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地上的二狗子不斷哽咽著說:「這位大爺,您這到底想怎麼樣啊?我們都不知道自己什麼地方做錯了,你現在就這麼打我們,難道你不怕我們報警嗎?」

龍龍不以為然的笑道:「報警?哈哈,你們可以試試看啊。來,我給你手機,你知道電話號碼嗎?我現在要不要幫你直接撥通啊?」

二狗子等人也不傻,眼前這王八蛋既然能這麼說,那就證明人家根本不怕報警。

他們萬一現在沒搞清楚情況,真的將警察給叫來了,而這王八蛋,在警察來之前將他們這些人全都給打死了,到時候警方估計還會拍手叫好。

想到這裡,二狗子急忙搖頭說:「沒有,我不報警,大哥,您以後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還不行嗎?只要您別動手,咱們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啊。」

龍龍見已經沒人願意和他動手了,他只好燦燦的笑著說:「好吧,既然都沒人陪我玩了,那我就給你們挑明了說吧。我也不讓你們做什麼違法的事情,只希望你們以後能夠找份工作,老老實實賺錢。就算是想混,你們也要去別的地盤。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不允許你們在這附近召集學生打架什麼的。如果你們在這件事情上不聽老子的,到時候老子絕對會將你們給弄死。」

這群人聽了,更加懵逼了。

豹子頭苦著臉,眼眶中噙著淚水道:「這位老大,您到現在也沒說為什麼收拾我們啊?」

「為什麼?就因為你們帶著學生瞎混,讓三中學生的成績上不去,還能為什麼啊?」

聽到這樣的解釋之後,這群人瞬間淚流滿面。

尤其是被打的最嚴重的黑哥,大聲的哭喊著說:「天地良心啊,三中這群小兔崽子,學習成績本來就差啊。他們這幫小崽子,一天天就算是我們不帶著他們混,他們混的也是風生水起啊。」

「靠,老子不管,老子今天的任務,就是讓你們都記住我剛才說的那番話。誰要是敢不從,或者說敢陽奉陰違,呵呵,我就算不弄死你們,也一定會讓你們好看。」龍龍說著,正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恰好手機響了起來。

掏出來一看,沒想到電話居然是葉浪打來的。

笑著接通手機之後,龍龍還沒開口,葉浪居然忙開口問:「曹,你小子現在動手了沒有?」

「怎麼了少主?是不是有什麼變化啊?」龍龍帶著幾分不安問。

聽到龍龍說話的語氣,葉浪知道,這小兔崽子肯定已經動手了。

「曹,速度這麼快乾什麼啊? 惹火逃妻三帶一 他們幾個人你全都找到了嗎?現在他們都在什麼地方啊?」

當龍龍將情況簡單說明后,葉浪想了想,於是便對龍龍直言道:「這樣吧,你現在帶著他們直接來我這邊。」

「什麼?帶他們來你那邊? 通緝令,蠻妻撩人 你現在不是在學校嗎?」 血嫁,神祕邪君的溫柔 龍龍吃驚不已的問。

葉浪罵罵咧咧道:「哪裡來的這麼多廢話啊?讓你帶他們過來你就帶他們過來,問東問西的查戶口啊?」

龍龍忙陪笑道:「哈哈,行,那我這就帶人過來哈。」

掛斷電話后,龍龍重新轉身,手指著眼前黑哥,豹子頭,以及旁邊的二狗子說:「你們三個,跟我走吧。」

這三個人哪裡敢不從啊?憂心忡忡的起身,往日的冤家,今天就像是同患難的兄弟,相互攙扶著,跟在了龍龍身後朝著停車場外走去。

停車場裡面,此時剩下幾個受傷比較嚴重的,哭爹喊娘的叫喚著。

出了停車場,旁邊豹子頭方才顫抖著問:「爺,我們到底是幹什麼去啊?」

「帶你們去接受教育,還能去幹什麼?」龍龍理所當然的說。

豹子頭一聽,再次腿軟了。

直接蹲在地上后,豹子頭擦著眼淚說:「還打啊?爺爺啊,求您了,別打了行嗎?我們發誓以後再也不混了還不行嗎?」

聽到這話后,龍龍不由的苦笑了聲,反問一句:「我什麼時候說打你們了啊?快點的吧,別廢話了,我帶你們去學校,我們少主要見你們。」

三個人面面相覷,心想三中這破地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卧虎藏龍了啊?

還少主,這傢伙難道真以為三中是出龍出鳳的地方?

這麼想著,三個人終於再次起身,上了同一輛車子,沒十五分鐘,已經來到了學校大門口。

被保安將車子攔下來后,龍龍只能給葉浪打電話。

葉浪倒是沒想到龍龍速度這麼快,忙給保安打招呼,讓保安放行。

不多幾分鐘,葉浪便看到龍龍走在後面,黑哥,豹子頭,以及二狗子三個人低著頭,走在前面,朝著他們這邊走過來。

在看到黑哥被打成了熊瞎子,葉浪臉上洋溢出開心的笑容來,心想還是自己手下兄弟辦事情靠譜啊。

不過在看到二狗子和豹子頭兩個人身上沒什麼傷勢后,葉浪頓時有點不開心了。

剛等龍龍壓著這三個人來到自己面前,葉浪便冷冷的問了句:「龍龍,你是打不過這兩個人嗎?」

龍龍一時半會沒反應過來,急忙道:「少主,我什麼身手您難道還不知道嗎?雖然打不過您,但收拾他們這些人,那還是輕而易舉的啊。」 葉浪點點頭,繼續道:「既然輕而易舉,為什麼我只看到有一個人傷勢比較嚴重,這兩個人怎麼沒有明顯的傷痕啊?他們是社會上的混子,不應該沒傷痕吧?」

蛻變 龍龍恍然大悟,燦燦的笑著,轉身瞬間,一巴掌便打在了旁邊豹子頭臉上。

「曹,你以後還混嗎?」

豹子頭擦著眼淚,不斷哽咽著說:「不混了,打死我也不混了」

龍龍又轉身,一巴掌打在了二狗子的臉上。

問了同樣的問題后,二狗子兩手抱著自己的腦袋,直接跪在龍龍面前說:「爺,我們知道錯了,我們以後再也不混了,求您了,放過我們吧!」

但龍龍對這兩人的告饒選擇了置之不理,對著這兩人拳腳相加,足足一分鐘后,龍龍方才停手,對旁邊葉浪笑道:「少主,這樣怎麼樣?他們看著還像是社會上的混子嗎?」

葉浪滿意的點頭說:「好了,現在沒你什麼事情了。」

不過在丟下這話后,葉浪眼角餘光不經意看到了旁邊的陳誠,於是便對龍龍笑了笑說:「對了,你記住這位陳先生啊,他也是社會上的混子。」

陳誠面色蒼白,同樣在社會上瞎混的他,自然認識眼前被打的這三個人是誰。

黑哥,二狗子,豹子頭,這三個人在三中附近,那可是不知道比他強了多少倍的混子啊。

但是現在,在這位爺面前,直接變成了灰孫子。

只因為他們是混子,所以變成了這樣。

而葉浪剛才說陳誠也是混子,陳誠自然明白,葉浪這傢伙是何用意了。

「我不是混子,我真不是混子啊,天地良心,我是個好人,我是個良民啊。」陳誠哭天抹淚的說了起來。

葉浪點了點頭,微微一笑道:「真的嗎?」

話音剛落,旁邊二狗子好像明白了什麼,作為陳誠的大哥,二狗子用腳後跟想,都覺得他們今天挨揍很可能和陳誠有關係。

因此,還沒等陳誠做出回答,二狗子便斬釘截鐵的說:「這位大哥,陳誠就是混子,麻痹的……」

這三個字剛出口,葉浪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打在了二狗子的嘴上。

本來臉蛋子被打的不成樣子的二狗子,現在又被葉浪招呼了一巴掌,哪裡還能清楚的說出話來啊?

嘴裡不斷嗚嗚的哼哼著,二狗子不斷後退,看上去恨不得距離葉浪越遠越好。

葉浪瞪了眼二狗子,生氣道:「這裡是學校,會不會說話啊?」

二狗子方才知道了剛才葉浪給他一巴掌的原因,連忙點頭,哼哼唧唧的說:「知道了,我……我知道應該怎麼說話了。」

陳存路看到這番場景后,他感覺自己的整個世界都坍塌了。

往日覺得社會上的混子每天在外面耀武揚威,瀟瀟洒灑。

沒想到現在看來,混子好像也沒多牛掰的。

當然,全校這麼多老師和學生在看到這場景后,他們也紛紛倒吸冷氣,心想辛虧葉浪沒有給他們扣上混子的高帽子,要不然,他們估計就和這三個人一樣慘不忍睹了。

葉浪徐步走到了陳存路旁邊,摸了摸陳存路的腦袋,微微一笑問:「小陳同學,你是打算去警局自首,還是打算繼續當混子啊?」

陳存路直接跪在了地上,顫聲道:「老師,我自首,我去警局自首,求您別讓我當混子了,我這輩子都不可能當混子了啊。」

聽到這話后,葉浪微微一笑,抬起頭對眼前陳誠問了句:「陳先生,您這邊是打算讓您兒子當混子,還是讓他去自首啊?」

「自首,當然是自首了啊,犯了法是要受到懲罰的啊。」陳誠理所當然的說。

葉浪點點頭,又認真問:「另外還有一件事情,人家女兒看病的醫藥費還有精神撫恤金,以及白輝的誤工費,還有他們家人的謹慎撫恤金,你打算給多少啊?」

陳誠為了不挨揍,苦笑著說:「葉校長,您說多少合適哈?」

「額?這個還需要問我嗎?奶奶個熊的,難道給多少你心裡沒數嗎?」

被葉浪這麼一問,陳誠急忙道:「二十萬,我給二十萬成嗎?」

葉浪皺眉,冷聲道:「多少?」

「三十萬,三十萬總行了吧?這可是我家裡所有資產了啊。」陳誠抹著眼淚說。

葉浪朝著旁邊白輝望了眼,看到葉浪的眼神后,白輝急忙道:「夠了,葉校長,二十萬就可以了。我們家……」

沒等白輝說完,葉浪便對陳誠道:「陳誠,也別三十萬了,四十萬吧,今天下午,我必須要看到你將錢給白先生,如果白先生拿不到手裡,到時候呵呵……」

「啊,四十萬?葉校長,我實在是拿不出這麼多錢啊。」陳誠哭喊著說。

葉浪板著臉,冷聲質問:「拿不出這麼多錢,難道你還打算當混子嗎?」

陳誠下意識的朝著旁邊二狗子還有豹子頭等人望了眼,急忙擺手說:「不,我不當混子,我給錢還不行嗎?」

葉浪點點頭,然後對旁邊龍龍叮囑道:「哥們,你先帶陳先生去警局自首,然後拿錢過來。」

龍龍笑著答應,不屑的朝著旁邊陳誠望了眼后冷冷的說:「走吧,還愣著幹什麼啊?」

陳誠急忙點頭,拉著陳存路跟在了龍龍身後。

黑哥和二狗子等人見狀,忙湊過來說:「這位爺,我們現在能走了嗎?」

葉浪擺了擺手說:「抱歉啊,現在還不行。」

「啊?為什麼啊?我們現在也接受教育了啊,難道還要我們給錢嗎?」黑哥委屈的問。

結果旁邊二狗子聽到,急忙湊過來對葉浪笑道:「這位爺,要錢也行哈,只要能讓我現在離開,我給您十萬還不行嗎?」

葉浪頓時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冷聲質問:「你以為老子是什麼人啊?奶奶個熊的,老子又不是劫匪,找你們要錢幹什麼啊?」

「那……您將我們留下打算做什麼啊?」

「也沒什麼,留下你們,我就是想要讓你們等會兒上台給三中的學生講講當混子的感受。這樣,你們三個現在趴在旁邊乒乓球台上去寫發言稿,等會兒上去之後,誰要是講話不利索,或者說說的不動人,那你們就繼續當混子吧。」這樣說完,葉浪對站在旁邊,眼睛里冒綠光的孫兵望了眼,冷冷的說:「孫主任,還看著幹什麼啊?快點的,去紙和筆,他們要寫發言稿了。」 孫兵一臉崇拜的看著葉浪,急忙點頭笑呵呵的說:「哈哈,好好,我這就去給他們找哈。」

孫兵很快便找來了紙和筆,交給這三個小混子后,黑哥哽咽著說:「爺,我真的不會寫啊!」

「不會寫老子今天砍掉你這隻手!居然連簡單的發言稿都不會寫,你還要這隻手幹什麼?」葉浪冷聲呵斥完畢,方才對旁邊白輝低聲道:「白先生,您跟我過來一趟。」

說著,葉浪將白輝喊到了一邊,然後對白輝低聲道:「你女兒白曉娜今年高三了對吧?」

白輝點頭說:「是啊,她在班上學習成績還算可以,而且平時比較用功。可眼瞅著今年高三,明年就要參加高考了,誰想到居然出現了這種事情,現在看來,她這學肯定是上不成了啊。」

葉浪低頭稍作思慮后,於是便對白輝道:「是這樣的,我之所以找對方要這麼多賠償金,是打算讓你先帶你女兒回家。要麼將孩子生下來,再要麼就去趟醫院。等孩子康復之後,你來找我,到時候我這邊幫你辦理轉學手續,讓孩子去紫禁市總校上學。去了那邊,人生地不熟的,也沒人知道這件事情,她到時候好好學習,以後肯定能小有所成的。」

白輝萬沒想到,葉浪早就為他們家想好了一切。

看著眼前這個少年,白輝彷彿看到了觀世音菩薩。

「謝謝,謝謝您了,沒想到您雖然年輕,可心地居然這麼善良。」白輝千恩萬謝,要不是葉浪拉著,估計白輝都要跪下給葉浪磕頭了。

葉浪苦笑了聲,然後對白輝道:「好了,沒事的,你現在先帶你女兒回去吧。畢竟今天的事情可能對她的打擊很大。」

白輝急忙點頭,很快便帶著自己女兒離開了校園。

此時,校園中安靜的出奇。

葉浪重新調整心情之後,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走到了台上。

這時候李雅珊和學校各位領導也已經到場,坐在李雅珊旁邊后,葉浪不好意思的低聲道:「出現了一點小插曲。」

說是小插曲,但對李雅珊而言,無疑是天大的事情。

本來已經準備好的發言,李雅珊在看到台下學生還有學生家長臉上的表情時,她瞬間腦子一片空白,壓根就不知道上去之後應該說點什麼,還能說點什麼了。

「葉浪,你要死啊,現在鬧出這種事情來,你讓我等會兒上去說什麼啊?老天爺啊,完蛋了,這次徹底完蛋了啊。」

聽到這裡,葉浪想了想,只能硬著頭皮說:「既然你不行,那我就先上去說幾句。」

「你可千萬別亂說啊。」李雅珊急忙開口叮囑。

葉浪點點頭,起身,剛走到台上話筒前,沒想到台下,孫兵帶頭,直接開始鼓掌。

啪啪!

一陣雷鳴般的掌聲,倒是將葉浪也弄尷尬了。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后,葉浪風輕雲淡的說:「剛才的事情,實在是抱歉了,這裡是學校,本來不應該出現這種事情的。但奈何這種事情現在既然已經出現,不解決也肯定是不行的。可能我的解決方式有些家長覺得有點不妥,但我卻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人有七情六慾,總不能每個人都當佛祖吧?呵呵,遇到事情呵呵一笑,然後在去給人家講經說法,有些人興許能被感化,但有些人壓根就感化不了。」

話剛說到這裡,還是孫兵帶頭,又是一陣雷鳴般的掌聲。

葉浪徹底服了,苦著臉,沒好氣的順著眼前孫兵瞪了眼。

孫兵看到葉浪的眼神后,急忙咧開嘴笑了笑,然後停了下來。

葉浪只好重新調整心情,組織好了話語后,語重心長的說:「可能大部分家長覺得自己的孩子進了三中,一輩子也不會有太大的出息了。隨便在學校混一段時間,等畢業了,拿到了高中畢業證,年齡也比較大了,在出去打工什麼的。如果你們這樣想,那可真是大錯特錯了。一方面,三中現在已經改名成為了紫禁國際中學分校,而紫禁國際中學,是全國有名的學校。我們來這裡,就是想要提高湖市莘莘學子的學習成績,提高學子們的整體素質。哪怕他們以後畢業了當不上領導,但最起碼也不至於當社會上不入流的小混子。」

這次,孫兵倒是沒鼓掌,反倒是來參加家長會的學生,主動鼓掌。

葉浪聽到之後,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示意讓大家暫時先停下。

家長們不約而同的停下來后,葉浪嘆了口氣,又帶著幾分無奈道:「現在的學生不好管,尤其是他們這些十八九歲的年紀,正是難管理的時候。」

這話剛說完,坐在靠前的一個家長忽然大聲喊道:「我家小癟犢子叫李濤,葉校長,這小子要是在學校還不好好學習,你該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就算是打斷了腿,到時候我自己承擔醫藥費!」

「我也一樣葉校長。」

「是啊葉校長,老師的難處我們知道,只是我們都太忙了,沒時間管理,但現在既然我們將孩子送到了學校,您隨便管。反正按照他們現在這樣發展下去,出了社會,遲早也是挨槍子的。」

這些能來參加自己孩子家長會的,大部分人還是對自己孩子抱有一定希望的。

所以,在聽到葉浪上述這番話后,一個個都看上去很是激動。

而葉浪,在聽到家長們這一聲聲的吶喊后,心想我的個姥姥啊,你們這些當爹媽的當著自己孩子面這樣喊,極可能會讓孩子覺得自己不是親生的啊。

不過,哈哈,老子喜歡啊!

在家長們不斷表態的時候,葉浪再次示意先讓家長停下來,然後順著乒乓球台那邊望了眼,冷聲道:「你們三個寫好了沒有?快點的,先上來一個,發表自己的混子感言。」

這三個人面面相覷,許久,黑哥方才站出來,朝著台上走去的同時低聲道:「我寫的差不多了。」

葉浪猛地放大了聲音:「那還不快點?」

黑哥直接栽倒在了地上,直接摔了個狗吃屎,惹得所有人開懷大笑起來 黑哥和豹子頭還有二狗子三個人,早就被葉浪給嚇破了膽。

這會兒別說是葉浪這麼大聲說話了,就是咳嗽一聲,都會讓他們三個人變成麵條。

畢竟,龍龍是葉浪的兄弟,而且龍龍也曾說過,他打不過葉浪。

想想看,龍龍那小子就已經非常厲害了,居然還不是葉浪的對手,那葉浪,豈不是要達到逆天的地步嗎?

腦海中這般思慮的時候,黑哥連忙從地上爬起來,顧不上拍打自己身上的泥土,顫顫巍巍的從講台上上去。

來到葉浪旁邊,被打的和熊瞎子似的黑哥嘴角露出一抹燦燦的微笑,對葉浪低聲道:「爺,我……我寫好了,您要不要先看看哈?」

說著,黑哥將自己寫好的發言稿遞給葉浪。

葉浪擺了擺手,微微一笑說:「我就不用看了,你直接發表自己的混子感言就行,不過有一點我可要說清楚,如果你沒有將自己內心深處的感受完完整整說出來,那我可不會輕易饒了你的。」

黑哥雖然害怕,可現在,他也不敢不說。

「爺,您說什麼就是什麼,如果我說的有不對的地方,您隨時提醒。」黑哥恭恭敬敬道。

學校中,這些之前在社會上混過的學生,對黑哥還是很熟悉的。

現在看到黑哥變成了這樣,他們不敢想,眼前這位副校長的能力到底有多大!

在葉浪點頭之後,黑哥方才拿著自己的發言稿走到了最前面。

嘴角帶著一抹苦澀的笑容,黑哥先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後抬起頭,看著自己的發言稿自我介紹。

「各位同學,各位老師,親愛的家長們,我叫宏小黑。興許我說自己的大名知道的沒幾個人,但是當我說我就是三中附近黑哥的時候,想必大家都知道我的存在。可能有人覺得,我黑哥這些年在道上混的不錯,每天手下跟著不少兄弟,風光無限。但這其中的苦,也只有我自己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