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lyn這麼狡猾的人,怎麼都是會有辦法可想的。

他可不能因為Cylyn簡簡單單的一句請求,就要放棄。

不過,現在Frank倒是對這位JC,生出些好感來了。

畢竟,人家是幫了自己好幾句腔呢。

只是正當他用帶有一點感激的眼神看過去的時候,胖JC卻是對他又遞了一個眼色。

還用手指了指屋外。

示意他出去談。

很是有些困惑。

但是Frank還是順從地走出了這間辦公室。

胖JC也隨即跟了出來。

很是親熱地用手拍了拍Frank的肩膀。

湊到他的耳邊,低聲說到,

「我的朋友,剛才在裡面,當著那個女騙子的面,我不太方便多說什麼。」

「現在我倒是可以給你說說實話的了。」

Frank被這個JC一直帶到門口的小院子。

他好像是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只是認真地聽著對方的絮絮叨叨。

「我的朋友啊,要我說的話,你這錢想要回來,還真是有些麻煩的。」

「騙子現在可能是有些害怕去坐牢的。但是,這樣的說法,其實也只是我故意說來嚇唬她的。」

「要坐牢什麼的,理論上倒是會發生。但那必須是在審判之後。」

「而起訴審判什麼的,不知道得是要排隊等到什麼時候了。」

Frank心裡一驚。

「據你所知,一般情況是會用多少時間?」

胖JC聳了聳肩膀。

「少則一年。多則兩三年。」

我勒個去。

聞言Frank就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之前好像他是有過一個一年半載的印象。

是酒店的某個工作人員告訴過他的。

但那就還只是針對找到Cylyn而言。

本來今晚Frank能夠抓住Cylyn,覺得已經是老天爺格外開恩。

並沒有讓他等待多久。

都還以為這樣下去,事情很快就能夠得到解決了呢。

現在這位JC的說法,卻是馬上就刷新了他的認知啊。

唉。

忍不住Frank就開始嘆起氣來。

「我的朋友,你也不用這麼失望嘛。」

胖JC倒是笑了起來。

「我不是正在幫助你嗎?先用那樣的話來讓她害怕個夠。再去逼迫著她想辦法啊。」

「不過,現在就我們兩個人,你得是要告訴我實話。就是你到底想要怎麼處置她?是真要她坐牢,還是要回錢啊?」

「當然是要回錢了!」

這話,Frank是想都沒有想就脫口而出。

「那好。我會繼續想辦法逼她答應還錢的。」

聽到這樣的話,Frank就是心頭一喜。

「你說的是真的嗎?我還有機會拿回自己的錢?」

「當然了。我想還是比較會有那樣的可能。」

胖JC就是一臉高深莫測的笑。

不過,馬上語氣就有些吞吞吐吐起來。

「只是,我的朋友。不,先生,你自己也知道,那樣做還是頗有一些難度的。」

「而且,對我們來說,其實也是有一些風險的。」

「比如,嚴格來說,我們是沒有權力把她扣留在羈押所一整晚的。」

Frank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只差沒有馬上脫口就問出來這到底是能行不能行之類的話了。

但對方馬上就揭曉了謎底。 「但是,偶爾為我們的朋友,破壞一下規矩什麼的,好像也不會是太難辦的事情。」

「尤其是,如果我們的朋友很需要這樣的特殊幫助。而且,也是對此心領神會,充滿感激的話。。」

說罷,對方還再次遞給Frank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又有些奇怪地伸出手來。

卻沒有再拍他的肩膀。

或者是有什麼要和他握手的表示。

好在Frank就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原來如此。

對方是在委婉地提示他需要表示一下心意了。

他是早就聽說過,這F國的JC是比較喜歡一些禮物的。

有了那樣的潤滑劑,或者說是助燃劑。

他們才會勁頭十足精神百倍地為他這樣的受騙者,討回公道嘛。

那貼在牆上的所謂「NOGift」什麼的標語,可是沒有同時也貼在他們的心裡呢。

不過,Frank也並沒有為這樣的情況,感到有什麼不妥的。

對此,他其實也是蠻能夠理解的。

因為人家的工資實在是不高。

聽說好像也是一萬多菲元而已。

一個個還都要撫養一大家子的人口。

甚至以前還見識過有些邊遠地方的JC,把新配發的警用手槍,都拿到黑市去私下賣了換錢的報道。

「警官,你也應該是有一個大家庭,好幾個子女的吧?」

想到這裡,Frank就突然問了對方這樣一個問題。

真是有些冒昧呢。

胖JC就馬上就愣了一愣。

看起來,臉上的肌肉都有些僵硬。

不過,還是淡淡地回答到,

「我的朋友,讓你給猜對了。我現在一共有四個子女。」

這樣Frank就是完全瞭然於胸,也是可以確認無疑了。

「啊,那肯定就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大家庭了。真是為你感到高興,警官。」

然後Frank就摸出三千菲元塞到對方手中。

「小小心意,給孩子們買點好吃的吧。」

他本來是只想給個一千還是兩千菲元的。

但是聽到對方這樣說。

又突然覺得可能會少了一點。

於是就索性大大方方地給了個三千。

照Frank的想法,其實這也不算多。

就當是預先付出的小費吧?

只要是對方幫自己要回了那一大筆錢,花費這點小費,怎麼也還是值得的啊。

在這樣的時候,就是要捨得籠絡人。

人家也才會賣力地幫助自己不是?

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信心。

或者說是對眼前這個JC的信任。

反正Frank就感覺到,這樣做了之後,自己的信心就增加了一層。

連那成功的希望,也都增厚了一分。

因為對方現在馬上就是眉開眼笑。

還要說著一些讓他放心的話。

就差沒有排著胸膛賭咒發誓地打包票了。

「我的朋友,現在你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吧。剩下的,就交給我來處理好了。」

「我會把她一直留在這裡,直到同意你的要求為止。」

「你去陪你的朋友吧。剛才我們都是見到了的。」

說到這裡,對方又曖昧地笑了一笑。

瞧這話說的。

多半這位JC是想歪了。

但Frank還是有點謹慎的。

「警官,你真的已經確定,就是這樣處理便好了?難道我不需要留在這裡,和她對質,還有商談什麼細節的嗎?」

「不用啦。我自然是會有辦法讓她服服帖帖的。你留著一邊看著,反而會多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胖JC搖了搖頭。又滿不在乎地說到,

「然後,你不也是住在附近的嗎?我這裡一有了什麼結果,就會通知你的。到時候你再過來就行了。完全沒必要一直呆在這裡。」

不知道對方想要採取什麼樣的手段令到Cylyn乖乖就範。

但是,聽起來人家倒是蠻有把握。

而且,還很嫌棄他留在這現場礙手礙腳啊。

Frank稍稍再猶豫了一下。

他倒是很想告訴對方。

自己現在和Evelyn可不是住在這附近的呢。

也還不是在剛才他們出警的那個招待所,或者附近。

而從Ayala那邊過來這裡,可是至少也要十好幾分鐘。

不過,他也找不到什麼理由來反駁對方如此的安排。

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那好吧。剩下的一切,就都拜託你了。一有了什麼消息,就請你通知我吧。」

Frank現在是想起了,Jackson他們還在酒吧等著自己。

正好是過去和Jackson碰頭,不用先回去酒店。

不然的話,回去了很快又被JC們請過來,那得是多麻煩啊。

也不知道這裡過去Jackson那邊,會是有多遠?

對了,還有Evelyn,她是不是已經回去了酒店等著自己啦?

應該她是不會一起去了酒吧的。

想到這裡,Frank又摸出手機,開始和Evelyn,還有Jackson聯繫起來。

剛才只顧著和JC溝通了。

都沒有和自己的朋友們說上幾句話。

真是有些麻煩啊。

「Frank,你現在怎麼樣啊?有沒有什麼問題啊?」

毫無疑問,Evelyn還是那個最關心他的人。

剛聯繫上,撲面而來的就是對他濃濃的關心之情。

「我很好。現在那個騙子被JC們扣留著審問呢。我可以先出來和你們聚會了。」

「之前都是給你說過了嘛,整件事情,完全就是我被她給詐騙了。還能夠會有什麼事呢?」

「對了,你現在是在哪裡啊?回酒店了還是和Roxxie她們去酒吧了?」

「沒有事情就好。你不知道,當時我是多麼想陪著你去PoliceStation的呢。我可是生怕你被人給欺負的呢。」

真好。

Evelyn這個女子,還就真是這樣的溫柔體貼。

自己遇到什麼麻煩,她都是要非常擔心憂慮。

Frank真就有些感動。

「嗯,謝謝你。其實你的心意,我也是知道的。他們這些JC,和Cylyn雖然都是本地人,卻好像也沒有串通起來欺負我呢。」

「再說了,他們也不能欺騙到我什麼啊。大家都是說著英語,什麼事情都是一清二楚的。」

「還要就是,當時我也考慮到了。你明天還得要上班呢。如果是和我跑來PoliceStation耗費時間,會耽誤到你休息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