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還是活著的吧?」陳貫走過來,看著趴在『工程師』休眠艙上的大衛說道。

「應該還活著。」大衛淡淡的點頭說道。

「我們打開看看吧。」陳貫說著,他知道這幾率很小,但如果大衛打開了呢?那他就會摁著『工程師』的腦門來一槍——既然工程師是人類的起源,那想必也扛不住槍械吧?

況且陳貫身上的手槍是這個時代的能量武器,威力比火藥武器大得多。

「陳,大衛,你們在幹什麼?不許打開休眠艙,什麼都不許做,馬上回來!」梅雷迪的聲音從陳貫的耳麥中傳來。

大衛對著陳貫微微一笑,好似在嘲笑陳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好吧,我們回去!」陳貫聳了聳肩,並沒有理會大衛帶著嘲笑意味的微笑——一個機器人而已,何必跟他一般見識。

陳貫也不管大衛走不走,自顧自的就開始向著外面走去。

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大衛的任務是帶『威蘭』來見『工程師』,所以他現在是不會打開休眠倉的。

而威蘭則是想要『工程師』賦予他永生——至少讓他繼續活下去。

而威蘭的女兒,梅雷迪的目的則是阻止威蘭的永生計劃,她對威蘭幾乎沒什麼親情,反倒是如果威蘭不死,她就永遠沒有上位的機會!

梅雷迪已經看到這個工程師,陳貫已經把能做的都做了,下面就看梅雷迪對權力的慾望有多大了。

……

「轟…」陳貫發動全地形車,急速的朝出口駛去。

如果他記得沒錯的話,這個時候查理的感染應該開始發作了,他們這個時候應該也在返回飛船的路上。

「希望來得及。」陳貫默默的想到。

他的支線任務二,就是殺掉異形原液的感染體,一開始他只想到范菲爾德是異形原液的感染體,現在想來,查理應該也是異形原液的感染體。

范菲爾德不好對付,陳貫記得,那傢伙被感染后力大無窮,一擊直接打穿防護服的頭盔那種程度,子彈打不死,殺掉了飛船上好幾個人,陳貫不記得最後是怎麼殺掉他的,但有心裡準備的他,肯定不會去招惹對方的。

(最後是先用勘探車壓在范菲爾德身上,再由好幾個人聯合用噴火器殺死的。)

重生之毒妃 陳貫從『金字塔』中出來,沒多久,勘探車才衝出來。

陳貫在飛船前停車,提著噴火器下來。

「陳,查理博士感染了病毒,不要讓他上飛船!」陳貫的耳麥中傳來梅雷迪的聲音。

「我知道了,梅雷迪小姐。」

勘探車迅速停下,船長傑尼克快步走過來。

「船長,怎麼了?」陳貫問道。

「查理博士生病了。」傑尼克快步走過陳貫身邊,然後對著飛船喊道:「隔離艙管理人員,我是傑尼克,聽到請回答。」

「隔離艙管理人員,打開後門!這是命令!」傑尼克大吼道。

「不能開門!」同時,飛船內的梅雷迪也大聲喊道。

……

第九章支線任務進行中!

「啊…」查理慘叫著跌倒在地上,一旁的伊麗莎白博士想要把他扶起來。

「陳,快讓開。」

「抱歉,伊麗莎白博士。」陳貫面無表情的擋在伊麗莎白面前。

「你在幹什麼?快讓開,查理生病了。」

「正因為如此,查理博士不能上飛船!」陳貫說道。

「什麼?」

「梅雷迪小姐說他感染了病毒,這會危及大家的生命。」 敗家子別惹我 雖然知道真相,但該說的台詞還是不能省。

「轟轟轟…」一陣巨大的響聲響起。

傑尼克和梅雷迪大聲的吵起來。

一會兒后,梅雷迪喊道:「其他人都上飛船,除了赫洛維(查理的姓)。」

「不,他還有救。」伊麗莎白喊道。

…..

「抱歉,查理博士。」陳貫說道。

「沒關係。」

「艾麗,寶貝,我愛你。」

「來吧。」

「查理博士,停下,請不要再靠近。」陳貫面無表情的,內心沒有絲毫波動,按照既定的劇本演著。

「來吧,結束我的痛苦。」

「轟!!!」陳貫沒有再猶豫,長長的火焰噴涌而出!

【擊殺異形原液感染體X1】

好幾分鐘后,任務的提示音響起。

隨後,陳貫停止噴射火焰,面無表情的回到飛船。

……

陳貫坐在飛船內,想要冷靜下來,但右手還是止不住的發抖。查理博士死前的場景一直在他腦海里循環播放,那是一個人,被他親手殺死的人。

雖然陳貫已經不斷暗示自己,他們只是NPC,但當查理博士死時,陳貫的心還是顫抖了。

他無法在欺騙自己,那是真人,活生生的生命!

然而,等陳貫接受這一點后,反而逐漸冷靜下來。

「我只是想活著…」陳貫低聲的喃喃著,眼神也逐漸堅定起來。

為了活著,無論做了什麼都可以被原諒吧?

「那麼,下一個就是伊麗莎白博士的『寶寶』。」陳貫無聲的低語。

……

沒多久,大衛也回來了,等在門口的梅雷迪直徑走過去,和大衛說著什麼,但沒說了幾句,梅雷迪就大吼起來。

隔著老遠,陳貫都能聽到『法克』『碧池』這些詞,但大衛面上毫無表情,一步步向著飛船走來。

路過陳貫的時候,大衛還頓了一下,看著陳貫問道:「你沒事吧,陳。」

「沒事。」陳貫問道。

大衛點點頭,然後就繼續向著飛船內走去。

「看來梅雷迪並沒有並沒有說服大衛啊。」陳貫想到。所有人中,只有大衛能啟動工程師的飛船,能夠開啟工程師的休眠艙。

而想要用噴火器,槍械什麼的破壞工程師的休眠艙,那基本是不可能的是。

….但只要幹掉大衛….其實結果也差不多…不過這輪不到他來做,陳貫的目光瞥向飛船外,站在全地形車旁生悶氣的梅雷迪。

她才是最好的人選!

沒多久,梅雷迪也陰沉著一張臉走進來。

…..

「咔..隆隆…」沒多久,隔離艙的後門開啟的聲音響起。

「傑克遜,怎麼了?」陳貫說道。

「是范菲爾德,船長說他就在外面。」

「范菲爾德?」陳貫的目光逐漸凝聚起來。

「是的。」

「傑克遜,不要過去。」

「什麼?」

「相信我,不要過去!」陳貫說完,就提著噴火器朝飛船內走去。

「你去哪?陳。」

「不用管我。」

……

陳貫大步的踏在飛船的走廊中。

在他的任務面板上。

【支線任務三(可選):殺戮。1、殺死伊麗莎白博士孕育的『抱臉蟲』(獎勵:200積分、1屬性點)

2、殺死抱臉蟲孕育的異形!(獎勵,500積分,2屬性點、2技能點)

可選:接受1/接受2/不接受】

「接受1」陳貫心裡默念道。

然後任務面板就變成了:

【支線任務三:殺戮。1、殺死伊麗莎白博士孕育的『抱臉蟲』(獎勵:200積分、1屬性點)】

……..

趁著范菲爾德在外面製造混亂時,陳貫帶著噴火器來到飛船內部。

才進來沒多久,陳貫就在飛船的通道內遇到了伊麗莎白。

看著伊麗莎白滿身血跡,腹部一條長長的口子,已經用縫合釘縫好了。陳貫知道,伊麗莎白已經把肚子里的抱臉蟲取出來了。

「走開!」伊麗莎白蒼白著臉,身體半靠在通道壁上,手持一支麻醉劑指著陳貫,氣勢絲毫不弱。

「伊麗莎白博士,我是來幫你的。」陳貫面無表情的說道,身體往通道中間一站,反而更大程度的擋住了通道。

「是你殺了查理,你這個兇手!」伊麗莎白吼道!

「你知道,我是為了大家,他感染了病毒…」陳貫冷冷的說道,他現在對於這種角色扮演,睜著眼睛說瞎話,已經毫無壓力了,他只是在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你肚子里的東西呢?」陳貫說道。

「什麼?」

「你想把你身上取下來的那個怪物就這麼留在飛船上?然後一起跟我們回地球?」

「它…已經死了吧?」伊麗莎白捂著肚子,不確定的說道。

「小心無大錯,如果它還活著,那你就是把飛船上所有人置於危險之中。」陳貫說道。

「走吧!」說完,陳貫走過來扶著伊麗莎白。

鑽石甜寵:試婚男神麼麼噠 伊麗莎白沒有拒絕,任由陳貫攙扶著前進。

「在…在梅雷迪的房間,那裡有保靈公司的醫療倉。」

「好!」陳貫攙扶著伊麗莎白,一路小跑來到放置醫療倉的房間。

「等等。」陳貫先是走到房間口,透過艙門朝里望了一眼,瞬間心神一震。

那隻抱臉蟲,已經從醫療倉從跑出來,體積也比取出來那會兒大了三四倍,和成年的中型犬類大小差不多。

「啊…」伊麗莎白也從艙門的窗戶中看到了那怪物,瞬間驚呼出聲。

「等下,我叫你開門的時候,你再開。」陳貫檢查了一下頭盔,點了點噴火器開關,確定沒問題之後,對伊麗莎白說道。

「好!」伊麗莎白也是知輕重,明事理的人,聽到陳貫的話嚴肅的點點頭。

「開門!」

伊麗莎白快速在門禁上操作,幾秒后艙門慢慢打開。

在艙門才打開一條縫時,陳貫就一點噴火開關,長長的火焰噴射而出,對準醫療室內。

待門縫開到一定程度,陳貫側身擠進去,然後用身子擋住門縫,吼道:「關門!」

「好好…」伊麗莎白慌亂的操作著。

陳貫身上穿的是太空級的防護服,就連子彈也打不穿,只要不遇上異形的強酸。

陳貫不記得抱臉蟲身上是否有強酸了,而他也不準備驗證。

「轟轟!!!」陳貫的目光死死的盯著抱臉蟲,噴火器隨著抱臉蟲的位置隨時調轉方向。

抱臉蟲在房間內上躥下跳,不斷躲避噴火器噴出的火焰,同時尋找機會,試圖靠近陳貫。

然而,陳貫全副武裝,打著十二分警惕,又怎麼會被這玩意鑽了空子。

醫療室就這麼大,沒多久,抱臉蟲就被陳貫逼到了角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