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шw ☢ttka n ☢¢〇

“那是什麼時候,你又爲什麼會來這地方呢?”我順帶着,就問了這個問題。

炎炙停下了腳步。

上一刻還是雲淡風輕,可卻陡然添了一抹爲難……

他停下腳步不願意往前,我也只能侯在一旁,擔憂地看着他……

“我不想說。”

他的臉色變得越發難看,憋了那麼久之後,竟然只給了我四個字……

不想說。

我盯着炎炙的背影,咬着脣端詳了好久……

他不想說就算了唄,反正每個人都有藏在心裏的祕密……他有,不想說,我的,我也不想說。

我不想告訴他,因爲家裏面是給死人修面的,村子裏只有我和陳念兩個小孩,他們就把我們送到外面去讀書……而那些孩子只要一聽說我家是給死人化妝的,就會躲我躲得遠遠的。

就彷彿我身上藏着瘟疫一樣。

我只能把這個深藏在心裏,也不會對外人說起,因爲每說一次,就好像是在自己的心上,劃上一道巨大的口子。

疼得,無法附加。

“不過你既然來過的話,就知道應該朝什麼地方走……”我走到炎炙的身旁,踮起腳把手落在他的肩膀上。這就算是轉移了話題。

“往前走。”炎炙指了指前面的方向,倒是微微收起了心中的落魄。

我則,衝着他點了點頭。

剛纔還能聽到的呼救聲,現在卻是越來越遠。所以我得停下來,先問候炎炙一句。“你確定是朝着這個方向?”

炎炙微眯了下眼睛,我發現他也有些不大確定。

可是再往前走,又出現了分叉的路口。

“該……該往哪邊?”我遲疑不決的,將目光落在炎炙的身上。我總覺得這條走廊就是個無底洞,會遇上無數的岔路口,然後在其中迷路。

“所以,我們得分開?”他也不知道應該如何選擇。

我將眉頭微微皺起,不得不說,因爲炎炙的存在,給了我極大的安全感……倘若分開的話,我心裏會

不大踏實。

但,又沒有其他的選擇。

於是我衝着他指了個方向,“那你去左邊。”

他則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將一抹關切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你小心點。”

我點頭,也把這句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他。

他也得,小心些。

他就衝着我,露出非常好看的笑容,邪魅狷狂……

然後,分道揚鑣。

石蓮子小聲地嘀咕了句。“丫頭,我覺得你和炎炙是越來越好了,我現在看着,都有些嫉妒呢。”

嫉妒?

它這話說得淺淺的,卻逼得我一張臉通紅,只能連忙嘀咕了聲,“你別往下說了,廢冥婚其實挺麻煩的。再說了,我和炎炙決計不可能。”

它言笑晏晏,說得竟然是那樣斬釘截鐵。

可是我就奇怪,他們明明那麼要好,而且炎炙對它,那還是非常關懷備至。倘若它真能從石蓮子裏出來,他們難道不最合適?

想到這裏,我不由得微微扁了扁嘴巴。

心裏酸溜溜的?

我吃醋了?

豁然將眼睛瞪大,應該不會吧……我是瘋了,纔會吃炎炙的醋吧。

卻是突然將腳步停了下來,因爲我的耳邊,響起了幾個少男少女的聲音……就在不遠處。

我找到他們了?

因爲不大確定會不會遇上危險,所以我將摺扇握在手裏,然後舉着手機摸索着前進……石蓮子小心地提醒了個。“丫頭,你等會帶着他們離開就是了,能不和這裏面的東西交手就不交手,它們畢竟都是孫婆婆的心血。”

他這話,我明白。

這間密室那麼深,裏面一定藏着天大的祕密,說不定還會圈養什麼小鬼……

我輕輕點了點頭,踮起腳步,緩緩地走朝着裏面走去。

我的眼前,出現了一道黑色的木頭門,因爲上了年紀,上面出現了斑駁的裂痕……

不過裏面,傳來了他們說話的聲音。

亂七八糟的,我也聽不清楚。

就好像是在爭論,有人想要回去……

(本章完) 而那堵門上,竟然還停着兩隻模樣猙獰的小鬼,就那樣衝着我揮舞着鋒利的爪子。

我淺淺地嘆了口氣,用手揮動了下摺扇,裏面冒出一團火焰,催促着它們快些離開。小鬼怕火焰,被我這麼一驅趕,就逃到了另外一旁……

也沒有走得太遠,就躲在角落裏,殷切地看着我。

就好像,是盼着我可以出洋相的。

然後我將手落在了那堵門上,輕輕往裏一推,就給打開了。

裏面果然呆着兩女一男,便是同住在一起的大學生。我進來的時候,他們還在爭吵着,絲毫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還得讓我一聲輕咳之後,他才注意到我的存在。

兩個女生的打扮都非常妖嬈,我記得個子高一些的叫陳璐,另外一個身材好些的叫木子,不過就臉蛋而言,基本上算是女神級別的吧……

“念溪?”因爲之前簡單地做過自我介紹,那男人瞧我眼熟,就回想了下,看到兩個妹子還是一副不知道我誰的表情,就幫着解釋了下。“她就住我們隔壁,和她一起的,還有個長得不錯的男人。”

他那語氣,只要是智商正常的,都知道他帶着滿滿的嫉妒。就顏值而言,某人那張臉的質量,哪是一個長得不錯就可以囊括的呢?只是說同爲男生,薛猛心裏不服氣,所以才刻意貶低了個。

“哦。” 網游之洪荒戰紀 不過也虧得他這麼一介紹,另外兩個女生總算想起我是誰了。

然後陳璐還補了一句,當着我的面也沒有想過要壓低聲音說。“那男人叫長得不錯?分明就超級帥,只是眼光不大好,竟然會喜歡這種女人……”

她對我的嫌棄和嫉妒,我就是聾子,也聽出來了。

偏偏木子還在一旁附和了個,“是呀,人總是有缺點的,所以別人長得帥,但眼睛瞎呀,看上她也正常。”

石蓮子上的光澤,閃現了下。

他都有些不爽了。

我也輕輕擡手握了握,突然覺得有些不大舒服了。“我都不想管這破事了。”

我壓低聲音,

同他說了個。

他也壓低着聲音,帶着笑意地勸了我句。“丫頭,你也不能太任性了呀……”

是呀,總不能由着他們……

所以我只能忍着心裏不順暢,走到他們的跟前,“孫婆婆的鸚鵡不是說了嗎?不許你們下地下室,我們回去吧。”

我是這樣規勸的,但也知道,我這樣說,他們根本就聽不進去。

果然,陳璐有些不爽地開口。“你也說了,那就是一隻鸚鵡,我們做什麼要聽一隻鸚鵡的話呢?再說了,這地下室也就是稍微深一點,可沒有什麼奇怪的。我們進到裏面這麼久了,什麼都沒有發生。”

薛猛也跟着附和了句,“就是。反正我們今天出來就是來探險的,你一句話就讓我們回去這多丟人呀。以後可就沒有吹噓的談資了……”

他們就爲了這個,要留下來?

爲了這個,可是要喪命的。

而且倘若不能回去的話,這密室底下的經歷再豐富,又有什麼用呢?

似乎是爲了應證我的猜想,房間突然微微抖動了下,幅度不算太大,但是因爲很久沒有打點的關係,所以落下了很多的塵土……

陳璐忍不住地咳嗽了聲。

可是動靜卻是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剛纔那樣放狠話的薛猛,卻是突然變得驚慌失措了起來,他戰戰兢兢地開口。“那個……這……這裏面該不會真的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吧!”

他們不是來探險的嗎?剛纔不是因爲一無所獲還非常失望嗎?

那現在有收穫了,是不是應該非常高興?

石蓮子也有些焦慮了起來,忍不住出聲提醒了個。“丫頭,那邊有東西……”

然後,他帶着我,將身子微微一轉。

“你……你的項鍊會說話?”石蓮子之前和我說話,都是壓低了聲音,只有我和他聽得到。但是剛纔情況緊急,音量就沒有控制住。

魅力華容道 被薛猛聽到了?

陳璐和木子也用詫異的目光看着我……

我有些尷尬地扯

了扯嘴角,只能瞪大我如同銅鈴一般的眼睛,連忙辯解了句。“這就是一顆珠子,怎麼可能會說話?明明就是你聽錯了!”

“不過你這珠子,是挺奇怪的,不如取下來給我看看吧。”陳璐那種女生,一看就是因爲太漂亮了,所以在學校會被男生們寵到天上去,她就覺得世界應該圍繞着她轉悠。都不等我同意,就要開口把石蓮子取下來!

且不說之前炎炙就曾經斬釘截鐵地告訴我說,千萬不要把石蓮子從脖子上取下來……

單單是從她這幅桀驁的態度,我就不想讓她稱心如意。

所以,我用摺扇,把她的手打了下來。

摺扇只有落在小鬼的身上,纔會出現火焰……陳璐是人,所以只是有些紅腫……

她吃痛地叫了一聲,然後恨恨地看了我一眼,“念溪你做什麼?你竟然對我動手?”

我則十分遺憾地,衝着她搖了搖頭,“別這麼大驚小怪的,也是你先動手,我才攔着你的。”

“你不給我看,你就是心虛,說不定你那珠子裏,真的藏了什麼東西!”陳璐冷哼了一聲,然後竟然讓薛猛來搶我脖子上的珠子……

我就想問問,陳璐出門沒有帶腦子嗎?

薛猛應該是喜歡陳璐,也盼着在這時候好好表現一下。所以就算知道陳璐是無理取鬧,也朝着我走了過來。

“怎麼辦?”倘若是小鬼的話,我興許還有法子可以收拾,但換做是人,一時還真沒有辦法。

他們有三個人,而我,就一個人。

“丫頭,倘若離了你脖頸,我就得灰飛煙滅的。”石蓮子有些着急了。它之前曾經從我的脖頸上有過短暫的離開,之後炎炙就說它受了損傷,需要將養一段時間……

我皺了皺眉,難道炎炙當初把石蓮子給我,是希望我養着它?

不過我們相處得挺融洽的,而且我養着它也沒有什麼不好……

甚至,我都喜歡了,在脖頸上帶着石蓮子了。

所以我對它說,“你放心,我不會由着他們亂來的。”

(本章完) “丫頭,謝謝。”他同我說了個。

“你看,那東西果然會說話……還是個女人的聲音!”陳璐聽力不錯,竟然聽到了?“對了,我聽說有種妖術就是把人的靈魂封鎖在石頭或者珠子裏……”

她這是從什麼地方聽說的?

簡直是無稽之談。

可是薛猛是真的信了,竟然衝過來要把石蓮子奪走……

“怎麼辦?”我皺着眉頭問他。

“還能怎麼辦?他們既然說你會妖術,那就用妖術唄。”石蓮子的聲音,突然變得充斥着狡黠……這種狡黠就和炎炙使壞時是一模一樣的!果然,什麼樣的人,交什麼樣的朋友!

“可是我不會妖術呀……”貌似這纔是問題的關鍵!

“我會呀。”它笑得花枝亂顫的,然後一本正經地同我說,“雖然你現在沒有什麼本事,但召喚一兩隻小鬼從地府出來,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反正嚇唬嚇唬他們,也不用太厲害的。”

這並不是我的本意,可倘若不收拾了他們,我自己就不會好過。

所以只能將手微微一攤開,然後按照石蓮子說的,在心中默唸口訣,順道着將摺扇翻了過來。

石蓮子告訴我說,摺扇正面朝下的時候,可以涌出火焰收拾厲鬼……當他背面朝上的時候,卻是可以翻涌而下,將小鬼從地獄的深淵召喚出來。所召喚的小鬼,是根據本身的能力而來。

它還戲謔我了一句,說依着我的本事,估摸着能上來的就是那種打醬油的末末小鬼。

就那種又膽小、又怕事,還沒有什麼能耐的小鬼。

我就那麼不中用?

不過卻是突然地動山搖地震動了起來,我們這房間本來只有一堵出去的木門,可沒有想到竟然從另外一堵牆上,還生出了一扇門。

我們尚且在詫異的時候,它竟然自己個給打開了。

然後,從裏面竄出一隻巨大的、有着人身,但腦袋卻是狗的怪物!它被一條長長的鐵鏈束縛着,也幸好有鐵鏈綁着,所以……

所以,它纔不至於撲上來。

這是什麼怪物?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石蓮子,它忍不住地罵了一個

。“丫頭,你有沒有搞錯呀,我讓你隨便招個小鬼出來嚇唬嚇唬他們就得了,你招個這麼厲害的做什麼?不對,你哪有本事召那麼厲害的出來!”

對此,我只能非常尷尬地,呵呵地笑了個。

他還知道!

“這就不是我召的……”我只能欲哭無淚地,向着他解釋了個。“你教我的咒語,我都還沒有唸完,這東西就冒出來了!”

所以這真不是我的錯,這隻怪物,應該就是孫婆婆養着的!

所以纔不準我們到地下室?

剛纔還是耀武揚威想要欺負我的薛猛,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旁還有一灘水……

他被嚇尿了?

不過似乎我也沒有嘲笑薛猛的立場……看到這麼個大傢伙出現在我面前,也嚇得有些腿軟……

陳璐和木子也嚇得六神無主。

陳璐癱軟在地上,戰戰兢兢,也是斷斷續續地開口。“這……這……這……念溪,你不是會巫術嗎? 余路以生 你……你上呀!”

我就不想上。

而且就這麼個東西,我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上纔好。

就把聲音微微壓低,問了石蓮子一個。“你說,這會是個什麼東西?”

契約婚姻:總裁前妻不要跑 “我不知道。”本指望它能幫着說明一二,沒有想到石蓮子乾脆直接地回絕了一個,就那麼隨隨便便的四個字,就把我給打發了。

它就不能靠譜些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