「歐陽總,您是什麼人別人不知道,我段大風還能不知道嗎?如果這件事情我騙了你,就讓我段大風真的斷子絕孫還不行嗎?」

聽到段大風發出這樣的毒誓,歐陽青松也猶豫了。

難道段大風真的讓自己手下的人將這兩個學生給放了?

「好,我在等五分鐘,如果五分鐘內他們還不見回來,到時候休怪我對你不客氣!」歐陽青鬆氣勢洶洶的丟下這話后,便對緊跟在自己身後的保安田州道:「小田,調取監控錄像,集合我們農場所有保安,去保安室帶上東西,準備行動。」

「老總,我們打算怎麼做?」田州認真詢問。

歐陽青松想都沒想便直言道:「五分鐘后要是這兩個學生還不見回來,你便直接帶人過去將段氏集團的大樓給我拆了。」

說完,歐陽青松當著葉浪的面掏出手機來,直接撥通了電話。

「喂,是商會的雷會長嗎?嗯,是我,歐陽啊,有件事情給你說一聲,你簡單準備準備,我可能要讓段氏集團明天宣告破產,你看著操作一下。」

雷會長,葉浪不可能沒聽說過。

作為紫禁市商會的總會長,雖然只是民間組織,但這個商會的存在,卻可以幫不少集團湊集來成百上千億的資金。

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幾句什麼后,歐陽青松板著臉冷聲道:「我不管他段大風是不是什麼屁的副會長,你就說這件事情你能不能辦妥?如果辦不妥,這個會長你也沒能力繼續擔任了,我看過幾天重新換人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