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市——

慕洛琛正在開會,接到了妞妞的電話,立刻讓所有人停止了說話,然後快速的起身往外走。

「要生了?」

他聽到妞妞的話,震驚之下,脫口而出了一句。

整個辦公室里安靜的掉落一根針都能聽清楚,因此,慕氏集團幾百位高管,都聽到了這句話,不由得猜測紛紛。

沒聽說總裁夫人又懷孕了啊,這是誰要生了?

端看慕洛琛緊張的神色,這人肯定跟他關係匪淺。

難道是總裁在外面有小情人了?

不得了了!

他們好像窺探出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打電話的慕洛琛,絲毫沒察覺到,自己一句話,給了眾人多大想入非非的空間。 慕洛琛答應了要去美國,陪著妞妞生孩子。可怎麼找借口去,又犯難了。瞞著簡汐,說去米國開會吧,只怕簡汐到時候,又要他去見妞妞,而且肯定會視頻。妞妞剛生產完,氣色不會好到哪裡去。到時讓

簡汐看出破綻,那就糟糕了。

說其他的借口吧,到時候簡汐也會給他打電話。看到他號碼前綴的區號,也能看出來他到底去了哪兒。

慕洛琛思來想去,最後跟葉簡汐說,「我在米國那邊的朋友,出了點事情,需要我過去幫忙處理。可能要離開一周的時間……」

「那你去吧,順便再去看看清歡。」葉簡汐一向對他很放心,並不會追根究底的問。

「可能不會去看清歡,因為我很忙。」慕洛琛面露難色。

「那你就別著急回來嘛,多留點時間,陪清歡兩天。」葉簡汐非得讓他去看清歡,才肯放心。

慕洛琛想,本來都一周了,再拖個幾天,屆時妞妞的氣色會好很多,便沒有再推脫,應了下來:「那我去兩周。」

「嗯,等我給清歡收拾點東西。你到時候,帶給她。」

「不用了,帶什麼?那邊都有的賣。」

「那怎麼能一樣?東西還是家裡的好。再說了,清歡一直習慣用家裡的東西,乍到國外,會不習慣。」

「她都過去兩個月多了,怎麼就不習慣了?」

葉簡汐聽到他這話,瞪了他一眼。

慕洛琛自動噤聲。

得,自己還是別說話了,免得簡汐不放心,再想跟他跑去米國。

到時候,可就真的瞞不住了。

葉簡汐其實挺想去看看清歡,但一來自己剛去,回來沒多久,來回折騰不值得;二來,家裡菁菁和蓁蓁一起發燒了,她也不放心,丟下兩個生病的孩子在家裡。

種種因素都阻擋她去米國,她最後還是決定不去了。

反正再等一個月,妞妞也該回家了。

慕洛琛簡單的收拾了下行李,便帶著簡汐準備的東西,坐上了前往米國的飛機。

……

米國。

課堂結束,文閔叫住了傅靖安說,「傅靖安,等會兒,我們要去參加一個活動,你想跟著我一起去嗎?」

傅靖安在學校里,是出了名的愛社交。

他才剛到沒多久,整個華人社區里,已經不少人知道,他這個人了。

「什麼活動?」

「就一些學習上的交流。到時候,喬崢個顧南潯,也會一起參加。」

喬崢也會去嗎?

傅靖安揚了揚眉,爽快的答應了下來,「好,那加我一個。」

「現在走吧。」

文閔頗為鎮定的引導著傅靖安跟自己走。

傅靖安沒有起疑心。

兩人出了學校,文閔攔了輛的士車,帶著傅靖安在NewYork市區里兜兜轉轉。

最後,停在了一家酒吧跟前。

文閔率先走了下去。

傅靖安抬眸看了下酒吧的名字,之前來過這裡,挺熟悉的,因此更加的放心了。

進入酒吧里,十幾個同學迎上前,圍住了他們。

都是年輕的學生,很容易便打成了一團。

文閔抱著傅靖安的肩膀,給他倒了滿滿的一杯酒說,「來,喝。」

傅靖安推脫道,「我不喝威士忌。」

威士忌太猛烈,他討厭被酒精控制的感覺。因此,平時喝的都是比較溫和的啤酒、紅酒和葡萄酒。

「不喝威士忌的算什麼男人?」文閔強行用酒灌他。

其他人也紛紛勸酒。

傅靖安一個人,抵不過眾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最後喝下了不少的威士忌。

「不行了,我頭暈了,不能再喝了。」傅靖安擺著手,推了別人的酒,而後盯著文閔問:「不是說喬崢和顧南潯也會來嗎?現在人在哪裡呢?」

「快來了,再過幾分鐘,就到了。來,再喝兩杯。」

文閔繼續勸酒。

可傅靖安無論如何都不肯喝了。

旁邊一個妹子,不小心將酒灑在了傅靖安的身上,不停地說:「抱歉,剛才你們拉拉扯扯,碰到了我的胳膊……」

「沒關係的,等會兒,衣服就晾乾了。」傅靖安說。

「那怎麼行?今天氣溫還是很冷的,我帶了備用的衣服,不如你去隔壁的包廂,換一下衣服吧。」文閔拉扯著傅靖安,往隔壁的包廂走。

傅靖安覺得今天的文閔格外的煩,總是強迫他做不喜歡的事情。

換做別人,早就翻臉了。

跟文閔保持表面和平,那是因為自己還有用得著他的地方。

文閔推著傅靖安進了房間,隨隨便便丟給了他一件衣服,說:「你趕緊換吧。」

傅靖安道,「你不用陪著我了,我自己換就成。」

「真的不用我陪著嗎?」

「嗯。」

傅靖安竭力壓著心頭的怒氣說。

文閔退出了房間。

傅靖安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拿起文閔給他的,穿了上去。

走到門口,打算出去時,卻發現門被鎖住了,根本拉不開。

傅靖安還以為文閔在跟自己開玩笑,朝著門口說,「文閔,你在門外,對不對?趕緊把門打開。」

「……」

門外一片寂靜。

傅靖安又接連喊了好幾次,都沒有得到回應,漸漸地開始焦躁了起來。

也不知道他是著急了,還是別的,身體越發的熱。

過了片刻——

傅靖安感覺到眼前一陣陣的發暈。

他意識到不對勁,向房間里四處打量,結果在牆角里,發現了一支正在燃燒的莫名的香。

此刻,整個房間里,都是這種淡淡的香味。

傅靖安一腳踩上去,把香熄滅了,同時,返回到門口,瘋狂的砸門,「文閔,你想幹嘛?快給我開門!」

可不管他製造出怎樣大的動靜,都沒有人過來。

同時,他身體里的異樣越發的明顯。

眼前一陣陣的發黑,越發看不清楚事物。

又過了約莫十多分鐘。

他的意識徹底失去了控制,倚靠在門上,瘋狂的扭動著身體。

……

走廊外,文閔把鑰匙遞給了喬崢,開玩笑般說,「你到底要幹嘛?該不是要把傅靖安給咔嚓了吧?我可怕他變成怨鬼來找我。」

之前喬崢讓他,把傅靖安騙到這裡,剩下的都交給喬崢來處理。

文閔覺得非常容易辦到。

不過,想到喬崢跟傅靖安之間的恩怨,他有點害怕,喬崢會對傅靖安下狠手啊。萬一,事後傅靖安找他算賬了,那該怎麼辦? 喬崢看穿了文閔的擔心,保證道:「我只是對他小小的惡作劇一下,絕對不會對他做什麼傷害的。你放一百個心,他絕對不會找你麻煩。」

對喬崢,文閔挺信任的,便沒有再多說,帶著自己的人走了。

……

喬崢走到文閔那群人之前待的包廂里,打開了自己的攜帶型電腦,輕輕地一點屏幕,裡面頓時呈現出了傅靖安屋子裡的情況。

這會兒功夫,傅靖安把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脫光了,倒在地上,做一些本能的事情。

喬崢沒再看下去。

耐心的等了兩個小時,再看向屏幕時,傅靖安已經暈厥過去了。

他掏出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你們進去,按照事先約定的處理。」

兩名女子走進傅靖安的房間,給傅靖安拍了好幾張特寫。

等解決完所有的事情,她們拖著昏迷不醒的傅靖安,離開了酒吧。

喬崢則留在包廂里,將剛才檢測到的畫面,精心的剪輯了一番,刻錄在了光碟上。

閨蜜變成了老公 ……

當傅靖安醒來時——

身體的某處,只覺得火辣辣的疼,好像被人狠狠地捶了幾拳似的。

他掙扎著爬起來,看了看四周,見是自己的寢室,鬆了口氣。

但這口氣還沒松完,他腦海里浮現了自己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立馬掏出手機給文閔撥打電話。

沒想到文閔直接關機了,不肯接他的電話。

傅靖安氣的恨不得立馬把這小子,揪出來,狠狠地揍一頓!

最後,傅靖安掙扎著起來,倒了一杯茶水。

喝完后,他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早上八點鐘了,從昨天晚上,一直昏迷到了現在,可見藥效的猛烈程度。

文閔為什麼要這麼對他?還是有人指使文閔這麼做的?

不對……

自己跟文閔沒有深仇大恨,若說這是惡作劇,那未免太過了。

一定是有人指使,文閔做的這些。

傅靖安咬了咬牙,正打算去找人,打聽一下究竟是誰在針對自己。

可就在這時,舍友走進房間里,遞給了他一張信封。

「一個男生讓我交給你的。」

傅靖安打開了信封,看到裡面有一張光碟,和一紙信,心頭頓時生出了不好的預感,對同學說了聲謝謝,他轉身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而後展開信紙,閱讀完裡面的內容,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片刻后,他把那張光碟,放進了電腦里。

電腦自動讀取后,開始播放。

畫面里,他赤身裸體,進行著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最後,定格的幾張照片,是他跟兩個女人的合影。

她們臉上極盡媚態,配合著他剛才的動圖,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某些不好的事情。

傅靖安嘭的一聲,將拳頭砸在了桌面上。

舍友受到驚嚇,朝他的方向看了過來,「怎麼了?」

等你與我相遇 傅靖安趕緊將電腦合上,「沒什麼。」

舍友奇怪的瞥了他一會兒,繼續看書。

——別再糾纏清歡,否則,把這些東西公布與眾。

這裡是哈大,最講究學校的校風校紀。

一旦這些東西公開,學校會做出退學的處理。而更糟糕的是,自己跟A市那些企業家,簽訂的有合同。自己被學校勸退,無法順利畢業,將面臨巨額的索賠。

那是自己一輩子,也賺不到的錢。

傅靖安緊緊地攥住了手,已經知道了,是誰做的這些。

除了喬崢,還能有誰?

想必是知道了,他算計清歡的事情,所以報復他了。

不過,真以為這麼做,他就害怕了嗎?

給他等著吧!

他要徹底把喬崢打入地獄!

傅靖安的眼裡滿是瘋狂……

……

妞妞接到慕洛琛的電話,說是已經抵達機場了,正在趕來的路上。立馬給喬崢撥打了一通電話,讓他過來醫院這邊,跟自己一起迎接慕洛琛。

喬崢沒有任何猶豫,馬不停蹄的趕到了醫院。

兩人一起等待了一個多小時,慕洛琛終於姍姍來遲,跟隨在他身後的傭人,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看起來浩浩蕩蕩的,頗為壯觀。

妞妞迎上前,笑著說:「爸爸。」

慕洛琛乍看到挺著大肚子的女兒,特別的不適應,但還是跟妞妞笑著打招呼道,「這東西都是你媽讓我給你帶來的,有補身體的人蔘、鹿茸,等會兒,讓家裡的傭人,給你熬湯,好好地補下身體。」

聽到他提起母親,妞妞眼裡閃過一抹失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